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我们是鬼王党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黑面沒回答,而是抬手拍了几下,周大宇这才发现他手上戴着手套,

马上的,从外面又走进來一个人,也是穿着一身西装,身材比黑面要矮小一些,

这个人的头上同样带着头套,形状上沒有区别,只不过是白底,上面有红色的火焰纹理,

黑面指了指这个人:“他叫红面,”

周大宇谨慎的说了一句:“欢迎,”

“从今天起,红面负责保护你的安全,你可放心了,”

周大宇笑了笑:“就他一个人,”

“我知道你最担心的是什么,”红面古怪的笑了几声:“不就是血狮雇佣兵吗,我在告诉你一次,我了解他们,”

红面这个时候说话了:“黑面曾经给苍浩并肩战斗过,”

“哦,”周大宇非常好奇:“你们到底……是什么人,”

“我们是鬼王党,”顿了一下,黑面接着又道:“鬼王,红魔,从名字上來说,我们就是最好的搭档,红魔集团早就应该请我们來,只可惜洪妙雪不是能做大事的人,还好现在徐建军成了新的红魔,以后,大家精诚合作,那就花开富贵了,敢挡路者杀之,”

红面接过话茬來了一句:“赚钱的同时灭了血狮雇佣兵,”

“赚钱当然是好事,沒人嫌钱多,不过嘛……”周大宇眼珠转了转:“我更好奇你跟苍浩有什么样的仇恨,”

“我们两个沒有个人仇恨,”黑面断然说道:“正相反的是,他救过我很多次,是非常合格的老大,”

“这么说你曾经是苍浩的手下,”周大宇点了点头,略有点讥讽的道:“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还要背后里对付他,这样好像不太讲究吧,”

“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讲究,”黑面咯咯怪笑几声,站起身來到周大宇面前,俯身居高临下看着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周大宇,我來这里之前打听过你,你过去也是苍浩的手下,苍浩在很多事情上帮了你,结果你又是怎么做的,照样出卖了苍浩,”

周大宇从黑面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杀意,不由得赔起笑來:“沒办法……我不想一辈子给人当小弟,”

“说得好,”黑面点点头,直起身來:“我的初衷跟你一样,但我还要更有追求,我所看重的是军人的荣誉,”

周大宇不明白:“怎么讲,”

“只要苍浩不死,他就始终是一个传奇,一代兵王,”一摊双手,黑面质问:“那么我呢,”

周大宇很小心的道:“你……要活在他的阴影下,”

“沒错,”黑面又是笑了几声:“所以,只有让苍浩去死,我才可能成为最强的雇佣兵,”

红面冷冷一笑:“当年,苍浩在地下世界风头出尽,如今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我们要开创属于我们自己的光辉岁月,”

“说到一代兵王……”周大宇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红魔集团那边不是又出來了一个庞劲东吗,,”

“老掉牙的东西了,”黑面非常不屑的道:“既然他是苍浩的师父,那就把这对师徒一起埋葬吧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带伤回到多林寺之后,就像之前说过的一样,苍浩对兄弟们解释是交火的时候受了伤,

血狮雇佣兵群情激奋,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跟兰组拼命,不过苍浩把大家拦了下來:“子弹无眼,受点伤难免,再说了,兰组也沒占便宜,估计舞兰这会儿正养伤呢,”

“那也不行,”李崇蹦着高的骂:“这帮臭|婊砸,今天不她们团灭了,她就不知道老子JB有多大,”

苍浩白了一眼李崇:“你说话怎么这么脏,,”

黄彬焕也恼了:“敢伤我们老大,这笔账不能这么算了,”

这帮兄弟大都血气方刚,所幸冷瞳比较持重,多少能压一下,

现在冷瞳去了非洲,好在沙阿來了,他的性子也比较稳:“兰组跟我们的关系很复杂,虽然有敌对,但我听说过去也合作过不少次,这一次可以算是扯平了,我看大家还是应该冷静一下,想想今后怎么处理我们跟兰组的关系,”

“还能怎么处理,”黄彬焕一瞪眼睛:“必须团灭,”

“团灭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顿了一下,沙阿一字一顿的道:“但一定要斩草除根,确保兰组沒有一个人能活下來,否则这场战争要沒完沒了的继续下去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如果死神射手当初射杀了全部兰组,也就沒有今天这档子事了,”

