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们是荷园会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不是都说了吗,那些人穿的衣服跟特警似的,头上还戴着头套,我哪能认出來啊……”张强非常无奈的道:“我非常希望能够帮你们警方破案,”

廖家珺的语气始终非常冰冷:“再好好想想,”

张强拼命回忆整件事情的经过,而廖家珺也不催促,耐心等着,

过了一会,张强还真想起一个重要细节:“对了,犯罪分子开枪打伤我的时候,用的好像是一把金灿灿的手枪……”

“你用词非常准确,犯罪分子,一点都沒错,”廖家珺讥讽的一笑:“你自己也是犯罪分子,”

离开医院,廖家珺回到刑事侦查局,刚好刘天生也回來了,赶过來汇报工作,

现场基本已经清理完毕,刘天生又搜集了一些证据,不过沒什么突破性发现,

廖家珺问了一句:“也就是说现在还查不出來犯罪嫌疑人,”

“是的,”刘天生点点头:“廖局,严月蓉那边怎么样,提供什么线索了吗,”

廖家珺无奈的摇摇头:“我跟她谈过了,她说的一些话很对,作案人跟她应该沒有关系,”

“可这些人明明就是救她的,”

“我推测是第三方,”廖家珺冷冷一笑:“还有其他人想要救走严月蓉,”

“严月蓉有推测谁的嫌疑最大了吗,”

“确定她沒有嫌疑,我就走了,沒问还有谁有嫌疑,”廖家珺又摇了摇头:“严月蓉被关着,既然不是她派的人,那么她应该也掌握不到线索,”

刘天生失望的叹了一口:“那就麻烦了……”

“不麻烦,”廖家珺深深的一笑:“在我们知道的所有人当中,有能力策划这次袭击的,都有谁,”

“不是都有谁,而是只有一个人……”刘天生面色有些为难:“廖局非要让我说嘛,”

“说吧,”

“我觉得是苍浩,”顿了一下,刘天生补充道:“有几个警员已经醒了过來,根据他们的陈述,这一次袭击堪称完美,从开第一枪到最后一枪,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,所有警员就全都昏迷了,这种特制的子弹,这种精准的枪法,还有伏击圈的设置……一般人是沒有这个能力的,”

“是啊,”廖家珺长呼了一口气:“苍浩当过雇佣兵,他有这个本事,甚至只是小菜一碟,”

“但是,廖局啊,你只是问谁有这个能力,但有能力不代表有动机……”刘天生观察着廖家珺的神色,缓缓说道:“我实在想不通苍浩有什么理由要救走严月蓉,”

“这个问題可以反过來这样问,如果严月蓉死了对苍浩有什么好处呢,”

“扳倒严月蓉,揪出幕后的杜先生,从头到尾都是苍浩冲在第一线,实事求是的说,如果沒有苍浩,杜先生还在逍遥法外,”摇了摇头,刘天生继续说道:“苍浩想要的就是把严月蓉绳之以法,现在既然已经胜利了,有什么理由要救走严月蓉呢,这不是前功尽弃了吗,”

廖家珺若有所思的一笑:“你想的太简单了,”

刘天生急忙道:“请廖局指点,”

“你的观点太形而上了,忘记了这个世界处于不断变化之中……”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苍浩扳倒严月蓉有这个理由,但救走严月蓉同样有理由,这两个理由未必是矛盾的,”

“我……还是不太明白……”

“换一种说法,出于正义感也好,还是有其他原因也罢,苍浩要打倒严月蓉,既然现在严月蓉已经被关起來了,那么目的已经达到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廖家珺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同时,苍浩很可能会发现,如果救走严月蓉有其他好处,但严月蓉如果死了反而沒什么好处……”

刘天生依然不解:“能有什么好处,”

“比如说吧,虽然严月蓉被抄家之后发现了数目惊人的藏款,但你敢肯定她就沒有其他隐匿资产了吗,”顿了顿,廖家珺又道:“那么你该明白了吧,苍浩既行使了正义,又为自己谋取了好处,两头的事情都让他一个人给办了,”

“这……难道真是苍浩干的,”

廖家珺看着刘天生,沉默片刻, 突然一笑:“我就是这么一说,只是有这种可能,”

刘天生松了一口气:“是吗,”

“相信的还要调查,我会查下去的……”廖家珺深深的道:“包括苍浩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回到多林寺之后,兄弟们都很沮丧,

万鹏更是不住的念叨:“白忙活一场……”

“你有完沒完,”李崇恶狠狠瞪了万鹏一眼:“这一路上就听你在那嘚吧了,”

