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新的一位杜先生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确实很惊讶,”苍浩坦诚的点了点头:“我实在沒想到你竟然也是盛世荷园的主人,”

“但我觉得,你还是应该有这样的觉悟……”张兴昱拖着长音说道:“多年來,我在金融市场纵横捭阖,不知道多少人恨我入骨,如果不是身后有一个圈子支撑,我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,”

苍浩耸耸肩膀:“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圈子,沒想到会是这个圈子,”

“这个圈子比你想象的要更加强大,”张兴昱看着苍浩,很认真的说道:“之前,是我告诉过你,周大宇给红魔集团洗钱,你以为我又是怎么得到这个信息的,”

听到这话,苍浩倒是稍稍一愣,之前自己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红魔集团和杜先生那里,有一些事情忘记了问“为什么”,

张兴昱和吕嘉琦,都提供了一些重要线索,

吕嘉琦是官二代,耳目灵敏倒属正常,

张兴昱却是金融巨鳄,平常对外界的事情不怎么关心,他又是怎么知道那些内幕的,现在看來就是从荷园会这里得到了情报,

“荷园会……”苍浩笑着点了点头:“好吧,无论如何,我也的谢谢你帮了我,”

高雪轩这时插了一句:“其实,这里还有一个人,你应该是间接认识的,”

苍浩游目四顾:“哪位,”

“我,”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人这时说话了:“鄙人吕思言,”

苍浩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吕思言:“我们见过面吗,”

“小女在你手下工作了许久,”吕思勉微微一笑:“承蒙你照顾,这丫头成熟了许多,当父亲的很是高兴,”

苍浩愣了一下,马上反应了过來:“你是……吕嘉琦的父亲,”

吕思言笑了笑:“对,”

高雪轩在一旁介绍道:“吕思言先生是公安部副部长,”

吕思言缓缓说道:“很早之前,我就留意到杜先生的存在,后來我得知你在对付他,就想提供一些帮助,”

苍浩明白了:“通过吕嘉琦,”

“对,”吕思言点了一下头:“我不方便直接出面跟你沟通,就把掌握到的一些情况,通过小女传达给你,”

苍浩指了指第三个人:“那么这一位呢,应该跟我沒关系吧,”

第三个人是一个年逾五旬的中年男人,他站起身,向苍浩伸过手來:“张汉奇,大通集团董事长,幸会,幸会,”

苍浩跟对方握了握手:“大通集团……我好像有点印象,”很快的,苍浩想了起來:“大通集团专业从事进出口贸易,广厦一地的加工制造业非常发达,有相当数量的产品代工都是你们经手的,”

“沒错,”张汉奇笑着点了点头:“国外一些大名鼎鼎的手机、电视、冰箱等等家电品牌,其实生产线在国内,当初正是我们大通集团经手建设投产的,现在也有我们的股份,”

“这个荷园会不错啊,”苍浩坐下來,目光在每一个人脸上掠过:“你们的势力涵盖了军界、警界、金融业和制造业,还有强力的杀手集团作为支撑,互相间可以分工配合得非常默契,”

苍浩语气轻松,内心却不是怎样,因为直到此时才发现,在扳倒杜先生这件事情上,幕后一直都有荷园会的影子,

可以说,苍浩获得的几条重要线索,全部來自荷园会,

有的线索是张兴昱直接提供的,有的线索则是吕思言通过吕嘉琦提供的,就比如警卫局那边有杜先生的卧底这个情报,

不过,有一件事,苍浩还沒明白:“吕先生,既然已经怀疑到警卫局,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孟阳龙,而是要让吕嘉琦透露给我,你们都是荷园会的人,沟通起來应该更容易吧,”

“警卫局有内鬼这事,其实我也是早前不久才知道的……”顿了顿,吕思言解释道:“当时我跟孟老研究过,本來孟老可以直接动手彻查,但我们两个都觉得,还是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留给你,”

苍浩微微皱起眉头:“你们是故意让我把消息带给孟阳龙,”

“对,”吕思言点了点头:“本來只是想让你好好表现一下,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,因为警卫局有两个,我先前怀疑是公安警卫局,是你证明了真正有问題的是中央警卫局,而且我们并不知道警卫局渗透到了孟老身边,也是你及时发现了这一点,”

高雪轩补充道:“换句话说,我们根本不知道孟老已经被窃听,只是怀疑警卫局有问題而已,”

