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这就是黑吃黑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不解释,只是吩咐:“马上,”

博尼操纵这艘船,穿过海盗们的火网,迎着YN海军的火力,直接贴上了YN海军的船身,

两艘船相距只有不到三米,苍浩命令:“所有人注意隐蔽,”

YN海军立即向苍浩这边开火,而苍浩也不还击,只是注意不被击中,

苍浩的这个命令,导致血狮雇佣兵处于YN海军和海盗的火力夹击之中,只是一转眼的功夫,船体上就被打得坑坑洼洼,

虽然这艘海盗船经过加固,但也经不住这么折腾,很快的,船身出现倾泻,底舱开始进水了,

YN海军和海盗,只要有一方动用重型武器,立马就可以击沉苍浩这一边,

就算他们什么也不做,这艘船的沉沒也只是时间问題,苍浩这一次真的成了活靶子,

钱德拉塞卡躺在甲板上,看着苍浩等人狼狈的样子,哈哈大笑起來:“你们死定了,”

苍浩回头看了钱德拉塞卡一眼:“你不也得死吗,”

“要死就跟你们一起死,”钱德拉塞卡满不在乎的道:“湿婆大神在上,我做海盗那天起就不再怕死了,你们最好也别怕,”

“闭嘴,”博尼一拳捣在钱德拉塞卡的太阳穴上:“再废话我就打死你,”

钱德拉塞卡一翻白眼,昏了过去,总算是闭嘴了,

万鹏趴在甲板上,有些沮丧:“老大你这是干什么,咱们不能就这么挨揍啊……”

还沒等苍浩解释,答案自己就出现了,马上的,海面上突然升起几根水柱,有一根水柱直接掀翻了一艘小型海盗船,

马上的,海面上出现了一艘白色护卫舰,跟YN海军那些破破烂烂的小船不同,船体崭新,干舷内倾,

很快的,这艘护卫舰靠近了,可以清楚地看到船身平整光滑,沒有任何尖锐的凸起和复杂的天线,说明采用了隐身设计,跟YN海军其他两艘船完全是两个时代的存在,

万鹏吓了一跳:“这是什么玩意儿,”

“西格玛级护卫舰,”苍浩淡淡的说道:“标准排水量两千多吨,可以执行多功能任务,就算在全球范围也是比较先进的,YN刚从欧洲买了几艘,”

发现了好几艘海盗船,YN海军不可能只出动三艘小型舰艇,苍浩担心远处有大型舰艇监视,所以才让自己的船开到YN舰艇旁边,

西格玛护卫舰从容的开火,两炮就掀翻了一艘海盗船,其他海盗船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

但因为苍浩的船太靠近YN海军舰艇,西格玛护卫舰担心误伤,暂时沒对苍浩这边开火,

这个时候,苍浩站起身,对着YN海军舰艇开火了,紧接着吩咐博尼:“靠上去,”

博尼猛地一打舵,把船紧紧贴在YN海军舰艇上,苍浩干脆跳了上去,赵轩紧紧尾随在后面,

这艘船上的海军人员正为西格玛护卫舰的出现而欢呼,冷不防血狮雇佣兵突然上舰,被杀了个措手不及,

博尼把钱德拉塞卡夹在腋下,也跳了上來,很快的,血狮雇佣兵全部转移上來,

苍浩持枪在舰艇上搜索了一圈,击毙了所有YN海军,随后命令博尼:“马上开船,”

就这样,血狮雇佣兵操纵这艘海军舰艇,立即向远处转移,

苍浩对YN海军舰艇的攻击非常迅速,在夜色的掩护之下,西格玛护卫舰根本沒发现,以为这艘船上仍然是自己人,

这艘海军舰艇已经负了伤,脱离战场倒在情理之中,西格玛护卫舰也就沒理会,集中火力击沉了苍浩刚才所乘的那艘海盗船,

这样一來,其他海盗船只倒是有了喘息的机会,他们竟然沒有想到撤离,干脆直接贴上了西格玛护卫舰,

事实上,他们也根本逃不掉,这些船的航速远不如西格玛护卫舰,一旦撤离,西格玛护卫舰就会追上來,从容的逐个收拾掉,

而且这些海盗也很清楚,西格玛护卫舰的优势在于吨位大,拥有重型火力,

只要拉进双方距离,重型武器就无法使用,这些海盗船围着西格玛护卫舰转圈,用轻型武器不断开火,

YN海军还是刚采购到西格玛护卫舰,操纵起來也不够熟练,结果竟然对这些海盗无可奈何,

战局陷入僵持,这也就给了苍浩机会,迅速远遁而去,

很快的,所有枪炮声都被甩在后面,这艘船很快就撤得远远的了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钱德拉塞卡悠然醒了过來,茫然的向四周看着,

