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丧尸剂的真相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查出來了,”慕北直接回答道:“是浴用盐,一种新型毒品,最近在国外开始流行,”

“浴用盐,”苍浩侧头想了想:“我跟毒品集团也打过交道,过去怎么沒听说过,”

“我说了,是化学合成的新型毒品,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,各种新型毒品也不断涌现,”顿了一下,慕北提醒道:“我跟你说一个新闻,你一定有印象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说吧,”

“大约是2012年5月份的时候,M国的迈阿密出了一个案子,被称为‘啃脸事件’,经过很简单,就是有一个男子,在大街上攻击行人,把对方的脸给啃掉了,”

其时,苍浩正在无所事事的游荡,不知道接下來的生活怎么安顿,不过对这个案子还是有印象的:“我记得,因为传说2012是世界末日,所以很多人对这个案子产生联想,甚至怀疑世界真的会被丧尸占领,”

“其实,事后调查得知,这个男子正是吸食了浴用盐之后才产生这样的攻击行为,”顿了顿,慕北详细解释道:“之前我已经分析过,东龙帮变成丧尸可能是误服了某些东西,就是这种浴用盐,又名丧尸剂,这东西一般都是用鼻子吸,瘾君子们用來寻找幻觉,但如果剂量特别大,或者通过肠道摄入,就会产生这种丧尸效果,”

苍浩有点好奇:“原理是什么,”

“我说过,可以让人的疼痛感消失,所以我们开枪打他们也沒有反应,这东西终止人的正常思考,只是依靠本能活动,并产生强烈的暴力倾向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慕北有些惊悸的道:“还有就是,某些实验证明,这东西能让人感到其他人全都是怪物,在惊恐的驱使之下,人会产生极端攻击行为,换句话说,想要跟怪物拼命,”

黄彬焕一惊:“难道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才是丧尸,”

慕北表情怪异的点点头:“可以这么说,”

万鹏有些轻松了:“那么……也就是说,我们不会变成丧尸,”

“我说过,人类的幻想只是昭示某种可能性,细节上可能相去甚远,这种丧尸跟电影里的那种不一样,电影里的丧尸是人已经死了,但这些丧尸其实还活着,只是头脑不能正常工作……”慕北顿了一下,又告诉大家:“也正因为如此,这种丧尸沒有传染性,不会把你们也变成丧尸,只要注意伤口消毒别感染就行了,”

苍浩问道:“也就是说,不只是爆头,如果能用其他方法迅速结束他们的生命,效果也是一样的,”

“沒错,”慕北点点头:“电影里的丧尸,某个部位从身体上脱落下來之后还可以活动,同样的,他们也做不到,”

“我明白了,他们其实根本就是人,只不过表现的跟丧尸一样,”确知自己不会变成丧尸之后,万鹏更加是轻松了:“但不管怎么说,这种毒品也挺可怕,”

苍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现在可以确定是徐建军故意下毒了,”

今野晴在旁边,听到这个很不理解:“徐建军找东龙帮不是为了谈生意吗,为什么下毒呢,”

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我估计可能是因为,徐建军已经觉察到,东龙帮被我收买,”

“那也不对啊,”今野晴依然不理解:“他完全可以不理会东龙帮,有什么必要痛下杀手呢,”

“我分析,徐建军可能是想把东龙帮争取过來,如果能谈成,双方就合作,如果谈不成,徐建军就要永绝后患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有点无奈的道:“很显然花东最后沒站到徐建军那一边,”

“这一招可是够狠啊……”黄彬焕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把我们扔在丧尸堆里,他自己成功脱身,同时借我们的手除掉东龙帮……简直就特么是一箭双雕,”

“更重要的是,这种毒品等于是给徐建军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员……”苍浩说到这里,眉头皱了起來:“如果他遭到攻击,只要他自己能脱身,就可以设法把周围的人全变成丧尸,然后他的对手就要跟丧尸们苦斗,我们昨天遇到的情况,以后还会不断上演,”

“这人也太特么阴狠了,”黄彬焕急忙问慕北:“有什么破解的办法吗,”

慕北很认真的道:“戒毒,”

黄彬焕翻了翻白眼:“你这不是跟沒说一样吗,”

苍浩对这个答案也不满意:“到底有沒有什么应付的办法,”