“都别吵了,”苍浩摆摆手:“实事求是的说,这一次是我失误了,我以为从拘留所开出來戒备森严的车队就一定是严月蓉,我却忘了杜先生这个案子牵扯到太多官员,这个张强级别够高的了,移送的时候当然也会很注意……”

“沒关系,”黄彬焕大大咧咧的道:“再找机会就是了,”

“问題是还能有这个机会吗,”苍浩乜斜了一眼黄彬焕,有些无奈的道:“这个一次行动失手,警方很可能觉察到我们的目的,接下的來加强安全保卫,我们很难再得手了,”

“警方能觉察到吗,”万鹏挠挠头:“我不觉得他们很聪明,”

“别人我不知道,但廖家珺会……”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她是一个合格的刑警,”

万鹏很惊讶:“难道她还会怀疑到我们头上,”

李崇急忙道:“那我们最近是不是应该低调点,制造一些不在场的证据,”

“沒必要,”苍浩很不屑的一笑:“我就这么等着,倒要看看廖家珺能不能查到我头上,就算查到了又能怎么样,”

“老大……”万鹏不无忧虑的说道:“当初你跟严月蓉联手对付邹峰,结果邹峰倒台之后,又跟廖家珺联手对付严月蓉,现在严月蓉倒台了,你不会又得对付廖家珺吧……”

苍浩望了一眼万鹏,沒出声,

这个时候,苍浩的手机响了,是高雪轩打过來的,

苍浩把电话接起來,高雪轩连句客套都沒有,直截了当的吩咐:“马上來盛世荷园,”

“干嘛,”

“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,有一些人我想引荐给你,”

“你们让我去,我就得去,”苍浩懒洋洋的道:“难道你们不会來见我吗,”

“我告诉过你,这一次会见可能会改变你的一生,所以你最好不要掉以轻心,”高雪轩对苍浩的态度很无奈,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你直接过來吧,这样对大家都好,”

“好,”苍浩呵呵一笑,答应了:“我马上到,”

见苍浩的笑容有些诡异,沙阿不太放心的问:“是不是有什么事,”

“沒什么大事……”苍浩撇了撇嘴:“我就是想看看那个熟|女到底搞什么名堂,”

听到“熟|女”这两个字,李崇快要流口水了:“哪个,”

“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高雪轩,”苍浩有点鄙夷的提醒了一句:“擦一擦你的口水,别一提女人,上下两个脑袋一起激动,”

离开多林寺,苍浩直接赶去盛世荷园,一路畅通无阻到了之后,就去了雪轩,

今天,雪轩的气氛有些诡异,盛世荷园的保安部署在外围,不允许任何人进出,

墨兰和舞兰则看守着正门,看到苍浩之后,她俩面无表情,连招呼都不打一个,

经过早前的那场激战,雪轩几乎被毁去一半,但之后经过修葺,如今已经焕然一新,甚至比从前更加典雅,

苍浩不由得想起,自己曾经在这里跟高雪轩和孟阳龙并肩作战,不过这一次孟阳龙不在,只有高雪轩,

另外,这里还有三个人,他们坐在沙发上,打量着苍浩,也不说话,

“记得我曾经送给你一张荷园令吧……”高雪轩淡然说道:“当时我告诉你,不管你遇到什么问題,只要发动荷园令,盛世荷园的几位主人无论身处任何地方,都会立即赶來救你,”

“我之后不是用了吗,那东西确实挺好使,你还要再给我一张,”

“我这一次能给你的,可比荷园令更有价值,”顿了顿,高雪轩非常郑重的道:“我把盛世荷园的主人引荐给你,”

“我记得你说过,盛世荷园的主人有五位,荷园令的作用就是调动他们五个人,”苍浩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掠过:“你,孟阳龙,是其中两位,那么另外三位今天这时也到齐了,”

“沒错,”高雪轩点了一下头:“我们是荷园会,”

苍浩还记得高雪轩曾说过,盛世荷园的主人都是一方豪强,既然荷园令有这么大的作用,显然高雪轩沒有吹嘘,他们都是非常有势力的人物,

仅仅高雪轩和孟阳龙这两个人,都已经非常有來头,可以想见的是,另外三位也差不了,

只不过,有一件事情是苍浩沒想到的,这三位过去沒有谋面的主人,其中有一位竟然是苍浩认识的,

张兴昱,

也不用高雪轩招呼,苍浩直接坐到沙发上,冲着张兴昱微微一笑:“真沒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,”

张兴昱也笑了:“你应该非常惊讶吧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