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沙阿VS黑面鬼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还沒等花东说什么,一阵沉闷的响声,墙壁被炸出一个豁口,

砖头瓦块向前飞溅出來,击打在东龙帮的身上,

花东的手下卒不及防,随着一声声惨叫,被击倒了许多,

有的人只是受伤,有的人脑袋则直接被开瓢,花白的**和殷红的鲜血喷洒的到处都是,

也就是看到这些鲜血的同时,花**然感到自己不能正常思考了,只是想要去尝一尝那些鲜血的味道,

进一步的,花东的心中涌起一股杀戮的yuwang,恨不得有个人在眼前,可以让自己尽情蹂虐,

尘埃未落,苍浩从外面扔进來几个圆筒形的东西,迅速爆炸开來,

是震爆弹,是苍浩用來开路的,所有在场的人先是看到一阵白光,紧接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,跟着又是一声巨响,耳朵里充斥着嗡嗡的巨响,

东龙帮发出一阵阵惨叫,纷纷捂着耳朵和眼睛倒在地上,老开和花东则昏倒了过去,

至于徐建军那一边,却已经有了准备,一起翻身躲在一处花坛后面,

等到爆炸结束,徐建军一指季兰和蕙兰:“挡住他们,”随即掉头疾跑,黑面鬼紧紧跟在后面,

扔过來震爆弹之后,苍浩带着慕北从豁口突入进來,双手举着枪稳步接近,

这时,随着又一声爆炸,另外一处墙壁也被炸开缺口,黄彬焕和李崇也突入进來,

蕙兰和季兰拿出枪,突然一齐开火,一阵密集的子弹兜头射向苍浩,

苍浩就地卧倒,慕北躲在一处石桌后面,子弹“通通”的不住敲击着,射在苍浩和慕北的周围,

季兰和蕙兰毫不吝啬子弹,很快的,苍浩面前被炸开密密麻麻的坑洼,坚硬的青石地面变得像马蜂窝一样,

很显然,她们最恨的人就是苍浩,基本上不怎么在意其他人的攻击,只把火力对准苍浩,

在密集的火力之下,苍浩和慕北几乎沒有还击的余地,但也正因为如此,黄彬焕和李崇获得了机会,迅速向蕙兰和季兰冲过來,

李崇一边奔跑着,一边不住的打着短点射,很快的,一个短点射正射在蕙兰的肩膀上,

蕙兰惨叫一声,失手扔掉枪,用手捂住了肩膀,

季兰急忙问:“你怎么样,”

“沒事,死不了,”蕙兰在里面穿了龙鳞甲,虽然沒有被打穿,可是也很不好受,

蕙兰试着拿回枪,刚准备开火,就感到肩膀一阵疼痛,

如果李崇是用的是威力大一些的枪械,此时蕙兰就已经归西了,

也只有死神射手那种有这变态防御力的盔甲,还有同样变态的身体素质,才能抵抗住巴特雷的正面轰击,

季兰看出蕙兰撑不住,一挥手:“撤,”

同一时间,季兰和蕙兰拿出几颗钢珠手雷,拉掉保险之后向苍浩这边投掷过來,

“砰砰”的爆炸声不断响起,总共有十几颗手雷,钢珠到处激射,

血狮雇佣兵急忙找到掩体,但那些东龙帮就惨了,在钢珠的夹射之下,不住的惨叫着,

很快的,最外围那帮东龙帮成员全都血肉模糊,有的已经毙命,有的在地上痛苦的翻來滚去,

今天这一次谈判,东龙帮的成员全都带了家伙,然而根本沒有机会亮出來,就已经成了这场激战的炮灰,

说起來,他们倒也是有些身手的,但此时跟习惯躺枪的围观群众几乎沒有区别,

借着爆炸的功夫,季兰和蕙兰躲在了几棵树的后面,借着树木的掩护向另一个方向逃去,

之前,徐建军已经准备好了逃生路线,但苍浩的攻击速度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,

而且,苍浩把地形侦查的很清楚,徐建军刚逃到后面这里,突然传來一声爆炸,两扇院门横飞而起,

黑面鬼一把推开徐建军,自己则稳稳站在原处,

等到房门飞过來,黑面鬼也不躲闪,一拳捣过去,竟然硬生生击落了房门,

“來吧,”黑面鬼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声:“血狮雇佣兵,亮出你们所有的本事,”

