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你真的活见鬼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详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,”

“那个东方面孔的人,名字叫怀特.王,土生土长的M国华裔,服役于101空中突击师,三年前在伊拉克遭遇路边炸弹袭击阵亡,第二个西方人是德国人斯坦因.海森纳,服役于德国国防军第三十一空降旅,两年前在阿富汗遭遇***袭击阵亡……”顿了顿,艾丽莎继续说道:“这两个人国家不同、民族不同、生活经历不同,几乎沒有任何交叉点,很难理解为什么会一起出现,不过,他们两个倒是有一个共同之处,那就是都是生前所在部队的英雄,或者曾经单枪匹马击毙很多敌人,或者就是挽救了很多战友的生命,怀特.王曾经被M国总统接见过,亲自颁发紫心勋章,你应该知道这是军事史上传统最悠久的一项荣誉,至于斯坦因.海森纳,也本国也曾得到过类似的荣誉……”

“我还真是活见鬼了,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你以前见过这样的事情吗,”

“一些罪犯会伪造假死的迹象,还有一些情报特工和特种兵也会假死,然后变节或者投靠犯罪集团,说起來,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……”说到这里,艾丽莎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但是,涉及到不同国家精锐部队,这种事情可就是第一次见了,”

“有沒有必要开坟验尸,”

“怀特.王安葬在阿灵顿国家公墓,那里埋葬着我国三十万阵亡和逝世的军人,是非常神圣的地方,如果开坟可能有点麻烦……”寻思片刻,艾丽莎又道:“原则上來说,如果涉及到犯罪活动需要验尸,必须经过法院批准才行,但我沒有任何明确证据,证明死者曾经从事过危害M国社会的犯罪,我所有的证据只是你发现了两具神秘的尸体,法院九成以上是不会批准的,”

“如果私下进行呢,”

“阿灵顿国家公墓戒备还是很严的,归我国陆军部直接管理,常年驻守一个步兵营,如果被发现盗墓……”艾丽莎苦笑两声,摇了摇头道:“关于CIA,你一定听过很多传闻,坦率的说,我们确实干过一些脏活,其实干脏活本身沒什么,关键是如何善后,如果这件事情被媒体曝光,将会让我们选入舆论漩涡,受到各方面的抨击,进而危及到我个人……”

艾丽莎的话暗含着的意思就是,尽管这事对CIA來说不算什么,但她沒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,

毕竟这只是苍浩自己的麻烦,她不可能由自己來承担这个风险,

苍浩点了点头:“我理解,”

“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,”

“无论如何,谢谢你,”苍浩还算是满意,本來也沒指望艾丽莎能提供什么帮助,却沒想到还真给查出这么重要的线索,

刚放下电话,黄彬焕进來给苍浩送饭,谢尔琴科跟着也來了,

本來谢尔琴科是有事來找苍浩,不过苍浩突然想起,这位联邦安全局的前任局长应该知道很多事,

但苍浩沒直接问谢尔琴科,而是望了一眼黄彬焕,说道:“看來我们在跟一帮鬼打交道,”

黄彬焕一愣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CIA那边刚刚传來消息……”苍浩说着话的同时,始终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谢尔琴科:“死在飞机上的那个白头套,是德国第三十一空降旅的斯坦因.海森纳,被我打死的那个绿头套,是M国101空降师华裔士兵怀特.王,这两个人几年前就已经死了,”

沒等黄彬焕说道,谢尔琴科直接來了一句:“不会是鬼王党吧,”

苍浩淡然问道:“什么是鬼王党,”

“这是几年前突然冒出來的一个组织……”谢尔琴科很想表现一下自己,马上开始说了起來:“成员都是曾在各国军队服役过的精锐,这个组织专门给各国政府和犯罪组织干脏活,平常非常低调,在地下世界也很少有人听说过,”

黄彬焕好奇的问:“各国军队的精锐又是怎么加入这个组织的,”

“很简单,全世界在打仗的地方就那么多,他们会派人进入战区,搜集当地部队的情报,然后进行筛选,一般來说,凡是被他们看上的人都有几个共同点,首先是年轻,其次是战功卓著,再次是沒有亲属,第四是性格孤僻,沒什么朋友圈子,选定对象之后,他们就会派人接触,你们应该听说过情报部门如何发展间谍和卧底,他们的手段差不多,基本上就是找到这个人的性格弱点,逐步接近获得信任然后拉下水,当然,钱也是绝对不能少的,鬼王党的人报酬都非常高,”

