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如何救严月蓉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哦,”黑面鬼好奇的看向徐建军:“那么你來给我补充一下,”

徐建军大步走过來,坐到黑面鬼的对面:“之前,苍浩曾经参与过一档子什么事,跟俄国联邦安全局打过交道,换句话说,苍浩在联邦安全局那里是有人脉的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黑面鬼不屑地笑了起來:“那帮老毛子做事,根本就不讲交情,也沒什么信用,苍浩给他们帮忙是一回事,但他们是不是会反过來帮苍浩,那可就很难说了,”

红面鬼点了点头:“沒错,再者说,就算苍浩知道鬼王党的存在,也未必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,”

“或许你们的解释站得住脚,无论如何,我对你们还是很失望,”冷冷一笑,徐建军有点不屑的道:“第一次交手,你们就完全落在了下风,你们根本不像自己吹嘘的那么厉害,”

“你怎么说话呢,”红面鬼有些火了:“你敢怀疑我们的力量,”

“我当然怀疑,”徐建军不屑的瞥了红面鬼一眼,面无惧色:“别忘了,我可是花大价钱把你们请來的,如果你们把事情搞砸,钱我也就不要了,你们准备给自己收尸吧~,”

丢下这句话,徐建军再沒说什么,起身离去,

红面鬼看着徐建军的背影,抓起桌上的烟灰缸,狠狠不已的摔在地上:“他竟然敢威胁我们,”

“有一句话,他说的倒是沒错……”黑面鬼冷冷的道:“如果不能搞定苍浩,鬼王党真的就颜面无存了,”

黑面鬼的情报确实不足,不过徐建军的消息也不是特别灵通,徐建军只是知道苍浩跟联邦安全局打过交道,却不知道这交道是怎么打的,

更重要的是,无论黑面鬼还是徐建军,都不知道联邦安全局的前任局长如今是苍浩的手下,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转过天,苍浩沒去上班,而是留在多林寺养伤,

早晨,苍浩刚刚吃过早饭,封禅子跑了过來:“老大,外面好多警察……”

“哦,”苍浩如今最不怕的就是警察:“我出去看看,”

多林寺的山门外停着三辆警车,看到苍浩走出來,中间那辆警车下來一个人,正是廖家珺,

“你这是干嘛,”苍浩指了指其他的警车:“保护你的安全,”

“一方面,另一方面,我也要去执行任务……”廖家珺看着苍浩的目光有些怪异:“方便聊聊吗,”

“好啊,”苍浩大模大样坐进了警车里,原本开车的警察马上下车,站到车头前抽起烟來,车里只剩下苍浩和廖家珺,

廖家珺打量着苍浩的神色,突然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觉得……我们之间还有问題沒解决,”

“什么,”苍浩马上明白了:“你想说严月蓉,”

“出了那些事情之后,我自己考虑了一下,觉得你说得对,”廖家珺沉重的点了点头:“如果严月蓉死了,法律固然得到了伸张,但同时有沒有任何实际意义,还不如让她活下來,或许可以做更多的事,”

“你真的想通了,”苍浩往车头那里看了一眼,确定那个警察听不到自己说什么,这才道:“你不会是忽悠我吧,”

“谁会比你更忽悠人,”廖家珺苦笑两声:“我发现,每次我遇到重大危机之后,思想观念都会转变一些,”

苍浩直接提出:“那就把严月蓉交给我吧,”

“我不管你要让严月蓉干什么,反正我有一个条件……”廖家珺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,非常郑重的说道:“你不能用暴力手段把严月蓉劫走~,”

“为什么,”

“警方的颜面,”顿了一下,廖家珺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抓了严月蓉之后,社会舆论是什么反响,公众希望我们能抓捕更多的贪官,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,严月蓉被人救走了,公众就会指责警方办事无能,甚至还会有人怀疑,是我们网开一面,故意把人给放走了,”

“明白了,”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还会有人怀疑你们受贿的,”

“广厦警方过去有很多问題,如今在我的努力之下,形象总算得到了扭转,我不希望自己的努力付之一炬,”思忖片刻,廖家珺提出:“我考虑过,你要救走严月蓉,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假死,”

“跟我想的一样,”苍浩拿出通话器,喊了一声:“李崇马上出來一下,”

不到两分钟,李崇就从多林寺出來了,坐进了警车,

苍浩直截了当的问:“有什么药物可以制造假死,”

李崇是化学战专家,对各种药物也很精通,他的回答同样直截了当:“世界上有数百种杜鹃花,其中一些带有毒性,轻的使人眩晕,重的能让人毙命,据说,华佗发明的麻沸散,用的就是华夏西南部的一种杜鹃花,据我所知,有一种來自南欧的杜鹃花,用电提炼萃取花瓣中的毒素,服用之后可以让人失去呼吸和脉搏,但两天之后就会苏醒过來,”

苍浩满意的点点头:“你用多久能准备好,”

“这种杜鹃花很难得到,需要通过深网络才能找到卖家……”李崇想了想,又告诉苍浩:“刚好,有一个跟我非常熟识的卖家,我不知道他那里有沒有南欧杜鹃,如果他那里有,三天之内就可以搞定,如果他那里沒有,可能就得用去个把月了,”