沙阿和万鹏从外面冲进來,万鹏直取徐建军,沙阿则攻向黑面鬼,

徐建军不敢恋战,掏出手枪冲着万鹏开了两枪,转身就逃,

他的奔跑速度非常快,不住的回身射击,一时间,万鹏竟然还追不上,

黑面鬼看着沙阿,哈哈一笑:“沙阿,好久不见,”

沙阿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妈的,你认识我们所有人,你到底是谁,”

“赢了我就告诉你,”黑面鬼说着,向沙阿冲了过去,一记重拳捣向沙阿的面门,

然而,拳头刚打出,沙阿竟然不见了,

沙阿身材瘦小,这是他的一大优势,一弓腰往前一冲,竟然从黑面鬼双腿之间窜了过去,

等到黑面鬼回过神來,沙阿已经在他身后了,

沙阿也不回神,双手撑住地面,双腿一起向后面踹去,正中黑面鬼的后腰,紧接着身体一转,攻向黑面鬼后背,

黑面鬼踉跄着向前跑了几步,等到稳住身形,沙阿已经跟了上來,

黑面鬼还沒來得及转身,沙阿一腿扫向黑面鬼的软肋,黑面鬼闷哼一声,半边身子有些发软,

沙阿跟黑面鬼交手的同时,枪也沒离手,他举起枪來对准黑面鬼的胸膛就扣动了扳机,

随着“哒哒”的响声,子弹纷纷射在黑面鬼的胸口,巨大的冲击力让黑面鬼不断的后退,最后重重靠在一棵树上,

一个弹夹马上打空了,黑面鬼的胸口的衣服几乎已经烂掉了,露出了里面的龙鳞甲,

按说,受了这么一梭子子弹,就算是有龙鳞甲挡着也不好受,但黑面鬼的强横程度远远在蕙兰之上,

沙阿正在换弹夹,黑面鬼竟然一跺脚,冲了上來,

“去死吧,”黑面鬼一脚踢掉了沙阿手里的枪,紧接着,一拳擂向沙阿的胸口,

这一拳,黑面鬼几乎用出了浑身的力气,沙阿的身子向后飘飞起來,就像一片被风吹起的纸片,最后装在一度墙上,

沙阿也穿了防弹衣,不过沒有黑面鬼那么高端,只是模块化战术背心里面插了凯夫拉防弹板,

黑面鬼的这一拳,竟然让沙阿有些上不來气,

黑面鬼笑着摇了摇头,缓步向沙阿这边走过來:“你的泰拳还是那么厉害,只可惜,我一直也在进步,而且进步速度远远超过了你,”

“妈的……”沙阿苦笑两声,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:“你特么不敢摘下头套让我看看你到底长什么鬼样子,”

“我说过,只要你赢了我,你就可以知道我是谁,”黑面鬼耸耸肩膀:“要是赢不了我,你至少可以去问冥王,”

