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我要血洗东龙帮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开面色惨白,浑身颤抖着,磕磕巴巴说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要让我说什么,”

苍浩哈哈大笑起來:“看吧,见证奇迹的时刻,哑巴被我给治好了,”

花东在來多林寺之前,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而且进退有度,

他打算先摸清苍浩这边的底细,如果力量薄弱就直接动手,正相反,如果苍浩这边力量强大,就暂时隐忍不发,

他相信,凭着自己这副友善的态度,估计苍浩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,至少全身而退还沒问題,

让花东沒想到的是,自己的一举一动完全被苍浩识破了,而苍浩就在谈笑之间,很轻易的掌握了主动权,

此时此刻,这里的一切完全归苍浩控制,花东半点反击的能力都沒有,

当然,花东在远处还埋伏了不少人,可也沒什么用,一方面他无法将消息传递出去,另一方面,他相信苍浩有的是办法收拾自己的手下,

尽管只是苍浩一个人出手,花东毫不怀疑,那个一直看着花盆的呆子和一直望天的傻子,也有着超凡的身手,

“好吧……是我错了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花东颤声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”

“都说过了,我想跟你谈谈,我可是带着诚意向你扑面而來,否则就直接抄你所有窝子了,”苍浩把黄金手枪重又放到了桌子上:“但是你好像沒什么诚意,”

花东看了看哀嚎不止的两个手下,又看了看呆若木鸡的老开,深吸了一口气问道:“你到底想谈什么,”

苍浩玩味的打量着花东:“在你端正态度之前,我又不想谈了,”

“我现在很诚恳……”花东的后腰带着一把手枪,可他眼下根本不敢去碰,双手高高举起说道:“沒错,我今天确实藏了心眼,既然都被你看穿了,我也就只有老老实实了,”

“是吗,真的会老实,”

“当然是真的,”花东一个劲的点头:“东龙帮不是你的对手,”

“你知道这一点就好,现在可以谈谈了,”苍浩笑着点了点头:“我要跟你谈合作,”

“合作,”花东傻住了:“我……沒听错吧,”

“你沒听错,但你理解错了,我说的合作可不是跟你们倒腾毒品,正相反的是……”苍浩说到这里,压低了声音:“我要干掉毒贩子,”

花东听到这话,本能的认定苍浩是要拿东龙帮当炮灰,急忙说道:“行走江湖,多个对头不如多个朋友,我是不愿到处树敌的,再说了,我们东龙帮也沒本事跟红魔集团抗衡……你找我真的是找错人了,”

花东确实挺怕红魔集团,码头那批货损失之后,东龙帮到处疯狂报复,唯独沒敢找洪妙雪的麻烦,

苍浩似笑非笑:“你以为我想要让你们去对抗红魔,”

“不是吗,”花东胆战心惊的道:“我知道你想铲除红魔集团……”

“你有一句话沒说错,东龙帮沒能力跟红魔集团作对,所以你们真正需要做的是引蛇出洞,”苍浩吐了一个烟圈,淡然说道:“其余的你们不用管,我自会处理,”

“也就是说……你要拿我们当诱饵,而不是去跟红魔开战,”

苍浩嘉许的点点头:“聪明,”

“这个风险也不小啊……”花东非常为难的笑了笑:“出來混,不过是为了一个利字,我花东可以给老弟你卖命,但手底下的兄弟们未必乐意……”

“说到底不就是想要点好处吗,”苍浩看着花东,又吐了一个烟圈:“好处就是你们可以留在广厦,我给你们一定生存空间,”

花东眼睛一亮:“真的,”

“我倒是个小人物,可你们敢派人伏击市长,这事儿可不小,你们现在是警方重点打击对象,从常理來说应该马上跑路,越远越好,然而现实情况却是越來越多的东龙帮來了广厦……”苍浩打量着花东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当初邹峰扫黑之后,广厦一直处于势力真空,不过帮派这玩意儿有存在的必然性,所以早晚会产生新的黑|道,临近地区的帮派正虎视眈眈,其中也包括东龙帮,这也是你们赖在广厦不走的原因,”

花东将信将疑的问道:“你有能力保证我们东龙帮在广厦发展壮大,”

“你别误会我的意思,我又不是你们的父亲,才不管你们会怎么样,”苍浩懒洋洋的道:“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把你们连根拔除,这就已经很给面子了,”

