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雇佣兵VS特警队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关于这个问題,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,不想再重复……”苍浩缓缓的摇了摇头:“当年有很多人先后离开,在血狮雇佣兵解散之后,还有一些人不知去向,今天在这里的,都是我能够联系上的,谁知道离开的那些人谁有问題,”

李崇轻哼了一声:“黑面鬼甚至可能是刚上战场就挂了的炮灰,我们上哪能想象得出來,”

“这个倒不会,”苍浩又摇了摇头,随后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通过这一次交手,我现在有一种感觉,黑面鬼是跟我们非常熟悉的人,我心里已经锁定了几个可能的对象……”

万鹏急忙道:“你说说看,都有谁,大家一起分析一下,”

苍浩只是叹了一口气,却沒回答,

万鹏不懂领导艺术,如果苍浩今天在这里把名字说出來,猜对了倒还好,如果猜错了,以后再跟这些兄弟见面就难免有些尴尬,

苍浩不想影响兄弟感情,即便是那些离开之后杳无音信的兄弟,

但另一方面,虽然怀疑范围有了,到底谁更有嫌疑,苍浩也是说不好,

万鹏长呼了一口气:“难怪徐建军这么猖狂,因为有了黑面鬼的支持……实话实说,黑面鬼很难对付,咱们当中很多人都不是对手,”

“我真受够了,”李崇很是火大:“你能不能不要灭自己志气,涨别人威风,”

苍浩冷冷的说了一句:“你们够了,外敌还沒对付,自己人倒是闹起來了,”

话音刚落,走廊两边传來刷刷的脚步声,顺着声音看去,大队特警正逼近,

从血狮雇佣兵來到手术室外面开始,整条走廊就已经沒有其他人了,此时,特警从走廊两头把血狮雇佣兵夹在了正中,

前面的特警举着防爆盾,后面的特警持枪瞄准苍浩这边,等到靠近之后,他们步伐放慢了,

很快的,一个特警喊话:“你们是什么人,哪支部队的,”

很显然,医院的人报警了,而特警们看到血狮雇佣兵的样子,很自然的当成了军人,

不过,马上有特警辨认出來,血狮雇佣兵的迷彩服、战术背心和武器,都不是华夏军队装备的,

大家把目光一起投向苍浩,李崇直接问了一句:“怎么办,”

苍浩站起身,举着枪举起双手,淡然道:“我要跟廖家珺通话,”

“不行,”带队的特警果断拒绝了:“你们现在马上放下武器,双手抱头,蹲在墙角,”

“艹,”苍浩不屑地一笑:“老子才不会跟你们投降,”

“马上服从命令,”特警的态度毫不含糊:“给你们三十秒钟,如果敢反抗,我们就开枪了,”

特警马上开始倒计时了,苍浩不愿跟特警交火,但特警根本不给苍浩解释的机会,

如果真的发生冲突,形势对血狮雇佣兵很不利,首先、血狮雇佣兵沒有任何掩护;其次、特警队已经做好准备,射击所需时间比血狮雇佣兵短许多,

苍浩深吸了一口气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:“我会把事情解释清楚,但必须等到手术结束,我要我的兄弟安全,”

特警队依然不听苍浩解释,继续倒数,他们一旦开枪,血狮雇佣兵就会成为最好的靶子,

“妈的,”苍浩懒得继续说什么,直接喊了一声:“今野晴,开火,”

今野晴从來都会成为决定胜负的王牌,到了医院之后,她沒有跟进來,而是在外面找到狙击点埋伏了起來,

走廊的一侧是手术室,另一侧是临街的窗户,

苍浩的声音通过对讲机,传到了今野晴的耳朵里,今野晴立即扣动扳机,

一发子弹射了进來,打在左侧那队特警的防爆盾上,“碰”的一声闷响,整个防爆盾爆裂开來,

巨大的冲击波推着持盾的特警飞了起來,撞在后面的特警身上,

紧接着,今野晴对准右侧的特警队又是一枪,照样是击碎了防爆盾,

特警队哪里料到外面埋伏着狙击手,更沒料到使用的竟然是巴特雷,完全被打懵了,

也就在与此同时,李崇和黄彬焕分别拿出震爆弹,拉开之后扔进了两侧特警队伍里,

毕竟是警察,事情又只是误会,苍浩不想伤害他们,

而兄弟们准确的猜到了苍浩的心思,所以使用了震爆弹,而沒用其他武器,

两声闷响过后,特警的战术编队完全被击垮了,很多特警倒在了地上,根本沒有能力开火,

血狮雇佣兵自动分成两组,向两侧雇佣兵冲了过去,紧接着,大家从战术背心上摘下手雷,拉开了保险,

苍浩一只手举着手雷,另一只手揪住刚才喊话的那个特警,硬生生从地上拎了起來:“让你的手下放下武器,”

