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惶惶不可终日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听说,廖家珺的父亲在马來,也是个黑白通吃的人物,”顿了一下,陈顺章接着说道:“否则你们以为廖家珺年纪轻轻凭什么能坐上这个局长,”

“原來她是马來的,”沈粲轻哼了一声:“难怪啊,沒听说过她有什么背景,我对马來那边又不熟,”

顾廷玉直截了当的道:“将來把她跟苍浩一起办了,”

一时间,房间里杀气腾腾,看起來红青会随时准备找苍浩拼命,

但很快的,传來一条消息,重又让这帮人变得惶惶不可终日,

高层已经获得了有力证据,不需要再逐个突破口供,随时可能直接抓捕严月蓉,

红青会内部虽然山头林立,这一次倒霉的是韩东伟这一系人马,但就像顾廷玉担心的一样,这个案子如果扩大化,很难说他们是不是要受池鱼之殃,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苍浩把死神射手带回多林寺,正式引见给大家,

李崇张嘴來了一句:“艹,又來新人了,”

万鹏嘿嘿一笑:“大家猜猜他能活多久,”

黄彬焕若有所思的问:“难道一个星期,”

“不,”博尼摇摇头,瓮声瓮气的道:“我估计第一场战斗就得挂,”

死神射手听到这些话后,感觉非常别扭,对苍浩说了一句:“你的这帮兄弟们,好像都不怎么有教养,”

“很正常,”苍浩满不在意的一笑:“來到大都市之后,他们已经文明了不少,”

死神射手怔住了:“啊,”

“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,我们是军人,”苍浩看着死神射手,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们是在尸山血海里爬出來,在枪林弹雨里打过滚的,我们沒有兴趣那么文明,”

“可以理解,”死神射手点点头,能够想到,当年在丛林里,这帮血狮雇佣兵只怕还要更加粗俗,

马上的,死神射手又想到一件事:“你们这沒有虐|待新兵的传统吧,”

“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……”苍浩很认真的说道:“虐新兵这事是跨文化存在的,任何国家任何军队都一样,哪支军队要是沒有这个传统,要么说明这军队根本不能打仗,要么就是在忽悠你,因为军队是一个讲究纪律的地方,虐新兵其实也就是在告诉你守规矩,同时这也有心理因素,很多动物都有地盘意识,如果其他动物闯进來肯定要受到攻击,在这方面人类也一样,”

“你挺有学问吗,”死神射手很郑重的道:“可你还是沒回答我,血狮雇佣兵到底欺负新人不,”

“我说的是其他各国军队,而我们是血狮雇佣兵……”苍浩哈哈一笑:“当然也一样,”

“好吧……”死神射手看了看冷笑不止的血狮雇佣兵,顿时感到有点心惊,也不知道这帮人会弄出什么点子整治自己,

“玩笑开过,说正事吧,”苍浩收起笑容,非常认真的道:“死神射手在我们这里虽然是新兵,但也是驰名已久的顶尖杀手了,现在大家并肩作战,还要精诚团结才是,”

死神射手马上问:“我听说聂嘉林也在你这,”

“对啊,”苍浩点点头:“快刀手吗,你认识他,”

“关系还不错,” 死神射手笑了笑:“我也是综合了多方面因素,才决定加入血狮雇佣兵的,”

“好,”苍浩点了一下头,随后吩咐黄彬焕:“死神射手的头盔被我毁掉了,既然他已经是咱们的兄弟,应该给他送上一份见面礼,你明白我的意思,”

黄彬焕点点头,告诉死神射手:“我给你造个新头盔,绝对比以前的更好,”

几个人说着话的功夫,庞劲东和廖承豪來了,

苍浩看了一眼,发现只有他们两个,带着长野风花,

于是苍浩问了:“庞可儿呢,”

“和唐传江在一起,”庞劲东直截了当的道:“我这次來找你,是想谈谈克拉运河,”

“哦,”苍浩饶有兴趣的道:“师父你好像很认真,”

见师徒二人要谈事情,其他血狮雇佣兵就离开了,

直到周围沒有其他人,庞劲东才告诉苍浩:“原本,我希望红魔集团建立一个国家,然后依靠克拉运河供养财政,但和你谈过之后,我发现自己本末倒置了……”顿了顿,庞劲东接着说道:“这个计划的关键还是克拉运河,只要能把这条运河建起來,其它问題迎刃而解,”

“对,”廖承豪点了一下头:“就算沒有红魔集团,我们自己也能行,”

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师父你打算怎么做,”

“这些年來,我跟老廖在东南亚积累了不少资源,过几天,我俩就起程回东南亚,”深吸了一口气,庞劲东踌躇满志的道:“咱们一定把克拉运河建起來,我们两个先去打个前站,做些准备工作,”

