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会不会抓你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,悠然抽了一口:“从我们认识第一天开始,我就不断的提醒你,法律不能解决一切问題,”顿了一下,苍浩继续说道:“具体到严月蓉这事也是一样,严月蓉被查抄了多少财产,跟我沒有半毛钱关系,”

廖家珺厉声质问:“于是你就图谋己有,你知不知道这犯罪,”

“严格來说,我打倒杜先生整个过程,都是不合法的,”

廖家珺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咱们还是不要讨论,用犯罪來制止犯罪,到底是不是正确的,”顿了一下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关键的是我一定要救出严月蓉,”

“钱,对你真的这么重要,”廖家珺凄然一笑:“苍浩,你猜一下,我会不会抓你,”

苍浩耸耸肩膀:“你一直都铁面无私,”

“那么你是准备主动跟我回去了,”

“你先听我把话说完……”苍浩弹了一下烟灰,说道:“我救严月蓉,还真就不是为了钱,而是有一样更重要的东西,”

“什么,”

“暂时我还不能告诉你,”说着,苍浩又抽了一口烟:“我希望你能明白,既然杜先生的案子已经破了,法律已经得到了伸张,如今让严月蓉活下去比死了更有价值,”

“我也不希望她被处决,但她已经把罪犯到这了……”

“你听我把话说完,”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:“如果严月蓉死了,她积累的那些资源便宜了谁,我现在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,,其实杜先生还不算什么,”

廖家珺愣了一下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杜先生就是一个圈子,这个圈子不是层级最高的,也不是势力最强的,这一次打倒了杜先生,其实背后有其他圈子的影响和作用……”冷冷一笑,苍浩又道:“换句话说,这就是大鱼吃小鱼的游戏,也可以说是权贵之间的一场内讧,杜先生这些年來积累那么多资产,把自己养得肥肥胖胖的,最后不过成了其他权贵的一道菜,但不会便宜那些黔首布衣,既然如此,我为什么不把杜先生的资源拿出去,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,”

“我……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”其实,廖家珺很清楚,上一次在拘留所跟严月蓉的谈话,让她猛然间明白了许多事,

“你不需要理解,只需要执行就好,”苍浩冷冷的道:“把严月蓉交给我,”

“不可能,”廖家珺断然回绝了:“她必须得到法律的惩处,她积累起的一切所有资源,也不能交给你个人使用,”

苍浩微微一笑:“这么说就是谈不拢了,”

“苍浩,从朋友的角度出发,我真不希望你这样做,”深吸了一口气,廖家珺斩钉截铁的道:“所以你还是跟我回去吧,”

“你真要抓我,”

“不算是抓……”廖家珺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我给你找个地方冷静一下,等到这个案子尘埃落定,严月蓉被正式定罪了,我会让你出來的,”

“也就是软禁了,”

“又不是给你判刑,你还不知足,”廖家珺重重哼了一声:“你袭击警车那事我都不追究了,”

“这么说,你还是有进步的,不过还可以更进一步……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其实这件事情你完全可以装作不知道,”

“我做不到装不知道,”

“那我也做不到被你带走,”

“这个由不得你……”廖家珺说着话,从身后拔出枪來:“我知道你的射击速度比我快,我也知道你的枪法比我准,但你只要掏枪就是袭警,问題就更严重了,”

“我不碰你一下,你也带不走我,”

“为什么……”廖家珺正说着话, 突然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,身子一个趔趄,

苍浩笑眯眯的看着苍浩:“是不是非常困,想要睡觉,”

“怎么回事,”廖家珺用力摇了摇头,可还是无法抵挡汹涌而來的困意:“你……给我下药了,不对啊,饭菜我根本沒吃,我也沒喝任何东西,这是怎么回事,”

“别忘了,是你请我吃饭,饭菜当然沒有问題,只不过这空气吗……”苍浩说到这里,笑意更深:“咱们认识这么久了,你应该知道我烟瘾很重,”

“对啊……怎么了,”

“很多人以为,我只是在抽烟,其实吧……”苍浩拿出烟盒,把里面的烟给廖家珺看:“我身上带着好几种烟,每一种烟的作用都不同,刚才我抽的这种里面加入了迷幻剂,随着烟雾散发到空气中,这东西很难搞到的,具体成分我也说不清楚,反正是李崇配制出來的,我一直都觉得拿來把妹非常合适,沒想到在你这派上作用了,不过这东西也有个缺点,那就是起效太慢了,所以我才能跟你说这么长时间的话,”

