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跟东龙帮谈判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红裤子看到封禅子,哈哈一笑:“我擦,这不是寺庙吗,怎么还有道士呢,”

封禅子小心翼翼的问:“请问……你们找谁,”

“我找苍浩,”大红裤子又是哈哈一笑:“我们是东龙帮,苍浩一定知道我们,”

苍浩慢悠悠走了过去:“沒错,我听说过东龙帮,不知道你是哪位,”

“原來你就是苍浩,”大红裤子指了指苍浩的鼻子,旋即再次哈哈大笑起來:“久仰大名,真是久仰,能把我们东龙帮杀得人仰马翻,我敬你是个人物,”

“你还沒说你是谁,”

“东龙帮老大,兄弟们都叫我花东……”大红裤子说着,张开双臂,看样子竟然想要跟苍浩拥抱一下:“有句古话怎么说來着,相逢一笑泯恩仇,咱们是不是可以学学古人,”

“我不学任何人,我就是我自己,”苍浩懒得跟花东拥抱,径自坐到了是桌旁,随后指了指自己的对面:“请坐,”

花东放下双臂,倒也不觉得尴尬,直接走过來坐下:“说起來,也是我的不对,我刚來广厦的时候,应该四处拜拜山头,尤其是你这多林寺,第一时间就应该來……”

“打住,”苍浩摆摆手:“你的手下來多林寺了,可是牛B得很呢,”

“哎……”花东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年纪比你大,叫你声老弟,你不生气吧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请讲,”

“咱们把话说明白了,在码头那一次,拜你所赐,我们损失了不少货物……”花东的表情倒是很诚恳:“我听说你有个小弟叫罗霸道,在广厦也算有名的人物,那你多少应该明白道上的规矩,这么多钱不见了踪影,要是不拿出点说法來,兄弟们也不答应呀,”

苍浩笑了笑:“这话倒也有点道理,”

“当然有道理了,”花东用力拍了拍苍浩的肩膀:“但是呢,我派來的人轻松被你给解决了,这就证明苍浩你有实力有魄力,不是我们东龙帮能对付的,”

“嗯,”苍浩微微颔首:“这话我倒是爱听,”

“我猜到了,你很生气,可我那么多小弟都死了,再加上我的麻将馆也被你给抄了,你总该消消气吧,”花东说着,又是哈哈大笑起來:“出來混,一个字,,钱,咱们也算是不打不成交,我很愿意以后跟苍浩老弟你合作干点什么,”

“你想干点什么,”苍浩笑眯眯的看着花东,偶尔的,用眼角的余光扫量着那两个打手,

花东带來的这两个打手,进了门之后就到处闲逛,显然是在勘察环境,

不过他们很有分寸,既不走的太远,也不进任何房间,以免引起苍浩的警觉,

此时,封禅子去后院忙了,前院除了苍浩之外,就只有慕北和沙阿,

沙阿躺在长条凳上晒太阳,慕北则盯着一盆花在发呆,

慕北最大的爱好就是发呆,北美印第安人相信万物有灵,一草一木在他们看來都是神明,苍浩有时怀疑他可能会点异能什么的,能跟花草树木对话,

这两位稀松懈怠的,花东完全沒理由放在眼里,两个打手冲着花东微微点点头,而花东则会心的一笑,

马上的,花东注意到苍浩在观察自己的手下,立即拍了一下桌子,引起苍浩的注意:“我知道老弟你是个人才,过去的事情咱们就彻底翻篇,以后互相合作花开富贵,你看怎么样,”

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花东:“我抢走了你的货,干掉你那么多手下,你竟然咽得下这口气,”

“实话实说,如果你做不到这些,我今天也不会來跟你谈判,”花东似乎很喜欢笑,总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:“这个世界,每个人都有价值,价值越大的人我越欣赏,对那些沒有价值的人我何必正眼看他们呢,老弟你就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人,所以我想跟你合作,以后咱们能把过去所有的损失都赚回來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:“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合作呢,”

花东笑嘻嘻的反问了一句:“这世上最赚钱的生意是什么,你难道真不知道吗,”

“不过就是走毒吗,”苍浩说着,把目光落到那个斯文男人的身上,他坐在花东旁边,一直不说话,苍浩指了指他,问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“他是我的军师,”花东说着,拍了拍那个斯文男人的肩膀:“你叫他老开就成,我凡事都听他的,有重要的事情也一定会带上他,”

苍浩冲着老开店了一下头:“幸会,”

老开冲着苍浩也点了一下头,算作是打招呼了,却沒开口说话,

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看來军师都是惜字如金,”

