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 游戏重新开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怎么会呢,,”周大宇急忙笑了笑:“杜先生虽然完蛋了,但红魔集团还在,咱们的合作当然要继续,”

徐建军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这还差不多,”

“你放心,我会尽快把钱洗干净,然后按照我们约定的方式支付给你,一分都不会少你的,”顿了一下,周大宇强调道:“但你们必须保证我的安全,”

“沒问題,”

周大宇将信将疑:“真的,”

“你怀疑我,”徐建军呵呵一笑,缓缓说道:“前一任红魔是洪妙雪,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了解这个人,她做事优柔寡断,在笔架山损失了那么多钱,她竟然忍气吞声了,我,绝对不一样,在我的领导下,红魔集团会获得更强大的力量,”

周大宇意味深长的问道:“能详细说说吗,”

徐建军直截了当的道:“我的目标是占领华夏南方地区,甚至整个华夏的毒品市场,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这个市场有怎样的规模和经济利益,”

“但愿你能做到,”

“我必须做到,所有挡我路的人,不管是什么人,一概杀无赦,”徐建军吐了一个烟圈,表情变得凶狠起來:“更重要的是,我过去是警察,我了解警方办案的一切程序和方法,沒有人比我更善于对付警察,”

周大宇立即提出:“苍浩呢,”

“我已经给他准备了一个最好的对手,”徐建军哈哈笑了起來:“你就等好吧,不过,你必须把眼下的事情做好,”

周大宇果断答应了:“沒问題,”

周大宇这一辈子面对过很多挫折和危机,而最大的一次,就是当初苍浩把他从曹氏地产踢走,

最近一段时间,周大宇感到历史重演了,自己再次变得无依无靠,沒有任何安全感可言,

过去,周大宇有邹峰这个保护伞,后來保护伞又变成严月蓉或者说杜先生,尽管如此,他经常还是被苍浩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,

如今杜先生倒台了,周大宇觉得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肉,可以任由苍浩宰割,

然而,徐建军的这个电话,给周大宇带來希望,

周大宇不了解红魔集团内部的情况,不过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,

只要跟红魔集团继续合作,那就意味着自己还会有保护伞,所以周大宇才会很痛快的答应下來,

当然,周大宇可以私吞了红魔集团那笔钱,这种黑色交易靠的只是双方的诚信,并沒有任何实际上的保证,

也就是说,根本沒人能阻止周大宇私吞这笔钱,然而这也就意味着,周大于此生都要面对红魔集团的追杀,

到底多一个对头还是多一个盟友,周大宇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,相比之下,红魔集团那笔巨款反而不重要了,反正如今的周大宇也根本不差钱,

“游戏重新开始了,”周大宇长呼了一口气,随后阴冷的笑了:“苍浩,咱们重新來过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转过天來,正常去公司上班了,

刚进了办公室,吕嘉琦溜了进來,神秘兮兮的问:“最近有啥小道消息,”

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你的小道消息比我更丰富,”

“可最近沒啥消息了,”吕嘉琦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“我就是听说红青会那边震动不小,”

“也该震一下了,”苍浩不屑的笑了笑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一个个还这么嚣张,不是作死是什么,”

“我也这么想,”吕嘉琦轻叹了一口气:“不管怎么说,打倒了杜先生,都是苍浩你大功一件,”

苍浩点了点头:“你爸也这么说,”

“我爸,”吕嘉琦怔了一下:“又不知道他是谁,”

“公安部副部长吕思言吗,”苍浩懒洋洋的道:“他的身份比较敏感,难怪你从來不提他,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吕嘉琦非常吃惊,说话都磕巴了:“你是怎么知道滴,”

“沒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,”苍浩看着吕嘉琦,神秘兮兮的道:“我知道有关你的一切,甚至知道你哪天來大姨妈……”

“你是流氓,”吕嘉琦一个高蹦起來,跑出办公室,再沒敢回來,

也算是说曹操,曹操到,苍浩刚提到吕思言,下班的时候就碰见了吕思言,

吕思言坐在一辆普通的红旗轿车里,看到苍浩从公司里走出來,放下车窗冲苍浩招了招手:“方便聊聊吗,”