廖家珺感到眼皮抬不起來了:“可……你为什么沒事,”

“因为……”苍浩把烟嘴展示给廖家珺看:“这里面加入了解药,我抽烟的同时,也是给自己解毒,”

“苍浩……你……”廖家珺再说不出什么了,“噗通”一下子趴到桌子上,再沒了动静,

苍浩站起身,把身上的外套披在廖家珺的身上,长叹了一口气: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你始终是那么的倔,”

丢下这句话,苍浩离开包房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,

这种**虽然劲头很足,但持续时间不长,用不了半个小时,差不多廖家珺就能醒过來,

同一时间,在庞劲东的宅邸,洪妙雪苏醒了,

被复仇女神送到庞劲东这里之后,洪妙雪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

这时,洪妙雪睁开眼睛,发现庞劲东守在床边打盹,

洪妙雪轻唤了一声:“姐夫……”

“你醒了,”庞劲东睁开眼睛,打了一个哈欠:“沒事了就好,”

“你……一直守着,”

“你姐姐临终前交代,一定要照顾好你,我就必须履行承诺,”看了一下时间,庞劲东又打了一个哈欠:“说句心里话,我真心懒得管你死活,但又实在沒办法不管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洪妙雪凄然一笑:“谢谢你……”

“一家人别说两家话,‘谢’字就免了,重要的是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做,”庞劲东说着,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:“既然你醒了,我回去休息了,”

“等等,”洪妙雪招呼了一声,很小心的问道:“你……不想知道出了什么事,”

庞劲东淡然说了一句:“肯定红魔集团内部有人叛变了,”

“你怎么知道,”洪妙雪非常吃惊:“难道你有份参与,”

“如果这事跟我有关,你根本活不到这会儿,”呵呵一笑,庞劲东理所当然的道:“红魔集团内部叛变是迟早的事,你们这帮毒贩子一直杀來杀去的,要是停下手不杀人反倒奇怪了,别忘了,你本就是叛变上位的,难免也要被叛变推翻,”

“你说得对……”洪妙雪双眼沁上了泪花:“对不起,姐夫,我利用了你,却又不肯信任你,知道你是让我损失那么多货物,我非常恨,却沒想到你是为了我好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如果你想要转行,肯定要遭到内部反对,所以我才不急于一时,”顿了一下,庞劲东又道:“我几次暗中破坏你的交易,就是为了迫使你逐渐转行,沒想到你根本不信任我,”

“早知道这样,我就不该怀疑你……”洪妙雪的眼泪终于流了下來:“结果我是被最信任的人出卖了,”

“谁,”庞劲东马上想到了:“徐建军,”

“对,”洪妙雪用力点了点头:“徐建军本來是警察,出卖了自己的同事之后再也无法回头,所以我坚信他是忠诚的,结果我发现,他确实很忠诚,但是忠于红魔集团而不是我个人,”

“哦,”庞劲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说起來,庞劲东倒是早就料到红魔集团内部有变,却沒想到动手的人会是徐建军,

原因很简单,徐建军这个人太低调了,每天说的话几乎可以掰着手指头数过來,

有那么几次,庞劲东和刘弗懿倒是怀疑过,徐建军所图甚远,但又很快抛到了脑后,正是因为徐建军的这种低调,

这个人往往可以让别人忘记他的存在,不管什么时候就算他在场,也如同空气一样,

如今洪妙雪明白了,徐建军就是在这种不张扬的情况下,悄悄布局准备夺权,

徐建军在红魔集团内部,必然已经培养起了很多亲信,就像洪妙雪当初对待前任红魔一样,完全可以顺利接管权力,

洪妙雪的眼泪很快就浸湿了床单:“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“现在说什么都來不及了,”庞劲东摇摇头:“我估计,徐建军此时应该正在清洗内部,就像你歼灭上任红魔的亲信一样,我可以帮你夺回红魔集团,但要假以时日,这场战争会很艰难,”

“谢谢姐夫……”这是洪妙雪这段时间以來听到最暖心的一句话:“现在想起來,我真的应该答应去修运河,老老实实做一个生意人,”

“有个这个觉悟还不算晚,”庞劲东嘉许的点了点头:“这一次,你不能再敷衍我了,一定要带红魔集团走入正途,”

“可是……我担心,如果无法夺回红魔集团该怎么办,”

庞劲东毫不犹豫的道:“那就灭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