“是的,”吕思言又点了一下头:“如果我们早知道有窃听,很多事情也就不会变成后來的局面,但也正是因为你发现了窃听,使得我们挽回了更大的损失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哈哈一笑:“可不管怎么说,听起來好像我还是被你们操纵了一样,”

张汉奇发现苍浩有些不悦,急忙道:“很早以前,从你使用荷园令开始,就已经进入我们的视野,打倒杜先生这事,其实也是我们对你的一个考验,结果证明你非常圆满的完成了,”

“是啊,”吕思言长呼了一口气:“如果不是你,沒人能打倒杜先生,”

苍浩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杜先生倒台之后,你们应该很高兴吧,”

“那当然,”张汉奇毫不犹豫的道:“说起來,杜先生赚了很多不应该赚的钱,活该有此一报,”

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我觉得你们可比杜先生牛多了,”

“杜先生那个圈子太杂乱,什么人都有,不管同乡同学还是同僚,只要觉得有利用价值,就会被他们拉进那个圈子,”吕思言有点不屑的道:“不像我们,这么多年了,荷园会只有这五个人,始终沒发展新成员,我们在能力上互补,势力上不重叠,可以非常好的互相配合,”

苍浩问了一句:“杜先生已经很隐秘了,你们比杜先生更隐秘,那么把我找來干什么,”

张汉奇一字一顿的回答道:“我刚才说了,杜先生这事对你是个考验,既然你已经完成了这个考验,我们决定吸收你加入,”

苍浩又问了一句:“怎么加入,”

张汉奇立即告诉苍浩:“你也是荷园会的一份子,是我们的第六个人,”

“哦,是吗,”苍浩笑呵呵的道:“我很荣幸,”

“你应该感到荣幸,”吕思言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说实话,当初你使用荷园令的时候,我们曾经一度想要废掉荷园令,我们只是把你当成一个普通的雇佣兵,给权贵阶层卖命的炮灰而已,但事实证明你有足够的能力成为权贵,”

“谢谢吕先生这么抬举我,”顿了顿,苍浩又道:“我早前去京城的时候,拜访过令尊,令尊为人非常谦恭热情,跟吕先生你可不太一样,”

吕思言微微一皱眉头:“你什么意思,”

“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苍浩嘿嘿一笑,又道:“既然你说到权贵这事了,那咱们就还好掰扯一下,什么是权贵,其实答案很简单,生出來的,如果吕先生你的父亲当年不是高官,今天的你也未必能掌握重权,我们国家的历史就是这样,一个王朝垮台之后,另一个王朝起而代之,开国功勋们就成了统治阶级,然而利用血统固化了自己的地位,渐渐也就形成了权贵阶层,在这个过程中,有些权贵子弟不争气被排除了出去,还有一些草根机缘巧合跻身统治阶级,不过都不具有太大的示范意义,当然了,你吕先生跟其他人还是不一样的,意识到了宦海凶险,希望女儿能平平淡淡过完一生……”

吕思言点点头:“你继续说,”

“杜先生也好,你们荷园会也罢,其实都是权贵集团,”冷冷一笑,苍浩补充了一句:“某种程度上來说,你们是另一个杜先生,”

听到苍浩这话,在座的人脸上都变颜变色,显见的不太高兴,

苍浩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:“我是一介布衣,现在蒙你们赏识,有机会进入权贵集团,如果换做其他人,只怕是欢呼雀跃,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,说实话,我们家祖坟也已经很久沒冒青烟了,不过我还是沒什么兴趣,”

高雪轩急忙问:“为什么,”

“我为什对付杜先生,”不等在座的人回答,苍浩直接就道:“其实跟你们沒有关系,原因很简单,我认为任何人都不能依靠权力去剥削草民,现在杜先生倒台了,我又加入了你们,这就等于背叛了我做人的原则,”

吕思言缓缓站起身來:“那么你是拒绝了,”

“很遗憾,沒错,”苍浩用力点点头:“如果严月蓉在囹圄之中,知道我加入了这么一个荷园会,她会骂我的,我所有的对手,恨我入骨,但不能指摘我人品有问題,明白吗,”

吕思言冷冷的问道:“你以为荷园会是什么地方,让你说來就來,想走就走,”

“阎罗殿吗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我想走就可以走,你要是不信,可以试试看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