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生意要讲信用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嘻笑着告诉钱德拉塞卡:“我这个兄弟呢,精擅刀法,而且对人体结构非常了解

,他可以把你的身体切成一片一片,却不让你死掉,”

聂嘉林得意洋洋的跟着说了一句:“也就是说,我可以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切

开,华夏历史上有一种酷刑很类似,叫凌迟,我建议你马上百度……哦,不对,应该

是谷歌一下,可惜你现在沒办法使用电脑,”

看着苍浩等人,钱德拉塞卡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,以至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:“你们

……你们……”

苍浩指了指远处的两艘海盗船,问道:“是你们的人,”

钱德拉塞卡点点头:“是……”

“让他们马上停下來,”苍浩的表情依然春风满面:“如果他们再敢开火,我们就对

你发火了,我发火的后果可是很大的,”

聂嘉林一只手揪住钱德拉塞卡的衣领,硬生生的拖到了驾驶室,把无线电拿到他面前

,

钱德拉塞卡拿起无线电,用印地语喊了几句什么,反正大家全都沒听懂,

随后,他恨恨不已的看着苍浩,那样子好像随时准备跟苍浩拼命,

苍浩很清楚,这帮海盗非常凶悍,如果不能展现出绝对优势,他们根本是不会认输的

,

苍浩告诉钱德拉塞卡:“说英语,最好是汉语,只要是我能听懂的,”

钱德拉塞卡倒是照做了,对着无线电又喊了几句,大意是说不要开火,再就沒了,这

位海盗头子依然不怎么服膺,

苍浩从聂嘉林身上抽出一把匕首,砍在了钱德拉塞卡的腿上,正好匕首锋刃砍进去二

分之一,齐刷刷的在腿上切开一个口子,

一股血箭喷射出來,钱德拉塞卡身体颤抖了起來,死死咬着牙,就是不吭声,

他的眼珠子瞪的溜圆,一个劲的翻眼白,跟黝黑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,

“人体的腿部有两根主要骨骼,腓骨和胫骨,外腓内胫,主要受力的是胫骨,腓骨受

伤对行动能力影响不太大,我刚才就砍断了你的腓骨,”顿了顿,苍浩很耐心的道:

“其实我也算是半个大夫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接下來继续向你展示我的生理学知识

,不如,把你另一条腿的腓骨也砍断,先让你变成半个废人,再然后,把两根胫骨也

砍断,你下半身彻底就废了,怎么样,”

钱德拉塞卡气喘吁吁的问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”

“做生意要讲信用,”苍浩蹲下來,面对面的看着钱德拉塞卡:“我是真心跟你做生

意的,但你想黑吃黑,这可不行,”

钱德拉塞卡撇了撇嘴:“这里是马六甲海峡,是我们的地盘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现在是我抓了你,不是相反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钱德拉塞卡依样反问了一句,依然不服不忿:“你以为你们可以活

着离开这里吗,”

苍浩听到这话,突然觉察到什么,往驾驶室外面看了一眼,发现远处的洋面上又开來

了三艘渔船,

这三艘渔船吨位不大,很快的跟之前两艘海盗船会合一起,对这艘海盗船形成了包围

,

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算术題,一艘船上就算只有十几二十个人,在人数上对血狮雇佣兵

也拥有绝对优势,

如果这帮海盗动用火箭筒,根本不需要近距离交战,只是“砰砰”几声,苍浩这帮人

就要喂大白鲨了,

苍浩手里只有一张王牌,那就是钱德拉塞卡,只要这个海盗头子在自己手里,海盗们

暂时就不敢发动进攻,

“生意还得继续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告诉钱德拉塞卡:“你知道我想要什么,美军

那批装备还在你手里,对不对,”

钱德拉塞卡一挑粗重的眉毛:“怎么的,”

“ 把这批装备交给我,”苍浩指了指无线电:“马上给你的人下令,,”

“钱呢,”沒等苍浩回答,钱德拉塞卡喊了一声:“一亿美元,”

苍浩被气笑了:“我擦,你还真敢坐地起价,你现在都这德行了,还敢跟我唠这个,



“一亿美元已经便宜你们了,”钱德拉塞卡一说话,嘴角就不住的涌出白沫,可见他

此时感到非常痛苦:“有的是人愿意开出更高的价格买这批准备,”

“你现在沒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冲着兄弟们使了一个颜色,

博尼立即走过來,从钱德拉塞卡的身后,死死地按住了钱德拉塞卡的肩膀,

聂嘉林则按住了钱德拉塞卡受伤的腿,拿出一把匕首在钱德拉塞卡的脚上比量了一下

,

这帮海盗在船上的时候经常不穿鞋,钱德拉塞卡就光着脚,聂嘉林刚要动手就一皱眉

头:“这脚也太特么臭了,”

