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神秘的死者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家片刻沒有耽误,直接赶去刑事侦查局,

廖家珺是刑事侦查局领导,当然要到场,

苍浩自然要到场,其实苍浩很想知道面具人的真实身份,不过表面一直装得无所谓,

廖家珺要保护女儿,毫无疑问跟去了,

庞劲东也沒有缺席,毕竟他是前代血狮雇佣兵,

至于其他血狮雇佣兵,全都留在了多林寺,

在路上的时候,大家简单聊了一下,沟通了各自掌握的信息,

廖家珺被绑架之后,倒是沒吃什么苦头,只是她对红魔集团内讧这事很惊讶,

刑事侦查局非常繁忙,尽管此时已经是深夜,但大楼里面灯火通明,所有刑警都在加班,

这场农家乐的激战,击毙四十三个罪犯,可以想见的是,这一战的功劳自然要算到刑事侦查局的头上,而苍浩和血狮雇佣兵继续做幕后英雄,

从一开始,苍浩对这些罪犯的身份就不感兴趣,猜测他们肯定是被雇佣而來,绝不是犯罪集团的核心,

也就是说,这些罪犯肯定不知道黑面鬼的真实身份,所以苍浩从沒想到过拷问他们,

事实证明了苍浩的猜测,经过调查证明,这些被击毙的罪犯都是有案底的毒贩,还有几个是境外潜入的雇佣兵,

此外,有几个罪犯沒死,只是受了重伤,

刘天生把他们送到医院之后,也不管大夫怎么救治,直接就取了口供,

口供表明,所有这些人都是为红魔集团工作的,而那个黑面鬼是突然之间出现,直接就成了他们的上司,沒人知道黑面鬼的來历,

无论如何,苍浩另一个推测也被证实了,那就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徐建军在暗中操纵,

在刑事侦查局的会客室,等着几个穿着蓝色军装的军官,

廖家珺來了之后,先跟这几个军官握了握手,又交谈了几句,

这些军官还有其他事,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之后,就告辞离开了,

廖家珺转回身來,这才把详细经过告诉了大家,

原來,最近几天,空军部队在远郊执行秘密演习,演习科目是低空防御,

几个小时前的演习,也就在靶机刚刚被雷达锁定,演习空域突然出现了一架不明飞机,

这是一架超轻型飞机,超低空飞行,在正常情况下,空防雷达根本不会发现,

也就是因为举行演习,战场导引雷达在搜索特定空域,结果发现了这架神秘飞机,

一般來说,空军在演戏之前会跟空管部门沟通,封闭演习空域,不允许任何飞行器进入,民用飞行器会绕行,

空军立即跟这架飞机联系,要求马上避让,然而这架飞机始终不予以任何回应,

接到空军的警告之后,这架飞机倒是调转了航向,不过却又飞进了另外一片演习空域,搞的演习根本沒办法进行下去,

那么这就产生了一种可能,这架飞机可能是來刺探情报的,

演习主管是个热血的少壮派,当即拍板决定,打落这架飞机,

只是一枚低空防空导弹,轻松炸掉了半个机身,飞机随后坠毁,落到了军方的手里,

空军方面首先自行调查了一下,结果在这架飞机上沒有发现任何监控监听器材,甚至连架高倍摄像机都沒有,这也就排除了刺探情报的可能,

接下來的问題就是确定这架飞机是哪來的,这个不归军方负责,再加上飞行员的样子非常怪异,于是经过高层协调,直接交给了刑事侦查局,

廖家珺冷笑着道:“原则上來说,进入演习区域的飞机,部队有权直接击落,这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,”

苍浩摇了摇头:“你只说对了一半,”

廖家珺不服气:“另一半错了,”

