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她与阿芙罗拉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说到做到,”苍浩一挑眉头:“只要你答应我,”

苏云看着苍浩,良久之后,突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垂头丧气的说了一句:“我相信你会开枪的,我不需要你这么做……但是,我也不能答应你……”

“你还要继续是吧,”

“对,”苏云果断的点了点头:“我已经可以闻到一股血腥味了,我希望能变得更加浓厚一些,”

黄彬焕张嘴骂了一句:“你特么是不是疯了,”

“你们可以当我疯了,”苏云哈哈大笑起來:“而且我还会更疯,”

苍浩无力的摆摆手:“再说一次,你快点走吧,别让我改主意,”

苏云不太相信,狐疑的打量着苍浩,谨慎的后退了几步,

苍浩果然沒有阻拦,转回身一瘸一拐的向多林寺里走去,李崇却举起枪对准了苏云:“老大,不能让她走,”

“我说了让她走,”苍浩有点不耐烦了:“我说话不喜欢重复,”

苍浩有点想要发火了,李崇只得放下枪,无奈的瞪了苏云一眼,

苏云犹豫了一下,突然转过身,飞快地向远处逃走了,

尽管身上仍然疼痛无比,但苏云不敢放慢脚步,因为苍浩虽然信守承诺,她却不敢肯定苍浩的兄弟是否会截杀自己,

苍浩正准备走进寺门,不远处突然传來阿芙罗拉的声音:“谢谢你……”

苍浩瞥了一眼,发现阿芙罗拉就站在不远处,每一次复仇女神的出现,阿芙罗拉都会尾随而至,

苍浩苦笑两声:“谢我什么,”

阿芙罗拉叹了一口气:“你知道,”

黄彬焕想要搀扶苍浩回去,见阿芙罗拉來了,也就站在一旁,根本沒想到回避,

李崇冲着黄彬焕一个劲使眼色,黄彬焕还是不明白:“你眼睛怎么了,”

“你傻啊,”李崇过來,推搡着黄彬焕回了多林寺,万鹏自动跟在了后面,留下苍浩和阿芙罗拉单独在一起,

苍浩坐到山门前的台阶上,重新掏出一根烟点上,抽了一口,抬头吐出了一个烟圈:“我要是沒说错,是你救走了苏云,”

“沒错,”阿芙罗拉走过來,坐到了苍浩身旁:“我料到杜先生可能会报复苏志凯,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……我到的时候,苏志凯已经死了,我就只救出了苏云,”

“然后呢,”苍浩瞥了阿芙罗拉一眼:“你训练了她,”

“是的,我希望她能亲手为自己报仇,”阿芙罗拉坦然承认了:“她喜欢健身,过去有一点防身术的基础,是个很好的苗子,但我还是沒想到她进步的速度竟然这么快,当然了,搏击之类的技能,需要长久的训练积累,但她的枪法和敏捷程度,竟然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超越了我……”

苍浩又抽了一口烟:“人在遭遇重大打击之下,会有超常发挥,”

“沒错,她一心想着复仇,这是她进步的最大动力,还给自己起了‘复仇女神’这个代号,但接下來有些难以控制了……”阿芙罗拉说到这里,一个劲的摇头:“她仇恨的不只是杜先生,而是所有像杜先生这样的人或者组织,她要挑逗所有这些人和组织互相厮杀,你知道吗,她向洪妙雪出卖过两次情报,对后续事件的发展造成很大影响,”

“于是,每一次她出现,你都会尾随而至,因为你想要阻拦她,”

“我不希望她变成现在这样,”阿芙罗拉先是摇了摇头,随后又点了点头:“所以我才要谢谢你……”

“因为我放过了她,”苍浩抽着烟,怆然一笑:“我觉得这是应该的,毕竟是我欠她的……”

“我也欠她的,”阿芙罗拉当即说道:“当初如果不是我介入这件事,她和她的家庭也不会卷进來,某种程度上,确实是我害了她,所以,不管她到底做了些什么,我都会原谅她的,”

“也正因为如此,从一开始你就不让我对付复仇女神,坚持要亲自解决,”

“对,”阿芙罗拉用力点了点头:“再次谢谢你……”

“说谢谢就够了,”

“你还想怎么样,以身相许,”阿芙罗拉咯咯笑了起來:“好了,我要去找苏云了,有空再跟你缠|绵吧,”

“你刚才为什么不抓她,”

“因为我想看你怎么处理,”阿芙罗拉坦然相告:“结果,你沒让我失望,就像我之前对你的认知一样,你始终是一个有情有义气的男人,”

“谢谢夸奖,”苍浩急忙道:“其实我还有其他很多优点,我可以慢慢告诉你……”

阿芙罗拉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而你最大的缺点时喜欢吹嘘,”

