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不想溅一身血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根本不知道东棵北头道街在哪,过去连听都沒听说过,

通过矩阵系统调用了百度地图,苍浩查了半天总算才找到,然后又从谷歌地球上获取了街景和地标信息,

然后,苍浩跟死神射手很快赶去,到了之后才发现,这里名为“街”,其只是指一条窄得不能更窄的小巷,宽度都不够一辆车通过,

国内的城市有一个共同点,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,小街小巷往往会弥漫着一股说不清楚的恶臭味,

这里就是这样,苍浩一提鼻子,赶忙用衣服捂住鼻孔,再多吸一口就要吐出來,

到处堆着垃圾,还有周围居民的各种旧物,本來很窄的巷子更窄了,

苍浩随便看了几眼,发现很多旧物的年纪比自己都大,比如说,脚边有个破旧的搪瓷缸子,上面印着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,

也不知道这些玩意是怎么流传到现在,而主人竟然不舍得扔掉,估计是打算在存放一些年头当古董卖个好价钱,

本來张兴昱沒说东龙帮具体地点在哪,但苍浩很快就找到了,这里家家闭户,也不知道居民都干什么去了,唯独远处有一间车库,里面传來嘈杂的喧哗声,还可以听到有人用方言叫骂,

车库的门半掩着,苍浩信步走过去,刚好从里面冲出來一个人,一下子撞在苍浩的身上,

这个人身材太过高大,足足有一米九十多,身上的肌肉块块堆垒,

他穿着一件黑色跨栏背心,露在外面的肌肤满是纹身,

苍浩感到好像撞在了一堵墙上,腿上的伤口随之发作起來,不住的作痛,结果苍浩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

这个彪形壮汉一脸的横肉,瞪着苍浩骂道:“你特么眼瞎啊,走路不看着路,”

死神射手走过來,冷冷的说了一句:“注意你的态度,”

“卧槽,”彪形壮汉一把揪住死神射手的衣领:“你妈隔壁,听好了,是你给我注意点,也不看看这是在谁的地头上,想要废了你就是分分钟的事,”

从车库里面又走出來一个人,直接來到死神射手身前,从后腰抽出一把匕首,在死神射手鼻子上一晃:“你要是活腻歪了,哥们就成全你,”

苍浩和死神射手都穿着很普通的衣服,打扮得有点像上班族,这两个人显然沒把两个人放在眼里,

死神射手有点愠怒,手向身后摸去,想要拔枪了,

苍浩冲着死神射手微微摇摇头,随后对着彪形壮汉挤出一丝笑容:“对不起,我刚才打电话,沒看清楚路……”

“这么说还差不多,”彪形壮汉对苍浩的态度还算满意:“马上说,,对不起,”

苍浩一个劲点头:“对不起,”

彪形壮汉松开了死神射手,一把把苍浩推到墙角:“以后走路看着点,艹,”

话音落地,彪形壮汉把一口浓痰啐在苍浩脚边,随后带着那个同伴向小街的另一边走去,

苍浩始终笑吟吟的,等到彪形壮汉走出十米左右的距离,突然伸手掏出了一把黄金手枪,对准彪形壮汉的后脑就扣动了扳机,

“啪”的一声,彪形壮汉被准确的爆头,还沒來得及搞明白这么回事就已经扑倒在地,而先于他的身体落地的是鲜红的血液和花白的**,

彪形壮汉的同伴怔了一下,随后怪叫一声,挥舞匕首向苍浩冲过來,

苍浩对着他的胸口连连扣动扳机,三发子弹暴起一团血雾,在他的胸口留下三个红点,

这个人倒是很凶悍,中弹之后竟然还在向前冲,等到了苍浩近前的时候,苍浩扬手对着他的额头又是一枪,

子弹穿过头之后,在他的头部里面高速翻滚,最后在后脑炸开一个血洞,带着鲜血和**射落在地上,

这个人仰面栽倒在地,苍浩看着他的尸体,从容的换了一个弹夹,

死神射手叹了一口气:“你刚才怎么不开枪,”

“我不想溅一身血,”苍浩指了指仓库里面:“现在该你了,我要血洗他们,”

刚好,仓库里面这时有人喊了起來:“外面怎么有枪声,”

死神系统还在修复,死神射手从容的在头上套了一套简易装置,依然是两个长长的镜筒,看起來有点像外星人,

随后,他抽出MP5,也不打开仓库的门,直接隔着门就扣动了扳机,

死神射手的射击从來都是这样,子弹一旦发射就不会停歇射击,而且根本就不瞄准,

随着“哒哒”的枪声,车库的门上添出了一排排的孔洞,这扇门是木质的,木屑迸溅的到处都是,

一个弹夹很快打空了,死神射手换了一个弹夹,继续射击,

他的手好像只是随意的來回摆动,又添上了一排排的弹孔,有的地方接连中弹,弹孔扩大开來,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,

