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你女儿暗恋我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沒错,”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对方从窗户逃走,就是不想留下目击证人,第一时间关掉了廖家珺的手机,就是不想让别人追踪到信号……看來对方是行家哦,”

“我很奇怪,”廖承豪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现场沒有一点搏斗的痕迹,按说小珺不应该被轻易制服,对方到底是怎么得手的,”

苍浩急忙敷衍道:“可能是先用麻醉弹放冷枪,弄混了廖家珺之后再绑架吧,”

“有这个可能,”庞劲东急忙对廖承豪说道:“无论如何,我相信小珺眼下是安全的,从现有迹象推断,对方肯定是要活口,”

“对啊,对啊,”苍浩一个劲点头:“跟我真的沒关系,”

“沒关系,”廖承豪一挑眉头:“那你告诉我,你跟小珺当时到底在干什么,她最近忙着红青会的案子,按说根本沒时间出來吃饭,”

苍浩当然不能说出真相,张嘴來了一句:“你女儿暗恋我……”

廖承豪傻住了:“什么,”

“她……找我出來是告白的……”苍浩往后退了两步,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很耐心的告诉她,我们现在很年轻,要忙于事业,沒时间谈恋爱……”

“放屁,”廖承豪勃然大怒:“我女儿会主动跟你这个瘪三告白,”

庞劲东听到这话,有些不乐意了:“老廖,你说话要注意点,我徒弟怎么成了瘪三了,”

“他不是瘪三吗,”廖承豪瞪着眼睛道:“要不你怎么不把自己家姑娘嫁给他,”

庞劲东红着脸道:“我女儿还小……”

廖承豪冷笑一声:“可以等可儿长大吗,”

“老廖你这么说什么意思,”庞劲东有点急了:“我女儿得罪你了吗,还是我得罪你了,”

“我就是打个比方嘛,你自己家姑娘都不舍得嫁给他,不是瘪三又是什么,”

庞劲东气的脸红脖子粗:“就算我不舍得嫁姑娘,你也不能说我徒弟是瘪三,懂了吗,”

“那个,二位啊,跑題了吧……”苍浩咳嗽两声:“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讨论廖家珺去哪了,”

廖承豪白了苍浩一眼:“这事儿你早晚要给我说清楚,我就不相信,小珺平白无故把你约出來,”

“这件事情真正的重点在于……”苍浩毫不在意廖承豪的态度,拖着长音说道:“廖家珺应该有人保护,为什么会被人绑架,”

“这……”廖承豪听到这话,表情非常的尴尬:“谁知道会被人钻空子……”

就像廖承豪说的一样,廖家珺的这一次失踪,完全是机缘巧合之下发生的,

自从出了事情之后,刑事侦查局派了两个警察,贴身保护廖家珺,

刑事侦查局是男性的天下,女刑警本來就非常少,再考虑到女性的战斗能力毕竟不如男性,所以负责保护廖家珺的全都是男警察,

毕竟男女有别,这样一來,必然产生了一些不便,

两个警察不敢跟得太紧,唯恐妨碍到廖家珺的隐私,

而廖家珺有时也觉得烦,会找借口把两个警察支走,

自从廖承豪开始保护廖家珺,廖家珺在安全方面就有些松懈了,干脆把两个警察调走干别的工作,

而廖承豪虽然对女儿尽心尽力,但这些日子廖家珺忙着红青会的案子,连刑事侦查局的大门都不踏出一步,

廖承豪觉得特警队在外面看着大门,女儿还是挺安全的,也就沒继续呆在刑事侦查局门口,

结果,对廖家珺的保护就出现了真空,刚好就在这个时候,廖家珺约苍浩出來吃饭,

廖承豪和庞劲东担心,可能是红青会为了报复,派人对廖家珺下手,

苍浩倒认为,就算红青会有这样的胆子,也沒有这样的本事,嫌疑最大的是红魔集团,

原因很简单,廖家珺强势扫毒,导致红魔集团损失很大,

毫无疑问,苍浩和廖家珺已经是红魔集团最大的对手,既然徐建军已经统领红魔集团,肯定要搞出一番新气象來,

他不敢动苍浩,只有对廖家珺下手,

苍浩猜对了,

绑架廖家珺的是蕙兰,

徐建军发动叛变之后,一直把黑面和季兰带在身边,把蕙兰则派了出去,

蕙兰的任务就是时刻盯紧廖家珺,本來廖家珺总是在刑事侦查局里不出來,根本沒有任何机会下手,但徐建军坚信机会在于寻找,

结果,机会还真就來到了,蕙兰始终紧盯着廖家珺,而廖家珺丝毫沒有觉察,

蕙兰很幸运,当天苍浩跟廖家珺吃过饭后,苍浩离开了,蕙兰却始终不见廖家珺出來,

于是,蕙兰壮起胆子,冒充服务员进了包房,结果发现廖家珺昏倒在椅子上,

接下來的事情就很简单了,蕙兰关了手机,确定廖家珺身上沒有追踪器之后,背起廖家珺从窗子翻走,带去见徐建军,

徐建军去了东南亚两天,洪氏家族的成员已经被清洗,他需要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力,

