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是新的红魔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叛变这种事情,有的时候很难,需要打上很多年的仗,最后还不知道鹿死谁手,

有的时候却也很容易,只不过是开上两枪,杀掉必须杀掉的人,接下來的事情也就是水到渠成了,

之前,洪妙雪苦心布局,靠着庞劲东的强力外援,轻易推翻了上一任红魔,

如今,徐建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洪妙雪同样是轻易落败,

可以说,徐建军就是洪妙雪的翻版,也正是洪妙雪当初的做法,给了徐建军以启发,

大概就在复仇女神把洪妙雪送到庞劲东那里的前后,在金三角某地发生了一件事,

这里种植着漫山遍野的罂粟花,花期已经过了,花茎上结出了葫芦一样的东西,

只要把这东西割开,就会流出乳白色的液体,而这就是鸦片的原料,

很多人正在那里忙碌着,从他们的容貌和肤色上可以看出來,属于不同的国家和民族,

有的是本地人,有的是华夏人,甚至还有一些白种人,

中午的时候,这些人被告知去开会,于是鱼贯进入一处房子,

这里的房子都是用木材搭建的,而且都是高脚屋,用几根桩子支撑,悬在地面半米以上,

这主要是因为本地各种蛇虫鼠蚁实在太多,如果房屋直接建在地面上,居住很容易受到侵扰,

正是这些人进入高脚屋之后,从周围的丛林里突然钻出來十几个身穿迷彩服的人,迅速悄无声息的分成了两组,

一组在高脚屋下面堆上柴火,然后浇上汽油,

另外一组则把高脚屋的门缠上铁链,然后锁起來,

紧接着,旁边的丛林里支起了三挺高射机枪,对着高脚屋马上开火了,

高射机枪的射击声音非常有规律,伴随着不间断的“哒哒”,一道道火光射向高脚屋,穿透了木质的墙壁,打在了里面的人身上,

顿时,高脚屋里面传來一阵阵惨叫,人们涌到房门前想要逃出去,却发现被锁的牢牢的,

高射机枪的子弹威力非常大,往往穿透了一个人的身体之后,还会继续向前射去,打断另一个人的手脚,

高脚屋里鲜血横飞,伴着各种人体的残肢断臂,鲜血很快从地板渗透下來,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,

过了一会,惨叫声停止了,高射机枪停止了射击,

而整栋高脚屋几乎被摧毁了一半,四处冒着青烟,眼看就要坍塌下來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另外一组迷彩服放火了,“碰”的一声,一簇巨大的火焰迅速吞噬了高脚屋,

里面的人沒有全死,结果还沒來得及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就被化成了灰烬,

这些被杀掉的人,就是红氏家族的成员和亲信,类似的事情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接连在另外三个地方上演,

消息很快传到了国内,季兰得意洋洋的向徐建军汇报:“红魔集团在东南亚有五个基地,之前被果敢共和军摧毁了一个,另外四个基地如今也被我们清洗了,所有可能支持洪妙雪的人,甚至洪氏家族的全部成员,已经追随上一任红魔去地狱了,”

“可惜啊……”徐建军得到这个消息,表情却沒有一丝的欣喜:“竟然让洪妙雪本人逃走了,”

季兰轻哼一声:“杀了她也是迟早的事情,”

“那当然,”徐建军用力点了点头,随后有点不满的瞥了季兰一眼:“说起來,你这一次做事太失利了,本來已经胜利在握了,怎么会放跑了洪妙雪,,”

“我哪知道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,,”

“作为一个杀手有必要预料到各种情况,”徐建军冷冷的看着季兰:“我对你很失望,”

季兰听到这话, 脸上变颜变色,很是不自在:“我保证一定杀了洪妙雪,”

“洪妙雪现在应该跟庞劲东在一起,那是一代兵王,你觉得自己是对手,”

季兰沒出声,脸色有些犹疑,看起來还真有些忌惮庞劲东,

“我说什么來着,”徐建军讥讽的笑了笑:“你不是庞劲东的对手,”

季兰赌气的质问道:“难道你能对付他,”

徐建军很坦然的说了一句:“当然对付不了,”

“那你就别责怪我,”季兰马上说道:“庞劲东之外还有苍浩,新老两代兵王在一起,我们很难办……”

“说起來,我还真挺惊讶的,原來苍浩和庞劲东一直配合默契的在演戏,他们演得实在太逼真了,连我都差点以为,能看到两代兵王对决的好戏……”徐建军打断了季兰的话,叹了一口气,又摇了摇头:“我呢,当然是对付不了他们的,但我会用脑子,”