黄彬焕满不在乎的道:“团灭就是全部干掉,当然不能留一个活口,”

苍浩冷冷一笑:“你把你知道兰组有多少成员吗,她们都是什么人,眼下又在什么地方,这些你了解吗,你确保能把她们全杀了,”

黄彬焕傻住了:“这……”

“所以,大家还是先冷静了一下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过去高女士对我有很大帮助,如果能够跟她成为盟友,我还是不愿为敌,”

苍浩好说歹说,总算把大家劝下來了,

死神射手自知是自己惹的麻烦,始终低着头不敢出声,

苍浩的伤势倒是不重,三发子弹只是穿透了肌肉,只需要好好调养一下就行,

对雇佣兵來说,受伤是家常便饭,

但死神射手就有些麻烦了,墨师给他检查了一下才发现,原來他断了两根肋骨,

在巴特雷子弹的轰击之下,死神射手能保住命已经是个奇迹了,断两根骨头不算倒霉,

只不过,死神射手倒也足够坚强,竟然始终硬挺着一声不吭,跟苍浩回到多林寺之后,也沒说自己受伤了,

墨师的医术再次派上了用场,给死神射手接骨之后,又调制了创伤药给苍浩送到厢房,

墨师非常有耐心,亲自给苍浩敷上药,又交代了一些日常注意事项,确定苍浩沒有问題了,这才放心的点点头:“你也是一片苦心啊……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我怎么听你话里有话,”

“我要是沒猜错,你这伤是自残,不是交火时候受伤的,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,”

墨师也是嘿嘿笑了几声:“猜的,”

“不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就算你庙算如神,也不会胡猜乱想,你做出任何推测都是有根据的,”

“让你说对了……”墨师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发现你的伤口皮肤周围,有火药灼伤的痕迹,说明枪口是抵近开火的,以你的身手,除非是自残,别人沒有机会这样伤到你,”

“是这样……”苍浩无奈的点了点头,把始末缘由说了一遍,又叮嘱道:“你自己知道就行了,千万别告诉其他人,”

“我明白,要是让李崇他们知道真相,只怕他们就要找死神射手的麻烦了,”叹了一口气,墨师又道:“虽然说这是你们雇佣兵做事的风格,不过你这也是刘备摔孩子,邀买人心,”

“如果别人知道了,或许会认为我很蠢,实际上……”苍浩摇了摇头,一字一顿的道:“死神射手是个难得的人才,如果我自己受点伤,能充实壮大血狮雇佣兵,我认为这买卖还是划得來的,”

“确实,”墨师点了点头:“如果说他之前加入血狮雇佣兵还有些犹豫,有了今天这三枪,只怕他以后要死心塌地追随你了,”

苍浩再次叮嘱:“你自己知道就行了,千万别说出去,”

“我知道,”墨师意味深长的道:“既然已经做了,就要做的圆满一些,让死神射手感动,可也别让他有麻烦,”

墨师的嘴巴还是很牢靠的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风声还是传了出去,

第二天早晨,苍浩刚起床,今野晴风风火火冲了进來:“老大……”

苍浩此时躺在床上,光着身子盖着被,感觉很不自在:“你进來怎么不敲门,”

“顾不上了,”今野晴倒是不拘小节:“我问你个事,你到底怎么受伤的,”

“我昨天说的不够清楚吗,”

“可我怎么听说……”今野晴拖着长音质疑:“你是自己开枪的,为了抵消上次死神射手伤了高雪轩,”

“你听谁说的,”

“那你别管,”

“沒有的事,”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你赶紧出去吧,我要起床了……”

今野晴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你就告诉我吧,我肯定不外传,”

苍浩更不耐烦了:“真相就是我在交火时候受的伤,”

“不对,”今野晴若有所思的摇摇头,其实她能觉察到真相,是有另外的依据:“这三枪完全打在一个地方,而且避开了动脉,只是穿过脂肪层,如果是对手开的枪,只能说老大你人品太好了,连续三枪都沒打在正地方,”

“你这话我听起來怎么这么别扭,”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难道让她们一枪射断动脉就对了吗,”

“不是……我的意思是说,老大你的人品确实很好,”

“我人品当然好了,”

“好的有点不可思议,”今野晴深吸了一口气,非常郑重的道:“老大,如果你真是自残,可就太犯不上了,”

苍浩下意识的问:“为什么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