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哪来的龙鳞甲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这个分析很有道理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现在看起來,鬼王党的主要成员都是各国精锐的特种兵,他们被选中之后就营造死亡的假象,然后做手术去掉指纹,这样一來他们就成为世上不存在的人,那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做,总不能是当年黑面鬼突发奇想,决定找几个人一起当鬼,所以,很可能是有一个金主,需要组建这样一支队伍给自己做事,然后鬼王党应运而生,”

“你说今天这个金主还在控制鬼王党,”

“这个不好说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只是,如果金主仍然控制着鬼王党,那么鬼王党必须为金主服务,这一次黑面鬼的出现,完全是因为跟我的个人恩怨,金主恐怕是不会允许的,”

“有道理,”

黄彬焕很快把暗花发了出去,然而,沒得到一点回应,似乎沒人愿意赚这一百万美元,

三天之后,倒是得到另外一个消息,跟鬼王党虽然沒太大关系,不过也很重要,

前段时间,M国部署在印度洋的一支海上预置部队,有两艘船触礁,就在下沉过程中,遭到当地海盗的袭击,结果船上的装备全部丢失,

海上预置部队是M国军事体系的一个特色,也只有超级强国才玩得起,

在全球每一个区域,M国都会配备一支海上预置部队,携带重型作战部队所需装备和给养,

平常,海上预置部队的全部工作,就是维护这些装备,

一旦某个地区发生冲突,M国决定武装介入,那么就会调动附近地区的海上预置部队前往该地区,

同时,M国会调集本土或者附近的海外基地的部队,前往该地区与海上预置部队会合,

这也就是说,M国在派兵的时候,部队只需要轻装前进就可以了,然后从海上预置部队这里获得重型装备,

因为一支机械化部队,如果携带全部坦克和装甲车前往战区,所需要的时间就会非常漫长,而且很周折,

就比如M1A1这样的重型主战坦克,战斗全重六十吨左右,需要出动C17这样大型战略运输机才行,而且一次只能运载一辆,

而有了海上预置部队,这样一來,反应速度就能成倍提升,

这件事情发生已经有些日子了,M国跟俄国的军事对峙仍在继续,估计是不想影响军心士气,也可能是觉得有点丢人,所以秘而不宣,

不过,在深层网络上,还是有人把消息捅了出來,

这一次被掠走的装备,包括大量龙鳞甲防弹衣,原则上來说,M国给军人配备的都是普通防弹衣,龙鳞甲并非是公发品,需要军人自己掏钱购买,

但是,M国却也对龙鳞甲的输出作出严格管控,过去弄到这样一件防弹衣很难,且花费不菲,

沒想到的是,M国在海上预置部队囤积了大量的龙鳞甲,现在深层网络上已经开始大批交易这种防弹衣了,

说起來,这帮海盗的胆子也够大,不过,据说他们也是误会了,

海上预置部队的船只跟民用运输船只很相似,在沒有军舰护航的情况下,海盗给当成肥羊了,

当发现守卫船只的是军人,又看到船上满载的军事物资,于是这帮海盗一不做二不休,付出了很大伤亡,终于把船给拿下了,

当时M国海军船员正忙着挽救船只不沉沒,附近地区的军事力量又被抽调走去跟俄国对抗,诸多因素综合一起,才会发生这种事情,

“难怪啊……”苍浩微微皱起眉头:“这些日子跟人交手,发现很多人都穿着龙鳞甲,这在过去是沒有过的,原來是M国的军需仓库被人给掏了,”

黄彬焕提出:“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,”

“当然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吩咐:“跟印度洋那边的海盗联系一下,不管是防弹衣还是坦克车,不管他们有什么装备,咱们全买了,”

就在苍浩准备跟海盗打交道的同时,在遥远的巴黎,曹雅茹正在悠闲的喝着咖啡,

到了法兰西之后,曹雅茹几乎一天沒闲着,天天都在忙工作,

今天总算休息一天,曹雅茹來巴黎购物,累了就坐下來喝一杯咖啡,

在这间咖啡屋不远处,是著名的巴黎圣母院,也就是圣母升天大教堂,

近二百年前,由于最伟大的法兰西作家雨果的小说《巴黎圣母院》,这座建筑蜚声全球,

曹雅茹看着巴黎圣母院高耸的穹顶,沒什么特殊的感觉,倒是想起了苍浩,

苍浩小时后非常爱读书,《巴黎圣母院》不知道看了多少遍,一个理想就是有一天真正去巴黎瞻仰这座辉煌的建筑,

许多年过去,苍浩变了,不再是当年那个懦弱的少年,

尽管曹雅茹跟苍浩已经言归于好,但不知道为什么,两个人之间似乎还有很多隔阂,曹雅茹愿意跟父亲來法兰西,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不知道今后应该怎么面对苍浩,

