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苍浩VS黑面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黑面鬼还沒來得及从地上站起來,苍浩一脚射向他的腹部,黑面鬼无从躲闪,身体再次重重撞在了后面的墙上,

然而,龙鳞甲超强的保护再次发挥了作用,这种连巴特雷都未必能够完全击穿的防弹衣,抵御住了苍浩的进攻,

尽管黑面鬼落到下风,却沒有受伤,他索性顺势倒在地上,一记扫堂腿扫向苍浩的脚踝,

苍浩腿上仍然带着动力外骨骼,多少起到了防御作用,

但黑面鬼这一脚太狠,苍浩还是沒支撑住,摔倒在地,

这一次战斗,苍浩最担心的是伤口复发,而这一回合下來,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腿部的伤口终于迸裂开來,

鲜血浸涌而出,染红了迷彩服,黑面鬼马上就注意到了:“你受伤了,”

“不然呢,”苍浩凄然一笑:“你以为我收拾你这样的杂碎会很费力,”

“好吧,看來我很幸运……”黑面鬼对苍浩的话满不在意:“无路如何我今天都赢定了,”

随着话语声,黑面鬼再次冲了过來,抬起脚用力踩向苍浩腿部的伤口,

苍浩不及躲闪,登时感到腿部传來撕心裂肺的疼痛,整条腿好像要从身体上断裂开來,

黑面鬼來回的碾着脚,哈哈大笑了起來:“苍浩,一代雇佣兵之王,你大概沒想到吧,自己会死在这样阴暗地下室里,”

苍浩喘着粗气看着黑面鬼:“你确定我会死,”

“不然呢,”黑面鬼抽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苍浩:“你受伤了,又沒有武器,只有上帝才能救你,”

“靠神不如靠自己,”苍浩目光冷冷的打量着黑面鬼:“你一再强调,你很了解我,但我发现你还不够了解,”

“什么,”黑面鬼微微一怔:“难道我疏忽了什么,”

苍浩缓缓点了一下头:“我做事习惯留一手,”

苍浩身上再沒有一样武器,腿上还受了伤,黑面鬼居高临下的制住了苍浩,完全占尽了上风,

黑面鬼刚开始有些错愕,不过马上就恢复了狂妄:“虚张声势救不了你……”

话音刚落,黑面鬼发现苍浩在腰间的一个小盒子上,轻轻拍了一下,

这个小盒子是深绿色的,也就一盒烟那么大,放在腰带正中间,有点像是腰带的卡扣,不怎么引人注意,

突然之间,黑面鬼明白了,这是一枚定向雷,

有一些军队的军人有携带光荣弹的传统,其实就是一种手榴弹,体积比普通手榴弹要小,临爆时间非常短,基本上一拉线就炸,

如果被敌人包围,为了不被俘虏,这些军人就会选择跟敌人同归于尽,

苍浩更进一步,用了定向雷,这种武器只会对特定方向产生破坏和杀伤作用,

换句话说,苍浩虽然是贴身带着,但这东西爆炸之后,却不会伤到苍浩自己,

当然,爆炸产生的震动和火焰灼伤也是伤人的,但关键的时候毕竟可以救命,对自身的这些伤害可以承受,

碰的一声闷响,一股火流从苍浩身上射出來,分散成无数条更加细小的火流,正射在黑面鬼的身上,

黑面鬼來不及躲闪,身体整个飞了起來,落在了三米开外,

定向雷爆炸之后,射出上百颗钢珠,密密麻麻击在黑面鬼的身上,

这些钢珠沒能射穿龙鳞甲,密密麻麻的嵌在了上面,但带來的巨大冲击力也不好受,

黑面鬼感到自己的肋骨要断裂了,差点吐出一口血來,

不过,黑面鬼还算幸运,因为他站的角度刚好是把胸口对准了定向雷爆破的方位,头部却在攻击范围之外,

只要他稍微躬一下腰,密集的钢珠就会把他的头罩撕烂,而塑料头套哪里有龙鳞甲的防御力,他必然当场毙命,

黑面鬼算是捡回了一条命,而苍浩并不罢手,顺手捡起黑面鬼刚才掉落的手枪,对准黑面鬼开火了,

黑面鬼仍然躺在地上,看到苍浩举枪,急忙躺在地上转了半圈,然后双腿蜷起,双手抱头,就像穿山甲一样,只把后背留给苍浩,

“啪啪”的枪声不断响起,子弹在黑面鬼的衣服上开出一个又一个口子,最后都被里面的龙鳞甲拦住了,

手枪子弹的冲击力也不小,竟然推着黑面鬼在地上滑行了几米,直到苍浩的子弹打空,黑面鬼才摇摇晃晃从地上站了起來,

那个黑色的头套依然诡异,此时却又透出了一股虚弱,头套下方缓缓流出了一抹鲜血,浸染在黑面鬼的脖颈上,

黑面鬼喘了几口粗气,突然掉头就跑,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暗藏着一条甬道,黑面鬼直接冲进甬道里,

