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黑面鬼是谁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所有人都看着苍浩,廖家珺更是说了一句:“那……你能跟那边联系一下吗,”

“我累了,”苍浩打了一个哈欠:“我想回去休息了,”

廖家珺急忙站起來,想要拦住苍浩: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沒有可是,”苍浩指了指的腿:“我还有伤呢,”

廖家珺还想再说点什么,廖承豪冲着她微微摇了摇头,于是她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,

苍浩很快起身告辞了,庞劲东也沒留下,回去忙自己的事情,

只有廖承豪留在刑事侦查局,因为要保护女儿,根本不放心离开,

“我真想不明白苍浩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廖家珺一个劲的摇头:“明明打一个电话,可能就会发现真相,为什么他在那打哈哈,”

廖承豪笑了笑:“你只是个警察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,”廖家珺一愣:“我当然是警察了,”

“CIA,中央情报局,你以为这是一帮什么人,你作为警察根本不了解他们,”廖承豪一边说着,一边摇着头:“这帮人,能够敬而远之就不要去打交道,苍浩肯定有顾虑,”

廖家珺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起,尤其是俄国联邦安全局的所作所为,猛然之间明白了:“苍浩担心被他们利用,”

“你利用他们,他们利用你,他们内部之间也是互相利用,其实这倒沒什么,最重要的是……”廖承豪说着,长叹了一口气:“搞情报的特工,往往是政治家身边最亲密的人,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从事着全世界最危险和肮脏的工作,跟他们打交道,一不留神就会卷进他们的游戏,那可真就是无妄之灾了,”

廖家珺点点头:“我明白……”

“谢尔琴科,你也见过这个人了,很帅的俄国小伙子,他本來是联邦安全局的局长,年轻有为,前途不可限量,为什么他会辞职加入血狮雇佣兵,”廖承豪一摊双手,问道:“里面的人都拼命想要跳出來,我们这帮外面的人为什么要往里跳,”

廖家珺又是长叹了一口气:“老豆说得对……”

“先别说这个了,苍浩自己有主意……”廖承豪打量着廖家珺,一字一顿的问:“你对庞劲东这个人怎么想,”

廖家珺翻了翻白眼:“什么怎么想,”

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……”廖承豪摸了摸口袋,想要掏根烟出來,却沒找到:“庞劲东一直在为洪妙雪办事,从你们警方的角度來说,肯定也是要追究责任的,”

“沒错,”廖家珺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,庞劲东的真正用意是让红魔集团转入正行,虽然说,他的具体做法我不是很认同,但这个初衷还是可以肯定的,”

廖承豪若有所思的问:“那洪妙雪呢,”

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:“必须法办,”

“洪妙雪已经被推翻了,红魔集团现在的领导者是徐建军……”

“但是,”廖家珺打断了廖承豪的话:“毕竟洪妙雪做过很多违法的事情,必须也应该为此付出代价,”

廖承豪摇了摇头:“庞劲东不会让你对付洪妙雪的,”

“那就沒有办法了,”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:“任何阻止我执法的人,必须为此付出代价,老豆你应该知道,我做事是会大义灭亲的,这可不是说说而已,”

“可他是我兄弟,更重要的是,昨晚去把你救出來的人,也有庞劲东……”廖承豪拖着长音缓缓说道:“本來他完全可以不去,”

“这……这也是沒办法的事,”廖家珺有点犹豫:“本來我也不希望这样,要怪就只怪洪妙雪当初走错了路,”

廖承豪一个劲的摇头:“你怎么这么执拗,”

“我一直都是这样,”深吸了一口气,廖家珺义正词严的道:“任何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,庞劲东也不例外,甚至我也一样,”

廖承豪听到这一番话,很是有点哭笑不得,

一方面很高兴,女儿像自己一样有原则;

另一方面苍浩则是头疼无比,之前因为庞劲东效力于红魔集团,自己已经跟庞劲东來了一次割袍断义,好不容易大家现在澄清了误会,难不成兄弟间还要再度拔刀相向,

可是看着女儿果决的样子,廖承豪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只有不住的唉声叹气,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回到多林寺后,苍浩沒有马上休息,而是让墨师给自己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,

兄弟们做事效率很高,尽管只是早晨,昨夜激战的现场已经清理出來,黄彬焕还雇來工人重新修葺围墙,

黄彬焕监了一会工,就跑去厢房探望苍浩,

其他兄弟全都一直在这,有一个问題是大家都很关心的,却又一直不敢问出口,

最后这个僵局被黄彬焕打破了:“老大,那个黑面鬼到底是谁,真的是我们血狮雇佣兵的人吗,”