苍浩大模大样的坐上了车子:“你是來接女儿的吗,”

“不是,”吕思言立即升起了车窗,唯恐被别人看到自己在这里:“琦琦不知道我來了广厦,我也沒告诉她……”

苍浩回想起來,发现吕嘉琦自从來自己手下工作之后,好像从來沒提起过家里有人來探望:“你应该有些日子沒看见她了吧,”

“是啊,”吕思言非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自从她來了广厦,我就沒见过她了,”

“你不想念她吗,”

“当父亲的哪能不想女儿呢,”吕思言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你也知道,家父和我为什么把琦琦送到广厦,就是为了远离那个圈子,她只需要安安稳稳过完一生就好,我们给她打下的基础,够她生活了,”

“这还真沒错,”苍浩撇了撇嘴:“吕嘉琦时不常就买点名牌戴在身上,公司的人都以为她是我的干女儿呢,”

“还有这样的事,”吕思言哈哈一笑,倒是沒生气:“给你添麻烦了,”

“所以你才不想见她,”

“是啊,”吕思言点点头:“我要让她尽量跟原來的圈子割裂开,不再有什么牵扯,在外人看來最好不要把她跟我联系在一起,我每探望她一次,都可能会让别人注意到,所以我只有尽量回避,”

“哦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你担心女儿,让她离开了京城,然后要把我往这个凶险的地方里拽,”

“你是男人,”吕思言看着苍浩,非常郑重的道:“男人就应该勇敢的闯荡一番,去开创属于自己的天地,不是吗,”

苍浩怔了一下:“这个吗……”

“如果我是个女人,当年家父也不会让我走这条路,可我毕竟是个男人,”顿了顿,吕思言一字一顿的道:“苍浩你也是个男人,”

苍浩很想说一句:“你这是废话,”自己站着撒尿这么多年,是不是男人不需要怀疑,

叹了一口气,吕思言又道:“更何况,你还是非常有能力的人,我相信你可以做的比我更出色,”

“所以你们让我加入荷园会是吗,”

“这是双赢的,”吕思言立即道:“你充实了我们的力量,同时,我们也可以帮你做很多事,苍浩,混在这个社会上,沒有个属于自己的圈子是不行的,”

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”苍浩点了点头:“可我很担心,时间长了我会被你们同化,卷入你们的那些交易当中去,”

吕思言沒有回答,而是问了一句:“苍浩你的理想是什么,”

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创造一个沒有高墙的世界,”

吕思言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我的这个理想好像涉及到了你们,不是吗,”呵呵笑了笑,苍浩继续说道:“你知道你们是什么吗,你们就是这个世界的高墙,你们从刚生下來那天起,就住在围着高墙的大院里面,在那里面,你们有着自己的天地,吃的穿的喝的用的,跟我们这种百姓都不一样,不管做什么事,你们的起点都比我们高出许多许多,就比如我,如果我当了警察,就算再怎么有能力,沒有一个当过部长的父亲,也绝对做不到你今天的位子上,”

吕思言很无奈的承认了:“你说的……有一定道理,”

“你们总是宣扬些屌丝逆袭,草根奋发崛起之类的故事,其实你我都知道现实是怎么回事,”顿了顿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所以,我要推倒这座高墙,让所有人都能够获得平等的机会实现自我,你,还有所有你这样的人,跟我这样的草根站在一条起跑线上,任何人都不会再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获得任何优势,这就是我的理想,”

吕思言冲着苍浩挑起大拇指:“好样的,”

“你好像不该说这话吧,”苍浩讥讽的一笑:“因为我要把你们从大院里面拉出來,”

“从内心而言,你的这些话我确实不爱听,但我相信这也是时代的趋势,”吕思言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你看我这不把自己的女儿送出了大院吗,”

“那么你还想让我加入荷园会,”

“荷园会就是一个大院,如果你足够有本事,就推倒外面的墙,”吕思言毫不犹豫的道:“带领我们这些人去实现你的理想,”

“听起來倒是很诱人,不过嘛……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我知道加入荷园会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,”

吕思言何等精明,马上明白了苍浩的顾虑:“你是说高女士那件事,”

“她在多林寺受的伤,我的手下又是她的死对头,你让我怎么办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