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严月蓉新身份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,”严月蓉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第二个条件是你绝对不能图谋我的其他财产,”

“可以,”

“第三个条件……”停顿了一下,严月蓉非常认真的道:“我需要你重新给我制造一个身份,包括个人档案、身份证、护照、驾照等等,我要以另外一个人的面貌出现,所有档案必须完备不能有漏洞,当然,我不会留在国内,但我也要大大方方从海关走出去,明白了吗,”

“也沒问題,”苍浩笑着点了点头:“我也希望你能以新的身份开始生活,”

“好,”严月蓉微微一笑:“那就沒问題了,等你把新的身份搞好,我自然会把海岛转让给你,”

“行,”苍浩坦然点了点头:“你也是老狐狸了,我蒙不了你的,等好就是了,”

“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,”严月蓉的笑容变得阴冷起來:“不过,你说的也沒错,大家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,你就不要再跟我讲什么聊斋了,我知道你的底细,你也知道我是什么人,谁也骗不了谁,”

“说得对,”苍浩信誓旦旦:“绝对沒问題,”

“那你去做吧,”严月蓉一指房门:“我要休息一会儿了,”

苍浩在严月蓉面前极力保证,但出了严月蓉的房间之后,却很是头疼,

苍浩把兄弟们全找了过來,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,又道:“别的,都不是问題,关键是伪造身份,这个太麻烦了……”

“确实麻烦,”黄彬焕点点头:“严月蓉用这个身份是去海外,普通的伪造证件肯定是不行的,比起制造个假身份卖房炒股可难多了,就算咱们这边海关能放人,移民去了国外之后,如果是发展中国家倒还好,如果是发达国家,肯定也要进行背景调查,”

“当然不行,否则找街头几十块钱的办证小广告了……”苍浩一个劲的摇头:“按照严月蓉的要求,根本就是凭空制造一个人出來,法律方面的手续必须要经得住查,”

黄彬焕若有所思的道:“技术方面的问題容易解决,让矩阵系统黑进去,不管户籍系统还是其他什么,直接添加一个人出來就行了……关键就是相关证件怎么办,单单是一个护照还好办,严月蓉又要驾照又要身份证的,咱们可沒这方面经验,”

李崇一个劲的挠头:“咱们雇佣兵也是经常伪造身份的,可也沒这么麻烦……”

血狮雇佣兵跨境作战,经常也需要伪造护照,不过都是交给专业人员,于是黄彬焕提出:“要不这一次咱们也外包出去,”

苍浩摇了摇头:“平常时候也罢了,这一次情况特殊,我不希望有闪失,”

就在这个时候,谢尔琴科举起手來,很小心的说了一句:“我來吧,”

血狮雇佣兵开会,谢尔琴科也参加了,但不敢站得太近,只好离得远远的,勉强能听到大家说什么,

谢尔琴科这话一说出口,兄弟们齐刷刷把目光投过去,结果谢尔琴科有些紧张,后退了几步,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我现在腿脚不利索,你能不能往前走两步,”

谢尔琴科果然往前走了几步:“我可以作证件,任何证件都行,跟真的完全一样,”

苍浩听到这话恍然想起,谢尔琴科作为联邦安全局的前任局长,对伪造证件这类事情必定内行:“那就交给你了,”

“沒问題,”谢尔琴科点点头:“我抓紧,”

谢尔琴科马上开始工作了,这还是第一次,他在兄弟们面前展现出了自己的技术特长,结果连苍浩都非常吃惊,

谢尔琴科先是给严月蓉照了几张照片,用在了身份证和护照、驾照上面,随后用专用软件,竟然模拟出严月蓉小时候的样子,

当严月蓉看到这些照片都非常惊讶,因为跟她小时候真实的样貌基本沒有区别,其实这些照片沒什么用处,谢尔琴科只是借机展示一下自己罢了,

接下來,墨师启动矩阵系统,完整的伪造了一整套个人档案,硬是给塞进了户籍管理系统,

为了让这个身份显得更加真实,墨师伪造了不少乘坐航班和出入境的记录,甚至还有开房记录,

说起來,这些记录分属于不同系统,有的相互之间还沒有联网,矩阵需要逐个黑入,

这也就意味着,这个身份无论从哪个方面去查询,都不会发现纰漏,

严月蓉的新名字叫“张娜”,这是非常常见的名字,更不会引起注意,

当谢尔琴科把这些证件亲自交给严月蓉,严月蓉翻來覆去仔仔细细看了许多遍,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,最终确定沒有任何问題,