“这批军火让老子费了太大的力气,”苍浩蹲下來,冷冷的看着钱德拉塞卡:“你最好好好配合,我的耐心正在耗尽,”

钱德拉塞卡正要说什么,突然发现,自己身边不远躺着好几句YN海军的尸体,

猛然间,钱德拉塞卡想起,苍浩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些海军,然后劫走了YN的军舰,

血狮雇佣兵,似乎沒什么事情不敢做,钱德拉塞卡轻哼一声:“你不做海盗真可惜了,”

“谢谢夸奖,”苍浩拿起无线电,刚好,YN海军正在呼叫这首船,里面乌拉哇啦的,苍浩既听不懂,也不想回复,直接换了一个频率,然后告诉钱德拉塞卡:“马上让你的人把装备运过來,”

钱德拉塞卡沒说什么,重新确定了眼下的坐标,用无线电呼叫同伙,

海上的夜晚似乎很短,也可能战斗用去了太长时间,沒过多一会,一轮旭日从海平面上升起,把一抹金色的光泽倾泻在海面上,

也就是从太阳升起的方向,四艘中型渔船缓缓开了过來,正中是一艘中型运输船,

钱德拉塞卡冷冷一笑:“我的人到了,”

让苍浩颇有点吃惊的是,马六甲海狼这个团伙非常庞大,昨天一场激战让他们折损大量战力,此时竟然还有这么多人马,

这些渔船跟之前那些比起來,不仅吨位更大,而且还经过改装,甲板上布置了很多武器,甚至还有中型火炮,

博尼走过來,低声对苍浩道:“他们很狡诈,背对着阳光开过來,那么咱们就是逆光了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这样一來,一旦交火,对我们的影响很大,连瞄准都很困难,”

钱德拉塞卡似乎猜到苍浩正在说些什么,哈哈大笑起來:“就算拿到装备又怎么样,你们同样无法活着离开这片海,”

万鹏用非常低微的声音说道:“他说的沒错……不仅这帮海盗不会放过我们,YN海军肯定也要追击,咱们处境不妙,”

也不知道昨晚的激战结果如何,海盗当然无法赢过西格玛护卫舰,但YN海军也不会讨到太大便宜,

看钱德拉塞卡的样子,依然是张狂无比,好像根本不为自己的手下担心,

苍浩看到他这副样子就闹心,吩咐聂嘉林:“把他另外一只脚也加工一下,”

聂嘉林嘿嘿一笑,走过去,就像昨天一样,把匕首切近钱德拉塞卡另一只脚的脚趾之间,

赵轩更加阴损,打上來一桶海水,直接浇在钱德拉塞卡的脚上,

海水中的盐分刺激到了伤口,钱德拉塞卡无法忍住,不住的惨叫起來,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,

酷刑这回事,如果只是短时间的事,意志坚强的人都可以扛下來,

但如果是持续不断,连续进行,就很少有人能受得住了,

钱德拉塞卡昨天被折磨了个半死,今天再被变本加厉这么一來,意志差不多崩溃了,

钱德拉塞卡的嘴角不住抽搐:“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,”

苍浩直接吩咐:“让你的人把装备交出來,”

“你们先放了我,”

“不行,”苍浩笑着摇了摇头:“你得跟我们在一起,等到我确认安全了,自然会放了你,”

“不行,”钱德拉塞卡坚持道:“你们先放了我,”

“你觉得你有跟我讨价还价到资格吗,”苍浩呵呵一笑,冲着聂嘉林点点头:“继续,”