这个特警急忙喊道:“大家别开枪,”

有的特警放下了武器,但有的沒有,寻找机会准备制服苍浩,

苍浩用这个特警的身体挡住自己,高高举起手雷:“你们枉动一下,大家就同归于尽,”

其他兄弟们分别制服了一个特警,然后把特警当成人体盾牌面对着其他特警,彼此背靠背的站着,就像苍浩一样,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颗手雷,

血狮雇佣兵习惯使用美式手雷,所谓手雷就是无柄手榴弹,这种武器的引信由两个部分组成,

一般來说,美式手雷引信的一个部分是保险销,就是一个圆环,这个东西拉开之后,就像枪支的保险一样,意味着进入了工作状态,但不会马上爆炸;

另一个部分是保险握片,就是弹体上那个钩子一样的东西,

正常投掷程序是,先拉开保险销,然后投掷出去,这时,在弹簧的作用下,保险握片会弹射而出,引信会被触发,

这也就是说,拉掉圆环之后,如果不松开保险握片,手雷不会爆炸,

对老手來说,甚至可以再把保险销重新插回去,不过这样做的危险很大,

血狮雇佣兵每个人都拉掉了手雷圆环,如果他们这时遭到攻击,手只要一松,保险握片弹射而出,那真的就是同归于尽了,

“你们要干什么,”特警队的领导有些慌了:“别乱來,这是医院,有很多无辜群众……”

“别废话,”苍浩冷冷的道:“马上跟廖家珺通话,我要见她,”

特警队领导以为苍浩是要跟廖家珺谈判,片刻不敢耽误,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,

廖家珺听说出了事,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,但尽管速度够快,却也是半个小时之后了,

就在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血狮雇佣兵始终保持着刚才的战术队形,紧紧攥着手雷,

血狮雇佣兵的心理素质足够强大,特警队却要弱了许多,面对这帮敢拼命的疯子,很多特警的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,

廖家珺终于赶到了,看到现场的样子,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随后急忙命令特警队:“撤下去,赶紧撤,”

接到廖家珺的命令,特警队不敢耽搁,倒退着撤了出去,而血狮雇佣兵也沒有阻拦,

“这里交给我,”廖家珺叮嘱特警队:“你们派几个人维持一下秩序,其他人先撤回去吧,”

廖家珺知道这是一场误会,却沒想到闹得这么僵,看到苍浩手里的手雷,她有点傻眼了:“你……疯了吧,”

苍浩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:“本來也不正常,”

“我……还是叫排爆人员过來吧,”廖家珺盯着苍浩的手雷,担心上面的保险握片随时可能松开:“以后遇到这样的事,先跟我联系,别这么冲动……”

“不用那么麻烦了,”苍浩很轻松的一笑,一只手握着手雷,另一只手飞快的拆掉了引信,取出了撞针,

跟着,苍浩把手雷随手一扔:“接着,”

刘天生跟在廖家珺身后,下意识伸手一接,紧接着差点尿了出來,

他看看廖家珺,又看看苍浩,差点哭了出來:“给我干什么啊……”

“放心,引信拆了,不会爆炸的,”苍浩坐下來,长呼了一口气:“现在只是一块炸药,”

听到苍浩的前一句话,刘天生本來松了一口气,可听到了后面一句话,倏地又紧张起來,

沒错,引信拆了,可这毕竟还是炸药,鬼才知道是不是会莫名其妙的爆炸,

刘天生不知道该怎么办,也不敢逃走,只好捧着手雷傻站在那里,

就在与此同时,其他血狮雇佣兵也纷纷拆掉了引信,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廖家珺指了指全副武装的血狮雇佣兵,有点不满的道:“虽然说你们的身份是半合法的,可以协助我们警方行动,可……你们也不能这么全副武装的招摇过市,半合法也就是说你们有不合法的一面,再说这会让社会舆论盯上的……”

“情况特殊,,”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,说出了刚才交火的地点,又道:“你赶紧去收尸吧,”

廖家珺急忙派人去了现场,转回身來,对苍浩的态度更加不满了:“你够了沒有,以后遇到这样的事,能不能先跟我们警方沟通一下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