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死神射手追击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排子弹射过來,打在了黑面鬼的后背上,

是死神射手赶到了,就像上次一样,他负责机动,哪里需要掩护就去哪里,

但这一次攻击,是从三个地点发动,战线拖得有点长,所以死神射手迟到了,

黑面鬼扑倒在地,凭借感觉,也不回头,直接就向身后不住的开火,

死神射手似乎料到了黑面鬼射击的方向,只是往旁边一跳,就躲开了子弹,

“妈的,龙鳞甲太结实了,”死神射手摇了摇头,拿出钢芯穿甲弹,准备给抢换上,

可也就是换弹夹的功夫,给了黑面鬼逃走的机会,他从身后拿出一颗烟雾弹往地上一扔,一股烟雾“碰”的平地而起,

黑面鬼想借助烟雾逃遁,却沒想到,这一招对死神射手沒什么用,

死神射手只带着简易装置,却依然可以通过红外线,看到烟雾里的情况,

黑面鬼转过身,刚想要逃走,死神射手已经换好弹夹,一扬手就把一梭子子弹射了过來,

随着“砰砰”几声闷响,五发子弹敲在了黑面鬼的背后,

经过一连串的射击和爆炸,龙鳞甲的防御力已经严重降低,钢芯穿甲弹穿透了一半,弹头射进黑面鬼的身体里,弹身嵌在了龙鳞甲上,

黑面鬼一张嘴,又吐出一口鲜血,感到后背如同被一块巨石击中一样,

死神射手沒有再开枪,而是从容的向黑面鬼这里走过來:“苍浩很想知道,你到底是谁,现在谜底揭晓了,”

黑面鬼已经无法逃脱,论枪法,更不是死神射手的对手,

然而,也就在这个时候,旁边传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,

一队穿着黑色作训服,外面套着狼棕色作战背心的雇佣兵,举着枪冲了过來,

徐建军并非沒有准备埋伏,而是在自己的后路这里预留了几队雇佣兵,因为距离谈判地点比较远,所以苍浩和东龙帮都沒发现,

这队雇佣兵举枪就射,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,即便是在烟雾中,也可以看到一道道火流穿梭而过,

死神射手从容躲到一棵树后,背靠在树上,回手就是一梭子子弹,两个雇佣兵胸口暴起血雾倒在了地上,

黑面鬼沙哑着嗓子喊道:“干掉他,”

随后,黑面鬼爬起來,躲到了雇佣兵的身后,

这队雇佣兵组成密集的横队,一边持续射击,一边向死神射手缓缓压去,

他们不是死神射手的对手,却在事实上形成人墙,掩护了黑面鬼,

黑面鬼拔脚向徐建军逃走的方向跑,奔跑中,时常剧烈的咳嗽几下,每一次咳嗽都飞溅出血沫,

不过,黑面鬼最先见到的人不是徐建军,而是万鹏,

万鹏追击徐建军,结果被一队雇佣兵阻拦住,双方正在交火,

黑面鬼这样追过來,正好对着万鹏的背部,

黑面鬼身上已经沒有枪,伸手抽出一把飞刀,冲着万鹏掷了过去,

万鹏专注对抗正面的雇佣兵,无暇他顾,冷不防挨了这一刀,

而这一刀的位置非常绝,正从万鹏战术背心的凯夫拉防弹板连接处穿过,刺进去了一半,

万鹏闷哼一声,转身就要开火,黑面鬼已经冲到近前,飞起一脚踢飞了万鹏的枪,

紧接着,黑面鬼冲着对面雇佣兵喊了一声:“别开枪,是我,”

说这话的同时,黑面鬼一脚踢向万鹏的脑袋,万鹏的头偏向一旁,一翻白眼混了过去,

黑面鬼捡起一把枪,瞄准万鹏就要开火:“血狮,去当死猫吧,”

而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火流射过來,正好击落了黑面鬼的枪,

是死神射手,他还在跟那队雇佣兵交火,但通过望远镜看到这边的情况,急忙开火,

黑面鬼顾不上万鹏,低头弓着腰,向前继续跑去,同时对着原本跟万鹏交火的雇佣兵喊道:“上,快上,杀光他们,”

雇佣兵立即形成散兵线,赶去增援自己的同伴,对抗死神射手,

这个时候,徐建军已经上了一辆路虎,就等着黑面鬼,

车子原本已经有司机,黑面鬼直接來到驾驶室前,打开驾驶室的门,一把把司机拽了下來,

紧接着,黑面鬼从司机身上找到枪,对着司机的胸口就开了三枪,

这个司机根本沒想到黑面鬼会对自己出手,还沒來得及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一命呜呼,

黑面鬼坐上驾驶位子,也不回头看徐建军,直接把把车子发动起來,

徐建军看了一眼地上的司机尸体,不满的问:“你这是干什么,”

