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改变这个世界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点点头:“说说看,”

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:“那就是改变这个世界,”

苍浩凝视着廖家珺,良久之后,突然微微一笑:“我总是容易被这种豪言壮语打动,”

廖家珺一怔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……”苍浩拖着长音说道:“你说得非常对,我们应该改变这个世界,不管我们能做到什么程度,至少也应该作出努力,”

廖家珺深深的一笑:“那么我们一起努力吧,”

还沒等苍浩回答,手机响了起來,苍浩看了一眼,发现是自己留给花东的那部手机,

苍浩看了廖家珺一眼,站起身走到外面,把电话接起來:“你好,”

“喂,喂,”花东的声音非常低,听起來有些紧张:“能听见我说话吗,”

“能,你说,”

“刚才徐建军给我打电话了,约我见面……”

苍浩语气非常平淡:“把时间地点给我,”

花东一点迟疑都沒有,直接说出时间地点,然后不太放心的问:“接下來我应该做什么,”

“你什么都不用做,”

“那你呢,”

“我怎么做沒必要跟你交代,”

“好吧,”花东咽了一口唾沫,很不放心的问:“我的安全……沒问題吧,”

“放心,死不了,”苍浩轻松的一笑:“接下來,是我跟徐建军之间的个人恩怨,你只需要围观就行了,”

苍浩说得轻描淡写,但花东仍然很担心:“你们……不会大打出手吧,”

“就说这么多,”苍浩沒有回答花东,直接挂断了电话,

回到房间里之后,苍浩冲着慕北使了一个眼色,示意慕北出來说话,

而这个慕北还真是个呆子,直接就问:“老大你怎么了,眼睛不舒服,”

“是啊,我眼睛不舒服……”苍浩揉了揉眼睛,随后黑着脸道:“你视力真好,有时候我想把你眼睛挖出來,给自己换上,”

廖家珺倒是知情识趣,意识到苍浩有些事不想让自己知道,于是起身告辞了:“局里还有点事,我先回去了,保持联系,”

苍浩满面笑容挥了挥手:“再见,”

廖家珺翻了翻白眼:“你笑的真难看,”

送走廖家珺,苍浩马上吩咐慕北:“通知兄弟们集合,”

“有麻烦了,”

“我们去会会徐建军,当然,还有那个黑面鬼,”苍浩深深的一笑,随后补充了一句:“更重要的是以后管好你的嘴,”

再说花东这一边,

他猜测苍浩可能要袭击徐建军,实在不想置身枪林弹雨中,本來不想去赴约,可如果不去,苍浩不会放过自己,

有那么一度,他想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徐建军,换取红魔集团的支持,大不了跟苍浩打一仗,

从内心深处而言,花东恨透了苍浩,苍浩让东龙帮在码头损失那么多货物不说,还让东龙帮折损了不少成员,花东做梦都想报复,

但也正因为如此,花东充分认识到苍浩的可怕之处,东龙帮成员在苍浩面前就如小白兔,只有被任意屠戮的份儿,连防守的能力都沒有,

即便是面对花东这个老大,苍浩也能在轻描淡写间,让花东彻底落到下风,

苍浩表现出压倒性优势,这让花东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,不敢跟苍浩开战,

当然,毒贩子那边也不好惹,所以花东去赴约的时候,带上了三十多个手下,

这些都是东龙帮的精锐,一旦场面有变,可以保护花东的安全,

徐建军约的地方是郊外一处私人庭院,这里有很大的花园,花东赶到的时候,院子里摆满了石桌石凳,每一张石桌上面都摆着茶具,

花东带着手下浩浩荡荡的进來,徐建军亲自过來迎接,瞥了一眼花东身后的队伍,哈哈一笑:“花东老大对我很不放心啊,”

“不是对你不放心,是对自己不放心,”花东说着,也是哈哈一笑:“你也知道,最近警方把我们东龙帮看成眼中钉,到处严厉打击,我这个当老大的,总要注意点安全不是,我倒是不怕被抓去坐苦窑,可我手底下这么多兄弟总要有人给做主不是,”

“说得对,”徐建军指了指身后那些石桌石椅:“我都猜到了,你看,准备了这么多茶具,就是给你的手下用的,”

“只喝茶不吃饭,”花东笑嘻嘻的问:“你怎么这么孤寒呀,连点酒菜都沒有,”

“喝茶,越喝越清醒,清醒着谈生意,等到生意谈成,咱们再喝个昏天黑地……”徐建军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我知道你喜欢白酒,最近搞了一批特供,都是给中央首长喝的,”

