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一种新型毒剂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徐建军看着花东,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徐建军做了红魔之后,第一时间就找东龙帮合作,因为过去大家打过交道,合作还算顺利……”

“沒错,”花东笑哈哈的道:“要不,怎么你一给我打电话,我马上就來了,你知不知道我多忙,好几个小明星等着我临幸呢,别人找我都得预约,”

“有了钱,想玩多少明星不就是个数字问題吗……”徐建军笑眯眯的看着花东:“真正重要的是生意伙伴之间必须以诚相待,要是连起码的信任都沒有,很难赚钱,”

“沒错,一点都沒错,”花东一个劲的点头:“我花东这个人最讲诚信了,”

“你沒什么要告诉我的吗,”

“我的事情你都知道吗,”花东依然笑哈哈的:“你要是不信任我,也不会找我谈生意,不是吗,”

“说得对,”徐建军点点头,冲着季兰使了一个眼色,

马上的,季兰端上來一个托盘,上面放着一杯茶,

徐建军把茶拿起來,冲着所有东龙帮成员一敬:“生意谈成,高兴,來,大家请茶,”

东龙帮有的人口渴了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,

徐建军倒是挺用心,这茶竟然还是热的,

不过,多数东龙帮却沒动杯子,徐建军笑着摇了摇头:“怎么,大家担心茶水有毒,我可不想毒死你们,东龙帮要是都死了,我以后跟谁做生意啊,”

花东有些不乐意:“你怎么说话呢,”

“实话实说,”从一开始,徐建军就非常客气,但此时说起话來却有些火爆了:“今天这茶,喝了就是给我徐建军面子,要是不喝的话,以后生意也别谈了,”

“不就是一杯茶吗,”花东轻哼一声:“喝不喝又能怎么样,,”

“这是面子,”徐建军抓起杯子,用力摔在地上:“你们这些出來混的,都很看重面子,我徐建军也很在乎别人是不是给面子,”

“啪”的一声,杯子摔的粉碎,东龙帮成员刷的一下子站起來,不约而同把手伸向后腰,

眼看场面要闹翻,徐建军却丝毫不肯让步,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徐建军就是想要个面子,”

花东也不知道苍浩什么时候会杀到,不愿在这个时候得罪徐建军,于是冲着一个手下点点头,

这个手下胆战心惊的端起杯子,喝了一小口茶,随后把杯子放下來,

花东仔细观察着这个手下,一时沒跟徐建军说话,而徐建军也不催促,只是冷眼看着,

过了几分钟,这个手下倒是沒什么异样,花东长呼了一口气:“算了,不就一杯茶吗,喝就喝呗……”

说着,花东拿起杯子,把茶水一饮而尽,

有了老大做榜样,东龙帮的成员也不情不愿的喝了一口茶,说起來,他们倒不认为徐建军会把自己怎么样,

这一次,徐建军表现得非常诚恳,确实想要跟东龙帮做生意,

连花东都觉得,把在场这些人全都弄死,对徐建军來说沒任何好处,

然而,徐建军接下來的话,却彻底颠覆了花东的自以为是,

看着东龙帮成员都喝过茶水,徐建军突然笑了起來:“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听说过我的故事,如果有兴趣,我现在给大家讲讲……”

花东冷笑一声:“我知道你是卧底的警察,”

“沒错,我是警察,可这个身份被发现了,沒办法,我就只好出卖了自己的同事,结果呢……”说到这里,徐建军的表情竟然有些惋惜:“这些同事死的非常惨……我真不想这样做,可沒有其他办法,蝼蚁尚且偷生,我徐建军也不想死,”

花东掏出一根烟点上:“理解……”

“理解吗,不,你不理解,”徐建军笑着摇了摇头:“也正因为我出卖了自己的卧底同事,我发现自己已经沒有回头路了,其他人要是被警察抓到,只要肯招供还能换个缓刑什么的,我就只有死路一条,既然不能回头,我就只有一路走到底,我要让自己成为最强大的人,谁也不敢把我怎么样,”

“于是你就出卖自己的老大,”花东有些不屑,但凡出來混的,最忌讳就是出卖老大,

就算花东对徐建军有些忌惮,在这件事上也不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,

“你知道你看不起我……”徐建军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:“听我把话说完,既然我要成为最强大的,那么就要除掉所有挡路的人,洪妙雪挡我路,我除掉她是理所当然,话说当初她也是依靠谋反上位,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”

花东又哼了一声:“然后呢,”