“我來开车比较稳妥,”黑面鬼把脚踩在油门上,车子狂飙而去:“更重要的是,他看见了我的样子,就不能活下去,”

“看到你的样子就必须死,”徐建军通过倒车镜观察着黑面鬼,但头套还剩了一部分,黑面鬼也不摘下去,就这么套在头上,而从徐建军的角度,根本看不清黑面鬼,

“沒错,”黑面鬼的语气斩钉截铁:“如果泄露出去,让苍浩知道我到底是谁,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,”

说到这里,黑面鬼想到了沙阿,痛恨于自己沒得到机会杀掉沙阿,

不过,沙阿受伤很重,黑面鬼相信他活不过明天,

徐建军若有所思的道:“可是我现在也看见你了,”

“可你是BOSS,”黑面鬼始终不回头看徐建军:“还有,你不知道我是谁,我的真实身份只对苍浩有意义,”

“沒错,不管你到底是谁,我要的只是你帮我完成任务,”嘿嘿一笑,徐建军狡狯的道:“不过你还有一句潜台词,”,

“如果我也死了,这个游戏同样不好玩,”

黑面鬼坦然承认了:“沒错,”

“还有,我或者可以帮你壮大力量,让你变的更加强大,”

“也沒错,”黑面鬼的态度依然坦诚:“否则,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帮助你,难道只是为了钱,”

“你理解你的心思,”车子这个时候已经开上一条公路,徐建军看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风景说道:“你能这么诚实,我很高兴,这个世界,人和人之间最根本的关系就是互相利用,自己有利用价值要感到高兴,真正可悲的是当炮灰的价值都沒有,”

“说得好,”黑面鬼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方:“有人追上來吗,”

徐建军回头望了一眼,摇了摇头:“沒有,”

“那就好,”黑面鬼长呼了一口气:“总算是逃出來了,”

“你果然了解苍浩,说的一点都沒错……”徐建军嘉许的点了点头:“先前你推测,苍浩肯定要收买东龙帮,结果花东还真就成了苍浩的同盟,”

“既然你相信我,那你还试图说服花东,”

“抱着一线希望吗,”徐建军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你要知道,东龙帮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,我不想放弃赚钱的机会,花东这个人只认钱,或许我可以利用利益诱惑,让他投靠到我这边來,”

“结果呢,还不是失败了,”

“失败的原因是我沒想到花东竟然这么惧怕苍浩,直到最后都沒说出他已经被苍浩收买,幸好我有两手准备……”徐建军一个劲的摇头:“真遗憾啊,东龙帮本來是最佳生意伙伴,有钱、胆子够大、又特么足够愚蠢……”

“你还是另外找下家吧,”

“岂是那么容易,”说到这里,徐建军讥讽的一笑:“说起來,黑面鬼你也失策了,你还不够了解苍浩,”

黑面鬼咬了咬牙:“我……当然了解他……”

“我说了,你了解,但不够了解,否则今天我们不应该这样狼狈,”徐建军冷哼一声,并不在意黑面鬼是什么态度:“本來我应该非常潇洒从容的离开,实际却是抱头鼠窜,”

“好吧,我承认,苍浩比我想象的要强大……”黑面鬼越说,目光越阴冷:“我的确轻敌了,这些年來,苍浩一直在进步……”

“接下來你打算怎么做,”

“下次,”黑面鬼把牙咬得咯咯直响,片刻后,补充了一句:“我一定要苍浩去死,”

“不管怎么说,这一次算是逃出來了……”徐建军长叹了一口气:“最近要躲一段时间,”

“季兰和蕙兰呢,”

徐建军满不在乎的道:“她们有自己的办法脱身,”

蕙兰和季兰倒是得力的手下,徐建军不想失去,但无论是徐建军还是黑面鬼,都不关心那些雇佣兵会怎么样,

那些雇佣兵必死无疑,他们作为炮灰,本來就是要被消耗掉的,

对徐建军和黑面鬼來说,此刻可以云淡风轻了,但对苍浩來说,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,

手雷爆炸过后,遍地都是鲜血,苍浩踩着血迹和仍在蠕动的躯体冲了过去,李崇、黄彬焕和慕北在两侧掩护,

季兰和蕙兰快步逃遁,不时回头扔上一颗手雷,

“该死的徐建军……”蕙兰狠狠不已的骂道:“非要跟东龙帮谈判,他现在倒是逃走了,打算把我们扔在这吗,”

“放心,”季兰狡狯的笑了笑:“好戏才刚上场,”

苍浩的追击速度非常慢,几乎就是在拖沓着脚步,因为这会儿已经看不见季兰和蕙兰的影子,这两个娘们毫不吝啬的是用手雷,很容易被炸到,

突然,苍浩感到脚踝传來一阵剧痛,低头一看,发现一个东龙帮成员双手抱住自己的脚踝,正用力啃咬自己的脚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