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启动深层网络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让你这么一说,我也不知道,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……”苍浩长叹了一口气,望了一眼廖家珺,只见这朵警花站在那里,表情有点纠结,

看起來,廖家珺希望廖承豪留在国内,但廖承豪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苍浩已经猜到了:“你要跟我师父去东南亚,”

“沒错,”廖承豪用力点点头:“我支持他启动克拉运河计划,本來,以为自己老了,可以安享晚年,但在国内这些日子,我发现自己还是有用武之地的,趁着胳膊腿都还算灵巧,完全可以再干一番事业,”

苍浩感慨的叹了一口气:“你们这些老家伙都决定二次创业了,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压力山大,”

苍浩刚刚还恭恭敬敬,转眼就是这么一句,这让廖承豪有点难以接受:“臭小子你怎么说话呢,”

苍浩呲牙一笑:“我这是在给自己励志,”

“你笑的太难看了,”廖承豪重重哼了一声:“听着,我今天來就是要告诉你,我走了之后,你要帮我照顾好女儿,”

苍浩很诚恳的点点头:“放心,你女儿就是我女儿,我一定放在心上的,”

这一次是廖家珺不高兴了:“你怎么说话呢,你什么时候跟我老豆成平辈了,”

“我……顺嘴一说,习惯了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我哪有这么大的侄女,你敢管我叫叔叔,我还不敢认呢,”

廖承豪终于听不下去了,用力拍了一下桌子:“你师父什么都教你了,就是沒教你怎么说话,”

苍浩懒洋洋的道:“不爱听我说话,你还不快点走,”

廖承豪非常不屑:“你以为我愿意留在你这诈骗寺啊,”

苍浩一怔:“诈骗寺,”

“两个骗子和尚,还一个显宗一个密宗,再加上一个骗子道士,你这不是诈骗寺是什么,”

“让你这么一说……”苍浩啧啧叹道:“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,”

“你们骗别人也就罢了,我女儿可是刑警,你看着办,”轻哼了一声,廖承豪又道:“我走之后,要是小珺掉根汗毛,看我怎么找你算账,”

苍浩依然是懒洋洋的:“先不说你怎么数清楚汗毛,就算是我保住了她的汗毛,其他地方的毛少不少的我可不负责,”

廖家珺因为父亲要走了,本來心情就很烦躁,听到这话登时火了:“你还要不要脸啊,你这个臭无赖,”

苍浩很认真的反问:“我怎么了,”

“老豆……”廖家珺再不理会苍浩,转而扯了扯廖承豪的衣服:“都说了多少遍了,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,你用不着让任何人保护我,”

廖承豪好像沒听到廖家珺的话,只是不住的叮嘱苍浩:“我的话听清楚了吗,臭小子,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,”

“我听清楚了……”苍浩说着,突然神色一变,非常郑重的说了一句:“一定平安回來,”

廖承豪一挑眉头:“你希望我们回來,”

“当然了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东南亚那边,你们比我熟悉,可惜我帮不上什么忙……”

“不用你帮,”廖承豪轻轻摆了摆手:“我们走了之后,这里的战场就要你自己面对了,千万别让我们失望,”

苍浩微微一笑:“等着跟你们胜利会师,”

“好,”廖承豪看了一下时间,又道:“你师父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,就不亲自來跟你道别了,我全权代表,”

“可儿呢,”

“他会带在身边,由长野风花和唐传江全职保护,有这两位高手在,可儿的安全沒问題,”顿了一下,廖承豪又道:“话说,可儿还挺想你呢,在我面前总是提起你,”

“我就是这么让女性喜欢,”苍浩笑嘻嘻的道:“不管萝莉还是御姐,”

“臭小子,总沒个正行,”廖承豪用力拍了一下苍浩的后脖颈:“不跟你多说,我走了,”

苍浩撇了撇嘴:“一路平安,”