黑面鬼已经來到近前,沙阿一脚射向黑面鬼的小腹,黑面鬼侧身让开,紧接着一肘砸向沙阿的膝盖,

这一下打得太实成,沙阿痛苦的哼了一声,感到腿几乎就要断裂开來,

沙阿收回了腿,半边身子都有些发软,受伤的腿根本沒有办法站立,

黑面鬼并不收手,抽出一把匕首,还沒等沙阿反应过來,由上至下刺进了沙阿的战术背心,

接下來,黑面鬼用力往下一拉匕首,竟然把防弹背心豁裂开來,

黑面鬼另一只手抓住里面的凯夫拉防弹板,往外一拽,扔到了一旁,

这样一來,沙阿的正面几乎沒了防御力,黑面鬼就在拉出凯夫拉防弹板的同时,匕首已经抽了出來,顺势刺入沙阿的小腹,

一股鲜血喷在黑面鬼的身上,沙阿感到无比的疼痛,强忍着沒出声,

“这防弹衣太特么落后了,”黑面鬼抽出匕首,笑着道:“这些年來,血狮雇佣兵赚了不少钱,怎么就不舍得给自己添点好装备,”

沙阿喘着粗气看着黑面鬼:“你……到底是谁……”

沙阿的腿受伤以后,半跪到了地上,这样一來,他刚好可以摸到自己的靴子,

也就在靴子上,别着一把手枪,这是自卫用的,

沙阿以为黑面鬼沒注意,突然抽出手枪,对着黑面鬼的头部就开火了,

然而,黑面鬼的动作更快,一掌劈下來,正中沙阿持枪的手腕,

结果,沙阿沒打到黑面鬼的头部,子弹落在了黑面鬼的胸口,

连冲锋枪都沒能打穿龙鳞甲,手枪当然更不可能,黑面鬼的身体只是要晃了几下,又是一掌劈下來,打飞了沙阿的手枪,

不过,沙阿还有后招,另一只手从伸手抽出一把匕首,劈向了黑面鬼的面部,

这一招,黑面鬼完全沒料到,但他的身材这时发挥了优势,因为沙阿的个头比他矮太多,所以沙阿沒能完全使上力气,

匕首在黑面鬼的面罩上滑过,虽然面罩有一定的防御力,却还是被匕首的锋刃割开了,

黑面鬼的脸跟着受了伤,鲜血从面罩的破口处喷涌出來,溅在沙阿的脸上,

沙阿强忍着疼痛,猛地跳起來,另一只手抓住黑面鬼的头罩,往下一拉,

面罩彻底断裂开來,被沙阿撕下來一片,另外一部分还套在黑面鬼的头上,

不过,这就已经足够了,黑面鬼的面孔已经暴露出來,

沙阿看到了黑面鬼的脸,登时就傻住了:“你……竟然是你……”

“真有你的,沙阿……”沙阿恼羞成怒:“你给我去死吧,”

黑面鬼说着话,抓住沙阿战术背心后面的一颗手雷,拉开了保险,

沙阿想要摘掉这颗手雷,被黑面鬼一拳捣在脸上,登时沒了力气,

眼看手雷要爆炸,沙阿想做出最后的尝试,然而黑面鬼又是一拳,捣在沙阿的胳膊上,

黑面鬼根本不躲闪,等着手雷爆炸,看架势要跟沙阿同归于尽,

而手雷最后终于爆炸了,巨大的冲击波推着黑面鬼倒飞起來,又重重落在地上,

龙鳞甲保护的躯干沒受伤,黑面鬼的头部和四肢却留下多处伤口,浑身疼痛欲裂,

一张嘴,黑面鬼吐出一口血在地上,但他还是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來,弓着腰气喘吁吁地看着沙阿,

黑面鬼有龙鳞甲,沙阿的防弹衣却少了一块凯夫拉防弹板,因此受的伤要更重,

唯一算是幸运的是,沙阿习惯把手雷戴在身后,而后背的凯夫拉防弹板还在,接下了大部分的爆炸冲击,

他躺在地上,无能为力的看着黑面鬼,鲜血从身上各处流淌下來,在地上汇集到一起,

“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了……”黑面鬼从地上捡起一把枪,对准备了沙阿:“我想不杀你都不行了,”

“你这个叛徒……”沙阿又要说什么,剧烈的咳嗽起來,不住的往外吐着鲜血,

“再见,”黑面鬼说着,就要扣动扳机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