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最残暴的红魔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就给你讲一点道理……”徐建军说着,又抽了一口烟:“警方如此严厉打击,为什么红魔集团仍然存在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毒品,”

“因为人的贪欲不会改变,总是希望能够段时间牟取暴利,而毒品无疑是一种最佳选择,”

“你说的只是一方面因素,”徐建军竖起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:“有人肯卖,但也的有人肯买,否则毒品交易不会存在,那么为什么有人买毒品,原因多种多样,比如有人想要逃避现实麻醉自己,无论如何,有需求就有市场,不是吗,”

廖家珺气呼呼的承认了:“这个当然,”

“所以,毒品问題是无法根除的,我们这帮警察冒着生命危险禁毒,结果如何了呢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徐建军缓缓说道:“结果就是,毒品的获取越來越难,导致毒价节节攀升,反而让毒贩能够获得更大的利润,就说笔架山那一战,查获红魔集团那么多毒品,结果却是地下市场的海洛因价格翻了一番,也就是说,不扫毒还好,这么一扫毒反而让毒贩子赚到更多的钱,那你说我们的牺牲又是为了什么,”

“请你别用第一人称复数,”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才是警察,而你是个叛徒,”

徐建军不理会廖家珺的反驳,自顾自的说道:“洪妙雪这个人不堪大任,但她有一些观点很有道理,既然总是要有人來赚这笔钱,还不如让我们來赚,至少我们用钱可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,”

“麻烦你能不能别用复数,别说‘我们’行不,”廖家珺很想吐徐建军一脸唾沫:“说到底不就是为了钱吗,利欲熏心之下,还有什么不能干的,”

“我承认自己很爱财,”徐建军呵呵一笑:“任何精神快乐,都要建立在物质享受的基础上,这一点我绝对不清高,只不过嘛,让我们警察统治红魔集团,那么毒品也就更容易掌控了,”

“你说什么,”廖家珺怔住了:“你不是要跟警察合作吧,”

“就是合作,”徐建军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,广厦警方已经恨死我了,我不指望还能恢复自己的公职身份,但这也不妨碍我给警方提供情报,也就是说,我可以帮助警方扫荡所有毒品集团,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,”

廖家珺冷笑着道:“然后红魔集团就会成为唯一的,”

“沒错,”徐建军的态度依然很诚恳:“甚至于,我还可以把一部分收入上交给警方,这对大家都好,”

“你是不是疯了,”廖家珺又挣扎了几下,但绳索实在太牢固了,她根本无法挣脱:“让警察跟毒贩子沆瀣一气,这不是执法犯法吗,我们还对得起身上的制服吗,”

“从你这个角度可以认为沆瀣一气,从另一个角度來看不无裨益……”顿了一下,徐建军继续说道:“这就像打黑一样,我们从來不可能把黑社会彻底打灭,因为黑社会有自身存在的土壤,邹峰倒是短时间内把广厦荡涤一新,结果又怎么样了呢,他被人从楼上推下去摔死了,殷鉴不远,不要再做梦能够覆灭红魔集团,最好的结果只是由我们來统治这个组织,”

“我今天才发现,你还真是个人才啊,做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,你竟然还能给自己找出这么正义的借口,”

“这个不是借口,而是事实,”徐建军说着,往前拉了一下椅子:“你好好想一想,每年我们在禁毒战线牺牲那么多同志,结果毒品依然存在,如果廖局长愿意合作,我保证可以把毒品问題控制在最小程度内,那些富人和三流演员愿意吸毒,尽可以满足他们,而从他们手里赚來的钱,可以拿來建学校、实施医保,难道不好吗,所以我才说,既然这钱早晚有其他人赚,干嘛不让我们赚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,”

“你这话逻辑有问題……”廖家珺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,只是说道:“我现在不想跟你讨论这些,徐建军,你只需要记住,天网恢恢,你一定会有报应的,”

“我等着这个报应,”徐建军笑着摇了摇头:“看來我们是说不通了,”

“当然说不通,”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们不是一路人,跟你多说一句话,我都嫌恶心,”

“你一而再的攻击我,考虑过后果吗,”

“杀了我啊,”廖家珺挑衅似的看着徐建军:“让我死个痛快,”

“不,我要是杀了你,绝对不会让你很痛快的死,”徐建军说着,突然抽出一把匕首,横在了廖家珺的脖颈上:“我喜欢一点点的折磨别人,”

“你……你变态,”廖家珺等着徐建军,毫无惧意:“自从当警察那天起,老子就沒怕过死,”

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好警察,”

“我当然是好警察……”

“拉倒吧,”徐建军打断了廖家珺的话,笑容变的讥讽起來:“你不过就是抓几个罪犯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,可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,”

“我知道卧底很辛苦……”

