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我们都是兄弟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高雪轩冷冷一笑:“死神射手,王一,你沒想到自己有今天吧,”

“好吧……”死神射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看來我是有点小瞧兰组了,”

“你要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,”高雪轩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们之间的恩怨,今天可以了结了,”

苍浩断然说了一句:“不行,”

高雪轩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:“事到如今你还要维护他,”

“他是我兄弟,我必须维护,”苍浩抬手举枪对准了高雪轩:“沒有任何人可以在我面前杀害我的兄弟,”

随着苍浩这个动作,蝶兰立即把巴特雷对准了苍浩,墨兰柏朗和舞兰更是虎视眈眈,

苍浩这一边已经完全落在下风,但苍浩的态度却始终坚决,丝毫不肯让步,

这让高雪轩很无奈:“苍浩我真的不想杀你,”

舞兰走到苍浩身前,把枪口对准了苍浩:“刚才你敢开枪打老娘,我现在就把这笔账还回來,”

苍浩用一支枪对着高雪轩,另一支黄金手枪突然调转枪口,对准舞兰的胸口开火了,

舞兰卒不及防,“啪”的一声,被子弹的冲击力推着,仰面栽倒在地,

她的上衣几乎完全碎裂开,露出了里面的龙鳞甲,

这种超级防弹衣果然实至名归,对得起将近十万元的价格,中了苍浩好几发子弹,只有轻度破损,

子弹不仅有直接的物理伤害,带來的冲击力还会产生二次伤害,而龙鳞甲防御二次伤害的效果也比较好,舞兰沒被冲击力重伤到,

不过,这仰面一栽倒,舞兰却磕到后脑勺,差一点昏倒过去,

苍浩一个箭步冲过去,抬脚冲着舞兰的太阳穴就是一踢,这一下子够狠,舞兰一声不吭,终于昏过去了,

几乎就在与此同时,蝶兰开火了,

死神射手觉察到有威胁,立即挡在了苍浩身前,

巴特雷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,子弹正命中在死神射手的胸口,

死神系统完全碎裂开來,头盔自动折叠收缩起來,露出了死神射手的头部,

紧接着,死神射手一张嘴,把一口鲜血喷在地上,随即身子一软,坐倒在地上,

苍浩把枪口一转,对准蝶兰开了两枪,

虽然蝶兰身材比较高大,动作却是非常灵敏,就在苍浩开火的前一秒,闪身躲在了茶几的后面,

苍浩的子弹落空了,同时这支枪的弹夹也打空了,但苍浩沒有机会换弹夹,另外一支枪始终瞄准着高雪轩,

墨兰柏朗的责任是护卫高雪轩,始终沒上來给舞兰和蝶兰帮忙,她倒是几次挡在了高雪轩身前,但都被高雪轩轻轻推开了:“苍浩你胆子太大了,”

“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……”苍浩强忍着腿部的疼痛,把死神射手从地上搀扶起來:“我是什么人,你应该很清楚,”

“也就是说你今天一定要把死神射手带走,”

“对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点点头:“你可以把我一起杀了,但一定会面对血狮雇佣兵的疯狂报复,”

蝶兰站起身來,把巴特雷重新瞄准苍浩,不过沒有马上开火:“你以为我们兰组还怕了你们这帮雇佣兵,”

“不只有血狮雇佣兵……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还有我们的兄弟部队,包括地狱伞兵、影子部队等等,仅仅在人数上,我们就有绝对优势,这场战争一旦打响,那就是不死不休,直到我们其中一方全军覆沒,”

高雪轩久久的打量着苍浩,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始终沒在苍浩的表情中找到一丝妥协的痕迹,而且苍浩的黄金手枪始终对着高雪轩,

最后,高雪轩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:“你走吧……”

“真的,”苍浩一挑眉头:“你就这么让我们走,”

“你是条汉子,”高雪轩嘉许的点了点头,又道:“今天你开这三枪,之前死神射手伤我,还有今天擅闯盛世荷园,两件事情一并算了,不过,兰组跟死神射手之间的血债,早晚还要是要清算的,”

对双方之间的这段既往仇怨,高雪轩始终坚持以命抵命,

苍浩倒也能理解,如若不然,高雪轩对兰组的姐妹也沒办法交代,

无论如何,今天高雪轩能让自己和死神射手离开,已经是很不容易了,苍浩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,”

蝶兰看向高雪轩,欲言又止:“大姐……”

“一码归一码,”高雪轩无力的摆摆手:“让他们走吧,”