李崇的话里提到了一个词汇,廖家珺过去从沒听说过:“你说什么深网络,”

苍浩笑了笑:“你还是别问的好,尤其你是警察,知道了对你不好,”

廖家珺听到这话怔住了,也不知该说点什么,

苍浩吩咐李崇:“那就尽快着手准备吧,”停顿了一下,苍浩不太放心的叮嘱道:“制造假死是一方面,你必须有把握能再把人救回來,否则我们做着一切就沒有意义了,”

“放心,”李崇自信满满的道:“虽然我不是大夫,不过这点事还能做好,”

廖家珺回过神來,急忙道:“你们最好尽快,我现在还有机会接触严月蓉,如果是一个月以后,正式进入司法程序,那就是检察院和法院的工作了,我沒有办法帮你们,”

李崇的工作非常顺利,苍浩把杜鹃花毒素交给了廖家珺,而廖家珺则设法混进了严月蓉的饮食,

两天后,严月蓉正常吃过晚饭之后,回到号子里突然感到身体不适,

心脏就像被人攥紧了一样,呼吸越來越困难,严月蓉倒在地上,身体不适抽搐几下,沒过多一会,胸膛就停止了起伏,

过了半个小时之后,看押人员才发现,急忙找來了医生,

医生抢救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无能为力,只有宣告严月蓉已经死亡,

第三天早晨,各大新闻媒体发布了一篇新闻通告,大意是说原市长严月蓉在押期间,突然因为心脏病发而逝世,

有人怀疑严月蓉是自杀,各种阴谋论也很多,但始终沒人怀疑是警方在搞鬼,

严月蓉这么一死,接下來的事情也就好办了,只需要把她的“尸体”偷出來就行了,

尸体放在停尸间里,基本沒什么戒备,

到了火化当天,苍浩让罗霸道弄來一具女尸,收买了火葬厂工作人员,把严月蓉的尸体替换了出來,

整件事情都是罗霸道操作的,进行的非常顺利,这位老大如今势力越來越大,几乎沒谁敢不给面子,只不过他不了解整件事情的详情,

如果是苍浩亲自出马,火葬场那边根本不可能配合,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苍浩是谁,

罗霸道把严月蓉装进黑色塑料袋,放到车子的后备箱里,直接送到了多林寺,

“谢谢了,”苍浩打开塑料袋,看了一眼,这段时间以來,严月蓉憔悴了不少,但美貌依旧,

她的双眼紧紧闭着,脸色惨白的不像话,几乎沒有一点生命的迹象,

苍浩拿起她的手,把了一下脉搏,有翻了一下眼皮,最后不得不相信跟死人沒区别,

“怎么样,老大,我干的不错吧,”罗霸道很是得意:“以后这种高难度的任务就交给我,”

“好说,”苍浩打了一个响指,李崇和黄彬焕走出來,抬起严月蓉进了多林寺,

严月蓉的手垂了下來,就像面庞一样毫无血色,甚至还要更加惨白,看着有些骇人,

直到这个时候,罗霸道才感觉有些不自在:“老大,我不太明白,你偷一具尸体干什么……虽然说,这个严月蓉长得确实很漂亮,可毕竟已经死了啊,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真的死了吗,”

“总不能是假死吧,”罗霸道吓了一跳:“话说,老大,你不会是要奸|尸吧……虽然我挺重口味的,可你这口味也太重了,”

“胡说什么,”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进來,我给你表演个小魔术,”

李崇把严月蓉停放在厢房里,准备出了一大堆瓶瓶罐罐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,

苍浩有些担心:“不会救不活吧,”

“本來我很有信心,不过让你这么一说……”李崇不无忧虑的看了苍浩一眼:“我现在也有点沒把握了,”

“我靠,”苍浩吓了一大跳:“要是救不活,你就跟她一起去吧,”

李崇吓了一跳,一激动,手上的一个小瓶子掉落下來摔得粉碎,

罗霸道听到这些话非常好奇:“你们不会是要把死人弄活吧,”

“别出声,”苍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仔细看着,”

李崇马上动作起來,可能是真的担心救不活,手有些颤抖,

他把几样药物混合在一起,抽进注射器里,随后缓缓注射进了严月蓉的体内,

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严月蓉始终躺在那里,一动不动,

过了足足二十多分钟,苍浩有些失去耐心了:“到底怎么回事,”

“应该沒问題啊……”李崇急忙道:“我严格对照过各种药物配比,难不成……”

苍浩立即问:“怎么了,”

看着严月蓉毫无生气的身体,李崇一个劲的摇头:“是不是杜鹃花毒素太多了……”

苍浩一怔:“那会怎么样,”

“那就是……假死变成真死了,”

“我靠,”苍浩差一点要骂娘:“你办事到底有沒有点谱儿,”

“老大,我也是第一次办这样的事,沒有经验啊……”李崇一脸的委屈:“毒素要是太少了,她也就是大病一场,治好了就好了,起不到死亡的效果,这要是放多了,可能就会出现这种事……”

李崇话音刚落,罗霸道突然惊叫一声:“卧槽,还真诈尸了,”

紧接着,罗霸道一翻白眼,扑通一声昏倒在地,

罗霸道的胆子再怎么大,也是第一次看到死人变活这种事,他本來将信将疑,沒想到严月蓉还真就活了过來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