此时苍浩说起话來,不像刚才那样吊儿郎当,而是非常深沉,

突然之间,廖家珺有些明白了,这帮雇佣兵从來都是这样道别,

因为大家谁都不知道能否活到明天,任何繁文缛节也都失去了意义,所以只是嬉笑怒骂,

庞劲东和廖承豪去东南亚这件事,是一早就已经决定了的,他们两个一方面要启动克拉运河,另一方面则是扫清红魔集团的外围,

而苍浩就留在国内,继续面对这些敌人,

大家也沒怎么商量,自然就这样决定了,各有各的分工,这是一种默契,

然而,廖家珺的心里却很难受,她希望父亲能够颐养天年,而不是重新披甲上阵,

有那么一度的,她很想劝阻父亲,可父亲的态度又是那样的坚决,

这让她突然想到,既然父亲已经同意自己继续做警察,自己也应该支持父亲的选择,

所以,廖家珺最后只有同意了,

廖承豪告辞了,廖家珺却沒走,看起來想要跟苍浩说点什么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慕北走了过來,表情木讷的说了一句:“冷瞳刚才传來消息,南非基地可以试运行,接下來需要招募兵员,是不是可以启动深层网络了,”

很多时候,苍浩都怀疑,慕北一天到晚跟花花草草说话,会不会让脑子也变成木头,

而苍浩这个担心是正确的,慕北说起话來往往无所顾忌,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什么事,根本不考虑在场的还有其他什么人,

苍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然而晚了半步,慕北还是把话说出來了,

廖家珺听到这话,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,

她对南非基地什么的并不关心,倒是对这话中的一个词汇很感兴趣:“什么深层网络,”

“你别听他胡说八道,”苍浩用力挥挥手:“他玩游戏玩傻了,”

“不,”廖家珺一个劲的摇头:“我这是第二次听你们提到‘深层网络’这个词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就是一个****,大致跟艹榴差不太多,话说扫黄不归你管吧,你可别毁了宅男们的福音,”

“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”廖家珺看着苍浩,狡狯的一笑:“深层网络确实包含着重口味的成人内容,但绝对不是你说的这么简单,上面有很多震惊世人的东西,”

苍浩狐疑的打量着廖家珺:“你过去听说过深层网络,”

“我是刑警,”廖家珺想指指自己身上的警徽,却忘了根本沒穿警服,结果手指只是在饱满的胸脯上探跳了几下:“我听说过很多东西的……”

“哦,那你说说,你对深层网络了解多少,”

“我当然都知道了,就看你愿意说出來多少……”廖家珺轻哼了一声:“这对咱俩的关系也是一个考验,”

“别拿你忽悠犯人的那套來忽悠我,别忘了老子是东北人,”苍浩嘿嘿笑了笑:“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,如果你真的知道了什么,根本就沒必要來问我了,”

“我……这……好吧,我承认,其实我知道的不多……”廖家珺有点尴尬的承认了:“我办过一些重犯,他们曾经提到过,很多非法交易在深层网络上进行……”

“然后呢,”

“沒有然后了,”廖家珺一个劲的摇头:“他们知道的也不多……一直以來,我都想把这个罪恶的网站挖出來,可惜总是找不到半点线索,”

苍浩看着廖家珺,良久之后,突然长叹了一口气:“这不是一个网站,而是一个网络,”

廖家珺急忙问:“什么样的网络,”

“我再跟你说一次,这世上有很多事,不知道比知道要好,”顿了顿,苍浩非常认真的道:“这个深层网络,就算你有机会接触到,你也无可奈何,正相反的是,你的心理和理智还会受到严重冲击,所以你何必多此一举呢,”

廖家珺赌气的质问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把这个网络怎么样,”

“你只是一个刑警,”苍浩略有点不屑的笑了:“别说你,这个国家的安全部门、俄国的联邦安全局、M国的CIA和FBI,都想要关闭深层网络,可根本找不到办法,”

廖家珺非常不理解:“为什么,”

“这个道理是明摆着的,谁能让全世界断网,”不等廖家珺回答,苍浩继续说道:“互联网,就像蜘蛛网一样,就算你切断了其中的几条线,其他地方依然连接在一起,就算沒有网线,只要有手机,有各种无线信号,互联网依然存在,至多也就是一个速度快慢的问題,国内有网络防火墙,不是照样有翻墙的办法吗,想要关停网络的唯一办法就是彻底的物理切断,但这样一來损失可就太大了,整个世界都要停摆,”

“这跟深层网络有什么关系……”

“关系大了,”苍浩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:“首先我给你纠正一下概念,深层网络是互联网的一个层面,而不是一个组成部分,更不是一家网站,”

廖家珺还是不理解:“什么样的层面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