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四章 把她留给法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死神射手苦笑着摇摇头:“杀手也是有规矩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,”苍浩点了点头:“说起來,我倒是欣赏你的规矩,所以我现在留你一条命,”

苍浩说着,收起黄金手枪,起身就要离开,

“等等……”死神射手有点惊讶的问:“你……不杀我,”

“你是为了钱做事,不过我还是很看重道义的,不管怎么说你毕竟给我帮忙,我不想恩将仇报,”耸耸肩膀,苍浩补充了一句:“更何况,你确实是条汉子,而我很欣赏这样的汉子,”

“谢……谢谢你……”死神射手很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,随后补充道:“我从不对人说谢谢,”

苍浩很轻松的一笑:“应该是我对你说谢谢,”

死神射手怔住了:“为什么,”

“我不杀你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你沒杀我……”苍浩抬手指了指死神射手的鼻子:“刚才那一枪,你完全可以要我的命,但你只是打飞了我的枪,我知道是你手下留情了,”

“我知道你是谁,一代兵王吗,就这样死在这里未免可惜……”死神射手无奈的笑了笑:“我也是一念之仁,”

“一命换一命,我们扯平了,”

“不过,还是应该我说谢谢……”死神射手看着苍浩,表情更加无奈了:“咱们两个开枪的时间间隔不到一秒,如果我当时决定打死你,又如果你的枪里装的是致命子弹,结果必然是同归于尽,也就是说,我把你打死之后,你的子弹刚好把我爆头,你对我也是一念之仁,”

“好在我们心有灵犀,”苍浩看了一下时间,冲着死神射手点了一下头:“你的任务完成了,我们就此别过,”

“等一等,”死神射手追上來:“你就这么走,”

“你想怎么样,真想跟我比一下枪法,”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死神射手:“我承认,我的枪法不如你,但如果真较量一下的话,我未必会输,更可能两败俱伤,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死神射手摇摇头:“我跟你混了,”

苍浩有点意外:“你说真的,”

“你毁了我吃饭的家伙,”死神射手指了指变成残骸的头盔:“你可得对我负责,”

苍浩摇摇头:“这话听起來太别扭了,”

“我曾经发过誓……” 死神射手非常认真的道:“如果有谁赢了,那就是我老大,”

“这个理由比较靠谱,”

“我开枪在前,你开枪在后,既然我沒杀你,所以你后发制人的赢面比我大,” 死神射手说到这里,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:“还是你赢了,”

“血狮雇佣兵不是那么容易加入的,”

“我知道,”死神射手呵呵一笑:“如果随便什么人,你们都收,这种队伍我还不屑进呢,”

苍浩点了点头,沒再说什么,转身向外面走去,死神射手自动跟在了后面,

走到门外,苍浩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呼了出來,

随后,苍浩拿出手机,给孟阳龙打了过去:“我手头有一段录音,现在传输给你,直接就可以抓捕严月蓉了,”

“哦,”孟阳龙急忙问:“这段录音你怎么拿到的,”

“我和她摊牌了,”

孟阳龙多少猜到发生了什么事:“既然摊牌,严月蓉肯定要做垂死挣扎,难道你沒对她做什么,”

“我要把她留给法律,”

“谢谢你能这么说,”孟阳龙欣慰的点点头:“她和别人不一样,让法律來惩处,确实更有意义,”

这一份证据足够把严月蓉置于死地,而严月蓉自己也知道这一点,

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她整个人失魂落魄,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

呆坐良久,严月蓉颤抖着手拿起手机,给王均平打去电话:“赶紧跑路吧,”

“这……”王均平怔了一下,随后无力的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”

随后,严月蓉又给周大宇打了一个电话,事到如今,已经沒谁值得信任了,而严月蓉认为周大宇还靠得住,

她觉得自己应该给一个交代,也不枉周大宇一直以來对自己尽心尽力,于是直接就道:“准备跑路吧,”

周大宇傻住了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……”严月蓉拖着长音缓缓说道:“一切都结束了,”

丟过去这句话,严月蓉挂断了电话,这一次轮到周大宇失魂落魄了,

他傻傻坐在那,不知所措,片刻后回过神來,迅速跑到保险箱前,打來后从里面拿出成捆的现金,

“跑,我得马上跑……”周大宇嘴里不住的念叨着:“严月蓉要完蛋了,我不能给她陪葬……”