今天徐建军刚回到广厦,就得到了这个消息,这让他非常满意,哈哈大笑几声:“蕙兰你做的非常好,我派给你任务的时候,沒想到这么快就能得手,”

“实在不错,”季兰也是嘉许的点了点头:“广厦一地,禁毒工作的最高领导就是廖家珺,只要廖家珺在我们手里,警方就不敢轻举妄动,”

“接下來该怎么做,”蕙兰嘿嘿一笑:“这个女人胸很大,我有个想法,能不能用刀子,一片片把她胸口的肉割下來,”

“太残暴了吧,不过我喜欢,”徐建军深吸了一口气,似乎闻到空气中有血腥味,表情非常享受:“可惜啊,眼下我们还不能这么做,一个活着的廖家珺,比死了的更有价值,”

“沒错,”季兰表情渐渐变得阴冷:“只要有了这个人质,我们不仅可以挟持警方,连苍浩和庞劲东都得乖乖听我们的话,”

“想要坐稳红魔的位子,苍浩和庞劲东都是威胁……”徐建军说到这里,表情也变得阴鸷起來:“我听说,廖家珺对苍浩好像有那么点意思,苍浩对廖家珺的态度也很暧昧,现在廖家珺落到我们手里,我倒要看苍浩如何是好,”

“不能被苍浩把人救走,”季兰急忙问:“你确定沒有人跟踪吗,”

“放心好了,”蕙兰不无得意的道:“我连她的手机都关了,现在沒有人知道她在哪,”

“做得好,”徐建军站起身來,说道:“现在带我去见见她,”

蕙兰把廖家珺关在地下室,绑在一张椅子上,而椅子则是固定在地面上的,

绳索一圈圈的捆着廖家珺,密密匝匝的,几乎把整个人都给包住了,

尤其是在胸部,绳索勒得很紧,凸显出了廖家珺胸部规模惊人,

廖家珺已经醒了过來,看到徐建军走进來,登时就是一愣:“是你,“

“好久沒见了,”徐建军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还当警察的时候,咱们两个见过几面,当时大家都是普通警察,如今你成了刑事侦查局的局长,而我还只是一个卧底,”

当初,徐建军可是广厦警务系统的红人,廖家珺也是认识他的,不过不是很熟,

说起來,徐建军的资历远超廖家珺,如果不是因为长时间做卧底,最后叛变,今天主管刑事侦查局的领导可能就是他,

“你还好意思说‘卧底’这两个字,”廖家珺睚眦欲裂的看着徐建军:“是谁出卖了同事,被贩毒集团斩首的,又是谁充当毒品集团的打手,完全背叛了自己的职责的,”

徐建军很坦然的点了点头:“都是我,”

“徐建军就是个败类,人渣,”廖家珺用力挣扎起來,想要过去跟徐建军拼命:“你早晚不得好死,”

“不,不,不,”徐建军笑着连连摇头:“真正不得好死的是你,”

“你可以杀了我,我的同志们会给我报仇,你早晚要为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情付出代价,”

“我很怀疑,”徐建军拖过一把椅子,坐到了廖家珺的对面:“这么多年來了,红魔换了一任又一任,红魔集团始终存在,我们警察能把人家如之何,,”

“你又不是红魔集团,只是个走卒,”

“不,”徐建军的笑容变得耐人寻味起來:“如今我就是红魔,”

“什么,”廖家珺听到这话,傻住了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”

“我是很认真的再说,”徐建军收起笑容,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就是新的红魔,”

马上的,廖家珺就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,这是她万万沒有想到的,徐建军竟然有能力发动叛变,

“是不是很惊讶,”徐建军摸出一根烟点上,抽了一口,冲着廖家珺吐了一个烟圈:“但是,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,从进入红魔集团的那一天起,我就决心要当上红魔,”

“为此你出卖了自己的同事,”

“不出卖他们,怎么获得信任,”徐建军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伟大的事业必须要有人牺牲,”

“你这个禽兽,”廖家珺更加愤怒了:“你不过就是个毒贩子,当上红魔也只能说你堕落的更加彻底,别玷污‘伟大’这两个字行不行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