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我们改名吧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毕竟是我的徒弟,我对你有信心……”庞劲东走过去,抬脚提了提死去的白头套:“这是什么人,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他们的特点是头上带着不同颜色的头罩,应该隶属于某个我们不知道的组织,那个为首者……很可能认识我,”

“认识你,”庞劲东有些惊讶:“难不成是血狮雇佣兵的人,”

“有这个可能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他戴着头套,看不到样子,说话经过变声,我根本认不出來,”

廖家珺非常奇怪:“血狮雇佣兵为什么要对付你,”

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:“他一定有他的原因,”

“你……是不是曾经……”廖家珺欲言又止,

苍浩听出來廖家珺是什么意思:“你是不是觉得,当年有那个兄弟被我出卖,找我來报仇,”

廖家珺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:“希望你别介意这个问題……”

“我不介意,”苍浩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:“如果他真的在我手下战斗过,我当年还真就应该出卖他,”

庞劲东说了一句:“还是别在这里聊天了,小珺既然已经救出來了,是不是可以让警方來收拾残局,”

“对,说得对……”廖家珺一个劲点头:“我得马上跟局里联系,”

廖家珺管廖承豪要过手机,颤抖着手开始拨号,

苍浩举起枪,仔细观察着周围,随时防备有漏网的敌人突然进攻,

时不时的,苍浩就会向远处的夜幕张望一眼,黑面鬼消失在夜幕中,不知道去了哪里,

但苍浩可以笃定还会再见到这个神秘人,

事实上,那个白头套被称为绿面,正是因为头套上有那种绿色的横纹,

黑面鬼和绿面是一起逃出去的,因为绿面成功的拖延了时间,所以黑面鬼早一步发动摩托逃走了,而绿面就成了苍浩的枪下游魂,

黑面鬼迅速赶到周大宇那里,他刚一进门,把周大宇吓了一跳:“你……这是怎么了,”

黑面鬼狼狈不堪,身上的衣服完全破烂,藏在衣服里面的龙鳞甲也完全露了出來,

头套的下方,不断的往下滴着血,把已经很破烂的西服染成了红色,

黑面鬼不说话,周大宇追问了一句:“你到底怎么了,”

红面赶了过來,搀扶着黑面鬼,然后吩咐周大宇:“这里沒你的事,你去忙吧,”

红面本來是负责保护周大宇的安全,但在这里颐指气使,对周大宇也是吆五喝六,好像主人一样,

周大宇心中不快,面上沒流露出來,只是一个劲地点头:“好,我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随时喊我……”

一边点头哈腰,周大宇一边倒退着出去,很注意的把门关好,

红面走过去,把门很注意的锁上,随后拿出医药箱递给黑面鬼,

黑面摘取了头套,无力的拆开医药包,开始给自己包扎:“我们软禁廖家珺的地方,被苍浩给发现了……”

“这怎么可能,”红面非常惊讶:“他是怎么找到那里的,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黑面鬼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本來以为自己很了解苍浩,现在看來我不能这么自负,苍浩还有很多手段是我不知道的……”

“妈的,”红面恨恨不已的骂着:“这一次我们失算了,该死的血狮雇佣兵,早晚我要把他们丢到非洲去喂狮子,”

“绿面死了……”黑面鬼正说着话,突然剧烈的咳嗽起來,嘴里不断往外飞着血沫,

他咳得非常厉害,甚至让红面担心会把肺部咳出來,很快的,沙发和地板迸上了许多血迹,

过了良久,黑面鬼才止住咳嗽,喘起了粗气:“见鬼……妈的……差点丢了命……”

红面不用问也能猜到,黑面鬼跟苍浩的交手,肯定是吃了大亏,

黑面鬼之前自信满满,仗着足够了解血狮雇佣兵,觉得只需要一战就能把苍浩送下地狱,

沒想到的是,黑面鬼自己却差一点丢了命,红面不知道的是,其实苍浩之前已经受了伤,尚且把黑面鬼伤成这样,

“都是我的错……我太大意了……”黑面鬼一个劲的摇头:“苍浩沒有被都市里的和平生活所摧毁,他仍然是一个坚强的战士,而且还有了进步,”

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,”红面说着,突然想起一件事:“白面刚刚跟我取得联系,他已经在赶來的路上了,”

“白面,等等……”黑面鬼眼珠一转,又嘿嘿一笑:“我们改名吧,”

