第一百八十三章 杀手也有规矩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看着这头倔驴,也是沒办法,只有问了一句:“那么……是不是郑跃军本人给你下令,你就可以放过严月蓉,”

“当然,”死神射手点点头:“雇主说了算,”

“我打电话,马上打……”严月蓉拿出手机,颤抖着手开始拨号,然而郑跃军那边却关机,

严月蓉换了其他号码,同样是打不通,

自从受伤以后,郑跃军时常就玩失踪,刚好这一次让严月蓉碰上了,

“打不通……”严月蓉傻傻的看着死神射手:“你再等等,我一定能打通的……”

死神射手微微笑了:“你要多久才能打通,”

“不管什么时候打通,我可以保证,他一定不让你杀我,”

“那不行,”死神射手缓缓摇摇头:“我执行任务有时限要求,五分钟之内,如果不能接到改变命令的指示,我就会遵照原定计划执行,”

严月蓉怒目而视:“你是不是有病,”

“这是作为杀手的规矩,”死神射手的态度依旧一本正经:“如果随便有个什么借口,就可以拖延任务的时限,那么任务就总是无法完成,杀手必须讲求效率,时间就是金钱,我的价格可是很高的,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严月蓉也不知道还能怎么说,只好求助的看向苍浩,

尽管苍浩是敌人,但目前只有苍浩能保护自己,原本严月蓉希望死神射手能秒杀苍浩,现在这个念头完全颠倒了过來,

苍浩果然开口了:“你不能杀她,”

“我不太明白……” 死神射手狐疑的打量着苍浩:“对你來说,严月蓉死了是一件好事,正好一了百了,为什么你非要搞得很麻烦呢,”

“这就是你们杀手这一行幼稚所在,你们只知道杀杀杀,以为这是解决问題的唯一办法,”苍浩说着,冷笑摇了摇头:“虽然说,很多时候,复杂的问題要用简单的办法解决,但像你实在太过简单了,只会把问題变得更棘手,”

“哦,”死神射手饶有兴趣的道:“详细说说,”

“如果严月蓉死在这里,会出现什么情况,”沒等死神射手回答,苍浩直接说了下去:“她的罪行还沒有曝光,毕竟还是这座城市的一市之长,而她就这么死了,那些罪行也就沒办法追究了,接下來,她蓉会变成烈士,被解释为因公殉职,追悼大会是必不可少的,肯定要有一些人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,免不了还要追述表彰严市长在任上的功绩……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,就是说她不但不再是罪犯,反而是英雄了,”

“是吗……”死神射手多少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政治这玩意儿还真是复杂,”

“所以要把她留给法律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她这种人,一生都在操纵法律,最后自己得到法律的惩处,这才更有意义,如果杀了她就能解决问題,我手下那么多弟兄早动手了,轮不到你出來表演,”

“不,你还是不明白,” 死神射手看着苍浩,讥讽的笑了起來:“严月蓉是否应该得到法律的惩处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还有政治这玩意又是怎么回事,这些所有一切全跟我沒关系,我所需要做的,就是执行郑跃军交给我的任务,杀掉严月蓉,”

苍浩有点火了:“你这人怎么死脑筋,”

“我就这样,” 死神射手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做了这么多年杀手,一直顺风顺水的,靠的就是诚信二字,”

这话听起來有点搞笑,但也不得不承认是事实,苍浩觉得如果食品监管部门工作起來也能有死神射手这态度,也许就沒有那么多的地沟油和苏丹红了,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除了郑跃军之外,怎么能让你放弃任务,”

死神射手直截了当的道:“杀了我,”

苍浩马上把枪口对准了死神射手:“成全你,”

“说起來,我还真的想知道……” 死神射手看着苍浩的枪口,哈哈大笑起來:“你和我到底谁的枪法更好,”

苍浩轻轻呼了一口气:“我不了解你是什么人,也沒兴趣了解,不过我从來沒遇到过对手,”

“你太狂了,这不好,”说着,死神射手缓缓活动了一下肩膀,那套折叠头盔“刷”的一下从衣服里升起來,转眼包裹住了整个头部,使得他整个人看起來像个机器人:“你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道理,”

“卧槽,”苍浩吓了一大跳:“还带变身的,”

“我很有兴趣和你一较高下,但你不是我的任务,” 死神射手戴上头盔之后,说话的声音有点像是机械合成的,听起來嗡嗡的:“我现在给你机会马上走,如果你坚持留下來,我不介意多杀一个,”

“好像你比我狂,”苍浩晃了晃枪口:“现在是我在瞄准你,”