苍浩的脸色有点尴尬:“好了,先不说这个,你找到苏云之后会怎么做,”

“当然是带她走入正轨,至少可以做我的助手,沒必要去参与这些血腥的游戏,”阿芙罗拉耸耸肩膀:“我就是从这些游戏里走出來的,我感觉很累了,不希望她重蹈覆辙……”

“那么你自己又有什么打算,”

阿芙罗拉反问:“你想说什么,”

“加入血狮雇佣兵吧,”苍浩此时看着阿芙罗拉的目光,带着少有的真诚:“我现在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,加入我们这个群体,也意味着你有了归宿,不需要在到处飘荡了,”

阿芙罗拉微微一笑:“我考虑一下,”

苍浩又要说点什么,目光无意间瞥见,谢尔琴科从多林寺里走了出來,

搞笑的是,谢尔琴科手里拎着一把菜刀,他看到阿芙罗拉,表情有点尴尬,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该干什么,

苍浩指了指谢尔琴科手里的菜刀:“你这是要砍人吗,”

“我……刚才听到外面有枪声,就敢出來看看……”谢尔琴科的表情更尴尬了:“不也知道我在这里沒什么像样的武器,”

阿芙罗拉走到谢尔琴科身旁,笑吟吟的看着:“哎呦,联邦安全局的前任局长,说实话,你现在看起來不像过去那么威风了,”

“是吗,”谢尔琴科听到这话,已经不只是尴尬,而是非常难堪了:“我觉得现在挺好的……”

“你现在确实挺好,”阿芙罗拉说着,凑近了谢尔琴科的脸庞,看样子像是要亲上一口:“联邦安全局造就了你,最后也会毁了你,及早离开是对的,”

谢尔琴科感觉很不自在:“我就是这么想,”

“只不过呢,你现在的这幅样子,用华夏人的话來说真的很屌丝,”阿芙罗拉讥讽的笑了起來:“普里皮亚季一战时你的威风去哪了,”

其实,谢尔琴科在普里皮亚季也谈不上威风,坠机之后还沒折腾几下,就狼狈的当了俘虏,

如果不是苍浩留了一手,在体内藏了发报机,包括谢尔琴科在内的全体联邦安全局这会儿已经去见斯大林了,

阿芙罗拉是故意这么说,搞得谢尔琴科非常难为情:“我们过去是敌人,现在就算不是朋友,但也不再是敌人了,大家还是各自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吧”

阿芙罗拉再不理会谢尔琴科,回头冲着苍浩來了一个飞吻:“再见,”

阿芙罗拉走了,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:“沒什么是我先回去了,”

“等等,”苍浩喊住谢尔琴科,问了一句:“你看到阿芙罗拉有什么感觉,”

“沒什么感觉,只是有点感慨……”谢尔琴科无奈的苦笑起來:“当初,大家都恨不得致对方于死地,沒想到今天会以这种样子相处,”

“说得对,”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好了,沒事了,你回去吧,”

苍浩一直担心谢尔琴科加入血狮雇佣兵是卧底,而阿芙罗拉的出现其实就是一个考验,

自从谢尔琴科知道阿芙罗拉在广厦之后,苍浩一直暗中观察谢尔琴科的一举一动,同时留心俄国人在广厦的活动迹象,

结果,一切都和从前一样,俄国人似乎根本不知道阿芙罗拉在哪,这也就说明谢尔琴科很可能真的跟联邦安全局脱离了关系,

同一时间,在黑面鬼的老巢里,红面鬼正无可奈何的报告道:“白面鬼死了……他弄了一架小型飞机,想悄悄潜入华夏境内,沒想到的是……他竟然飞进了军事禁区,结果被防空导弹给打了下來,”

“这个白痴……”黑面鬼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,他重又戴上了那个黑色的头罩,暴露在外的目光看起來更加阴冷和凶残:“用华夏人的话说,这就是倒霉催的,但他倒霉不要紧,却破坏了我的计划,”

“我们这才刚到华夏,结果损失了两个兄弟,绿面鬼和白面鬼可是我们的出色的成员……”红面鬼哀叹了一声,又道:“我对这个任务的前景有些丧失信心了,”

“本來有的是赚钱的机会,我之所以接下这个任务,就是因为有机会面对苍浩,只有打倒了苍浩,我的人生才更加有意义,”黑面鬼阴测测的笑了:“但我不得不承认,我可能还不够了解他,他比我想象的要更加强大,”

“我现在担心的是……”红面鬼拖着长音问道:“他会不会知道我们是谁,”

“应该不会,”黑面鬼摇摇头:“我们鬼王党的存在一直是高度机密,全世界大概也就只有联邦安全局才知道,我不相信苍浩会跟联邦安全局扯上关系,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徐建军的声音传了过來:“你的消息太闭塞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