黑面鬼已然输了,至少在气势上已经被苍浩压倒,苍浩在负伤之下仍然致命的反戈一击,黑面鬼自问沒有这样的能力,

如果不是苍浩早就已经负伤,今天更是会获得压倒性的优势,这场战斗继续下去,只会是苍浩杀掉黑面鬼,

苍浩捡起黑面鬼刚才射过來的匕首,割断了捆绑着廖家珺的绳索,随后又捡了一只枪丢给廖家珺:“照顾好自己,”

随后,苍浩捡回自己刚才掉落的冲锋枪,从甬道追了出去,

也就是苍浩刚刚进入甬道,迎面冲过來一个人,身上穿着迷彩服,头上同样带着一个头套,

他的头套跟黑面鬼不一样,是白底的,上面带着绿色的横纹,显然是黑面鬼的手下,

苍浩抢先开火,一道火流穿过甬道,正射在白头套的身上,

白头套惨叫一声,撒手扔掉了枪,往后退了两步,

他已经沒有能力阻击苍浩,从身上取下來一个东西,拉了一下往地上一扔,

“噗”的一声,甬道里弥漫起了呛人的白色烟雾,苍浩剧烈的咳嗽了起來,鼻涕眼泪一齐往下淌,

这个白头套为了脱身,使用了催泪弹,而他的头套具有某种过滤作用,所以沒受太大影响,

但是,他也不敢再跟苍浩交手,转身向甬道外面跑去,

苍浩用袖子捂住鼻子,快速穿过烟雾,却发现甬道尽头是分叉的,

苍浩侧耳一听,右侧的分支传來脚步声,于是迅速向右边追了过去,

但也就是这侧耳一听的功夫,苍浩错过了最佳的追击时间,当苍浩冲出甬道的时候,只见远处有一辆摩托发动起來,飞速向农家乐外面驶去,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,

不知道摩托上的人到底是黑面鬼,还是白头套,但苍浩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对方,

苍浩拿起对讲机呼叫:“沙阿,四点钟方向,给我一颗照明弹,”

沙阿仍在负责策应,他的冲锋枪下带有枪榴弹发射器,接到苍浩指示的坐标之后,往里面装入了一颗照明弹,随后“啪”的一声放了出去,

照明弹飞到半空中之后,尾部打开一顶小降落伞,缓缓的向地面坠下,

同时,照明弹迅速燃烧起來,一瞬间照亮了下方的地面环境,

苍浩清楚的看到了那辆摩托,已经越來越远,马上就会超出射界,

苍浩的冲锋枪下面同样有枪榴弹发射器,苍浩深吸了一口气,用标尺测算好距离,稳稳的扣动了扳机,

“碰”的一声,枪榴弹射了出去,划出一道弧线,准确击中了那辆摩托,

一整猛烈的爆炸,摩托抱成一团火球,上面的那个人被气浪掀飞,随后重重摔在地上,

苍浩强忍着腿上的疼痛,迅速跑了过去,发现这个被击中的人是那个白头套,躺在地上已经断了气,

至于黑面鬼,已经不知所踪,

这个时候,苍浩身后穿來廖家珺的叫喊:“苍浩,”

苍浩一转身,发现廖家珺拎着枪向自己跑过來,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你沒事吧,”

廖家珺在苍浩身前站定:“是你沒事吧,”

“我很好啊,沒事……”

沒等苍浩把话说完,廖家珺把枪扔到一旁,用力的抱住了苍浩,随后重重的把嘴唇吻了上去,

廖家珺接吻的动作极其笨拙,基本上苍浩沒有任何享受,但廖家珺的胸部同时紧紧贴在出苍浩胸口上,來來回回蹭着,这让苍浩很是舒服,

“真大啊……弹性也好……”苍浩快要醉了,觉得今天这一切,自己总算是沒有白费力气,

非常不巧的是,庞劲东的声音随之响起:“你们两个够了沒有,”

“啊,”廖家珺急忙松开苍浩,尴尬的打了个招呼:“伯父……”

“让你老爸看见就麻烦了,”庞劲东冷笑着对廖家珺道:“现在赶紧收拾战场吧,”

苍浩急忙问:“你们情况怎么样了,”

“一楼,二楼,我们都扫荡过了,所有敌人一个不留,”顿了一下,庞劲东又道:“刚才我又赶出來,跟黄彬焕和沙阿肃清了外围,除了偶尔有漏网的,这里应该沒敌人了,”

“等等……”苍浩狐疑的看着庞劲东:“你都能出來肃清外围,为什么不去支援我,”

“我要把表现的机会留给你,”庞劲东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苍浩的肩膀:“既然要英雄救美,就要把戏做足,我们不能抢戏不是,”

“你当这是演戏吗,”苍浩一指地上的尸体:“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死在地下室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