苍浩这句话说得非常狂,花东却丝毫不敢怀疑,

就在刚才踏进多林寺大门的时候,花东还么怎么把苍浩放在眼里,这还沒过多一会,他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弯:“如果你肯网开一面,当然最好了,”

“一言为定,”

“别,”老开急忙一伸手,像是要阻拦苍浩说话:“你要先说清楚,让我们干什么,”

“很简单,那就是如果红魔集团联系了你们,你们要马上告诉我,”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还是那话,接下來的事情你们就不用管了,”

“红魔集团怎么会联系我们,”花东一个劲的摇头:“码头那一战之后,我们再沒打过交道,”

苍浩深深的问了一句:“你们知道红魔集团内讧了吗,”

“啊,”花东一怔:“什么时候的事,”

“就是之前不久,”苍浩观察着花东的神色,发现华东是真的很惊讶,显然之前沒得到消息:“新的红魔是徐建军,”

花东更惊讶了:“他,那个给红魔打杂的跟班,”

“就是他,”苍浩讥讽的笑了笑:“人家跟班翻身把歌唱,如今成了新任红魔,他想要稳固自己的地位,就必须马上做成几单大生意,根据我得到的情报,所有跟红魔有过交易的团伙,属你们东龙帮入货规模最大,所以徐建军有九成的可能要找上你们,”

“好,我答应,”花东非常痛快,可马上又提出一个要求:“到时能不能把货给我们,”

苍浩反问:“然后把钱也还给你们,”

花东哈哈大笑起來:“那当然最好了……”

“那当然是不可能了,”苍浩不耐烦地打断了花东的话:“一分钱不掏,白得了许多货,借我的手铲除红魔,到底是你们给我办事,还是我给你们办事,”

“不敢,不敢,”花东见苍浩要翻脸,一个劲的摇头:“一切你说了算,”

“好,那我告诉你,你们在广厦收点保护费、开个KTV什么的无所谓,搞地下赌场也随便你们,但绝对不能碰毒,”苍浩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:“要是犯了这个规矩,我要血洗你们东龙帮,”

花东额头冒冷汗了:“是,是,”

苍浩掏出一部手机扔给花东,吩咐道:“以后就用这个号码跟我联系,记住,红魔那边一有风吹草动,我要第一时间知道,”

花东依然不住的点头,跟鸡叨米似的:“是,沒问題,”

“那就这样吧,”苍浩冲着山门摆了摆头:“你们回去吧,”

花东片刻不敢耽误,急忙跟老开过去搀扶起那两个打手,随后狼狈出了多林寺,

说起來,东龙帮家法还是很严的,这两个打手的伤势非常重,但只要花东沒发话,他们就强忍着不敢逃走,

很快的,四个人消失在山门外,再沒回來,

沙阿走过來,有些不放心的问:“老大,他们会不会调集人马,然后杀个回马枪,”

“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那么东龙帮的末日就到了,”

“话说,跟这帮人合作,我总有点不托底,”

“我也不托底,可有什么办法……”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想要把徐建军和鬼王党找出來,他们是唯一的线索了,”

话音刚落,从山门外走近來两个人,竟是廖家父女,

廖家珺今天沒穿警装,腿上是一条重度做旧的水洗牛仔裤,上身是一件很普通的T恤,

她老老实实跟在廖承豪的后面,表情有些怪异,好像有什么事,

要是她早來五分钟,就能碰见东龙帮了,到时又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场面,

东龙帮的打手在地上留下两摊血迹,廖承豪沒注意到,也可能是不以为意,

廖家珺却发现了,仔细看了一眼,又深深的望向苍浩,

“伯父你好,”苍浩赶忙起身打招呼:“今天怎么这么空,”

廖承豪不耐烦的道:“我很忙,哪会有空,所以今天來是有事,”

“哦……”苍浩始终陪着笑脸:“什么事,”

廖承豪叹了一口气:“我是來辞行的,”

“你要走,”苍浩长呼了一口气:“太好了,”

廖承豪一瞪眼睛:“你说什么,”

“你既然决定回马來,肯定是说服了廖家珺,”苍浩很是认真的道:“我要恭喜你们父女终于可以团聚了,”

廖承豪望着苍浩,突然变得垂头丧气:“我沒说服小珺,所以……是我自己走,”

苍浩怔了一下:“廖家珺留在国内,”

“对,”廖承豪即是无奈,同时也是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:“我决定支持她做警察的理想,我也相信她会成为一个好警察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