黄彬焕又问了一句:“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组织的,”

“这段时间,俄国在乌克兰有所动作,乌克兰的一些地方闹分裂,这些势力得到俄国的支持,很多时候,俄国不方便直接出面,就雇佣了一些雇佣兵从事暗杀和破坏,其中就有鬼王党……”停顿了一下,谢尔琴科又告诉苍浩:“因为乌克兰事件,西方对俄国开始制裁,普里皮亚季一战之后,双方关系更加紧张,俄国的日子越來越难熬,在这种情况下,鬼王党就撤出乌克兰了,估计他们也是不想得罪西方,”

苍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你作为联邦安全局的局长,对这个应该非常清楚,”

“这些事情确实是联邦安全局经手的,不过不是我直接负责……”耸耸肩膀,谢尔琴科非常无奈的道:“我们那边的事情,你多少也知道一些,联邦安全局内部有总统派系,他们做了一些什么事情,我沒有办法过问,”

黄彬焕很好奇:“你还知道什么,”

“多多少少,还是知道一些的……”谢尔琴科有点尴尬的笑了笑:“可我不能再说了……虽然我离开了联邦安全局,但毕竟是那里曾经的局长,从职业道德來说,我还是应该遵守保密原则的……”

这番话表明,谢尔琴科当初的日子并不顺心,要面对各种各样纷杂的政治斗争,这个局长很多时候有名无实,

离开那个环境之后,谢尔琴科就轻松了许多,苍浩甚至很不情愿地发现,这些日子,谢尔琴科好像更帅了,

如果不是脸上落了两道疤,估计多林寺里的所有雌性动物都会被谢尔琴科征服,就沒有其他雄性动物什么事了,

“好了,我知道了……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谢谢你了,”

苍浩的语气好像有点送客的意思,谢尔琴科长袖善舞,当然听得出來,马上找个借口出去了,

苍浩对谢尔琴科提供的信息始终是漫不经心,等到谢尔琴科把门关上,黄彬焕急忙问:“谢尔琴科肯定还知道什么,老大你为什么不详细问问,”

“我越是不问,他越是着急,肯定就主动把事情说出來了,”嘿嘿一笑,苍浩重又变得很郑重:“另外,我也尊重他的职业道德,如果他假如咱们血狮雇佣兵之后,嘚吧嘚吧的把联邦安全局的事情全说出來,这样的人我也不敢要,还有就是,有些事情就算告诉我,我也不想听,政治家们的肮脏交易,躲都來不及,难道还主动往里钻吗,”

“沒错,”黄彬焕用力点点头:“如果将來他离开血狮雇佣兵,也嘚吧嘚吧把咱们的事情说出去,那麻烦就大了,这一次黑面鬼的出现就是一个教训……”

“从艾丽莎提供的情报來看,黑面鬼属于血狮雇佣兵的可能性越來越大,可能是当年阵亡的某个兄弟,但也不能排除是其他人……”苍浩摇了摇头,意味深长的道:“这一仗很难打,因为我们是在跟自己的影子作战,”

“艾丽莎还提供什么情报了,”

“再沒有了,”苍浩又是摇摇头:“谢尔琴科说出了鬼王党,但艾丽莎沒有,她可能是真沒听说过,也可能是知道但有意隐瞒,这些人做事,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很难搞清楚,”

“现在该怎么办,”

“鬼王党先放下不说,有一个组织,我倒是差点忘了……”

“哪个,”

“东龙帮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他们來多林寺闹事一次之后,我就再沒理会过,想來只是一个普通帮派,沒能力掀起太大的风浪,但现在情况不一样,徐建军执掌红魔集团后肯定要广开财源,东龙帮是他们合作的最佳对象,”

“可不是吗,”黄彬焕总是觉得苍浩的话有道理,所以总是不住的点头:“东龙帮很有钱吗,上次从红魔集团手里买了那么多货,徐建军肯定要跟他们继续接触,”

苍浩想了想,拿出手机,给张兴昱打了一个电话:“你好,大舅哥,”

“嗯,你这么称呼倒也对,”张兴昱点点头:“有什么事吗,”

苍浩厚着脸皮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也算荷园会的人了,除了亲属关系之外,咱们现在也算是同僚,”

“这么说也沒错,”张兴昱很难的笑了起來:“你到底有什么事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