“來咧,”聂嘉林觉得钱德拉塞卡的脚掌已经沒什么加工的余地了,两只脚全部血肉模糊,皮肉翻开处可以看到白骨,

于是,聂嘉林拿过钱德拉塞卡的一只手,把匕首从拇指和食指之间切了进去,

刷一下,钱德拉塞卡的拇指就脱落下來,钱德拉塞卡忍不住的惨叫起來,

聂嘉林不住的摇头:“不好意思,沒把握好力气,用大劲儿了……”

“好……我答应……”钱德拉塞卡妥协了:“我跟你们一起走,只要……你们保证我的生命安全……”

“让你的人把装备送过來吧,”苍浩吩咐道:“整艘船移交给我们,不允许留一个人,我会检查一下装备,如果我发现船上装了定时炸弹或者什么跟踪装置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,你已经见识到我的手段了,”

“好……”钱德拉塞卡还真是个生意人,直到此时还不忘最重要的是:“但你得把所有钱全部打给我,”

苍浩一愣:“什么,”

“本來应该支付定金不是吗,”钱德拉塞卡气喘吁吁的道:“但现在不行,既然你已经拿到装备,就要把所有款项全部支付给我,”

“说的也沒错啊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做生意嘛,要有信用,”

钱德拉塞卡急忙道:“我现在给你账户……”

“可现在不是在做生意,”苍浩打断了钱德拉塞卡的话:“我是在要挟你,懂吗,拿这批装备來换你自己的命,”

“你……什么,”钱德拉塞卡傻住了:“你要黑吃黑吗,”

“沒错,这就是黑吃黑……”苍浩点了点头,把无线电举到钱德拉塞卡面前:“马上告诉你的人该怎么做,”

“你太狠了,”钱德拉塞卡一个劲的摇头:“我保证你不会活着离开这片海,”

“这话你都说了多少次了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有你给我陪葬,我也无所谓了,”

钱德拉塞卡犹豫许久,最终只能选择服从,颤抖着手拿起无线电,用英语喊了起來,

刚才钱德拉塞卡呼唤同伴,那边马上就回复了,然而这一次却不一样,无线电半天沒有动静,

“怎么回事,”苍浩冷冷的看着钱德拉塞卡:“你的手下要造反吗,”

钱德拉塞卡马上对无线电再次呼叫起來,手下却依然沒有回复,无线电里始终静悄悄的,

钱德拉塞卡不断重复着自己的话,让他们移交装备,直说得口干舌燥,

此时,钱德拉塞卡已经面无人色,折磨着他的不止是疼痛,还有恐惧,

赵轩凑到苍浩耳边,轻声说了一句:“老大,情况不对啊,咱们不肯付钱,搞不好钱德拉塞卡的手下真会造反的……”

赵轩说的这种可能,也是苍浩担心的,

为了钱德拉塞卡这么一个首领,马六甲海狼已经损失惨重,

如果今天把装备移交出去,却又拿不到一分钱,这帮海盗肯定不乐意,

钱德拉塞卡这个首领已经沒什么用处了,新的首领很可能会立即上位,鼓动手下落井下石,直接干掉钱德拉塞卡,再把装备拿出去卖个好价钱,

但是,如果让苍浩付钱,同样不可能,

这本來是一笔生意,如果无风无浪的成交,苍浩可以把钱拿出來,

从昨晚开始,连场激战,接连换了两艘船,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还按原价付钱,苍浩觉得血狮雇佣兵就太不值钱了,

所以黑吃黑是最好的选择,

果不其然,很快的,一艘海盗船发射了一枚火箭弹,

博尼急忙转舵,船身掀起一阵浪花,横了过來,巧到毫厘的躲过了这枚火箭弹,

然而,火箭弹接连发射,马上的, 一枚火箭弹命中了船尾,

整艘船都被浓烟包裹住,那帮海盗并不罢手,操纵中型火炮开始射击,

炮弹不断地射过來,在船身周围激起一股股水柱,不断的摇晃着船身,

“你沒有价值了,”苍浩一脚射在钱德拉塞卡的胸口上,钱德拉塞卡的身体飞起來,撞在舱壁上又滑落下來,

“再给我一次机会,”钱德拉塞卡痛苦的哀求着:“求求你,我一定让他们听我的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