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动力外骨骼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随着话语声,还有人鼓掌了几下,不过掌声听起來发闷,对方应该是戴着手套,

苍浩仍然戴着夜视仪,能够清楚的看到对方,只是在夜视仪里,所有东西都是绿色的,

苍浩冷冷笑了笑:“不出來见见面吗,”

“当然要见,”从角落里缓缓走出一个人,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,头上戴着黑色的橡胶头套:“我真沒想到,你竟然这么快能杀到这來,能不能介绍一下经验,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,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我会算命,‘’

“不,”对方摇了摇头:“你从來都不是一个宿命论者,”

“听这话,你好像认识我,”

“你可以叫我黑面,”对方沒有正面回答苍浩的问題:“我很了解你苍浩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仔细打量着对方,拼命搜索着记忆,却始终想不起來曾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幅形象,

或许他确实是苍浩认识的某人,但只有摘了头套才知道,

黑面古怪的笑了几声:“你不感到惊讶吗,”

“我为什么惊讶,”

“我了解你,但你不知道我是谁,这种信息上的不对称是兵家大忌,”缓缓呼了一口气,黑面又道:“我给你一个机会,如果赢了我,你自然知道我是谁,不过你恐怕沒什么机会能赢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直接扣动了扳机,然而黑面似乎预料到了苍浩要开枪,突然纵身往旁边一跳,躲开了子弹,

紧接着,黑面一扬手,一把飞刀激射而出,正中枪身上,

“碰”的一声闷响,苍浩感到胳膊一震,手中的枪脱手而飞,

黑面又是一扬手,又一把飞刀激射而來,苍浩摘掉夜视仪扔了过去,正好跟飞刀撞在一起,

“啪”的一声,飞刀落到一旁,第一回合算是平局,

地下室里的灯光很昏暗,黑面带着黑色的头套,头部因而隐沒在黑暗中,

从对面看过去,黑面只有一个身子,而沒有脑袋,样子非常诡异,

黑面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:“苍浩你今天一定会死在这里,”

“试试看,”苍浩话音刚落,一踮脚向黑面冲了过去,

黑面还沒等反应过來,苍浩已经冲到近前了,紧接着,苍浩提起膝盖撞在黑面的胸口上,

黑面惨叫一声,身体向后倒飞出去,撞在了墙上,

还沒等黑面从地上落下來,苍浩又冲到了近前,一拳捣在了黑面的小腹上,

黑面足够强悍,同时一脚射向苍浩的小腹,苍浩急忙后退两步躲开,

两个人拉开了一段距离,黑面警惕的观察着苍浩,防备着苍浩随时再冲过來:“怎么回事……怎么可能,你这速度和力量,根本不是人类应该有的,”

马上的,黑面找到了答案,他发现苍浩腿上捆绑着支架,外面还有大量的电线:“原來是动力外骨骼,”

“哎呦,”苍浩稍稍的有些惊讶:“你还挺识货的嘛,”

“多年來,黄彬焕一直想设计这种东西出來,打造超级战士,可一直沒什么进展……”黑面一边说着,一边摇了摇头:“沒想到他竟然成功了,”

“你竟然知道黄彬焕,”

“当然知道,他是血狮雇佣兵的电子专家,同时也负责研发装备,”黑面的声音略有点得意:“我说过我非常了解你,”

苍浩更加仔细的打量起黑面:“你也是血狮雇佣兵的人,”

黑面一摊双手:“想知道答案吗,尽管來问我,”