季兰反讽:“你打断怎么用脑子打败兵王,”

“很简单,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,”徐建军咯咯的怪笑起來:“对付他们这种人,就要用这种人自己,”

“什么意思,”季兰一怔:“你……也请來了一位兵王,”

“你以为兵王是什么,罂粟吗,要多少有多少,”徐建军再次怪笑起來:“洪妙雪坐上红魔的位子是得到了庞劲东的支持,我现在想要做红魔当然也要有强力外援才行,而我就请到了这么一位……”

“谁,”季兰马上四下里张望:“在哪,”

“他马上就道……”徐建军点上一根雪茄,悠然的抽了起來:“他,不是兵王,但非常了解那些兵王们,”

季兰狐疑的问:“有多了解,”

徐建军直接回答道:“他曾经跟苍浩并肩战斗过,是苍浩最信任的兄弟,”

季兰吃了一惊:“你……把苍浩当年的战友请來了,”

“沒错,”徐建军点了点头:“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敢篡权夺位,”

徐建军话音刚落,外面传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,很快的,房门打开,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來,

这个人穿着一身迷彩服,让季兰有些吃惊的是,他的头上还戴着头套,

雇佣兵在作战时,头上经常会带各种头套,但这一位的头套却不一样,看不出來什么材质的,有点像是塑胶,黑乎乎的包裹住了整个头部,

这个人拥有强大的气场,再加上这个怪异的头套,给人一种压迫感,

“來了,”徐建军冲着这个人微笑着点了点头:“欢迎之至,”

季兰打量着这个人,似笑非笑的问:“你是谁啊,”

“你可以叫我黑面,这是我的代号,”这个人的声音沙哑而机械:“我的真实名字你沒有必要知道,”

季兰轻哼一声,非常不屑的问徐建军:“你从來请來这么一个怪物,”

话音刚落,季兰突然感到脖颈一凉,发现黑面用一把狗腿刀横在了自己的脖颈上,

原本,季兰跟黑面有两米的距离,季兰根本沒觉察到黑面是什么时候冲过來的,

刀锋散发着冰冷的寒意,进入肌肤,给季兰带來了强烈的惧意,

“你最好放尊重点,”黑面冷冷的道:“我跟你们这些杀手不一样,我经历过无数战斗,见过无数死亡,如果你愿意,我随时可以把死亡带给你,”

季兰平静了一下心绪,冷冷的问:“你凭什么战胜苍浩,”

“因为我了解苍浩,”黑面一字一顿的道:“从他刚刚成为一名雇佣兵开始,我们就在一个战壕里面作战,是我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起來成为一代兵王,”

“我听说雇佣兵非常重视兄弟情义,你为什么要出卖兄弟,”

“很简单,”黑面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要成为最强,”

“哦,”季兰一挑好看的眉头:“这个理由倒是站得住脚,”

“这些年來,我一直生活在苍浩的阴影下,别人提起血狮雇佣兵首先想到的是苍浩……”说到这里,黑面沙哑的笑了起來:“从今往后我要让别人首先想起我,”

徐建军冲着黑面点了点头:“好了,够了,”

黑面收起刀子,回到刚才的地方坐下,再不理会季兰,只是对徐建军说道:“想要对付苍浩就必须建立起自己的队伍,”

徐建军点点头:“继续说,”

“那么就需要钱,”

徐建军直接就道:“钱,沒问題,红魔集团在周大宇手里还有不少钱,”

季兰急忙问:“你能要回來吗,”

“我必须要回來,”徐建军说着,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,对方很快接了起來,

正是周大宇的电话,这段时间,周大宇过的惶恐不安,声音很是虚弱:“谁啊,”

徐建军的回答很简单:“我,”

“你是……”周大宇马上听了出來:“徐建军,”

“听力不错嘛,”徐建军笑着点了点头:“准确的说,我是新的红魔,”

周大宇怔了一下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要为我办事,”徐建军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让你做什么,你就去做什么,先前红魔集团交给你一笔钱,你要尽快洗干净然后交给我,”

“啊,”周大宇又怔住了,他原本以为杜先生倒台也有好处,至少这笔巨款就可以自己吞下了,却沒想到竟然有人追上门來讨债,

“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,”徐建军的声音非常冰冷:“听好了,这是红魔集团的钱,如果你敢少我一分,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干掉你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