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廖家珺失踪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愧是我的徒弟,分析得非常准确,”庞劲东嘉许的点点头:“洪妙雪受伤了,被人送到我那里去,这几天,我就忙着照顾她來着,还要保护全家上下的安全,就沒及时通知你情况有变,”

“这个消息确实让我惊讶,”

“想给你打个电话吧,怕被窃听,派人给你送信呢,又怕半路被劫杀……”庞劲东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想來想去,只有我亲自來一趟,才最安全,”

这句话刚一说出口,苍浩和庞劲东齐齐的向四下里看了看,尤其是观察了一下寺院的墙头,

师徒两个人对那位复仇女神都有点犯怵,她來去无踪,悄无声息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,观察记录下你说过的每一句话,

还好,这一次复仇女神沒出现,苍浩长呼了一口气:“按说,杜先生倒台了,至少我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,沒想到竟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”

“我倒是料到红魔集团有变,但沒想到來的这么快,也沒想到是徐建军,”无奈的摇了摇头,庞劲东又道:“就像你说的一样,这位一旦统领红魔集团,会非常的残暴,”

“话说,你跟洪妙雪和好了,”

“嗯,”庞劲东点了一下头:“她现在知道了,到底谁才是为了她好,对我先前的计划也真正认同起來了,”

“她倒是学好了,可有什么用呢,红魔集团已经不属于她了,”苍浩讥讽的笑了笑:“徐建军既然敢叛变,肯定是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,笼络了一大批人,更重要的是……”

苍浩说到这里打住了,庞劲东急忙追问:“怎么,”

“我相信他可能找到了强力外援,”

“有道理,”庞劲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洪妙雪坐稳红魔,靠的是我的支持,徐建军如法炮制,既然敢推翻洪妙雪,必定也是有所依仗,”

“那么我们接下來的任务,就是帮助洪妙雪夺回红魔集团了,”

“沒错,”庞劲东苦笑两声:“这个洪妙雪虽然不成器,但我们当雇佣兵的注重承诺,既然我答应亡妻要好好照顾她,就必须履行承诺,”

“问題是我们现在具体应该怎么做,毫无切入点,因为我们对红魔集团都不了解,这一点徐建军比我们有优势,”苍浩摇了摇头,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倒觉得可以双管齐下……”

庞劲东急忙问:“怎么做,”

“一方面盯住红魔集团,另一方面启动克拉运河计划……”顿了顿,苍浩详细解释道:“想要跟徐建军对抗,必须有一定的根基,但洪妙雪现在什么都沒有,如果能把这条运河运作起來,让红魔集团的那帮大佬看到,就算不贩毒也可以赚很多钱,洪妙雪才有机会坐回红魔,”

“这个计划,本來是为帮助洪妙雪转入正行,后來让你这么一说,我发现本來也可以修这么一条运河赚钱,现在,这个工程又有了新的意义……”长呼了一口气,庞劲东有点感慨的道:“这条运河不修是不行了,”

“师父你在东南亚有很多关系,可以先去一趟泰国,跟当地政府沟通一下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而且你在那边有很强的势力,不用担心红魔集团的暗算,”

“那么我就带可儿去,正好可以保护她,”寻思片刻,庞劲东又提出:“我可以让老廖可以我一起走,”

“为什么,”

“他一直都是我的得力助手,”

“你觉得……”苍浩拖着长音问了一句:“他放心跟你去东南亚吗,”

“这……”庞劲东怔了一下,马上明白了:“我怎么就忘了了,老廖來国内是为了女儿,他怎么可能抛下女儿跟我回马來呢,”

说曹操,老廖到,多林寺门一开,廖承豪大踏步从外面走了进來,

庞劲东看到廖承豪,打了一个招呼:“我们刚刚说到你,”

廖承豪根本不理会庞劲东,冲过來一把揪住苍浩的衣领:“我女儿呢,”

“我怎么知道……”苍浩吓了一跳:“伯父,你先冷静一下,我跟廖家珺是清白的……”

“我管你俩是不是清白的……不对,我是说,我知道你俩是清白的,”廖承豪说着,手上更用力:“我就问你,我女儿去哪了,”

“我怎么知道啊……”苍浩表面很紧张,实则暗暗松了一口气,

廖承豪这样來兴师问罪,本來苍浩担心是廖家珺怀孕了,搞不清楚孩子他爹是谁,

“她最后出现是跟你在一起……”廖承豪一瞪眼睛:“你不知道她去哪了,谁还能知道,”

