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现实中的丧尸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脚上的作战靴非常结实,而这个东龙帮的啃咬非常用力,牙齿竟然穿透了作战靴,

“你特么疯了,”苍浩抬手一枪,射在东龙帮的后腰上,

毕竟花东帮自己办事,苍浩不想让东龙帮死太多人,所以手下留情了,

然而,这个东龙帮竟然不为所动,继续啃咬苍浩的脚踝,

“你特么是丧尸吗,”苍浩抬手一枪射在东龙帮的脑袋上,子弹穿过皮肤、骨骼和大脑,射在地上,

这一次,东龙帮终于不动了,但他即便在死的时候,也沒有任何正常的生理应激反应,甚至都沒有哆嗦一下,

苍浩想继续追击季兰和蕙兰,却根本迈不动步伐,东龙帮尽管已经死了,仍然紧紧的抱住苍浩的腿,

“妈的,”苍浩弓下腰,用力的掰开东龙帮的手指,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,从后面又过來一个东龙帮,双手抱住苍浩的胸口,随即一口啃在苍浩的脖颈上,

苍浩穿的战术背心有护颈,东龙帮的牙齿啃在粗糙的战术背心纤维上,然而仍然继续的撕咬着,喉咙里发出一阵“呜呜”的声音,

苍浩拿着突击步枪,不适合近距离开火,因为调转枪身太不方便,

于是,苍浩一只手拿着突击步枪,另一只手从战术背心抽出手枪,对准了第二个东龙帮的额头,

这些东龙帮似乎沒有疼痛感,也沒有恐惧感,即便被苍浩用枪抵住,仍然继续撕咬战术背心,

苍浩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,东龙帮的脑袋往后一仰,死了,

然而,就像之前那个一样,这个东龙帮的双手仍然紧紧抱住苍浩,根本无法挣脱,

突然之间,苍浩倒是有点明白了,那些非常流行的丧尸电影其实存在一定的合理性,

丧尸行动缓慢,沒有智商,似乎只是靶子,

然而,他们不知道恐惧,沒有疼痛感,更要命的是,一旦靠近,就会阻遏住你的行动,所以非常难对付,

苍浩身上挂着两个东龙帮,还沒等摆脱,又有两个东龙帮跄踉着脚步冲了过來,

这两个已经受了伤,其中一个的胳膊被刚才的钢珠手雷炸断,只是靠着一点皮肉跟肩膀连着,鲜血不住的从断口处喷洒出來,

然而,他好像毫无感觉,面色苍白,双眼无神,就像电影里展示的丧尸一样,向苍浩走了过來,

这一次,苍浩有了经验,直接两枪把对方爆头,

此时,再看其他血狮雇佣兵,同样遇到了麻烦,

李崇正准备过來支援苍浩,一个东龙帮从旁边飞跳过來,直接把李崇扑倒在地,

李崇把枪口抵在东龙帮的胸部,直接扣动了扳机,随着“哒哒”一阵枪声,弹夹马上打空了,

十几发子弹从东龙帮胸**入,从后背透出,直射天空,

然而,这个东龙帮竟然毫无感觉,一口咬在了李崇的手腕上,

李崇痛苦的闷哼一声,把冲锋枪扔到一旁,掏出手枪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苍浩喊了一声:“打他们的头,”

李崇一枪给这个东龙帮爆头,却晚了一步,又有两个东龙帮从旁边走过來,一起扑在李崇的身上,紧接着,是第四个和第五个,

五个人压在李崇身上,李崇根本站不起來,只得挣扎着不断的射击,

东龙帮即便是被击毙,就像对付苍浩那样,依然死死的抱住李崇,

“这些人真特么变成丧尸了,”苍浩又击毙了两个靠近的东龙帮,随后用对讲机呼叫今野晴:“火力支援,爆头,马上,”

如同之前的行动一样,今野晴依然在远处的制高点负责狙击,不过这一次情况有点不同,在场的人实在太密集,

毕竟花东是在帮自己办事,苍浩不想让东龙帮死太多人,于是先前叮嘱今野晴不要开火,以免误伤,

巴特雷的威力太大,纵然今野晴弹无虚发,流弹和跳弹也会伤人,

事实上,如果今野晴能早一步开火,蕙兰和季兰也不会轻易逃走,

接到苍浩的命令,今野晴毫不犹豫的开始射击,在苍浩的周围,几个东龙帮正要走过來,脑袋突然整个爆炸开來,鲜血和**迸溅的到处都是,

然而,东龙帮继续向苍浩走过來,速度不快不慢,

很快的,今野晴打空了一个弹夹,幸运的是,苍浩趁着今野晴开枪的机会,抽出匕首,割断了那两个东龙帮的手指,总算是脱身出來,

接着,苍浩來到李崇身前,一脚踢飞了一个东龙帮,随后把匕首插在另一个东龙帮的额头上,

苍浩这一刀非常用力,匕首齐柄沒入,苍浩抓住衣领一把把尸体拖到一旁,

在苍浩的帮助下,李崇总算挣扎着从尸堆里面爬了出來,同一时间里,黄彬焕和慕北也陷入了苦战,

他们不断击退攻过來的丧尸,但子弹很快就消耗干净了,

幸运的是,今野晴再次开始提供火力支援,丧尸一个接着一个被爆头,倒在地上,

“这帮人到底怎么了,”李崇惊讶的看着周围,过去还从沒遇到过这样的事情,一时间,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,來到了某部恐怖电影里面,

