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章 把你们从大院拽出来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正说着话,封禅子从外面进來了,手里拎着一大堆土特产:“老大,有好东西……”

“什么好东西,”

封禅子把手里的东西一举:“这个,”

苍浩打量了一眼,发现封禅子带來的东西都是一根一根的,形状和外观有点像是山药,但要比普通山药细的多,

几个兄弟走了过來,很好奇:“这是什么,”

“我老家的特产,我让人给我邮寄了十來斤,这才刚刚收到,”封禅子兴冲冲的道:“孝敬老大你的,”

苍浩挠挠头:“到底是什么,”

封禅子一字一顿的道:“铁棍山药,”

李崇有点不屑的笑了笑:“不就是山药吗,市场上有的是,”

“这个山药可不一样……”封禅子咽了口唾沫,神秘兮兮的介绍道:“铁棍山药富含丰富的蛋白质,维生素和多种氨基酸与矿物质,既能补脾肺肾之气,又能滋养脾肺肾之阴,为气阴双补之珍品,这东西每年只产几百斤,非常难得,我给你拿來的绝对是真品,不是市场上的假冒货……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说点我能听懂的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……”封禅子的表情更神秘了:“这东西,既能壮阳,又能滋阴,男人吃多了女人受不了,女人吃多了男人受不了……”

黄彬焕插嘴问了一句:“如果男女都吃了呢,”

封禅子很认真地回答:“床受不了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这么好的东西,为什么不多种点,”

封禅子更加认真了:“种多了,地受不了,”

封禅子正在这吹嘘着,格桑听见了,兴冲冲的跑过來:“能不能匀给我点,”

这些日子,格桑瘦不了少,向來是忙着跟女信徒双|修,体力损耗比较大,这个铁棍山药正好可以帮助他,

封禅子急忙把东西藏到身后:“这个是我孝敬老大的,”

“卧槽,咱们是不是哥们,”虽然是出家人,格桑却毫不在意的满口脏话:“你特么的,平常吃哥的,喝哥的,管你要点东西你都不给,”

“下次,下次再给你点……”封禅子平常沒少去格桑那蹭饭,有点不好意思:“这次是我给老大的,”

格桑急忙看向苍浩,眨巴着眼睛,可怜巴巴的道:“能给我点吗……”

苍浩对这个铁棍山药本來沒什么兴趣,可是想到等一下要去拜访高雪轩,总应该带点礼物才对,正好拿上这铁棍山药,自己就省钱了,

至于这玩意儿是不是适合高雪轩,苍浩就不管了,

于是苍浩只是拿出两根塞给格桑,然后道:“你自己先回去试试,要是好使的话,让封禅子回老家再买点,”

跟兄弟们又聊了几句,苍浩起身去了盛世荷院,

苍浩跟保镖提出要见高雪轩,直接就被带去了雪轩,沒有被人刁难,

但舞兰就在雪轩,她跟那帮保镖可不一样,看到苍浩就是冷冷一笑:“你怎么好意思來,”

“我为什么不好意思來,”苍浩也不用人招呼,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,把那对特产放到脚边:“我想來探望一下高女士,”

舞兰把银牙咬的咯咯直响:“你忘了是谁射伤了高姐吗,”

“沒忘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所以我这不來看看吗,还特意拿了东西,我告诉你,这东西可不一般,三千年开一次花,五千年结一次果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高雪轩的声音传了过來:“你说的那是人参果,”

在墨兰柏朗的搀扶下,高雪轩拖沓着脚步,走进了客厅,

受伤之后,高雪轩脸色有些惨白,不过精神状态还不错,

她穿着一套分体式睡衣,从下摆露出的地方可以看到,身上缠着许多绷带,

舞兰赶忙过去搀扶着高雪轩:“大姐你怎么出來了,”

“这不是有客人來吗,”高雪轩叹了一口气,在墨兰柏郎的搀扶下,慢悠悠的坐到了苍浩的对面,

苍浩急忙把铁棍山药推到高雪轩的面前:“让你在多林寺受伤,也不好意思,这是一点心意,很难得的,请笑纳……”

高雪轩瞥了一眼:“不就是山药吗……”

“这是铁棍山药,非常难得的,”苍浩眼珠转了转,又道:“这东西大补,尤其适合重伤之后的康复,恢复元气、调气理血……”

苍浩喋喋不休的在那说着,一转眼就是几千字的篇幅,把铁棍山药说成仙丹妙药,

舞兰有点好奇,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,登时大怒:“你送來的到底是山药还是春|药,”

苍浩厚着脸皮道:“当然是山药,”

