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会不会被感染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平白的碰见这么一帮瘟神,医务人员除了一个劲点头,哪还敢说话,

“正在手术”的红灯亮起,苍浩这才轻松了一下,长呼了一口气,坐到了外面的凳子上,

黄彬焕也不管这是不是在医院,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,随后不无忧虑的问:“刚才的那些人怎么回事,总不能我们真是碰见丧尸了吧,”

苍浩看了慕北一眼:“这方面你是专家,”

“各种科幻片和恐怖片都是基于某种想象,有些人认为所谓‘想象’就是天马行空,其实很多想象都具有可能性,不用往远里说,就是最近这几年來的技术进步,只怕在三十年前都难以想象,”慕北耸了一下肩膀:“当年设计第一台电脑的人,能够想象到今天的电脑会有这样强大的功能,而且体积这么小吗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你沒正面回答我的问題,”

“我是在正面回答啊,”慕北理所当然的道:“我要证明的就是,技术进步完全可能会产生这样的生物工程技术,那就是制造出某种病毒,摧毁大脑负责感知疼痛和思考的功能区,这样一來人就会变成丧尸,也就是说,人其实沒死,但沒有痛感,只是被本能驱使活下去……”

黄彬焕不解的问:“那什么又是本能,”

慕北直接回答道:“吃饱肚子是所有动物的本能,”

“你不用说的这么直白吧……”黄彬焕听到这话,身上被撕咬过的伤口又开始疼痛了:“我们到底会不会变成丧尸,”

“如果是病毒,当然可能感染,不过这只是一种可能,还有一种可能是,在场的这些人服用了某种化学物质,起到了同样的效果……”慕北叹了一口气,有点青松的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沒什么大问題了,”

黄彬焕却丝毫不感到轻松:“你说的到底有沒有个准,”

“我只是推测,”慕北看着黄彬焕,表情木讷:“更详细的需要经过尸体解剖才知道,”

李崇长呼了一口气:“好吧……咱们就在这等着,看看到底能不能变成丧尸,”

在参加这次行动的人当中,除了沙阿之外,死神射手和万鹏也沒有被丧尸咬到,因为他们跟苍浩会合的时候,所有丧尸都已经被击毙,

苍浩看了一眼死神射手,突然说了一句:“这里的人,你枪法最好……”

死神射手一怔:“干嘛,”

“如果我真的变成了丧尸……”苍浩苦笑两声:“我授权你把我当场击毙,”

沒等死神射手说话,李崇一个高跳了起來:“老大,你是不是疯了,为什么,”

“原因很简单,”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:“我不能容忍自己活着,却又无法独立思考,做行尸走肉对我來说还不如死了干脆,”

李崇一字一顿的道:“可你刚才说过,就算变成丧尸,我们也是兄弟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故作轻松的一笑:“这是我个人选择,你们可以跟我一起,咱们一起杀到阴间去,旌旗十万斩阎罗,当然,你们可以有其他选择,我沒有权力强迫,”

李崇愣住了:“这……”

苍浩看着死神射手,非常认真的道:“拜托了……”

死神射手不想答应,如果自己真的对苍浩开枪,只怕立即就会被其他血狮雇佣兵撕碎,哪怕苍浩已经变成了丧尸,

更重要的是,他不希望苍浩这样死掉,自己加入血狮雇佣兵之后有了一种家的感觉,不想这么快就失去当家人,

可死神射手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苍浩,只好看了看其他人,又摇了摇头,后退了几步,

一时间,沒有人再说话,手术室外的走廊被一种恐怖的寂静所笼罩,

除了死神射手之外,每一个人都受伤了,却沒有想到去包扎,任凭鲜血浸出,然后伤口自然结痂,

每一个人的迷彩服上面都浸透了血迹,沾着灰土和各种脏东西,形成了一种非常怪异的颜色,

也只有刚从沙场归來的军人,才会具有这样的色彩,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崇打破了寂静,轻声问黄彬焕:“你感觉怎么样,”

“我……”黄彬焕活动了一下身体,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好像沒变成丧尸吧,”

李崇的态度同样很认真:“电影里变成丧尸一般都需要多长时间,”

慕北叹了一口气:“你总是不能理解我说话的思想,电影基于想象意味着只是揭示了一种可能,并不代表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,”

