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我经常留一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笑了笑:“那么看在湿婆大神的份上,我送你三个字……”

钱德拉塞卡很有兴趣的问:“什么,”

“艹你吗,”

“你敢问候我的母亲,” 钱德拉塞卡勃然大怒,咆哮着喊道:“杀光他们,”

火箭手马上重新开火了,一发火箭弹射在渔船的船尾,随着一阵剧烈的摇晃,船尾燃起浓密的黑烟,

紧接着,船身倾斜的更加厉害了,整个船尾差不多完全扎进了海里,

船头高高翘起,船首柱整个暴露在海面以上,差一点连船首底部也露出來,

万鹏就在船尾,差一点被爆炸的火焰吞沒,还沒來得喘口气,却发现大白鲨呲着两排白牙向自己游了过來,

万鹏急忙手脚并用,往前攀爬了好几米,总算离开了船尾,

由于船身倾斜的太严重,万鹏根本站不起來,

事实上,渔船上的每一个人,包括苍浩在内,已经说不清楚到底是躺着还是站着,

钱德拉塞卡不住的得意的笑着:“都特么去死吧,”

“去死的是你,”苍浩高喊了一声:“再见了,”

钱德拉塞卡不屑的哼了一声:“到这个时候了还嘴硬,”

海盗船的船舷一侧贴着苍浩的渔船,所有海盗都面向这个方向作战,那么也就是说另外一侧船舷并沒有人把守,

双方在会面前,钱德拉塞卡侦察过周围,确定苍浩这边只來了一艘渔船,

此时,海面上还有三艘船是自己的手下,钱德拉塞卡认定自己占据了绝对优势,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需要防备的,

然而,也就在这个时候,海盗们的身后突然响起枪声,

那些躲在障碍物后面的海盗,正准备对苍浩这边射击,却不防背后射來一排排子弹,洞穿了他们的身体,

海盗们的身体滑落在甲板上,他们面前的障碍物留下一个个枪洞,上面还挂着鲜血,

钱德拉塞卡傻住了:“怎么回事,”

还沒等钱德拉塞卡弄明白,只见两个人从另一侧船舷冲过來,不住的射击着,不断的击毙海盗,

一个人冲到船舱前,拉开两颗手雷,顺着舱门丢了进去,

“砰砰”的两声闷响,船身摇晃了几下,几个躲在船舱里沒出來的海盗,顷刻间被送回老家了,

“干掉他们,”钱德拉塞卡用力推搡了一把助手,挡在自己身前:“给我上,”

这个助手还沒等举起枪,一把飞刀射过來,正插在他的额头上,

紧接着,射出飞刀的那个人箭步冲过來,一把拽到了助手的尸体,随后一枪托砸在钱德拉塞卡的额头上,

钱德拉塞卡一翻白眼,瘫倒在甲板上,恍惚间,听到这个人说了一句:“算你走运,暂时还不能死,”

这两个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來的,突然之间出现,就这样横扫了整条海盗船,

有几个幸存的海盗急忙重组防线,试图跟这两个人对抗,却沒想到苍浩从背后发起进攻,

就在这两个人突袭的同时,苍浩带领博尼、万鹏和死神射手,顺着海盗船的船舷攀援而上,马上跟着两个人会合一起,

海盗方面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,残存的几个海盗很快到在死神射手的枪口下,

死神射手并不停手,给MP5换上了钢芯穿甲弹,对着脚下的甲板不住开火,

甲板上面留下一排排的弹孔,隐约可以听到下面有惨叫声,

很快的,死神射手停止射击,冲着苍浩点了点头,

几个躲起來的海盗,连同操纵海盗船的轮机手,全被死神射手报销了,

火箭手被万鹏打死了,苍浩捡起火箭发射器,重新装填,紧接着,冲着不远处的海面发射了一枚火箭弹,

有一艘海盗船已经靠近了,准备增援这边的同党,而苍浩这枚火箭弹舍得非常准,直接命中水线以下,

“碰”的一下子,一股水柱冲天而起,整艘海盗船被掀翻过來,上面的海盗惊恐的叫喊着,噼里啪啦的掉进海里,

一直在海面上逡巡的大白鲨终于找到了机会,成群结队的游了过去,张开血盆大口开始噬咬起來,

海面上响起更加凄惨的叫声,那些不慎掉落到海里的海盗,身体被大白鲨的牙齿分割开來,和着自己的鲜血和海水被吞进大白鲨的肚子里,

这个场面惊住了另外两艘海盗船,一时之间,沒敢再靠前,只是用听不懂的语言在叫喊着什么,

直到这个时候,苍浩才松了一口气,扔下火箭发射器,跟那两个突袭而來的人热烈拥抱了一下:“见到你们真好,”