苍浩再次冲了过去,然而,黑面预料到了苍浩冲过來的方向,侧身一扇躲让了过去,

苍浩扑了一个空,也就在与此同时,黑面伸手抓住了动力外骨骼上的几根电线,用力一拉扯,

黑面的力气很大,直接拉断了这些电线,动力外骨骼发出一阵“丝丝”声,不断的向外迸射着火花,

与此同时,苍浩感到左腿变得沉重了,动力外骨骼左侧已经失灵,

然而,右侧却还能正常工作,结果苍浩刚一迈步,就失去了平衡,身子侧着向前飞了出去,

“苍浩你去死吧,”黑面狂吼了一声,纵身追到苍浩身后,冲着苍浩背后就是一脚,

这一脚导致动力外骨骼完全的失控,苍浩根本沒能力把握平衡,

结果,苍浩的头部重重撞在墙上墙上,一阵阵眩晕感传來,差点昏过去,

黑面并不停手,搞搞跳起來,双腿蜷起,膝盖重重落在了苍浩的胸口上,

膝击,这本來是苍浩最擅长的一招,而黑面偏偏用这一招來对付苍浩,

苍浩感到胸**裂开一样疼痛,喉头有点发甜,差点就要吐出血來,

苍浩强忍着,把血咽了回去,右手插向黑面的眼睛,

插眼这一招有些阴损,但在生死相搏的时候,沒有什么招数不能用,

黑面的头套很结实,只把双眼暴露在外面,

这一次,黑面好像又有所预料,只是一仰头,就躲过了苍浩的右手,

黑面狂笑几声,抬拳打在苍浩脸上,苍浩挥手一拳捣在黑面的头套上,

套头很有弹性,不过黑面还是不太好受,下意识的往后一仰身,

苍浩借机就地一滚,躲开了黑面一段距离,随后挣扎着试图站起來,

然而,动力外骨骼已经彻底失灵,一边无法正常工作,另外一边又在拼命运转,结果苍浩身子一歪,重又倒在了地上,

看着苍浩狼狈不一的样子,黑面哈哈大笑起來:“我说过我很了解你,”

“是吗……”苍浩苦笑了几声:“沒想到在这个鬼地方我还能碰见你这么个知己,”

黑面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你的知己,而是你要命的冤家,”

这个神秘的黑面,从一开始就强调自己很了解苍浩,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,

他不仅知道苍浩会出什么样的招数,而且有意沒有完全破坏动力外骨骼,似乎料到这样会让这套高科技装备成为苍浩的累赘,

也就是说,他不仅了解苍浩这个人,甚至还了解苍浩用的东西,

看着这个有一半身体隐沒在黑暗中的对手,苍浩的心头突然升起了一丝恐惧,

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,苍浩经历了那么多血雨腥风之后,已经很少还会感到恐惧这回事,

再一次的,黑面识穿了苍浩的心理,就像是有读心术一样:“你是不是有些怕了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很坦然的承认了:“你确实了解我,但我不知道你,”

“这就对了,”黑面满意的点点头:“每个人都会感到恐惧,这时你面临两种选择,或者被恐惧吞噬,或者被恐惧激发出更大的力量,”

“这句话……好像是我说的,”

“沒错,是你说的,我引用了你的谚语,”黑面一摊双手:“你是不是可以起诉我侵犯了你的知识版权,”

苍浩反唇相讥:“我不在乎知识版权,你随便拿去用,就当是我施舍给你的,”

“你的口才总是很好,”黑面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过你这张嘴不能帮助你离开这里,”

苍浩盯着黑面,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是血狮雇佣兵,”

“不一定只有血狮雇佣兵才了解你吧,你的敌人一样可以,”看不到黑面的表情,估计这会儿他应该是似笑非笑:“我记得你还曾经说过,敌人和朋友从來都不是常量,而是变量,随时可能互相转化,你曾经成功地把很多敌人变成了你的朋友,你现在來猜测一下,我是不是有你的朋友转化而來的敌人呢,”

“我沒兴趣猜测这些……”苍浩说着,挣扎着又要站起來:“我倒是有兴趣给你改个名字,不如叫黑面鬼吧,总是装神弄鬼,”

“我喜欢这个名字,”黑面,或者说黑面鬼,突然纵身冲到苍浩身前,冲着苍浩腹部就是一拳,

这一次,苍浩终于沒支持住,张嘴吐了一口鲜血,再次摔倒在地,

黑面鬼沒有继续进攻,而是后退了两步,拉开一段距离后,很仔细的打量着苍浩:“是不是很痛苦,”顿了顿,黑面鬼又道:“真正让你痛苦的,不是身体上的折磨,而是你你竟然不知道自己死在什么人的手里,”

苍浩呵呵笑了笑:“你认为我一定会死,”

“论枪法,我不如你;论搏击,我不如你;论战术,我还是不如你……”黑面鬼伸出一根手指,缓缓摇了摇:“但我了解你,这是最大的优势,”

廖家珺一直看着这场战斗,当她发现苍浩落到了下风,再次用力挣扎起來,大大的眸子噙满了泪水,

苍浩看了一眼廖家珺,从目光中读到了对自己的担心,突然之间,这让苍浩充满力量,

自己是來救人的,不能死在这里,

苍浩伸手拽掉另外一边的电线,让动力外骨骼整体停止运转,然后俯身向黑面鬼撞了过去,

这一次苍浩的动作非常快,黑面鬼來不及躲闪,被苍浩的肩膀撞在小腹上,整个人倒着向后飞去,

再一次的,黑面鬼撞在墙上,又滑落下來,

但他依然沒有受伤,苍浩的肩膀触及他身体的同时,感到里面硬邦邦的,显然他在里面穿了龙鳞甲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