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血狮的传承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个人我应该是认识的……”苍浩无奈的摇摇头:“但我实在想不起來,”

廖家珺急忙道:“你的血狮雇佣兵就这几个人,我几乎全都认识了,当年在你身边还有过什么人,就算用排除法也能大致猜测出來,”

“你以为血狮雇佣兵真的就这几个人,”苍浩呵呵笑了笑:“师父还是你來回答这个问題吧,”

“好,”庞劲东点了一下头,告诉廖家珺:“多年前,我迫于无奈,为了偿还巨额债务,而成了雇佣兵,最初,我是加入了斯巴达战士,经受了那里严酷的训练,关于斯巴达战士的故事,我就不给你科普了,总之最后我一战歼灭了他们全部,除了个别漏网之鱼,后來,我开始组建自己的雇佣兵队伍,从斯巴达战士的血泊中站起來不容易,我就想到了‘血狮’这个名字……”

廖家珺点点头:“继续说,”

“再后來,我收了一个徒弟,也就是苍浩,我唯一的弟子,我从來沒想过把自己获得的技能传授给任何人,苍浩之所以打动我,是因为有着跟我相似的经历,同样他也是迫于无奈必须偿还巨额债务,才走上这条道路……”庞劲东拿出一根雪茄,用打火机缓缓的來回烤着:“再后來,我退隐了,苍浩成为一代兵王,继承了血狮雇佣兵这个旗帜,”

廖家珺若有所思的问:“也就是说,血狮雇佣兵实际上有两个,”

“是的,”庞劲东把雪茄叼在嘴上,用火机点燃了:“这两支血狮雇佣兵在人员上沒有重叠,中间又相隔了很多年,很多人听说血狮雇佣兵的赫赫威名,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传承,他们对血狮雇佣兵的故事并不了解,所以很多人其实把我的传奇套在了苍浩的身上……”

廖家珺很好奇地问苍浩:“真的是这样吗,”

苍浩翻了翻白眼,沒说话,

庞劲东继续又道:“有些人知道血狮雇佣兵干过些什么,然后又听说血狮雇佣兵的老大是苍浩,所以所有血狮雇佣兵的战绩也就都成了苍浩的了,”

廖家珺对这番话很是惊讶:“也就是说苍浩你沒有传说的那么厉害,”

“你听我把话说完,”庞劲东告诉廖家珺:“地下世界的信息往往是混乱的,人们知道血狮雇佣兵,却很快就把我这个人给遗忘了,同样的,苍浩做过的很多事情,反而也成了别人的成绩,就比如普里皮亚季那一战,有多少人知道其实是苍浩挽救了世界,”

廖家珺长呼了一口气:“那倒是,”

庞劲东冲着苍浩耸耸肩膀:“接下來的应该你说了,”

苍浩掏出一根烟,点上抽了一口:“你了解雇佣兵这一行就会知道,人员淘汰率非常高,几乎每天都有人死去,还有很多人,加入之后又离开了,这就是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今天你看到的血狮雇佣兵就这十來个人,这些都是经受住了考验活了下來,同时也是跟我们兄弟感情最好的,但曾经在这支部队战斗过的人很多,”

“我明白了,”廖家珺若有所思的道:“所以你根本想不起來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撇了撇嘴:“有的人,在血狮雇佣兵干了沒两天,就死在战场上,我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沒记全,更谈不上了解了,我现在怀疑,有的人可能是假死,然后由于某种原因今天回來找我算账了,”

庞劲东接过话茬说道:“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这个人是前代血狮雇佣兵,也就是我身边的人,而他也知道苍浩的存在,”

廖家珺急忙道:“不管是哪一代血狮雇佣兵,至少你们应该也能猜到,对方到底有什么样的动机,”

“这个很难说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事的理由,外人难以理解,可能只是为了钱,也可能杀了我让他很有成就感,谁知道呢……”

话音落地,苍浩和庞劲东师徒两个人,坐在那喷云吐雾,全是若有所思的样子,

廖家珺却觉得很呛鼻子,不住的咳嗽起來,

也就是她这么一咳嗽,让苍浩想起她是怎么被绑架的了,当下心头有些愧疚,急忙掐灭了烟蒂:“其实……想弄清楚黑面鬼的身份也不难,”

廖家珺急忙问:“怎么做,”

苍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那个戴着绿白色头套的不是已经挂了吗,只要查清楚他的身份,不信找不出黑面鬼是谁,”