苍浩不再说什么,搀扶着死神射手离开了盛世荷园,兰组和荷园的保镖沒有阻拦,

出了大门之后,苍浩沒有急于叫车回多林寺,而是坐到了马路边上,掏出一根香烟点上抽了一口,

“老大……”死神射手站在苍浩身边,表情有点尴尬:“你……怎么受伤了,”

“我不管你跟兰组之前是怎么回事,但自从我介入这件事情之中后,毕竟是你射伤高雪轩在先,”顿了顿,苍浩又道:“所以,我对自己开了三枪,你跟高雪轩之间也就一笔勾销了,”

死神射手听到这话,非常感动:“老大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“对不起这三个字,不是男人应该说的,男人做事,做了不悔,悔了就不做,”摇了摇头,苍浩又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杀手是什么规矩,对我们这些当兵的來说,以血还血就是规矩,既然我是你的领导者,就必须对你的行为负责,”

“高雪轩至少有一句话说对了……”死神射手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跟你这个老大沒跟错,”

“现在该你回答我了,为什么你会來盛世荷园,”

“不是说了吗,一了百了呗……”死神射手耸耸肩膀:“我知道兰组不会放过我,干脆杀了她们全部,以后就沒人找我麻烦了,”

“正常情况下,你这么做是行得通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苍浩冷冷一笑:“但你的对手是高雪轩,当杀手的时候赫赫大名,退役后又混入了权贵圈子,这是一条老狐狸,”

“沒错,”死神射手无奈的点点头:“是个母狐狸,”

“高雪轩早料到你会这么做,于是设下了埋伏,”顿了一下,苍浩详细说道:“大家都知道,她手下只有墨兰柏朗和舞兰,谁能想到又來了一个蝶兰,也就是这个蝶兰,暗中埋伏着,如果这一次不是高雪轩网开一面,你真就得交代在盛世荷园了,”

“多谢老大,是你救了我,”

“以后做事别这么鲁莽,”苍浩说着,缓缓站起身:“现在回多林寺吧,见到大家之后,就说我的腿是交火时候受伤的,”

死神射手不解:“为什么,”

“如果我为黄彬焕或者李崇这么做,很正常,但你是血狮雇佣兵的新成员,我为你付出这么多让别人怎么想,”冷冷一笑,苍浩又道:“你不怕大家给你穿小鞋,”

死神射手发觉,苍浩考虑的比较周全,感动的点点头:“知道了,”

“今天这一战,也沒算白流血,至少高雪轩短时间内不会找麻烦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苍浩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们可以空出手來对付大麻烦,”

“什么麻烦,”死神射手不明白:“杜先生不是已经完蛋了吗,”

“我有一种预感……”苍浩瞥了一眼死神射手:“一股新的势力降临了,”

如果死神射手或者血狮雇佣兵的其他人,知道了黑面的出现,一定会惊叹苍浩庙算如神,

也就是这个黑面,协助徐建军迅速稳定了红魔集团内部,一方面,徐建军准备开始新的交易,另一方面,周大宇继续给红魔集团洗钱,

周大宇倒是尽心尽力,而且还非常讲诚信,不但对红魔集团的钱丝毫沒打主意,每件事情还一定做到最好,

今天,周大宇刚刚忙完,坐在办公室长呼了一口气,办公室的门悄无声息的开了,

“谁,”周大宇迅速抽出防身用的手枪,对准了房门的方向:“不说话我就开枪了,”

“是我,”伴随着话语声,一个身穿笔挺西装的人慢吞吞的走了进來:“我是黑面,我们通过电话,”

“是你,”周大宇放下手枪,仔细打量起來,这个黑面的穿着跟白领沒什么区别,身上这套西装不仅是名牌,而且还很仔细的打了领带,

只不过,黑面的头上带着一个塑胶头套,这个头套完全贴合头部设计制造,材质不是很厚,

如果不是塑胶特有的那种灰暗质感,从后面看起來,甚至可能当成是黑种人,

这个头套只在眼睛部位开了两个孔,此外再沒有暴露出头部任何部位,

这样一來,使得黑面的瞳孔深凹在头套里面,很难通过目光观察到他的情绪变化,

由于口部沒有留出开口,所以黑面说起话來瓮声瓮气的:“之前我在电话里,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,你做的很不错,我很满意,”

“我也希望能够继续合作,”周大宇一边说着话,一边观察着黑面的动作,希望能从中发现黑面的内心活动:“我可以给你们继续洗钱,但你们要保证我的安全,”

然而,黑面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浑如一尊雕像:“我这一次來就是满足你的这个要求,”

“哦,”周大宇急忙问:“你打算怎么做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