苍浩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:“咱们,”

“对,你,我再加上老廖,”庞劲东十分肯定的点点头:“咱们三个只要携手,沒有什么做不成的事,”

这个时候,长野风花插了一句:“先生,好像苍浩不太愿意跟你合作,沒准人家有自己的打算呢,,”

其实,苍浩还真就不是这么想的,听到长野风花这句话,苍浩黑着脸乜斜了一眼:“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,”

“不是,”长野风花摇了摇头:“不过我还算了解你,”

“如果你真的了解我,就会知道我跟庞劲东真实的关系……”苍浩打量着长野风花,突然嘿嘿一笑:“可你根本不知道,”

“你……”长野风花脸色涨红起來:“我真不明白我家先生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徒弟,”

庞劲东收苍浩为徒,是遇到长野风花之前的事情,所以长野风花不知道苍浩是什么人,

既然事情已经穿帮了,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庞劲东和苍浩的真实关系,长野风花还是非常惊讶的,

她万万沒想到,这两个人竟然一直在演戏,而自己在庞劲东身边服侍这么多年,竟然也一点都沒看出來,

结果,长野风花对苍浩的敌意不但沒有任何笑容,反而感觉自己被骗了,更讨厌苍浩,

庞劲东叹了一口气:“我一直为自己这个徒弟感到骄傲,”

“看得出來,”长野风花轻哼一声:“你们师徒互相配合得也很好,竟然连我都给骗过了,”

“这是沒有办法的事,”庞劲东非常无奈的道:“我是非常信任你的,这事从一开始就可以让你知道,但我担心你被人注意到,”

长野风花气呼呼的道:“谁注意我,”

“洪妙雪,”庞劲东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:“你很清楚,洪妙雪一直在监视我,而且她也很清楚你在我身边的地位,肯定在你身上要做些手脚,”

长野风花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我更担心的是,你无意义间泄露给身边的人,而身边人出卖给了洪妙雪,当然,你可以小心防范一些,可与其大家全都如履薄冰的过日子,还不如一开始就把事情瞒住,”一摊双手,庞劲东问道:“现在你明白我的苦衷了吗,”

庞劲东沒把真相告诉自己,长野风花本來有些愤愤的,听到这些却马上释怀了:“我明白了,”

庞劲东轻松的点了点头:“你这么说我就高兴了,”

长野风花马上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我仍然认为先生可以有个更好的徒弟,”

庞劲东脸色一滞:“你……”

“只可惜啊,已经发生的沒办法改变……”长野风花说到这里,不屑的白了苍浩一眼:“以后先生收徒弟可要好好挑选一下,”

“不会有以后了,” 庞劲东断然道:“我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徒弟,沒打算再有其他的,”

长野风花轻哼了一声:“那太遗憾了,”

“我沒带烟……”庞劲东摸了摸口袋,吩咐长野风花:“帮我去买一包,”

长野风花一声不吭,转身离开,她也知道,庞劲东这是担心自己跟苍浩吵起來,有意把自己支开,

庞劲东看着长野风花的背影,叹了一口气,又摇摇头:“她不喜欢你,”

“不喜欢就不喜欢呗,”苍浩满面无所谓的道:“反正我也沒打算睡她,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,”庞劲东一瞪眼睛:“难不成我身边的人你也要打主意,”

苍浩很正经的道:“正是因为不打主意,所以我沒打算睡她,”

“臭小子……”庞劲东瞪了苍浩一眼,转而对廖承豪说道:“我看这小子是憋坏了,赶紧的,把他跟你家姑娘撮合一下,”

廖承豪一指苍浩:“就这货,娶我姑娘,”

庞劲东很不解:“怎么了,”

“你还是让她祸害别人家姑娘去吧,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,”廖承豪翻了翻白眼:“要不然就等庞可儿长大,”

“你胡说什么呢,”庞劲东急了,一把揪住廖承豪的衣领:“不许拿我女儿开玩笑,”

苍浩看看庞劲东,又看看廖承豪,有点不满的道:“怎么听你们这意思,我是沒人要的货,”

庞劲东和廖承豪异口同声:“你以为你不是,”

“我长得帅、有钱、有地位身份,上哪找我这么完美的男人,”苍浩非常认真的道:“我特么要是个娘们早爱上自己了,”

听到这话,廖承豪感到腹部一阵翻滚,一股气体随之升华而起,几乎要把昨天晚上的饭喷出來,

强忍着恶心,廖承豪说了一句:“就你这厚脸皮的架势,也沒人喜欢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