很快的,周大宇发现,无论自己怎样努力,也不可能拿走太多现金,

无奈之下,周大宇狠狠地把钱摔在地上,用力踩上了几脚,

接着,他回到电脑前,调出网络银行,想看一下自己的账户里有多少钱够用,

结果,看到了一长串数字,周大宇欣慰的笑了:“有钱真好,”

顿了顿,周大宇的笑声变得更大了:“既然我这么有钱,还有什么可怕的,带着钱去其他地方,我还可以重新开始,”

只要有钱,就无所顾忌,不过周大宇很快又想起一件事:“可我就这么走了,苍浩呢,”

想到“苍浩”这个名字,周大宇的牙咬得咯咯直响:“苍浩,你我不能共存于天地,最后不是我弄死你,就是你杀了我,”

无论如何,周大宇决定跟苍浩死磕到底,但眼下自己惶惶不可终日,也就只能想想罢了,

同一时间里,还有一帮人胆战心惊,那就是红青会,

韩东伟被抓之后,音讯全无,不知道在局子里怎么样,

前两天,他的父亲被双规了,这也就意味着沒有任何人能把他救出來,

红青会其他三位公子聚在一起,讨论了一下当下的形式,一个个表情凝重,

沈粲虽然年纪最小,平日里初生牛犊不怕虎,这一次却也有些惧了:“我们家老爷子,把我找回去谈话了,让我最近一段时间低调点,”

“我们家老爷子也一样,”顾廷玉垂头丧气的道:“都管韩东伟这个傻B,他一个人出事不要紧,把大家全给连累了,”

“我早知道韩东伟是作死,”陈顺章轻哼一声:“既然韩东伟这一系人给杜先生做事,这一次难免要被一网打尽了,”

“陈哥,不管怎么说,我们跟韩东伟也是一条船上的,”顾廷玉看着陈顺章,愁眉苦脸的道:“他们被一窝端了,难免要连累到咱们,”

“我也不喜欢韩东伟,不过顾廷玉说得对,”沈粲点了点头:“不管韩东伟再怎么糊涂,毕竟跟我们是一个阶级,这一次他被苍浩给打倒,意味着什么,”

沒等陈顺章出声,顾廷玉接过话來说道:“苍浩是什么,一介布衣而,如果我们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,随随便便可以被布衣踩在脚下,我们的祖上就白白跟着打江山了,”

“是啊,”沈粲点点头:“可以不关心韩东伟这个人,但不管什么人都想出來踩上红青会一脚,那可不行,”

陈顺章看看顾廷玉,又看看沈粲:“你们想怎么样,”

“等到韩东伟这件事情结束了……”顿了顿,顾廷玉一字一顿的道:“一定要让苍浩为这件事付出代价,”

“可这是要什么时候结束,”陈顺章长呼了一口气,非常无奈的道:“杜先生牵扯了太多的人,他这一次落马意味着官场地震,只怕余波要震荡好久,就像你们说的一样,这件事能不能波及到我们自身还不知道,现在就考虑要去报复谁未免太不靠谱了,”

沈粲急忙问:“那陈哥你觉得应该怎么样,”

陈顺章闭目养神:“等到局面明朗了再说,”顿了顿,陈顺章补充了一句:“其实,整件事情固然是苍浩搞出來的,但还有一个人功不可沒,”

沈粲急忙问:“谁,”

“廖家珺,”陈顺章缓缓说道:“换做警务系统任何一个领导,都不敢一次抓这么多二代,也就只有廖家珺有这个胆量,”

“可不是吗,”顾廷玉冷笑了一声:“这个廖家珺,把人抓了之后,要求手下全部关机,杜绝任何说情,还有,竟然把特警队调了过來,封锁刑事侦查局不许出入,特么的连律师和家属都不让进,”

抽了一口烟,沈粲冷冷的道:“我对邹峰这个人的评价一直很高,邹峰这辈子干的最糊涂的一件事,就是把廖家珺提了起來,”

“倒也不能这么说,”陈顺章缓缓摇了摇头:“邹峰把警务系统清洗的太厉害了,当时那种情况下,沒有人更适合刑事侦查局局长的位子,也沒有人敢上这个位子,就只有廖家珺了,事实证明,廖家珺也确实有两下子,邹峰倒台之后,她还是局长,”

沈粲毫不犹豫的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这个廖家珺,也不能放过,”

“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”陈顺章睁开眼睛,看看沈粲,又看看顾廷玉:“当初邹峰提拔廖家珺,也是为了自身考虑,收买廖家珺身后的势力,”

沈粲一怔:“廖家珺有什么势力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