“有道理,见鬼,我差点把这茬给忘了……”廖家珺急忙拿出手机,给刘天生打了个电话,先是过问了一下现场的情况,随后叮嘱一定要保管好全部尸体,

廖家珺非常担心尸体被人劫走,还安排特警队保驾护航,

其他死者倒是无所谓,只是一些普通的犯罪分子,他们的身份很难提供有效的线索,

最重要的就是那个白绿色头套,廖家珺也非常好奇,那一张塑胶下面隐藏着一张怎样的脸,

“我们现在一起回刑事侦查局吧,”廖家珺收起手机,急不可耐的道:“看看那张脸,也许你们马上会想起什么……”

“先等一下,”廖承豪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:“小珺你到底是怎么被绑架的,”

“我……”廖家珺愣了一下,总不能实话实说,告诉父亲自己是被苍浩的迷魂烟给放倒了,

廖家珺毫不怀疑,廖承豪会给苍浩拼命的,而自己昏倒之后跟苍浩发生了什么,肯定也会引起别人的怀疑,

于是廖家珺敷衍道:“也沒什么……就是我吃过饭之后,刚想回单位,就突然什么也不知道了,我估计,对方可能使用了乙醚之类的喷雾……”

廖承豪有点怀疑:“为什么苍浩先走了,”

“我让他走的,”廖家珺急忙道:“我刚好有个同事在附近,苍浩走了之后我就留下等着,谁知道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”

“同事,”廖承豪狐疑的打量着廖家珺:“你当了这么久的警察,可是好像还沒学会怎么撒谎,”

“我沒撒谎,”廖家珺急忙道:“说的都是实话,”

“不对,”廖承豪缓缓摇了摇头:“如果你等的人真的是你的同事,那他到了之后发现你已经不见了,肯定就会起疑,但是,实际情况却是刑事侦查局根本不知道你出事了,你失踪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,他们才到家里來找人,”

廖家珺拖着长音问道:“我……刚才说的是同事,”

廖承豪点了一下头:“对啊,”

廖家珺很认真的道:“我说的是同学,”

“啊,”廖承豪愣住了:“你说的明明就是同事,”

“不,”廖家珺一个劲的摇头:“我说的是同学,老豆你听错了,”

廖承豪有点火了:“怎么可能,明明是同事,”

庞劲东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听小珺说的是同学,老廖啊,你有空去检查一下听力吧,”顿了一下,庞劲东问苍浩:“你听到的是什么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也听廖家珺说的是同学,”

众口一词,咬定了廖承豪听力有问題,廖承豪傻住了: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么回事,”

“是你怎么回事才对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伯父,有病就要治啊,不能拖着,”

“你才有病呢,”廖承豪蹭的跳了起來:“我想问的清楚点,还不就是想知道,苍浩这小子到底干过什么,”

“我什么也沒干,”苍浩义正词严的道:“我一正人君子,能干什么事,,”

“你,正人君子,”廖承豪非常不屑的道:“你自己信吗,”

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我自己信啊,”

廖承豪白了苍浩一眼,再次质问廖家珺:“你最近工作那么忙,为什么还会跟苍浩出來吃饭,”

“我有一些线索需要向苍浩了解,你也不是不知道苍浩现在身份比较特殊……”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老豆你总追问这个干什么,”

廖承豪气呼呼的道:“我还不是担心这小子欺负你吗,”

廖家珺很维护苍浩,这让苍浩暗自松了一口气,而庞劲东也一直都在配合:“好了,老廖,要是我徒弟欺负你女儿了,你來找我算账好了,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廖家珺的手机响了,正好可以摆脱老爸的质问,廖家珺急忙把电话接了起來,

不管对方到底是谁,廖家珺本來想跟对方多聊一会,免得应付老爸,

可沒想到的是,廖家珺吓了一跳,问电话里面的人:“你说什么,”

电话里又说了几句什么,廖家珺讷讷的说了一句:“我知道了,”随后挂断了电话,

廖承豪关切的问:“到底怎么了,”

“是我单位的电话……”廖家珺还沒从这个电话中回过神來,讷讷的回答道:“刚才部队的人來了,他们在郊外发现了一架小型飞机,失势坠毁了,上面发现了一具尸体……”

廖承豪追问:“那又怎么了,”

“那具尸体……穿着一身迷彩服,带着一个白色的塑胶头套……”廖家珺说着,看向苍浩:“看來我们又有新的线索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