“高姐,你看……”舞兰把手机拿给高雪轩:“这小子压根沒安好心,”

“算了,我不看……”高雪轩无力的摆了摆手,随后对苍浩道:“你的心意我领了,直接说吧,你來有什么事,”

“哦,其实也沒什么事……”苍浩咳嗽两声,有点不太自在的道:“两个多小时前,吕思言跟我谈了一次……”

“我知道,”高雪轩点点头:“看來你是想通了,”

苍浩直接就道:“我愿意成为荷园会的第六个成员,”

“荷园会欢迎你,”高雪轩深深的一笑:“吕思言应该沒有这么大的说服力吧,说说看,到底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,”

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你们这些权贵组成的圈子,就是一个个的高墙大院,我加入荷园会的目的,就是把你们从大院拉出來,”

高雪轩微微点了点头:“你可以试试……”

舞兰在旁边急了:“这怎么能行,”

高雪轩斜睨了一眼舞兰:“为什么不行,”

“他是我们的仇人,”舞兰等着苍浩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敢伤了高姐,这笔账咱们沒完,”

“伤了我的不是他,而是死神射手,”高雪轩又是摆了摆手,随后脸色一变,对苍浩道:“不过,舞兰说的也对,一码归一码,你加入荷园会是一回事,但兰组跟死神射手的账还是要算的,”

苍浩耸耸肩膀:“你打算怎么算,”

“死神射手必须去见死神,”高雪轩毫不犹豫的道:“苍浩,我给你一个机会装不知道,让我们自行了结这段恩怨,如果你非要罩着死神射手,那沒有办法,你也是兰组的敌人,”

“我确实想装不知道,但死神射手现在是我的手下……”苍浩说着,缓缓抽出了黄金手枪:“他做过的任何事情,我必须负责,”

舞兰急忙挡在了高雪轩身前,同时也掏出了枪,瞄准了苍浩:“你敢在这里放肆,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,”

高雪轩轻轻推开舞兰:“我看看他要干什么,”

苍浩沒有把枪瞄准高雪轩或者兰组的其他人,而是对准了自己的腿:“死神射手给了你几枪,我替他还给你,”

高雪轩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:“你说真的,”

“当然,”苍浩的表情非常郑重,跟刚才推销铁棍山药的样子完全不一样:“他是我的兄弟,也是我的手下,尽管是刚刚才加入的,但我也不能允许别人伤害他,”

高雪轩点点头:“然后呢,”

“然后就是,他开枪射伤你,虽然是情非得已,毕竟也是他的不对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苍浩缓缓说道:“所以我替他把这三枪还给你,”

“苍浩,你是个人才……”高雪轩长呼了一口气:“但你不要以为我不舍得让你伤害自己,”

“我对自己开三枪,事情是不是可以算了,”

高雪轩一挑眉头:“如果你敢开枪,可以算了,”

舞兰插了一句:“有种冲着太阳穴开枪,”

苍浩立即道:“如果死神射手射中的是高女士的太阳穴,我也可以给自己的太阳穴來几枪,”

高雪轩冲着舞兰丢了一个眼色,示意不要说话,舞兰果然不敢出声了,

整个雪轩一时间变得寂静无比,兰组的三个人都不再说话,只是把目光看着苍浩,

看起來,她们是真的准备让苍浩自残,而苍浩在來这里之前,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

望了一眼高雪轩,苍浩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,随着“啪啪啪”三声枪响,三发子弹穿透苍浩的腿部,射在了地板上,

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次开枪产生的火药味格外呛人,高雪轩甚至忍不住轻声咳嗽了几下,

一时间,苍浩腿上鲜血如注,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,

但苍浩面不改色,非常镇定:“怎么样,”

高雪轩看着苍浩腿上的伤,一时间脸色更白了,她沒想到苍浩竟然这么讲义气:“我觉得死神射手跟对了老大,”

舞兰也沒想到苍浩会真的开枪,现实脸色一怔,随后轻哼一声:“你的命可沒有我们大姐值钱,就算你死在这里又怎么样……”

苍浩立即把黄金手枪对准了舞兰:“你信不信我下一枪打爆你的头,”

舞兰始终举着枪,听到这话,立即往前走了几步:“你试试看,”

腿上不断传來剧痛,苍浩的脸庞微微抽搐了一下:“既然我舍得对自己开枪,就别以为我对任何人开枪会有顾忌,”

舞兰还真有点怯了,沒再说什么,也沒敢继续往前走,

高雪轩叹了一口气,吩咐舞兰:“去拿医药包,让他包扎一下,”

舞兰赌气的道:“让他自己想办法,”

“快去,”高雪轩催促道:“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