苍浩嘀咕了一句:“既然不是怀孕,失踪了还是很好办的……等等……”苍浩狐疑的看着廖承豪:“廖家珺真的失踪了,”

庞劲东插了一句:“老廖,你先冷静一下,详细说说经过,”

在庞劲东的规劝之下,廖承豪总算是冷静了一下,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,

廖家珺应该主持刑事侦查局的工作,可最近两天一直不见人,刚开始,刑警们以为廖家珺在外面办案,但大家一直联系不到廖家珺,

于是,刘天生找到家里,想看看廖家珺在不在,

而廖家珺始终沒回家,廖承豪正好要去刑事侦查局看看,于是大家怀疑是出事了,

刑事侦查局的技侦部门马上搜索廖家珺的手机信号,发现手机已经关机,而信号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一家饭店,

接下來,一大群刑警赶到这家饭店,可把饭店老板给吓坏了,同时还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,

只怕这饭店里得卖人肉,才能引來这么多警察,

当然,刑警们沒找到人肉,只是想知道廖家珺去哪了,

结果,饭店老板还真想起有廖家珺这么一个客人,同时还清楚记得跟廖家珺一起來的人是什么样子,

刑警们画影图形,结果刘天生一眼辨认出來,跟廖家珺在一起的是苍浩,

自己的顶头上司失踪,这事可是非同小可,刑警们已经决定逮捕苍浩了,

倒是刘天生多了一个心眼,如果把动作搞得太大,就会让外界知道这件事,那么刑事侦查局颜面无存,

更重要的是,大家都不知道廖家珺到底出了什么事,反正刘天生是不相信苍浩会对廖家珺不利,

于是,刘天生跟廖承豪商量了一下,刑事侦查局那边暂时按兵不动,让廖承豪先过來跟苍浩谈谈,

“伯父,我怎么可能伤害廖家珺……”苍浩一摊双手,满脸无辜的道:“我们两个是并肩战斗过的,不是战友胜似战友,要是有人对廖家珺不利,也等于是在对付我,”

“那可不好说,”廖承豪冷冷一笑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搞了些什么事,我女儿这个人非常正直,办案从來不念私情,沒准就是你犯了什么案子,她要逮捕你,你才对付她,”

廖承豪还真是条老狐狸,这一番话非常接近事实真相,

廖家珺正是因为苍浩试图劫走严月蓉,准备把苍浩带回刑事侦查局,苍浩才用迷魂烟放倒了廖家珺,

这样一來,苍浩大致也揣测到是怎么回事,既然廖家珺是在饭店那里失踪的,那就是自己用了迷魂烟离开之后,有人趁机劫走了廖家珺,

当时廖家珺处于昏迷状态,根本沒有反抗能力,这让苍浩不由得有些担心,要是廖家珺碰上色狼不得失|身吗,

庞劲东摇了摇头,很郑重的对廖承豪道:“我相信事情跟苍浩沒关系,肯定是有人在苍浩走了之后,才下手绑架了小珺,”

“那么问題就來了……”廖承豪的目光非常阴冷,打量着苍浩:“你们报两个既然是一起吃饭的,为什么你先走了,她还留在那,”

苍浩绝对不能承认自己迷倒了人家的女儿,否则会更麻烦,廖承豪必定追问,自己是不是趁着廖家珺昏迷干了些什么,

于是苍浩敷衍道:“她……接了两个电话……”

这话刚说出口,苍浩马上发觉有问題,因为刑事侦查局肯定已经调取了廖家珺的通话记录,知道当时廖家珺并沒有任何通话,

苍浩转而又想解释说,廖家珺碰到熟人了,可这么说也有问題,因为廖承豪肯定追问对方是什么人,

最后,苍浩只好说:“我有点急事,就先走了,她……留在那吃饭,”

“不可能,”廖承豪重重哼了一声:“小珺是个工作狂,不会为了吃饭耽误工作,她约你出來吃饭,肯定是有什么事情,既然你人都走了,她不可能一个人留下來,”

庞劲东问了一句:“等等,既然你们已经调查到了饭店,饭店老板也记得小珺这个人,总该知道最后小珺是怎么离开的吧,”

“问題就在这……”廖承豪说着,脸色变得灰白,可见非常担心:“小珺去饭店时,在款台压了点钱,然后就一直沒从包房出來,饭店老板看到苍浩走了,始终沒见到小珺,等到其他客人要用包房,他进去之后才发现小珺已经不见了,因为有押金在,饭店沒什么损失,所以这老板也就沒往心里去,”

庞劲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应该是有人挟持小珺从窗户逃走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