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今天可真热闹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高雪轩睚眦欲裂的看着苍浩:“你……你跟死神射手一起去死吧,”

“现在要死的是你,”死神射手懒洋洋的道:“你觉得我怎么干掉你比较好呢,”

高雪轩满不在乎的一笑:“尽管杀了我,我的姐妹会为我报仇的,”

“够了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我不希望你们双方大打出手,尤其是在多林寺这里……”

高雪轩斜睨着苍浩:“我对你很失望,”

“我做雇佣兵的时候,也有很多仇家,其中很多都跟我冰释前嫌了……”苍浩顿了一下,又道:“大家各为其主,互相敌对也是沒办法的事,高女士你直接不是也跟我说过吗,跟死神射手结仇完全是因为任务,”

高雪轩一字一顿的道:“他毕竟杀了我的姐妹,”

死神射手似笑非笑:“那你想怎么样呢,”

“不怎么样,”高雪轩毫不犹豫的道:“只需要一命抵一命,”

“不可能,”死神射手撇了撇嘴:“我这辈子杀了太多人,沒有一个让我后悔的,如果给我机会重新选择一次,你的姐妹仍然会倒在我的枪口下,”

“你……”高雪轩被这句话激怒了,突然一掌拍向死神射手持枪的手腕,死神射手卒不及防,枪口偏向了一旁,

紧接着,高雪轩一腿射向小腹,然而死神射手却沒有闪避,

死神射手拿着两支枪,一支枪偏开了,另一支枪同时对准高雪轩开火了,

“啪”的一声枪响,一发子弹射穿了高雪轩的腹部, 带着一抹血花射在后面的墙上,

高雪轩紧咬着牙关,硬是沒吭一声,只是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随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

死神射手只开了这一枪,冷眼瞧着高雪轩:“看在苍浩的份上,我饶你一命,”

舞兰急忙跑过來,把高雪轩搀扶起來,对苍浩怒目而视:“你记住今天,”

“我会记住的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也希望你们记住,”

“苍浩,枉我一直拿你当朋友看……”高雪轩面色苍白,凄然一笑:“后会有期,”

“怎么,你们这就想走,”死神射手信步走过去,把枪口对准了高雪轩:“你猜我今天会不会结果你,”

高雪轩依然无所畏惧:“随便你,”

“我这个人还真就很随便,”死神射手哈哈一笑:“再见,高雪轩,”

“够了,”苍浩一个箭步冲过來,把死神射手的枪口按了下來:“让她们走,”

死神射手犹豫了一下,最后道:“你是老大,听你的,”

见死神射手不会再阻拦,墨兰柏朗也跑了过來,搀扶着高雪轩向外面走去,

高雪轩一步三回头,恨恨不已的看着死神射手,时常还瞪上苍浩一眼,

等到兰组消失在视野里,苍浩长呼了一口气:“这事儿闹的……”

“对不起,给你添麻烦了,”死神射手撇撇嘴:“之前我不知道你认识兰组,”

“之前我也不知道兰组要报复你,”耸耸肩膀,苍浩非常无奈的道:“本來,我可以从中调解一下,刚才你这一枪打过去,高雪轩连我也恨透了……”

死神射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一再重复:“对不起,”

“你确实应该说对不起,”苍浩看着死神射手,深深的道:“你知道吗,高雪轩今天來找我,是想让我加入荷园会,我本來是要答应的,现在也沒机会了,只怕以后兰组跟我也结下仇了,”

死神射手一愣:“那……怎么办,”

“沒什么怎么办,”苍浩无力的摆了摆手:“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还能怎么办,我不想责怪你什么,大家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……”

死神射手一直表现得很淡然,其实只是情绪把控的比较好,他的内心早就波澜万丈,

今天刚看到高雪轩,死神射手就猜到了,兰组肯定要跟自己拼命,

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,只有先下手为强,所以死神射手开枪伤了高雪轩,

不过,死神射手也考虑到了苍浩的态度,手下留情了,只开了一枪,

可也就是这一枪,彻底激怒了兰组,现在矛盾已经演变成兰组、死神射手和苍浩三方之间的,

自始至终,苍浩也沒责怪死神射手什么,这让死神射手有些愧疚,

苍浩正要回厢房,廖家珺快步走了进來:“苍浩,我找你有事……”

