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我们能做什么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随着一声惨叫,整条胳膊被砍落下來,鲜血喷溅了黑人一身,

廖家珺冲着屏幕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:“住手,”

“省省吧,”苍浩冷冷的道:“他们听不到的,”

屠杀仍在继续,这个血腥的场面刺激到了那些匿名的游客,开出的价格越來越高,都是要求以各种残忍的手段虐待那个小伙子,

而那个黑人全部照做,就像一部机器一样,根本无视金发小伙的哀求,

半个小时后过去,那个小伙子躺倒在地,再也沒有力气哀求了,沒过多一会,就咽气了,

这个时候,屏幕上弹出一行字:“本次直播秀到此结束”,随后自动退出聊天室,

廖家珺傻傻的看着这一切,片刻之后回归神來,拼命的推了一下苍浩:“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做,”

“我能做什么,去阻止他们,”苍浩冷冷的看着廖家珺:“他们有可能隐藏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,既可能是我们的隔壁,也可能是南极洲的某个科研站,我跟你解释过深层网络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们沒有留下任何痕迹,这么大的地球,上哪去找,”

廖家珺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就算找到了,又能怎么样,我可能立即飞过去把这个人救出來吗,”苍浩一摊双手:“就算來得及,为了一个人,我需要承受巨额成本,还要冒很大的风险,划的來吗,”

廖家珺一字一顿的提醒:“这毕竟是人命,”

“那就请你回答我,每起人命案你都能侦破吗,”

“当然不能……有的是沒线索,有的是……”廖家珺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:“执法成本太高,”

“这不就得了,你们警方总是吵嚷说执法成本高,难道我义务当警察就不用花钱了,,”冷冷一笑,苍浩讥讽的道:“各种电信诈骗横行无忌,拿不出來一点有效的办法,只是教老百姓如何防骗,本国的事情都沒做好,去关心大洋彼岸一个陌生人的死活,你这不是有病吗,”

“你才有病,”廖家珺有些火了:“你平常难道少管闲事了,你不是总喜欢见义勇为吗,”

“我做任何事都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力所能及,”苍浩指了指屏幕,一字一顿的道:“深层网络,每天都在上演这样的事情,各国执法机关尚且无能为力,抱歉我沒有那么大的本事,”

廖家珺看着苍浩,突然垂头丧气的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……我应该理解你的……”

“我对这些事已经习以为常了,但你跟我不一样,所以我劝你不要接触深层网络,因为你看到了之后却又无能为力,心里肯定很不甘……”苍浩说到这里,语气柔和了一些:“换个方式思考一下,也许被杀那个人是自愿的呢,”

廖家珺一怔:“自愿,”

“家里需要钱,就只有牺牲自己了……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其实我当年不是也一样吗,本來我才不想当雇佣兵,只不过我比这个可怜虫有能力罢了,”

“可那些看客也非常可恨,”廖家珺看了一眼屏幕,尽管上面什么都沒有:“他们花这么多钱,为了什么,只是为了看别人痛苦,”

“你是刑警,这个应该明白,变|态呗……”苍浩又是耸耸肩膀:“看着别人痛苦,他们能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愉悦感,这跟那些变态杀手沒什么两样,你也看到了,凡是进入这里的还都是有钱人,不乏土豪,”

廖家珺不屑的哼了一声:“越有钱越变态,”

“我要忙了,不多说,你先冷静一下吧,”

廖家珺依然不甘心:“等等……深层网络上还有什么,”

“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,你要是想让我一一展示,我沒这个时间也沒这个兴趣,”

“不,我不想再看了,”廖家珺无惧残酷的场面,但自己面对罪恶时的这种无能为力之感,却是她无法接受的:“我只想知道这个深层网络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,”

苍浩先是一怔,又和慕北对视了一眼,随后摇了摇头:“这个……我还真不知道……”

“你一点都不了解,”

“我成为雇佣兵的时候开始,深层网络就已经存在了,我不知道它有多么有酒,”苍浩一边说,一边一个劲的摇头:“在深层网络上的一些聊天室里,倒是也曾经存在过这样的讨论,但沒有人能说清楚,”

廖家珺微微皱起眉头:“这么神秘,”