死神射手的MP5对准了严月蓉,MP5虽然枪身短,但还是比黄金手枪要长,这也就意味着调转枪口需要更多时间,

在同等速度下,显然持有手枪的一方占有优势,更何况苍浩已经抢先瞄准,

如果死神射手试图调转枪口对付苍浩,只要稍稍一有动作,苍浩就会抢先开枪,

苍浩吃准了这一点,觉得自己占据了上风,

然而,沒想到的是,死神射手另一只手突然从怀中抽出一把手枪,冲着苍浩扬手就是一枪,

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子弹射在了黄金手枪的枪身上,苍浩感到整条臂膀猛地一震,跟着黄金手枪脱手而飞,

死神射手的动作实在太快,苍浩甚至沒來得及扣动扳机,这让苍浩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人,

可以说,死神射手凭借这种速度,就算调转MP5对付苍浩也足够了,苍浩先前的计算完全是错误的,

不过,死神射手不想让严月蓉借机逃走,所以才动用了手枪,

只是,死神射手还沒來得及得意,突然想起了一阵“啪啪”的枪声,

一发接着一发的子弹,射在死神射手的头盔上,打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凹坑,

子弹沒有打穿头盔,而是嵌在了上面,

但尽管如此,子弹带來了巨大的冲击力,也是死神射手难以抵抗的,

他的身子猛地一下后退靠在墙上,脑袋更是重重撞在了上面,

一连七枪,死神射手的身体缓缓滑落下來,坐到了地上一动不动,

严月蓉被这突如其來的枪声吓了一大跳,根本沒搞明白到底是谁开的枪,傻傻的看着死神射手,又看看苍浩,

过了一会,严月蓉才明白枪声是哪來的,原來苍浩右手举着黄金手枪瞄准死神射手的同时,左手也拿出了黄金手枪,只是一直藏在桌子下面,

死神射手被桌子遮挡住了视线,根本沒看到苍浩的小动作,

也就在苍浩右手枪脱手的同一时刻,左手枪开火了,死神射手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苍浩的右手上面,哪里想到从桌子下面飞出子弹,

“我说过我从來沒遇到过对手,”苍浩看着死神射手,冷冷的道:“论枪法,我确实不如你,刚才你掏枪射击这速度和精准让我望尘莫及,估计我就算再练上几年还是不如你,但战斗这回事,从來都不是只靠一样技术,就能摆平一切的,”

严月蓉长长松了一口气:“谢谢你……苍浩,谢谢你……”

“别谢我,我不是为了救你,而是让你得到应有的惩罚,”苍浩捡回了那支黄金手枪,看了一眼,发现套筒上面被打出了一块残缺,不由得很心痛:“这笔账要算到你的头上,”

严月蓉急忙道:“你的一切损失我都包赔,”

“不用了,”苍浩一指死神射手:“我要让他赔,”

严月蓉看了一眼死神射手,发现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一点反应也沒有,不知道死了沒有,

片刻之后,严月蓉又看回苍浩:“那……我……怎么办,”

“走吧,”苍浩冲着房门摆了摆头:“趁着现在还能走,”

严月蓉再不说什么,扭着粉|嫩的大屁股,一溜小跑冲了出去,

经过手下尸体的时候,她不但沒有停住脚步,甚至连看都沒有看上一眼,

苍浩坐下來,看着死神射手,抽了一口烟后,掐灭了烟蒂:“我用的是平头橡胶子弹,不会要你的命的,”

死神射手还是一点动静沒有,过了许久,他艰难的抬起手來,用力的拉开头盔,

这个头盔太过精密,可也有些脆弱,此时整个已经报废了,无法自动折叠,

随着死神射手的动作,头盔变成一块块碎片,掉落在了地上,

这样一來,倒是可以清楚看到里面各种装置,有的还在迸射着火花,

再看死神射手本人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有两处伤痕严重,皮肉翻卷开來,流淌出了鲜血,

死神射手抬起手來,擦了一下脸,怆然一笑:“我输了……”

“先前,郑跃军告诉过我,严月蓉找他安排杀手,今天严月蓉找我摊牌,我猜到可能会带着杀手來,但我不知道这位杀手是何许人也,”顿了一下,苍浩接着说道:“我知道这个杀手会反水,但还是要以防万一,所以我带了枪,另一方面,不管怎么说,这个杀手毕竟是自己人,所以我枪里沒装致命弹药……可以说,方方面面的事我都考虑到了,唯独沒想到來的会是你这么一头倔驴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