或许是因为曹雅茹自己也变了,如今跟苍浩说话的时候,很难找到共同话題,

更重要的是,苍浩什么都不愿意说,把所有事情都藏在心里,使得两个人的沟通更加困难,

曹雅茹想到这些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也不知道苍浩把曹氏金融经营的怎么样,有空回去看看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非常有磁性的男性声音响起:“请问,女士,这里有人吗,”

说话的是一个金发的白种男人,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,看起來斯斯文文,

不过,曹雅茹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种戾气,某种程度上,跟苍浩有些像,

这让曹雅茹对这个人本能的就沒有好感,轻轻摆摆手:“对不起,你还是另找个地方吧……”

白种男人微微一笑:“曹女士,难得有机会见到你,为什么不能聊聊呢,”

“你认识我,”曹雅茹一愣,随后紧张的观察了一下周围,倒是沒发现其他可疑人物,

白种男人笑了笑:“你放心,我沒有恶意的,”

“那你是怎么认识我的,”

“曹雅茹是吗……”白种男人的笑容带上了一丝神秘:“我知道你跟苍浩是青梅竹马,”

“你认识苍浩,”曹雅茹更惊讶了:“你……到底是谁,”

“我是苍浩的战友,”白种男人指了指曹雅茹对面的位子:“我能坐下了吗,”

“请,”曹雅茹微微点了点头:“你刚才说……什么战友,”

白种男人似乎有些惊讶:“难道……你不知道苍浩这些年做过什么,”

“他什么都不肯说,”曹雅茹警惕的打量着白种男人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知道苍浩的什么事,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,”

“其实很简单……”白种男人笑了笑:“第一个问題我已经回答你了,我曾经是苍浩的战友,至于第二个问題吗,我知道苍浩的一切,”

“详细说说,”

“当年,苍浩居家去了国外,结果欠下高利贷,无奈之余,他做一个雇佣兵,通过战争赚钱偿还这笔债务……”顿了顿,白种男人接着又道:“他曾经给毒品集团打仗,还曾经为反政府武装服务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,”曹雅茹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:“苍浩……给毒品集团工作,”

白种男人笑了笑:“为了钱吗,”

如果说苍浩当过雇佣军,曹雅茹倒是不觉得惊讶,难怪苍浩身手那么厉害,

但苍浩曾经跟毒品贩子打交道,这让曹雅茹无法接受:“他怎么可以为了钱什么都做,”

白种男人笑着反问:“如果什么都不走,又如何偿还债务呢,”

曹雅茹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我们也是沒有办法,”白种男人非常感慨的叹了一口气:“无论如何,债务终于还清了,我们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,”

曹雅茹狐疑的问了一句:“那么……你现在做什么呢,”

“做点小生意,”白种男人微微一笑:“偿还了债务之后,雇佣兵队伍就解散了,我跟苍浩沒有联系,一直留在巴黎,沒想到今天遇到了你,真是有缘啊,”

“我刚才问过你,你怎么认识我,又找到我的,”

“偶然,当然是偶然,”白种男人笑了笑:“当雇佣兵的那些年,苍浩的身上带着你照片,经常拿出來看看,我们这帮雇佣兵都认识你,说起來,这么多年,你跟照片上变化也是很大的,不过我还是能认得出來,”

曹雅茹听到这话,脸色有些发红:“是真的吗……”

“当然是真的了,”白种男人说着,看了一下时间: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要忙,先告辞了,”

曹雅茹微微点点头:“再见,”

白种男人正要离去,突然想起一件事:“哦,对了,我最近听说了一件事……”

“什么,”

“苍浩重操旧业了,”叹了一口气,白种男人又道:“我觉得,既然现在已经不需要去还债,还是过正常人的生活吧,远离那些血雨腥风,这样不只是自己有危险,还容易给身边的人带來麻烦,”

“是吗,”曹雅茹点点头:“谢谢你的提醒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