“我不知道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那个黑面鬼穿的太严实了,也不怕热,但凡是能暴露出身体特征的部位全包裹住了,我根本认不出來,”

“大家好好想想……”黄彬焕看了看在场的兄弟们:“当年跟咱们在***过仗的人,说少不少,但说多也不是特别多,其中有沒有谁特别可疑,”

“这个沒法说……”李崇耸耸肩膀:“加入雇佣兵的人各有各的目的,有的人在血狮服役的时间非常短,我们根本不了解,”

“沒错,”慕北点了一下头:“比如说我吧,跟我一个战壕里被爆头的雇佣兵,我粗略估计了一下就有十五六个,有的人刚上战场第一天就死了,我连名字都叫不出來,谁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人装死或者沒死透,如今來找咱们的麻烦,”

外人无从想到,今天坐在这里的这帮人,都是从怎样的杀戮之中生存下來的,

苍浩曾经统计过,战场生存率是百分之一,换句话说,今天能留在这个房间里的人,都是从一百个人里活下來的,

这就意味着,曾经有太多的人跟这支传奇的队伍有过关联,在这样一个庞大的范围内去排查谁有可能是黑面鬼,几乎是不可能的,

在停尸间的时候,苍浩用手机偷偷给两具尸体拍了照片,调出來给大家看:“你们认识吗,”

兄弟们看了一眼,然后面面相觑,最后纷纷摇头,

“这两个人是黑面鬼的手下,查出他们的身份,肯定会查到黑面鬼,问題是警方现在无能为力……”冷笑着摇了摇头,苍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现在只有中情局有办法,”

“他们,”黄彬焕一惊:“老大你不会是要找艾丽莎吧,”

“我实在不想找她……”苍浩一个劲的摇头:“如果让他们帮助调查,就会借机获得很多信息,天才知道他们时不时会拿來做什么文章,”

李崇非常纠结的道:“可是……现在好像也沒别的办法了,这个黑面鬼潜藏在暗处,只要不把他揪出來,对我们的威胁更大,”

“本來我们的对手是红魔集团,沒想到局面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”思忖片刻,苍浩哈哈一笑:“我还是找艾丽莎帮忙吧,”

黄彬焕急忙问:“老大你想好了吗,”

“李崇说得对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CIA会搞什么名堂,对我们來说是远忧,而这个黑面鬼才是近患,”

普里皮亚季一战后,艾丽莎曾來多林寺道别,差一点碰见了谢尔琴科,

既然老雷泽诺夫的事情已经了结,原则上來说艾丽莎应该回国复命,但苍浩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走了,

无论如何,艾丽莎临走前,给苍浩留了一张名片,上面有她的个人电话,

苍浩找出这张名片,直接用国际长途拨打了过去,

刚响了两声,艾丽莎就接了起來:“你好,苍先生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,”

苍浩张嘴來了一句:“想你了呗,”

“我觉得你一定是有事找我,”艾丽莎轻轻笑了笑,又道:“你应该不会不知道,你们那边虽然阳光明媚,但M国的这个时间已经是深夜了,你这么晚打电话过來,一定是有紧要的事,”

“好吧,让你说对了……”苍浩厚着脸皮道:“请你帮一个小忙,”

“说吧,”艾丽莎毫不犹豫的道:“正好我在局里加班,如果你需要让我帮你查点什么东西,很方便的,”

“那就太好了,”苍浩一边寻思着措辞,一边缓缓说道:“我想让你帮我调查两个人,”

“你手头有他们的信息吗,”

“沒有,”苍浩摇摇头:“我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,”

艾丽莎有点不解:“那你让我怎么调查,”

“我有他们的照片,”

“哦,”艾丽莎急忙道:“那么可以通过人像比对系统查询一下,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不过还有个问題……”苍浩摇了摇头道:“都是他们死后的照片,”

一个人,生前与死后的相貌事实上是不一样的,因为人在死后会失去基本的生命循环和神经活动,致使肌肉和皮肤组织松弛,

进而的,人体无法维持活着时候的形态和色泽,于是产生脱相,

在肉眼上來说,可能区别不是很大,但进入电脑系统之后,问題就很大了,

因为人像比对归根到底就是把人相貌特征数字化,如果其中一个点出现问題,都可能比对失误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