这两个人是赵轩和快刀手聂嘉林,

在血狮雇佣兵当中,最擅长玩刀的是聂嘉林,刚才飞刀射死钱德拉塞卡助手的正是聂嘉林,

因为苍浩要留钱德拉塞卡一命,所以聂嘉林才沒用枪,

如果用枪的话,子弹穿透助手的身体,之后很可能会击毙钱德拉塞卡,

所以说,即便是武器技术飞速进步的今天,使得战争往往就像是一场电子游戏,但冷兵器依然有自己的用途,

“你们怎么才到,”万鹏非常不满的道:“你们再晚來半分钟,我们可就喂鲨鱼了,”

万鹏这乌鸦嘴说话,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,这话刚一出口,那艘渔船加速沉沒,已经有一半船身浸入海水中了,

赵轩叹了一口气:“你知不知道,我们要防备对方发觉,然后悄悄靠近,很麻烦的,”

苍浩曾经对人说过,自己做事习惯留一手,这一次跟海盗见面也一样,

就带这么三个人跟海盗见面,然后留下两个人随船去非洲,路途遥远,难免生变,

苍浩当然不能轻易拿手下的兄弟们冒险,于是做了这样的安排,把赵轩和聂嘉林暂时从南非调了回來,

按照苍浩的计划,如果跟海盗的交易达成,那么就让博尼和万鹏跟随海盗押送,而赵轩和聂嘉林并不露面,只是悄悄的尾随,

一旦路途上遇到麻烦,博尼和万鹏无法应付,赵轩和聂嘉林突然出现,可以迅速控制局面,

如果出现最坏的情况,跟海盗的交易无法达成,双方发生火拼,赵轩和聂嘉林同样可以构成有力的支援,

结果,最坏的情况还真就出现了,钱德拉塞卡竟然想要钱货全吞,赵轩和聂嘉林自然只有亮剑而出,

赵轩和聂嘉林能从南非一路赶來,自然也有自己的船,为了防止被海盗们发现,把船停在很远的地方,

交火刚一开始,苍浩就迅速通过矩阵系统发送了信号,他们两个沒有开船,而是乘了一艘小舢板,悄悄靠近了海盗船,然后发动袭击,

自始至终,海盗们完全沒有发现,不明不白就做了枪下幽魂,

“闭上你的乌鸦嘴,”赵轩很恼火的看着万鹏:“老子有一天要是死了,肯定是被你的嘴咒死的,”

聂嘉林沒理会赵轩,看了看苍浩,又看了看万鹏,嘿嘿一笑:“你们怎么这么黑,”

航程沒用去几天时间,但海上猛烈的阳光依然造成了影响,苍浩、万鹏和死神射手皮肤被晒得黑漆漆的,看起來倒跟博尼很相似了,

博尼刺着白牙一笑:“你们也成黑人了,”

赵轩看了一眼死神射手,笑着问:“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王一吧,”

南非基地那边当然知道死神射手的加入,只是还沒正式见过面,苍浩借这个机会,给大家介绍了一番,

也就是苍浩话音刚落,从两艘海盗船上突然射來一阵猛烈的火力,大家急忙卧倒在甲板上,船身上的很多构件被击碎,飞溅的到处都是,

等到对方火力停止,苍浩摇了摇头:“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,”

随后,苍浩來到钱德拉塞卡身前,一只手揪着衣领从甲板上拎了起來,另一只手左右开弓就是一阵耳光,

“啪啪”一阵脆响,很快的,钱德拉塞卡的脸肿的像猪头一样,被这一阵耳光抽醒了,

“你……怎么回事,” 钱德拉塞卡看了看周围,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抬拳向苍浩面门打來,

苍浩一侧头就让过这一拳,随后一拳捣在钱德拉塞卡的小腹上,钱德拉塞卡惨叫一声,身体不住的痉挛起來,

“别动,”苍浩冷冷的道:“你要是敢动一下,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喂鲨鱼,就算你对大海很熟悉,这些大白鲨可不是你们家亲戚,”

钱德拉塞卡气喘吁吁的道:“你……你要是敢杀我,你们谁都无法活着离开马六甲海峡,”

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:“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是后话了,反正你肯定的死在我们前面,”

钱德拉塞卡看了看后來的赵轩和聂嘉林,既惊恐,又不解:“你们……到底怎么做到的,怎么会占领我的船,”

“我做事习惯留一手,”苍浩指了指远处的两艘海盗船:“马上让你的人停止进攻,留在原地别动,”

钱德拉塞卡张嘴來了一句:“做梦……”

苍浩冲着聂嘉林使了一个眼色,聂嘉林抽出一把很小的匕首,冲着钱德拉塞卡的软肋就刺了进去,

钱德拉塞卡一声惨叫,一股血剑喷射出來,落在甲板上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