“那当然了……”花东瞥了一眼老开,叹了一口气:“不过,真正要命的是,老开根本不会说话……”

苍浩一挑眉头:“聋哑人士,”

花东又叹了一口气:“他能听,但不能说,”

苍浩的注意力完全被这个老开吸引了:“那我就奇怪了,既然他不能说话,又怎么给你当军师呢,”

“他的工作很简单……”花东说到这里,表情重又变得神秘起來:“老开精通周易术数,我在做重大决定之前,都会让他卜一卦,他只需要用纸笔把卦辞解释给我就行,我一定照办,其他的不用费心,”

“哦……”苍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:“沒想到你还信这个,”

“信,当然信了,”花东一瞪眼睛:“老祖宗的宝贵遗产,当然要信了,这里面有很多玄机,科学根本解释不明白,”

这边花东说着话,老开冲着那两个打手打了几个手势,随后那两个打手向山门外走去,

这一切,都是那么的不经意,看起來很自然,但苍浩却注意到了:“他们去干什么,”

“老开让他们去买盒烟,” 花东笑哈哈的道:“老弟你就自己抽,也不管我们,我们就只好自己备烟了,”

“我这烟倒是可以给你们,就怕你们抽不起啊……”苍浩说着, 突然掏出一把黄金手枪,也不回头,只是一挥手就扣动了扳机,

花东的一个手下卒不及防,惨叫一声,摔倒在地,

他的脚踝被苍浩射断了,鲜血滴滴答答的落下來,

另一个打手愣住了,也不知道该干什么,警惕地看着苍浩,

花东勃然大怒,猛地一拍桌子:“苍浩你要干什么,我带着诚意來跟你谈判,你为什么开枪伤我兄弟,”

说着话的同时,花东警惕的看向苍浩的兄弟们,同时把手摸向腰间,

这一枪过后,多林寺里依然平静,沙阿还在晒太阳,慕北继续对着花盆发呆,

“你带着诚意向我扑面而來是吧,你的诚意还真特么把我给感动了……”苍浩把黄金手枪放到桌子上,掐灭了烟蒂,重新给自己点了一根:“请你用你的诚意回答我,你特么是不是以为我不懂手语,”

花东有点吃惊:“你什么意思,”

苍浩沒有回答,漫不经心的反问了一句:“你们刚进來的时候,是不是发现这里沒有信号,手机不能用,身上带的窃听器也不好使,”

花东脸上变颜变色:“我不懂你的意思,”

“不,你很懂,”苍浩冲着花东吐了一个烟圈:“我不用搜也知道,你们身上带着窃听器,不过呢,我多林寺有通讯屏蔽,平常倒是不怎么开,今天为了欢迎你, 开启了全频屏蔽,这会儿只有我们内部使用的通话器才有信号,”

花东的嘴角抽搐了几下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我也是沒办法,”

“好,那咱们继续说……”苍浩指了指老开,淡淡然的道:“刚才,你的这位军师打的手语,才不是出去买什么烟,他是让你的手下出去给其他人发信号,多林寺这里只有三个人,只要你们迅速包围,利用人数优势,就可以把我们一网成擒,”

花东有些不相信:“你……竟然懂手语,”

“我不知道你对我了解多少,今天正式告诉你,老子过去是雇佣兵,必须得什么都懂一点才能活下來,”弹了一下烟灰,苍浩依旧淡淡然的道:“我要是沒猜错,你应该在周围准备了很多人马,你带着这三个人进來探探路,大部队随后就到,”

苍浩说这些话的时候,目光一直看着花东,似乎忽视了老开,

这让老开觉得自己找到了机会,趁着苍浩不注意,突然伸手去抢桌上的黄金手枪,

然而,苍浩把他的动作了若指掌,而且速度更快,

还沒等老开把手伸过來,苍浩胳膊一晃,已经重新拿起黄金手枪,枪口正对着老开:“你装哑巴也挺辛苦的,现在像个人正常人一样跟我说话,否则我立马把你爆头,”

花东的脸色变得阴沉起來:“他确实不会说话,”

“我数三个数……”苍浩呲牙一笑:“一、二……”

似乎,苍浩又把注意力放在老开的身上,花东的另一个手下以为苍浩沒注意到自己,蹑手蹑脚向山门外走去,

苍浩依然不回头,只是回手一枪,就把这个手下的脚踝也射断了,

这个手下扑倒在地,疼痛的來回打滚,身上沾满了灰土,

而慕北和沙阿好像根本沒听到,依旧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

苍浩甚至不屑于拿出另一把黄金手枪,只是一瞬间的功夫,重又把枪口对准了老开:“下一个数,你再不开口,就去跟阎王唠嗑吧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