廖家珺今天沒穿警装,上身是一件白色高领紧身毛衣,胸口高耸着一对大白兔,下身是浅蓝色低腰牛仔裤,裹着两条健美的长腿,脚下是白色板鞋,

刚进了寺门,廖家珺才注意到满地的狼藉,墙上和寺门上到处都是弹孔,

“怎么了,”廖家珺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腰,她的配枪在那里:“你这里出事了,”

“沒有,”苍浩有气无力的道:“就是搞了个小演习,”

廖家珺狐疑的打量着苍浩:“真的吗,”

“当然是真的,”苍浩眼珠一转:“今天可真热闹,你怎么來了,有什么事吗,”

“我……沒什么事,就是今天刚好很闲,过來找你一起吃个便饭,”

“哦,好啊,”苍浩坦然答应了,转身向寺门外走去:“你请,”

廖家珺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沒问題,”

廖家珺在附近找了一间饭店,还特意要了一个包间,也不管苍浩喜欢吃什么,直接点了十几个菜,

苍浩正好有些饿了,也不跟廖家珺客气,直接大快朵颐,

廖家珺也不动筷,看着苍浩饕餮的样子,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,

苍浩吃饱喝足,拿过一根牙签剔着牙,懒洋洋的问:“直接说吧,你有什么事,”

“不是说了吗,就是跟你一起吃个饭……”

“得了,”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:“杜先生,还有红魔集团,这两方面够你忙活的了,哪还有时间出來,”

“确实很忙,”

“所以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到底什么事,”

“也沒什么大事……”廖家珺呵呵一笑,缓缓说道:“前两天,移送转押张强的车队,中途遇到伏击,在场很多警察受伤,所幸沒有生命危险……”

“是吗,”苍浩漫不经心的道:“杜先生这些年赚了那么多钱,很多人都要靠这帮人生活,想把他救出來倒也正常,”

“事情就奇妙在这里,袭击者沒有带走张强,反而给了他一枪,”顿了顿,廖家珺继续说道:“我推测,袭击者真正要救的不是张强,而是他的同伙,严月蓉的可能最大,但顺路把张强救走,也沒有坏处,至少可以指控这个团伙的证据减少了,”

“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……”苍浩打了一个饱嗝:“破案是你们警方的责任,还是你们去调查吧,我太累了,爱莫能助,”

廖家珺立即质问:“这事儿跟你沒关系吗,”

“你有证据证明跟我有关系吗,”

“在我知道的所有人当中,只有一个人有能力策划这样完美的袭击,那就是你,”说到这里,廖家珺的表情变得捉摸不定:“更重要的是,据张强的口供,袭击者用的是一把金灿灿的手枪,我不知道还有人会用这样的武器,除了你……”

“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,但你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,”

“苍浩你真的要否认吗,”

苍浩一本正经:“我当然要否认,”

“好,”廖家珺冷笑着点点头:“那么明天,我就让人移送走严月蓉,实行异地看押,我觉得京城最合适,”

苍浩点了点头:“哦,”

“移送过程中,会有武警和特警全程保卫,绝对不给任何人机会,等到了京城,看押更严密,想要救人更不可能了,”停顿了一下,廖家珺加强了语气:“看來那帮袭击者要失望了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你这办法挺好,”

“苍浩,如果真的是你想救走严月蓉,最好现在坦白承认,否则以后就再沒机会了,”

苍浩打量着廖家珺,过了一会,突然一指廖家珺胸口:“你先把录音关了,”

廖家珺轻哼一声:“哪有什么录音,,”

“要我动手搜身吗,”苍浩捏了捏拳头: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”

廖家珺犹豫了一下,从胸口的位置拿出一根录音笔,关掉之后扔到了桌子上:“你怎么知道我录音了,”

“我猜的,从刚一见面,你就一直在录音,”此时苍浩说起话來,跟刚才完全是两个态度:“现在我可以坦白承认了,沒错,袭击押送车队的确实是我,只是我沒想到车里关着的人是张强,”

“苍浩你要干什么,”廖家珺拍了一下桌子:“你太不像话了,”

“打倒严月蓉的是我,现在要救走她的也是我,你难道不问问为什么,”

“还能有其他原因吗,,”廖家珺重重哼了一声:“严月蓉肯定隐匿了一部分财产,你看上了打算据为己有,”

“聪明,”苍浩笑着点了点头:“你越來越像个刑警了,”

“我一直都是刑警,”廖家珺一指苍浩的鼻子:“虽然我们是朋友,但你再这样任意妄为,就别怪我铁面无私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