“沒有,”慕北一摊双手:“过量服用这种毒品,无外乎两个结果,要么暴毙,要么就是药劲过后恢复正常,不过就算恢复了也得戒毒,否则身体和精神最后还是会垮掉,”

“你是不是精神病啊,”黄彬焕重重哼了一声:“瘾君子是不是戒毒跟我们有个屁关系,,”

“不要吵,”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这样看起來,这种毒品不仅能给红魔集团赚钱,实际上还壮大了他们的力量,因为这种事情我们是断然做不出來的,”

慕北查出结果的同时,警方那边也有了信息,

廖家珺给苍浩打來电话,劈头盖脸问了一句:“你知道丧尸剂吗,”

苍浩故作糊涂:“什么丧尸剂,”

“一种新型毒品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廖家珺非常焦虑的道:“过量服用这种毒品,会让人进入狂暴状态,这种毒品过去在境内沒有发现,然而昨天从你们激战过的现场还有那些尸体,我们找到了部分残留,”

“我说当时那些人怎么好像疯了一样,”

“你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”廖家珺有点奇怪:“为什么被你们打死的人都是头部中枪,”

“我说过那些人就像是疯了一样,”苍浩理所当然的道:“爆头是最有效的办法,”

“那关于这种毒品你有什么信息吗,”沒等苍浩回答,廖家珺又道:“不管我怎么劝,我老豆还是跟着庞劲东走了,尽管他们两个什么都沒说,但我分明能感觉到洪妙雪就跟他俩在一起……”

“是吗,”苍浩又是耸耸肩膀:“他俩的事别问我,我是晚辈,”

“我可以让一步,对庞劲东协助洪妙雪这事不再追究,但洪妙雪还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”停顿了一下,廖家珺郑重的道:“根据情报显示,洪妙雪之前谋划建立了小型制毒厂,我怀疑这批毒品就是从那里流出來的,”

“你不会是想让洪妙雪提供制毒厂的线索吧,”

“当然了,”

“你省省吧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徐建军接管红魔集团之后,肯定要打乱洪妙雪原來的安排,重新作出部署,一方面是为了防备你们警方,另一方面也是防备洪妙雪反攻倒算,换句话说,洪妙雪现在掌握的情报已经沒有任何价值了,”

廖家珺愣住了:“这……”

之前,廖家珺用各种方式要求廖承豪,安排自己跟洪妙雪见上一面,

廖家珺可以不抓洪妙雪,就是想套取一些情报,然而廖承豪用各种理由婉拒了,

听到苍浩的这句话,廖家珺这才意识到父亲为什么沒同意,因为这一面就算是见了也沒什么用,只会突然落的大家都不高兴,

苍浩淡淡的问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,”

“沒有了,不过……”廖家珺很认真的叮嘱道:“如果你那边有什么情报,一定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我,千万不要再像这次一样了,”

“说实话,我倒是乐得让别人冲上去当炮灰,但这一次不一样,”

“哪不一样,因为你跟洪妙雪是朋友,”

“洪妙雪是我师父的亲戚,但不是我的朋友,我所真正在意的是徐建军身边的某个人,”苍浩无比郑重的说道:“他很可能是我当年的战友和兄弟,那么按照我们雇佣兵的规矩,这个人必须死在我的手里,”

廖家珺理解了,也沒再说什么,关心了一下苍浩的伤势,就挂断了电话,

苍浩吩咐慕北:“找个地方,放把火把那尸体烧了,留着碍眼,”

离开慕北这里,苍浩刚好看见墨师在不远处的空地上,正在调试雷霆系统,

苍浩想起之前的疑问,走过去,微微一笑:“忙着呢,”

“你笑得挺怪异,”墨师瞥了一眼苍浩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,”

“我想问问你是不是听说过深层网络,”

墨师沒有正面回答,而是反问了一句:“你想知道什么,”

“你对深层网络了解多少,”

墨师叹了一口气:“苍老大,咱们已经这么熟悉了,如果你有什么问題不妨直接问出來,”

“其实也沒什么……”苍浩掏出一根烟打算给墨师递过去,想起墨师很少抽烟,就叼在了自己的嘴上:“我们经常使用深层网络,一直都有一个疑问,这东西到底是怎么來的,”

墨师理所当然的说了一句:“首先要有一个设计者,”

苍浩一挑眉头:“这么说你了解深层网络,”

墨师又是反问:“你说呢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