“就是这么神秘,”苍浩点点头:“反正就是,深层网络上的所有人,在开始使用的时候,深层网络就已经存在了,好像互联网刚一诞生,就已经有了,沒人能说清楚它的历史,”

“可是总要有一些人负责运营这个网络吧,”廖家珺想起一件事:“就比如那个浏览器,总要有人设计开发对吧,”

“确实有一些个人和机构,从不同程度上介入了深层网络的建设,就比如开发这个浏览的,我都知道是哪家公司,”苍浩摇摇头:“但这些个人和机构都是基于商业目的,对深层网络沒有控制权,就比如这个浏览器,其实只是提供了一个接口,就算这家公司不搞,其他机构也会弄的,”

“我明白了,”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深层网络本身就是网络的一部分,严格的來说,是网络的虚拟层面,所以任何建设网络的本身,也都是在强大深层网络,”

“我觉得,这个深层网络肯定是有一个设计者的……”苍浩说着这里,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可同样还是沒人知道,”

猛然间,苍浩觉得深层网络其实就是依附网络之上独自运行的,跟矩阵系统有异曲同工之妙,

眼下矩阵系统就是在养活自己,挖掘出比特币,卖了钱之后添加设备,进一步完善能力,

墨师是个电脑天才,苍浩竟然从來沒想到过问问,墨师对深层网络了解多少,

“我想到了,”廖家珺突然一拍桌子:“你刚才用信用卡了是不是,”

“对啊,一千美元呢,你要还给我,”

“当然不是,”廖家珺急急的道:“只要追踪这一千美元的流向,就算不能瓦解深层网络,至少可以查出來是谁组织的这个聊天室,”

苍浩和慕北对视了一眼,不约而同的笑了,

廖家珺有些不服气:“你们笑什么,”

“你都想到的事情,聊天室组织者当然也想到了,会有很多办法规避的……”苍浩一边笑着,一边摇了摇头:“我估计,参与这次聊天的人,汇出的款项会进入不同皮包公司的账户,來回在全世界各地來回转账,最后一起神秘失踪,这么复杂的流程,就算CIA或国际刑警组织出面,恐怕也调查不清楚,”

“再说了……”慕北瓮声瓮气的跟了一句:“快血聊天室只是深层网络的一个使用者,就算把它打掉了,还会有其他人取而代之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轻轻点了点头:“罪恶每天都在上演,而且还是前仆后继,这个世界本來就这样,我们能做什么,”

廖家珺彻底无语了,深深垂下头去,如同霜打了的茄子,

尽管作为刑警,廖家珺早就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罪恶,却还是被今天的所见惊呆了,

这种原本只在电影里看过的场景,原來在现实中活生生的存在,而且要更加血腥和残忍,这让廖家珺感到自己过去的认知被彻底粉碎,

苍浩也不管廖家珺,跟慕北忙活起來,

尽管深层网络有着太多罪恶,对苍浩來说却还是必不可少,因为雇佣兵招募就要在上面进行,

赵轩、冷瞳都有自己的渠道,快刀手聂嘉林也能找來一些杀手,但都不如深层网络快捷有效,

苍浩和慕北在这边忙着,倒也不回避廖家珺,反正廖家珺根本不知道两个人在做什么,

整整两个小时过去,廖家珺始终垂头丧气的,一动不动在坐那像一尊雕像,

这让苍浩有点担心她是不是傻掉了,等到差不多忙完,苍浩咳嗽两声:“你怎么了,”

“我……”廖家珺抬起头來,目光有些茫然:“我沒什么……挺好……”

“你不会是受刺激了吧,”

“你才受刺激了,”重重哼了一声,廖家珺再度变得沮丧起來:“今天,我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父亲不让我当警察……”

苍浩一怔:“刚才我们的话題好像是深层网络吧,你怎么扯到廖伯父哪去了,”

“因为他知道真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,所以不想让我面对这些,”

“那你后悔了,”

“当然不后悔,”廖家珺毅然决然的说道:“我明白老豆用心良苦,但我也更明白了做警察的意义,那就是根绝这种罪恶,”

廖家珺很认真的问:“你能不能想办法治理一下电信诈骗,”

“那都是小CASE,”廖家珺用力摆摆手:“我更关心深层网络,”

苍浩不屑轻笑一声:“关心又有什么用,”

“你刚才不是问我吗,我们能做什么,”廖家珺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现在想到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