李崇沒明白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,电影里变成丧尸需要多长时间根本不重要,如果你变成丧尸,既可能是几分钟,也可能是几年,”慕北撇了撇嘴:“这种事情过去从來沒遇到过,我又怎么知道确切的时间,,”

李崇不爱听慕北说话,因为慕北往往词不达意,把话说得云山雾罩,于是李崇张嘴來了一句:“你这个二B……”

“确实很二,”黄彬焕用力点点头:“我怀疑他一直在逗我们玩,现实当中怎么可能会有丧尸,东龙帮那帮人沒准是嗨|药|嗨大发了,”

慕北翻了翻白眼,根本不在意大家的态度:“你们不相信就算了,”

死神射手一个劲的摇头:“我也觉得这是有点匪夷所思……怎么可能呢,丧尸这种事情毫无科学依据,”

“你说错了,”慕北摇头晃脑的道:“很多所谓沒有科学依据的事情,其实只是暂时无法找到科学依据,很多看似非常离谱的事情,其实从专业角度很容易解释清楚,”

“别理他,”黄彬焕告诉死神射手:“这货平常看花盆看傻了,”

大家平常互相开玩笑讥讽挖苦是常事,不过这一次有点不一样,面对这种未知的危险,每个人的心头都好像压了一块石头,

又是一阵沉默,过了一会,苍浩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慕北说得对,”

李崇哀叹了一声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,”

“等待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丧尸这事,是我们亲眼看到的,既然沒有科学依据解释,那么就意味着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能做,沒有疫苗,沒有治疗手段,接下來就拼人品吧,”

“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,”万鹏苦笑起來:“沒想到啊,老子沒死在战场上,竟然会是这么个怪异的死法……”

“闭嘴,”李崇恶狠狠地瞪了万鹏一眼:“你又沒有被咬到,”

“对啊,我沒被咬到,”万鹏叹了一口气:“所以我才说你们死的太可惜……”

“你特么还真是乌鸦嘴,我就是不爱听你说话,”李崇豁然站起,冲着万鹏吼道:“你少说两句不能把你当哑巴卖了,”

万鹏不服气:“我是实事求是,有问題吗,”

“都别吵,”苍浩打断了两个人的争吵,岔开话題道:“先别说丧尸的事儿了,沙阿昏过去之前说了一句话,你们都听到了吧,”

李崇马上道:“他说知道黑面鬼是谁了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既然沙阿认识黑面鬼,而且当时的语气那么怪异,这就可以证明我们之前的推测是正确的,,黑面鬼确实曾是我们的兄弟,”

黄彬焕急忙问死神射手:“你跟黑面鬼交过手,看清楚他的样子了吗,只要你形容一下,我差不多可以对上号,”

“沒看清,”死神射手无奈的摇摇头:“我刚跟他交手的时候,他一直背对着我,我看不到正面,后來他放了烟雾弹,我通过红外装置可以看到他在哪,但显示不出來面部特征,”

黄彬焕急忙问万鹏:“那你呢,”

死神射手毕竟是后加入的,万鹏在血狮雇佣兵已经有些年头了,按说可以认出來黑面鬼,

然而,万鹏还不如死神射手看到的多,黑面鬼是从他背后突然发动攻击,还沒等他看清楚什么,就已经丧失了战斗力,

“我艹,”黄彬焕气呼呼的道:“这么好的机会都错过了,他明明就在我们眼前,我们却不知道他是谁,”

“不能这么说,”苍浩意味深长的道:“只要沙阿醒过來,真相自然就明白了,”

苍浩话音刚落,一个大夫从手术室里匆匆出來,李崇一个箭步冲过去:“怎么样了,”

大夫双腿一软,差点瘫倒在地:“我……说不好,现在还沒脱离危险期……”

李崇一瞪眼睛:“那你出來干什么,”

“换……换班……”大夫差点哭了:“手术太复杂,得轮班进行,一个人操作太久容易出错,”

苍浩冲着李崇摇摇头:“别难为人家,”

“当心点,”李崇白了大夫一眼,转回身來道:“让我知道黑面鬼是谁,一定把他碎尸万段,”

死神射手苦笑两声:“如果你有本事把他碎尸万段,知不知道他是谁,都不重要,”

李崇有点不满:“你这么说什么意思,”

“我的意思是,你们最好回忆一下,血狮雇佣兵曾经有过哪些人,谁最有可能成为黑面鬼,”死神射手看着苍浩,很认真的提醒道:“你是领导者,应该心里有数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