“然后就是,洪妙雪谋反可以,毕竟她是洪氏家族的人,终归还有一些实力人物支持她上位,但我不一样,我是外來的,我凭什么坐红魔这个位子,”沒等别人说什么,徐建军继续说道:“我刚做红魔的时候,很多人都怀疑,我到底能做多久,结果呢,我真的就坐稳了这个位子,因为这些年來我给自己培养了很多亲信,也准备了足够的力量……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”花东有些不耐烦了:“我今天是來谈生意的,不是听你痛说革命家史,”

“我说的这些跟你有关系,”

花东一愣:“什么干系,”

徐建军脸色突然变得非常狰狞:“我是要告诉你,不要看扁了我徐建军,要是沒有两把刷子,我早特么被人整死了,”

话音刚落,蕙兰拿过一个终端,给徐建军看了一眼,低声道:“他们來了,”

“恩,”徐建军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,随后对花东又道:“我一直都在监视你,你以为,我不知道你跟苍浩见过面,”

花东听到这话,刷的一下站了起來,紧张的看了看周围,

“我不知道你跟苍浩都说了些什么,但你最后平安从多林寺离开,显然是达成了某种协议,”冷冷一笑,徐建军问道:“这个协议跟我有关是吧,”

花东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不耐烦的质问:“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,还跟我说这些废话干什么,”

“因为我想给你一次机会,”徐建军把眼睛瞪得圆圆的,癫狂的看着花东:“我是真想做你这单生意,沒想到啊,你不把握这个机会,”

花东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,用眼角的余光继续观察周围:“你跟我说这些就是给我机会,”

“不,”徐建军缓缓摇了摇头:“机会在刚才,我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告诉我,你要是说出苍浩的事情,以后大家还是好伙伴,可你沒有把握这个机会……”

“那我现在说出來行了吧,”花东有点怕了:“我也想跟你做生意,但苍浩太能打了,我有什么办法呢,”

“这么说你就是承认了,”徐建军笑着点了点头:“我沒冤枉你,”

既然已经被徐建军识破了,花东果断决定转变阵营:“只要你能干掉苍浩,以后大家还是好伙伴,”

“事到如今了你还想拿我当炮灰,你怎么不自己出手,”徐建军用手拍了拍额头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你看,我差点忘了,你们确实报复过苍浩,结果被苍浩给团灭了,”

“你又知道,”花**然感到一阵阵头晕:“你……算了,干不掉苍浩,以后也别谈合作了,”

从刚才摊牌的那一刻起,东龙帮所有人就全都站起來了,紧张的看着徐建军这一边,

但马上的,他们的身体也跟着要晃了几下,看起來倒是很有节奏感,

有几个身子比较虚的,一屁股坐回到石凳上,双眼无神,瞳孔放大,

徐建军叹了一口气:“可惜已经晚了,”

花东感觉眩晕感越发严重,愤怒的质问:“你……这茶水里放什么了,”

“就是这种浴用盐,”徐建军指了指那些试管:“这东西主要成分是甲卡西酮和亚甲基双氧吡咯戊酮,是从一种叫做阿拉伯茶的植物里提炼出來,可以让人产生强烈的惶恐、躁动和不安,并且因为幻觉引发暴力行为,”

“你……我特么的不吸毒,你敢给我下毒,”

“不是下毒,把你毒死这么沒技术含量的事,根本不符合我做事的风格,让我再给你科普一下,任何一种化学物质,发挥效力最高的方式是口服,其次才是呼吸,当然,有些化学物品吸入之后,会被人体的消化系统分解掉,根本起不到作用,不过浴用盐不一样,你用鼻子去吸就是普通毒品,如果进入消化系统把药效发挥到最大……”顿了顿,徐建军哈哈大笑起來:“将会上演非常精彩的一幕,”

花东又惊又怕:“到底……会怎么样,”

“浴用盐还有一个名字叫丧尸剂,都看过《生化危机》吧,你们真的会变成丧尸哦,”深吸了一口气,徐建军一字一顿的道:“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们的造化了,”

就在徐建军跟东龙帮谈判的同时,有一架四旋翼飞行器盘旋在上空,那部终端显示的就是监控画面,

蕙兰说的“他们來了”,指的是血狮雇佣兵,

苍浩赶到之后,先让黄彬焕用四旋翼飞行器侦查了一下,这家飞行器沒有发现空中有同类,倒是确认徐建军沒有准备埋伏,

于是,苍浩迅速赶到墙外,在墙上面安装了爆破装置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