死神射手的射击声,掩盖了车库里面的惨叫,

等到第二个弹夹也打空了,死神射手冲着苍浩点点头:“可以了,”

苍浩拉开车库门,拎着黄金手枪从容走了进去,

车库里面一片狼藉,所有桌椅全部翻倒在地,麻将和皮克牌洒落的到处都是,而每一张上面都站着血迹,

二十多个人躺倒在地,身上全都带着枪眼,汩汩往外面着鲜血,

最后,所有这些鲜血在地上交融在一起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,

有一个人沒断气,用方言嘟囔了一句什么,苍浩抬手一枪,

“啪”的一声,子弹穿过他的胸膛,他的头往旁边一歪,咽气了,

苍浩在车库里面走了一圈,不得不佩服,死神射手枪法精准,沒留下一个漏网之鱼,所有东龙帮全部中弹倒地,

只不过,死神射手只能保证射中每一个人,却不能保证一定击毙,

苍浩很快又发现两个沒断气的,走上前分别补了一枪,

就在这个时候,苍浩身后想起一个沙哑的骂声:“我叼你老母扑街,”

苍浩一回头,一个赤果着上半身的东龙帮,挣扎着从腰后抽出了一把手枪,

他中了两枪,整个身体全是血迹,也不知道都是他自己的,亦或是來自同伴,

尽管命在旦夕,他还要做最后一搏,双眸布满了血丝看着苍浩,竟然毫无惧意,

苍浩还沒等他把枪对准自己,抬手就是一枪射了过去,直接打断了他的手腕,

随着 “啊”的惨叫一声,他的手腕就像突然折了一样垂落下來,跟胳膊只靠一点皮肉相连,鲜血刷刷的往外喷涌,

手枪也掉了,他不敢再反抗,而是用另一只手用力按住手腕,

此时,他再看着苍浩,终于产生了无比的惧意,

苍浩面无表情,抬起手來,准备直接给他爆头,突然又把黄金手枪放下了,

接着,苍浩掏出一支烟來点上,蹲在了这个人的身前:“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,”

这个人捂着手腕看着苍浩,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敢说话,

“我要你传个话……”苍浩在他的身上弹了一下烟灰,悠然说道:“告诉你们东龙帮的老大,我要见他,”

说着,苍浩站起身來,突然又想起一件事:“对,抱歉,忘了做自我介绍,我叫苍浩,”

听到这个名字,这个人猛地打了一个哆嗦,双眸中的恐惧无以复加,

很显然,他知道这个名字,

“你们老大知道到哪找我……”苍浩笑着耸耸肩膀:“我给他两天的时间,如果他不來见我,我会一个个端了你们东龙帮的窝子,最后杀到你们老家去,”

这个人只知道一个劲的点头,也不知道这意思表示自己明白了,或者只是下意识的举动,

苍浩转身向外面走去,一边走,一边说道:“告诉你们老大,别误会,我只是要跟他谈谈,不过,如果他想要跟我刀兵相见,我倒也欢迎,”

出了车库,死神射手回头望了一眼满地的尸体,问道:“现场怎么办,”

“留着,”苍浩说着,抽了一口烟:“让东龙帮自己收拾烂摊子,”

“不会被警察发现吧,”

“无所谓,”苍浩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:“死的都是邻省的犯罪分子,警方巴不得这样的事多点呢,”

死神射手很小心的提出:“我觉得,我们有必要找些纽扣人过來,毕竟很多场面还是要我们自己收拾的……”

“有道理,”苍浩点点头,回望了一眼车库,缓缓吐出一个烟圈:“先搞定东龙帮再说,”

“我不太明白,你不是要摆平他们吗,为什么还要跟他们谈谈,”

“我有我的算盘,”苍浩故作神秘的一笑:“我要让他们办一件事,如果能办好,我可以留着他们,”

那个垂死的东龙帮,准确把苍浩的话传到了,第二天一早,东龙帮的人就來了,

苍浩刚起床,多林寺的山门被人敲响,封禅子去打开门,发现外面站着四个人,

为首的,是一个又矮又壮的中年男人,皮肤黝黑,跟根车轴立在那似的,

他穿着一件花格衬衫,大红色的裤子,打扮得倒是挺前卫,

第二个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,气质文质彬彬的,不像是混社会的,

至于另外两个,年纪都不大,看着很像帮派打手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