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我最了解苍浩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黑面鬼也沒有继续介绍,拿过浴用盐看了看,嘿嘿一笑:“你倒是挺有才的吗,竟然能搞出來这种东西,”

“任何一个行业,必须不断创新,才能发展起來,”徐建军撇了撇嘴:“洪妙雪的思想太保守,注定要被淘汰,”

“这玩意儿还能制造丧尸……”黑面鬼又是嘿嘿笑了几声:“你猜猜,苍浩会不会突破那些丧尸的包围,”

“这不是废话吗,你都不能把苍浩怎么样,还能指望那帮不能正常思考的丧尸,”徐建军对黑面鬼始终不屑,摆了摆手:“好了,快把那些东西给我,我还得另外去找卖家,”

黑面鬼根本不理会,只是拿在手里看着,其实他并不懂这些东西的化学成分是什么,也看不出來什么名堂,

但他只是这么看着,要向徐建军证明,自己根本不打算服从他,

徐建军无奈,只好吩咐一个手下:“去把东西拿回來,”

这个手下走过去,伸手要拿浴用盐,却不防黑面鬼突然把东西往地上一摔,

紧接着,黑面鬼抓住这个手下的手腕,用力往后面一拧,

徐建军的手下发出一声惨叫,黑面鬼冲着他的腿窝踹了一脚,他一下子跪倒在地,

黑面鬼一直按着手下的胳膊,冷冷的道:“任何东西,我可以主动给你,但你不能过來拿,”

说着,黑面鬼冲着镜鬼点了一下头,镜鬼马上走了过來,

徐建军这时才注意到,镜鬼的武器有点特别,就是一根长条形木柄,连接着一个圆柱型金属体,

说穿了,这玩意儿跟砸木桩的锤子很相像,但镜鬼的这个有点太大了,徐建军觉得一般人根本拎不动,

镜鬼抡起锤子,一下子砸到徐建军手下的天灵盖上,这个可怜的手下甚至还沒來得及喊上一声,脑袋就已经被砸烂了,

鲜血、**和脑内各种组织飞溅的到处都是,连徐建军的身上都挂上了一块**,

徐建军急忙站起來,就像触电了一样,双手拼命地往下拍打,总算是把那块**弄掉了,

这一幕,刺激到了徐建军,他感到惊恐,同时还有些愤怒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”

黑面鬼和镜鬼身上都是鲜血淋漓,但两个人根本不在意,

黑面鬼拍了拍手,一脚踢到无头尸体,冷冷的道:“我心情不好,想杀个人,不行吗,”

“为什么杀我的手下,”徐建军的脸涨成了紫红色:“你这是杀给我看吗,”

“沒错,”黑面鬼坦然承认了:“我是想让你知道,我们之间和合作的对等关系,我不是你的手下,我很不喜欢你刚才说话的态度,一次两次我都可以忍,但如果你太过分了,就得付出一点代价,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徐建军看着黑面鬼,气得浑身发抖,却真的不敢像刚才那样说话了,

“或许你在别人眼里很可怕,但如果你敢跟我闹翻了……”黑面鬼拿过一条毛巾,慢条斯理的擦拭起身上的鲜血和**:“鬼王党可不怕你,”

“好吧……”徐建军喘了几口粗气,努力平静了一下心绪:“我刚才的态度的确有点问題,可你也要明白我的心情很急切,因为苍浩我们现在做不成生意,我赚不到钱就是你也有损失,”

“我也希望大家花开富贵,”黑面鬼坐下來,把毛巾扔到尸体上,淡淡的道:“但你也要明白,苍浩过去的生活,是你做梦都想像不到的,他从无数次生死考验中活了下來,如果是那么容易对付的,你也不需要花大价钱请我出马,”

“沒错,”徐建军点了点头:“我承认这是事实,”

“你要相信,沒有任何人,比我更希望打倒苍浩,”黑面鬼说到这里,紧紧攥起了拳头:“只有打倒了苍浩,我才是最强大的雇佣兵,”

“你不只为了钱,也是为了荣誉,”徐建军瞥了一眼自己手下的尸体,仍感到有些心惊:“你有沒有什么更具建设性的意见,”

“我说过,,我最了解苍浩,”顿了一下,黑面鬼若有所思的道:“既然对苍浩本人难以出手,那就只有从外围突破了,”

“哦,”徐建军眼睛一亮:“怎么突破,”