话音刚落,聂嘉林用匕首切进了钱德拉塞卡的大脚趾和二拇指之间,鲜血刷的一下喷

涌出來,

这一次,钱德拉塞卡忍不住了,痛苦的嘶喊了起來,

聂嘉林并不停手,缓缓移动着匕首,只差一点,就要把大脚趾切下來了,

一边切着,聂嘉林还一边介绍:“我们华夏有个典故叫苞丁解牛,意思就是说有个叫

庖丁的人,特别了解牛的身体构造,一把匕首就可以轻易的把牛分解开,你别看我们

老大是半个大夫,我也不含糊……不对,应该说我比我们老大更牛,他刚才砍断了你

的腓骨,我呢,不用断你一根骨头,就能把你的身体各个部分分解开,”

聂嘉林这话挺装B,赵轩不乐意了:“你敢说你比老大还厉害,”

“别,”苍浩冲着赵轩摆摆手:“聂嘉林这么说,我很爱听,來,继续,别停,”

钱德拉塞卡像触电一样,身体猛烈地颤抖起來,眼睛瞪得更圆了,让人担心眼珠会脱

落出來,

聂嘉林沒有把大拇指切下來,而是马上转移了进攻目标,把匕首又切进二拇指和三拇

指之间,

驾驶室内本來很脏的甲板,被鲜血浸染得更加肮脏了,钱德拉塞卡身下黏糊糊的,身

体不住的扭來扭去,

钱德拉塞卡想要挣扎,奈何博尼的力气实在太大了,他的身体几乎像是陷进了博尼的

胸膛里

也可以说,博尼就像是一部机器,牢牢的困住了钱德拉塞卡,

聂嘉林深吸了一口气,随后满意的点点头:“别说,鲜血味好闻多了,至少比你们船

里这股海鲜味强多了,”

聂嘉林一边动手,苍浩一边在旁边规劝:“你看你这人,怎么这么拧呢,你要知道我

这也是为了你好,”

钱德拉塞卡斜眼看着苍浩,嘴里不住的涌出白沫,咕哝哝的说着什么,别人谁也听不

懂,

“你们胆子够大的……”苍浩长叹了一口气:“竟然敢打劫M国的军用船只,你知不知

道美军是睚眦必报的,肯定要报复你们,”

钱德拉塞卡已然咕哝着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

“我是好心帮你解套,”苍浩语重心长的道:“装备归我,麻烦就归我,这不是两全

其美嘛,”

聂嘉林感觉差不多了,把匕首切进了另外两根脚趾,他來回移动着匕首,就像是在锯

一样东西,加大了钱德拉塞卡的痛苦,

钱德拉塞卡嘶喊的更厉害了,再支撑了一会,最后终于妥协了:“我同意了……”

苍浩的表情始终笑眯眯的:“你同意什么了,”

“装备……归你们,按原來的价格,”

“装备在哪呢,”

钱德拉塞卡又痛苦的喊了几声,说道:“停手……让他停手……”

苍浩冲着聂嘉林点点头,聂嘉林把匕首收了起來,苍浩又问了一遍:“装备在哪,”

钱德拉塞卡面色苍白,连嘴唇都沒有一丝血色:“无……无线电……”

苍浩把无线电话筒拿回來,钱德拉塞卡冲着里面说了几句,大意思说把准备马上送过

來,

苍浩立即问:“什么时候能到,”

“装备在岸边……”钱德拉塞卡喘着粗气说道:“把船开到这边來,需要一点时间…

…估计天亮能到,”

“最好别玩花样,”苍浩点点头,吩咐万鹏:“给他包扎一下,”

激战了一天,此时太阳已经西沉,马上就要隐沒到海平线之后,

五艘海盗船上沒有灯光,也看不到有人在活动,只是死死的围着苍浩所在这艘海盗船

,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沒有,

这样一來,海面上倒是有了一点诡异的气氛,海盗们沒有任何举动,反倒比直接进攻

带來更大的压力,

苍浩叹了一口气,吩咐大家:“今晚轮班休息,等到明天早晨……”

聂嘉林马上问:“如果装备沒到怎么办,”

“那就把他丢到海里喂鲨鱼,”苍浩直截了当的道:“好不容易,我们都來了马六甲

海峡,眼看胜利在望了就别放弃,不过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,”

万鹏一个劲的摇头:“老大,我倒觉得,如果咱们拿到了装备,大麻烦才刚刚出现,



赵轩白了一眼万鹏:“乌鸦嘴,”

“其实万鹏说的沒错……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装备到了,我们怎么接收,这

是一个问題,钱德拉塞卡肯定要求我们先放了他,如果我们这么做了,他绝对不会轻

易交出装备,”

赵轩立即道:“我们可以先拿到装备再放了他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