苍浩爆头了一个丧尸,向远处看去,早就不见了蕙兰和季兰的影子,更别说徐建军和黑面鬼了,

在视线里,只有满地的丧尸,他们有的身上已经中了十几枪,但只要沒有被爆头,就继续疯狂的撕咬,

苍浩和黄彬焕、李崇、慕北,身上都有被撕咬过的伤口,

在今野晴的掩护下,所有丧尸终于全被爆头,这也就意味着,地上沒有一具尸体有脑袋,全都是无头的,

苍浩本來想要把花东和老开救出來,但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打算,很显然,他俩也变成了丧尸,而且根本分辨不出來哪两具尸体是他俩,

“老大……”李崇捂着胳膊上的伤口,气喘吁吁的问:“咱们都被咬了,不会也变成丧尸吧,”

“就算变成丧尸,我们也是兄弟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依然在一起战斗,”

几个兄弟互相看了一眼,不约而同用力点了点头,

苍浩摆了一下头:“冲,”

四个人不管满地的尸体,向徐建军和黑面鬼离开的方向追去,这两个人已经逃走了,但苍浩要跟死神射手和沙阿会合,

苍浩赶到的时候,死神射手刚好击毙了那些雇佣兵,不过他沒有追击黑面鬼,而是立即给沙阿做了简单的包扎,

所有杀手和雇佣兵都是半个大夫,死神射手非常清楚对苍浩來说最重要的是什么,敌人逃走了可以再抓,兄弟要是死了就沒办法复活了,

沙阿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,等到苍浩赶过來之后,死神射手用最简单的措辞叙述了一下事情经过,

苍浩轻轻的拍了拍沙阿的肩膀:“你沒事吧,”

听到苍浩的呼唤,沙阿从昏迷中醒过來,勉强抬头看着苍浩,无力的道:“老大……我……我知道黑面鬼是谁了……”

话还沒说完,沙阿吐出一口鲜血,又昏了过去,

“妈的,”苍浩一脚踢开脚边不远处一具雇佣兵的尸体:“如果我的兄弟有三长两短,我不管红魔到底是徐建军还是洪妙雪,我一定要把红魔集团连根铲除,”

李崇深吸了一口气,问道: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,”

“你说怎么办,”苍浩恶狠狠瞪着李崇:“马上就近找一家医院,”

徐建军和黑面鬼已经逃远了,根本追不上,现在最重要的是沙阿的生命安全,

黄彬焕用谷歌地图搜到距离最近的一家医院,直接把沙阿送了过去,

至于现场,苍浩也懒得清理,不过就在离开之前,苍浩突然吩咐:“带上一具尸体,”

黄彬焕不明白:“为什么,”

“我们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”苍浩指了指慕北:“这是你的责任,”

“沒问題,”慕北拖着一具尸体,直接塞到了车里,

说起來,慕北就是医务兵,普通伤势,他和李崇都能处理,但沙阿伤的实在太重了,

当车子來到医院,把这里的人吓坏了,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就这样冲进來,医护人员和病人全都懵住了,

苍浩看了看周围,厉吼一声:“大夫在哪,”

沒人回答,苍浩注意到,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悄悄要溜走,立即一个箭步冲过去,揪住了衣领:“我再跟你说话,沒听见吗,”

“大哥,大哥饶命……”大夫立即高举双手:“我沒有钱啊……”

苍浩越來越不耐烦:“我不是要劫财,我是让你马上救人,”

大夫吓得满面苍白,却沒忘记最重要的是什么:“那……你们得先交押金……”

“我让你先救人,”苍浩苦笑摇摇头,抬手把枪对准了大夫:“钱,一份不会少你的,但如果我的兄弟有个三长两短,你就得去给他作伴,”

“是,是,”大夫一个劲的点头,勉强稳住心神,马上开始组织抢救,

苍浩带着其他兄弟,始终不离左右,直到沙阿被推进手术室,大家沒办法跟进去,但仍然留在手术室外,

“你们都听着……”黄彬焕用枪指着参与营救的医护人员:“必须尽全力,不允许有点闪失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