“改名,怎么改,”红面愣住了,觉得黑面鬼的思维实在太跳跃了,本來正在说着很紧要的事情,突然冒出了一个不相干的话題,总不能是逃回來的路上遇到了算命先生,

“既然我们是鬼王党,我们的名字就应该有‘鬼’字……”黑面鬼非常郑重的说道:“以后叫我黑面鬼,你们也一样,”

“这个……是谁出的主意,”红面,或者说红面鬼,现在确信黑面鬼遇到算命先生了,

大概是这位算命先生掐指一算,觉得大家现在的名字彩头不好,才导致了这一次惨败,所以黑面鬼要给大家改名,

然而,黑面鬼说出了一个让红面鬼完全想象不到的答案:“是苍浩,”

“他,让我们改名,”

“他觉得我们应该叫鬼,这是个好主意……”又喘了几口粗气,黑面鬼吩咐道:“你,现在带几个人,去多林寺,”

“掏了苍浩的老窝,”

“对,”黑面鬼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:“苍浩绝对想不到,我刚刚才逃走,就有能力马上再度发起进攻,”

红面鬼答应了:“好,我马上去,”

领了黑面鬼的命令,红面鬼迅速换上一套黑色作战服,又集合了七个雇佣兵,赶到了多林寺外,

此时的多林寺静悄悄的,也不知道里面有沒有人,

红面鬼一行乘坐着一辆卡车,车子停下來之后,一个雇佣兵刚要下车,红面拦住了:“等等,”

雇佣兵不解:“怎么了,”

“看那里,”红面鬼指了指多林寺的墙头:“有监控,还有红外报警装置,如果咱们咱们轻举妄动,就会立即被发现,”

红面鬼观察的非常仔细,多林寺墙头隐藏着很多装置,不留神很难发现,上一次被复仇女神切断了信号之后,黄彬焕迅速就修复了,

雇佣兵急忙问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,”

“來点刺激的……”红面鬼嘿嘿一笑:“我负责打开通道,你们冲进去,然后见人杀人,”

所有雇佣兵答应了一声:“是,”

红面鬼拎起一个包裹,迅速打开车门下了车,

他的动作非常迅速,就算被监控发现了,多林寺里面也來不及做出反应,

那个包裹里面装的是定向爆装装置,红面鬼贴到多林寺的墙上,随后紧贴着墙壁站到一旁,引爆了炸药,

“碰”的一声巨响,多林寺的墙壁被炸开一个缺口,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,

这声爆炸也是信号,雇佣兵迅速从车上跳下來,穿过爆炸的浓烟和灰尘,冲进了多林寺里面,

红面鬼自信,自己的动作足够迅速,卡车伪装的又很好,就像是普通的物流车辆,血狮雇佣兵根本來不及阻击,

然而,让红面鬼根本沒想到的是,第一个雇佣兵刚冲进去,就发出了一声惨叫,

从多林寺院子里面的一个角落里,突然射出了一道火流,很轻易的撕碎了这个雇佣兵的身体,

当这个雇佣兵倒在地上的时候,四肢已经全部这段,身上的肉也一块块的掉下來,腹部被豁开了一个口子,肠子混合着鲜血流淌出來,

其他雇佣兵立即卧倒在地,随后就地一滚,躲在了一旁,

那道火流沒有停止,而是向其他雇佣兵移动过來,这些雇佣兵躲在墙壁残垣的后面,火流近乎紧贴着他们的后背掠过,

本來已经很低矮的残垣,被火流进一步削低了,碎石和建筑残渣到处飞溅,

沒有射到其他雇佣兵,火流停止了,多林寺里重又变得静悄悄,好像什么都沒发生过,

“是格林机枪,”红面鬼马上反应了过來,只有格林机枪才有这样的射速,

他戴上夜视仪,深吸了一口气,探头向火流射來的方向看过去,

他把枪托抵在肩上,只要发现操纵格林机枪的人,马上就可以开火击毙,

然而,那个角落里根本沒有人,还沒等红面鬼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火流向红面鬼这边射了过來,

红面鬼急忙躲回到墙壁后面,子弹“啪啪”的射在了墙上,传來了一阵阵震动,红面鬼的身子跟着颤抖了起來,

一个雇佣兵非常惊讶的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,”

“是某种自动射击装置,”红面鬼非常精明,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真相,射出火流的正是黄彬焕部署的防卫者,

他从战术背心上拿下枪榴弹发射器,装在了冲锋枪的下面,随后后退了几步,跟墙壁拉开了一段距离,

格林机枪通常是直线射击,但枪榴弹却可以打出曲线,超越障碍物攻击目标,

刚才的那一瞥虽然短暂,红面鬼却已经锁定了防卫者所在的位置,扣动了扳机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