“进入军事禁区的飞机是可以击落的,但这只是在理论上,实际上是否应该这么做,要有很多政治考量,如果是一架载有上百名乘客的民航班机,击落之后会引起舆论喧哗,军方要面对非常大的压力,所以,各国军队遇到这样的事,通常会驱逐会警告,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采取武力……”顿了顿,苍浩接着说道:“这个空军领导敢下令击落,也是因为这是一架小型飞机,就算是打错了也不会造成太大的舆论影响,”

“沒错,”庞劲东点点头:“另外,驾驶员身份可疑,这架飞机可能涉嫌犯罪,所以移交给了刑事侦查局倒也沒错,如果这只是一架富豪的玩具,人家呆着沒事偷偷飞出來玩,就这么被打落下來,等于是部队丢给你一个麻烦,”

“无论如何,也算是歪打正着……”廖家珺叹了一口气:“这么一來倒是给我们提供了线索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带我们去见见尸体吧,”

刑事侦查局有自己的法医部门,配备有停尸间,先前在农家乐击毙的那些犯罪分子,还有这架神秘飞机的驾驶员全部停放在这里,

那个白绿色头套和飞机驾驶员并排放在一起,法医暂时沒对他们进行检查,因为知道这两个人身份可疑,要等廖家珺亲自定夺,

苍浩跟白绿头套交手过,因此进了停尸间之后,把注意力放在了飞机驾驶员身上,

就像先前说的一样,这位头上戴着纯白色橡胶头套,除了颜色之外,跟黑面鬼沒有任何区别,

几乎沒有任何理由怀疑,这位驾驶员跟黑面鬼是一伙的,只是这件事情实在太凑巧了,

飞机爆炸非常猛烈,他的下半个身子已经被炸沒了,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躺在那里,头上带着那个神秘的头套,给人的感觉极为诡异,

苍浩冲着法医一伸手:“给我一把剪子,”

法医马上递过一把剪子:“你要干嘛,”

“我要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”苍浩冷冷一笑,也不问廖家珺的意见,直接用剪子剪开了那个白色的橡胶头套,

头套有点厚,剪起來有点费力,但也沒有什么特别之处,

随着剪刀锋刃割开橡胶发出的轻响,在场的所有人都把心悬了起來,

有那么一度的,廖家珺甚至担心,头套下面是一个怪物,或者是毁容到恐怖的人,

苍浩却不在乎,剪开头套之后扔到一旁,看着这具尸体仔细打量起來,

廖家珺倒是白白担心了,面具下面不是什么怪物,也不是被毁容的人,只是一个看起來很普通的年轻人,

二十多岁的样子,标准的东方相貌,谈不上帅也说不上难看,沒有任何特别之处,

廖家珺走过來,很小心地问苍浩:“你认识这个人吗,”

苍浩摇摇头:“从沒见过,”

廖家珺又问庞劲东:“你认识吗,”

庞劲东也是摇了摇头:“不认识,”

廖家珺微微皱起眉头:“也就是说这个人不是血狮雇佣兵了,”

苍浩沒有回答,径自來到那个白绿色头套的尸体前,同样用剪子剪开了头套,

已经有了飞机驾驶员的经验,这一次大家倒是沒什么可担心的,果不其然,头套下面仍然只是一个普通人,

这是一个白种男人,有着金黄色的头发,苍浩翻了一下眼皮,发现瞳孔是蓝色的,不过根据这些生理特征无法确定所属国籍,

就像那个飞机驾驶员一样,这一位,同样是苍浩不认识,庞劲东也沒见过,

“怎么会这样,”廖家珺非常惊讶:“你们再好好想想,真的沒见过这个人,”

“我非常确定,”苍浩把剪子扔到一旁,冷冷笑了笑:“就算是那些刚上战场第一天就挂掉的雇佣兵,我也沒见过这两位,他们绝对不属于血狮雇佣兵,”

“对,”庞劲东十分肯定的点点头:“问題的关键还是在那个黑面鬼的身上,他应该曾经是血狮雇佣兵,而这些同党应该是他雇佣來的,”

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那也要查清楚这些人的真实身份,”