“还是你了解我呀,”花东非常热烈的跟徐建军拥抱了一下:“我早知道,你好叻仔,以后一定花开富贵,”

徐建军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请入座,”

花东带着手下呼啦啦的走进來,在石桌石凳上坐定,花东坐在正中间,手下在周围围成一圈,

表面上,花东是云淡风轻,实际上心里一个劲的打鼓,

也不知道苍浩什么时候会杀过來,花东已经打定了主意,只要听到枪声,立马抱头就跑,

花东已经不在乎面子了,只想要保命,

作为帮派老大,他还是第一次发现,面对苍浩和红魔这些强大的存在,自己原來这么无能,

东龙帮的手下腰间全都鼓鼓囊囊的,明显是带了家伙,虎视眈眈的看着周围,

徐建军好像沒注意到这一点,径自走到最前面,旁边走过來三个人,站在了徐建军的身旁,

这三个人就是黑面鬼、蕙兰和季兰,徐建军的其他手下再就沒出现,

一个东龙帮的小弟看着黑面鬼,不屑的一笑:“艹,这小子搞什么啊,打扮成这副怂样,”

黑面鬼听到了这句话,只是向这个小弟这边看了一眼,一股强大的气场随之压迫而來,

这个小弟猛地打了一个寒战,竟然不敢再说话了,

徐建军提高嗓门说道:“诸位,今天到场的都是东龙帮的精英,我徐某人很高兴见到你们……”

这个时候,老开从外面走了进來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坐到了花东身旁,

其实,老开是先到的,他沒跟徐建军在一起,而是在周围观察了一圈,

老开冲着徐建军瞥了一眼,随后轻轻点了点头,低语了一句:“沒有埋伏……”

“恩,”花东一愣:“不能吧,”

“四下里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,”老开的声音更低了:“不知道这个徐建军到底在搞什么,”

似乎徐建军只带了这三个手下,这让花东非常不理解,这帮毒贩子做事从來谨慎小心,

过去花东跟红魔集团交易,红魔在周围一定密布埋伏,准备强大的无力,这个徐建军似乎有点不按常理出牌,

徐建军也不管老开跟花东在说些什么,自顾自的继续说道:“大家在道|上也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物,想來应该听说了,红魔集团内部出了点状况,所以今天來跟大家谈的是我徐建军,从现在开始,我徐建军就是新的红魔,你们有的人认识我,有的人从沒听说过我,不过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事以后大家合作发财,”

说到这里,徐建军打住了,似乎在等待掌声,但沒有人鼓掌,

东龙帮的人一方面留神花东这边,另一方面则仔细观察着周围,

“看來大家好像不怎么感兴趣啊……”徐建军自嘲的笑了笑,问花东:“不知道花东老大有什么想法,”

“我的想法就是多赚钱撒,”花东不再跟老开说话,笑着对徐建军说道:“我跟洪妙雪也沒什么交情,你们红魔集团的事我才懒得管,不管你们到底是谁当家做主,只要把货价压到最低就好,”

“压低沒问題,”徐建军说着,打了一个响指:“传统海洛因,如今市场空间越來越小,各种化学合成毒品才是王道,我看,以后咱们就专门搞这个,怎么样,”

花东满不在乎的笑笑:“摇头丸、K粉这些吗,我们本來也要卖的,还是那话,看价格,”

“你说的那些其实也属于传统毒品,我的可比那些好太多了,”徐建军不无得意的道:“之前,洪妙雪当家的时候,也考虑过让集团转型,偷偷设立了一家小型化学工厂,我已经接管了这家工厂,第一批货已经试制出來了……”

蕙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來一个托盘,上面摆着二十多根试管,里面装着一种粉末状物体,成灰白色,

花东挠挠头:“什么东西,”

“国外最近非常流行……”徐建军指了指那些试管:“这个东西叫浴用盐,从医学角度來说属于致幻剂,使用方法跟K粉一样,会让人感觉非常的爽……”

花东打断了徐建军的话:“我只关心价格,”

徐建军马上说出了一个数字,花东听后,先是一怔,随后急急的问:“你说真的,”

“我一言九鼎,”

徐建军给出的价格实在太低了,按照花东的经验,几乎已经接近成本,

这要是拿出去兜售,一转眼,几倍的利润就到手了,比过去任何生意都赚钱,

“我是很有诚意的,”徐建军一摊双手:“不知道花东老大怎么想,”

花东当即道:“合作愉快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