“我们对你的照片做了一些PS,让你尽量看起來不像本人,那么你化妆的时候也要注意一些,尽量跟照片接近,比如多打些眼影,让眼窝看起來深一些,这个你比我懂……”顿了一下,苍浩又告诉严月蓉:“还有,如果你要去海外,最好不要从广厦出境,毕竟这边熟悉你的人太多,最好北上,从沪市或者京城出境,”

“我一定要出境吗,”严月蓉呵呵一笑:“你觉得,我会不会留下,在国内搞些什么事情呢,”

苍浩撇了撇嘴:“这个你自己把握,”

“就这么走,我真的很不甘心……”严月蓉缓缓站起身,目光冰冷的打量着苍浩:“你说的沒错,我确实还有钱,但我本來可以更有钱,”

“你是不是又想说是我害了你,”沒等严月蓉回答,苍浩冷笑着又道:“你总是沒有想明白,你的落马是时代的趋势,而我代表了这个时代,”

严月蓉听到这话,沒有马上说什么,只是等着苍浩,拿着那些证件的手微微有些颤抖,

“你愿意留在国内就留下,反正我无所谓,你要是再搞出事,我可救不了你……”顿了一下,苍浩非常郑重的道:“现在你应该把我要的给我了,”

过了良久,严月蓉瞥了一眼谢尔琴科,突然微微一笑:“沒想到你还有这么有本事的手下,”

“我的手下都很有本事,”苍浩有点担心,严月蓉突然提到谢尔琴科,不会是看上这位男神了吧,

万一严月蓉临走之前,强烈要求跟谢尔琴科來一炮,自己是答应好呢,还是不答应,

不过,苍浩多虑了,严月蓉沒有那么饥渴,立即把谈话转入正題,

多年前,杜先生集体在加勒比海买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海岛,杜先生每一个成员都有股份,

这些年來,杜先生团伙贪來的钱,有相当一部分投入了这个海岛,如今几乎已经建设成了一个小城镇,

严月蓉之前说过,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在那建成属于自己的王国,苍浩看到这个到的照片的时候很是吃惊:“你们倒是挺会享受生活,”

苍浩既沒想到这个岛的面积这么大,更沒想到基础建设竟然这么完善,几乎相当于拎包入住的精装房,

当然,距离苍浩的要求要有些距离,因为杜先生是把这里当做居民区建设的,而苍浩需要同时兼做军事基地,

先前,杜先生团伙有约定,大家当中如果有谁落马,那么其他人平均继承他的股份,

现在这个岛完全是严月蓉一个人说了算,但也就像严月蓉曾经提醒的一样,必须保证杜先生团伙沒有其他人幸存,

如果未來有人活了下來,并且出狱,那么多多少少是个麻烦,

海岛归属一个皮包公司,由一家海外律师事务所代理产权事宜,严月蓉通过网络和电话遥控指挥,从法律手续上把岛子转移到了苍浩名下,

过程足足用了两周左右,所有法律文书全部走国际特快专递,单单是费用就花了不少,

当然,比起这个海岛自身的价值,这点钱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,

等到把这些手续全部办完,严月蓉也要告辞了,她沒告诉苍浩自己要去哪,只是冷笑着说了一句:“你这一笔生意赚大发了,”

海岛上处处都有监控摄像头,可以通过网络随时观察情况,那边暂时沒有居民,只是有一些工人正在施工建设,

苍浩看着屏幕上美丽的加勒比风景,微微一笑:“为了打倒你们这个团伙,我付出的也够多了,应该有点报酬,”

“这个报酬可不只是一点点,”严月蓉又是冷笑起來:“现在我知道你们反贪是什么目的了,还不是因为自己沒有机会搂钱吗,给了你这个机会你还不是也一样,,”

“你这么说倒是沒错,关键的是,别人沒有这个能力,而我有,”苍浩满不在意严月蓉的态度,接着又道:“当然了,这么大一笔资产转移给我,你肯定不甘心,不过,你留着也沒什么用,加勒比那地方虽然风光很美,但社会秩序非常混乱,各种海盗、贩毒团伙和犯罪集团横行肆虐,你一个女人带着一大笔钱躲在海岛上,简直就是他们最佳下手目标,”

苍浩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,严月蓉最后之所以同意交出海岛也有这方面的顾虑,那就是她一个人管理不了,

“再见,”苍浩向严月蓉伸过手來:“今后各自珍重吧,”

严月蓉跟苍浩轻轻握了一下手:“再见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