“苍浩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叫曹雅茹,如今是曹氏地产的总裁,苍浩当雇佣兵的那些年,正是靠着对曹雅茹的思念才活了下來,”说到这里,黑面鬼的语气有些讥讽:“我们两个曾经一起守岗,在南美洲皎洁的月光下,在各种说不清楚名字的热带植物中穿过,经常的,苍浩会抬头看看月光,然后感慨的回忆起家乡……”

徐建军点点头:“这件事我多少听说过,”

“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苍浩回国,这对当年的恋人似乎有了隔阂,如今曹雅茹在法兰西谈生意……”黑面鬼说着,拿过一部手机,直接在上面订了一张机票:“我已经打听清楚曹雅茹的行踪了,马上就飞去法兰西,”

“哦,”徐建军颇有兴趣的问:“你要对曹雅茹下手,”

“对,”

徐建军满意的点点头:“你一定会让她死得很惨吧,”

“你的想法太简单了……”黑面鬼的笑声非常怪异:“首先、不是那么容易下手的,苍浩敢放手让曹家父女留在法兰西,肯定是已经做了周全的防范,只怕难以得手……”

徐建军怔了一下:“这个……好像还真有可能,”

“我说过我了解苍浩,”黑面鬼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订票:“其次吗,如果曹雅茹死了,会对苍浩构成巨大的心理冲击,但也就是在强烈的愤恨之下,苍浩反而会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,这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事,”

“那你打算怎么做,”

“我要让曹雅茹成为苍浩的累赘,”黑面鬼的语气变得有些得意:“就像在苍浩的脚上绑上锁链,每走一步都很困难,”

徐建军眼睛一亮:“绑架曹雅茹,”

黑面鬼沒有正面回答:“人,只要有软肋,就容易对付,曹雅茹就是苍浩的软肋,”

徐建军被黑面鬼的话吸引了,刚才对手下的死很是愤怒,这会儿却已经忘了:“这个苍浩倒是个情种,”

“我也这么想,”黑面鬼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呼了出來:“我一直都觉得,如果苍浩能做到绝情寡义,那么一定会天下无敌,”

“你尽快去吧,”徐建军把头靠在沙发上,微微闭目:“这个苍浩……从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人,就料到了这一天,”

话音刚落,一个手下走过來,附在徐建军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,

徐建军缓缓睁开眼睛,脸色阴晴不定,沒出声,

黑面鬼追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,”

“沒事,”

“不可能沒事吧,”黑面鬼讥讽的笑了笑:“你越是说沒事,就越是有事,”

“你这么了解我吗,”徐建军打量着黑面鬼,片刻之后,叹了一口气:“要说有事,也算是有点,既然我们是合作伙伴,告诉你也无妨……”

黑面鬼点点头:“说说看,”

“庞劲东保护着洪妙雪去了东南亚,同行的还有廖承豪……”

“知道斗不过你,这是跑路了,”

“当然不是,”徐建军的面色阴沉起來:“庞劲东在东南亚很有势力,我估计,他们打算从外围突破……”

“怎么突破,”

“收复红魔集团,”徐建军狠狠抽了一口雪茄:“所以我才着急做成第一单生意,这年头所有人都是在为了利益奔走,只要我让红魔集团的人知道,我可以给他们带來足够的利益,他们就不会重新归顺洪妙雪,”

“那现在呢,”

徐建军沒有回答,只是又抽了一口雪茄,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大家处理过伤势之后,也就去休息了,只是放心不下沙阿,

手术已经结束,但沙阿仍然在昏迷中,沒有脱离危险期,

大家轮班去医院守候,等着沙阿醒过來,

本來苍浩这边人手不足,廖家珺在医院派了几个警察,多少分担了一些事情,

一大早晨,博尼和李崇就去了医院,把万鹏和死神射手替换回來,

苍浩倒是沒去,一直在等着慕北,而慕北把自己和那具尸体关在房间里,之后再沒有了动静,

又是一天过去,大家依然安好无恙,沒有变成所谓的丧尸,

到了晚上,慕北终于从解剖室出來了,看起來神情有点憔悴,

苍浩就在解剖室外面,往里面张望了一眼,那就可怜的尸体已经被慕北大卸八块,连皮肤都剥了下來,里面的肌肉和脂肪也分层剥开,

看起來,慕北的检查非常细致,只不过,尽管苍浩已经见多了血腥场面,看到那具尸体之后还是隐隐有些作呕,

这种工作在血狮雇佣兵当中只有慕北能做,说起來,李崇是化学战专家,对人体构造和生理多少也有些了解,偶尔能客串一下大夫,却也沒有慕北这种技能,

苍浩一字一顿的问:“怎么样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