“不是辛苦那么简单,”徐建军缓缓摇了摇头:“做一个卧底,我不断地改名换姓,最后特么的连自己本來的名字都快忘了,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,必须把枪放在枕头边,随时防备有人对自己下手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什么时候就会暴露,需要时刻思索别人说的话里面包含着什么信息,自己说话也要推敲每一个字,唯恐泄露出半点情报……干了三年卧底,我老了三十岁,就算我在街上碰见同学和以前的同事,都不需要担心他们过來打招呼暴露我的身份,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能认出來我,”

廖家珺看着徐建军,一时无语,

“直到我叛变那天,我才真正轻松了,可以用回本來的名字,也可以安心的睡觉,”苦笑两声,徐建军有些感慨的道:“我知道,那几个卧底被斩首了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,我不想继续过这样的日子,我想要实现一个宏伟的蓝图,他们就必须牺牲,”

廖家珺讥讽的道:“你为了自己才是真的,至于什么宏伟的蓝图,只不过是借口罢了,”

“不管是不是借口,我的这个设想可以就此解决毒品问題,同时也能补偿我这些年來的付出,我现在给了一个机会让你跟我合作,既然你拒绝了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徐建军很无奈的道:“不过,你可以放心,暂时我不会杀你,”

“我倒宁愿你杀了我,”

“不……”徐建军说着,手上用了一点力气:“你或者更有价值,只要你活着,苍浩这帮人就必须老老实实听我的命令,”

匕首的锋刃陷进皮肤一点,带來一股轻微的疼痛,同时还有森凉的寒意,

徐建军把力度拿捏刚刚好,既折磨了廖家珺,却也沒让廖家珺流血,

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会自尽的,我绝对不会或者做你的筹码,”

“你怎么自尽,”徐建军冲着廖家珺身上的绳索努了一下嘴,呵呵笑了:“咬舌吗,我可以告诉你,舌头断了只会让你变成哑巴,但不会让你死,你能不能说话对我來说无所谓,反正只要你活着就行,但你就别折磨自己做个残废了,”

话音刚落,两个手下快步走进來,其中一个低声道:“刑事侦查局那边沒什么动静,”

徐建军问另一个手下:“多林寺那边呢,”

这个手下的神情有些恍惚:“也沒动静,”

“真的沒动静,”徐建军似笑非笑的问:“多林寺那里一直就很热闹,苍浩就沒见过什么人,也沒有人去拜访,”

这两个手下是徐建军派出去,专门监视刑事侦查局和多林寺的,第一个手下回答时的神态很自然,而徐建军对第二个手下有些怀疑,

“这个……”第二个手下的表情很尴尬:“我沒敢靠太近……我怕苍浩发现我……”

“如果苍浩发现了你,杀了你,这也算是有动静了,你就这样回來,却沒带回任何消息,我派你去这一次有什么意义,”徐建军一手拿着匕首,依然架在廖家珺的脖颈上,另一只手突然抽出手枪,对着这个手下扣动了扳机,

“啪啪”两声,这个手下胸**出两团血雾,一声不吭倒在地上断气了,

沒人能想到徐建军会直接出手杀人,其他手下齐齐打了一个寒颤,低下头去不敢看徐建军,

“我不喜欢不能做事的人,”徐建军收起手枪,冷冷的道:“我手下的每一个人,必须都要有价值,我可沒钱养活他们吃闲饭,”

廖家珺看了一眼那具尸体,又看向徐建军:“你够狠,”

“我跟之前的红魔可不一样……”徐建军撇了撇嘴:“我做事,只求结果,不择手段,”

“看得出來,你彻底疯了,”

“谢谢夸奖,”徐建军收起匕首,笑看着廖家珺:“你不想合作就算了,我暂时留着你,你能活多久,就看你对我有多大价值,”

“你想利用我对付苍浩是吗,苍浩一定会干掉你的,”

“最好是这样,”徐建军满不在乎的点了一下头:“只要苍浩能对付我,你就可以继续活下去,万一苍浩死了,你的生命也就到尽头了,”

廖家珺张嘴就道:“徐建军你……”

徐建军沒有耐心听廖家珺再说什么了,拿过一条毛巾塞到廖家珺的嘴里,

廖家珺发出一连串“呜呜”的声音,肯定是在怒骂徐建军,

徐建军站起身,叫过几个手下:“你们负责看守她,她想吃什么、想要做什么,尽量满足,但是,不能让她离开那张椅子,否则……”说着,徐建军指了指地上的尸体:“你们的死相会比他更难看,”

手下急忙一起点头,哪敢说个“不”字,

本來有个手下想问问,如果廖家珺要上厕所该怎么办,可是一看到那具尸体,就立即把问題咽了回去,

这个时候,黑面走了进來,附在徐建军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,

徐建军点点头,问道:“你的其他同伴什么能到,”

“陆续会來的,”

“好,”徐建军转头看向廖家珺,呵呵笑着道:“看到这个人了吗,我的新搭档,也是我对付苍浩的武器,”

黑面始终戴着头套,不知道他的目光正在看着谁,在这个阴冷的地下室里,那个黑色的头套显得越发诡异,

廖家珺看着黑面,渐渐更加焦虑了,因为廖家珺能看出來这个黑面是一个高手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