“不用查了,”苍浩摇了摇头,拿起白绿头套的手晃了晃,给廖家珺看那一根根手指:“注意到什么沒有,”

廖家珺倒是见多了尸体,丝毫不感到恐惧,仔细打量了一番后说道:“他的手上有很多茧子,非常粗糙,看來应该经常操作武器,他仍然是雇佣兵出身,只是跟你们血狮沒有关系,”

“这个不是重点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你再仔细看看,”

苍浩这句话提醒了廖家珺,又仔细观察了一下,廖家珺非常惊讶的说道:“他……怎么沒有指纹,”

人的手指上有表皮凸起的纹线,触摸东西之后,手指上的汗液和油脂会留下跟这些纹线一样的痕迹,也就是指纹,

指纹具有唯一性,每一个人的都不同,所以往往成为侦破案件的线索,

这个属于常识,超出常识的是,这个人的手指皮肤是完全平滑的,换句话说,他触摸任何东西之后都不会留下痕迹,

“他,”廖家珺非常费解:“难道真是一个怪物,”

“不是怪物,而是做过专门的手术,去掉了指纹,”苍浩说着,指了指飞机驾驶员的尸体:“那一位,也是这样,沒有任何指纹,”

“我有点明白了,”廖家珺若有所思的道:“他们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,”

“对,”苍浩也不管这是在什么地方,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:“沒有了指纹,意味着他们从事暗杀、破坏或者其他任何犯罪活动,都不会留下痕迹,”

廖家珺惊看着苍浩:“你们雇佣兵还有这个传统,”

这个问題是庞劲东回答的:“我们雇佣兵沒这个传统,因为对我们來说根本沒必要,我们是在战场上打仗,是否留下指纹沒有任何意义,”

苍浩补充了一句:“但如果是干脏活的,那就不一样了,”

廖家珺若有所思的问:“也就是潜入别国搞暗杀或者破坏,”

“这种人通常是给某国政府或者犯罪集团工作,跟我们不是一路的……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你可以调查一下,但我敢打赌,你绝对查不到他们的身份,”

“可我必须查出來,”廖家珺坚定的道:“只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,那么黑面鬼的身份就很容易查出,进一步的,想要摧毁这个犯罪集团也有了切入点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那你就查吧,”

廖家珺很快就开始工作了,苍浩倒也沒离开,跟庞劲东和廖承豪去了会客室,

三个人一边喝茶,一边聊天,很快的,一夜时间过去了,

早晨,廖家珺來客会客室,神情非常憔悴:“苍浩你说对了……”

苍浩表情淡然:“沒查到,”

“是的……”廖家珺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用尽了各种手段,始终无法确定他们的身份,就在刚才,我跟国际刑警组织取得联系,也沒有得到任何帮助,”

廖承豪皱着眉头说道:“难不成就这么算了,”

“其实,我相信,只要有足够的线索,一定能查出來他们的身份,问題就是我们沒有线索……”廖家珺一边说着,一边一个劲的摇头:“沒有指纹,沒有任何身份证件……哪怕就是假的也能提供线索,可还是沒有……”

庞劲东提出:“不是有人像比对技术吗,”

“理论上是有的,不过技术还不成熟,国际刑警组织那边倒是试验过,沒有搜到任何线索,其实就算是技术成熟了,他们的数据库可能也根本沒有录入这两个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廖家珺的语气更加无奈了:“国际刑警组织那边说,如今人像比对技术最成熟的是M国的CIA,而且他们的数据库也比国际刑警组织更加完善,”

“难不成要求助CIA,”庞劲东说着,深深地瞥了苍浩一眼,

“我倒是想请他们帮忙,只要能摧毁红魔集团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”廖家珺说着,也是望了苍浩一眼:“但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取得联系,他们又不是10086,拨号过去就有人接听,我连电话号码都不知道,就算是知道了,人家凭什么帮我,”

“我知道你什么什么意思,”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:“沒错,我跟CIA合作过,跟那边也说得上话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