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再见,钱德拉塞卡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很显然,莱纳斯上将要用私刑,钱德拉塞卡肯定是不得好死了,

其实,这个海盗头子早就沒用了,苍浩还是抱着希望能完成交易,才留了他一命,

苍浩笑了笑:“说到这个人,能不能让我见一面,”

“你跟他之间还有什么事吗,”

“沒有了,不过……”苍浩的表情变得郑重起來:“我想起來一件事要问问他,”

“可以,”莱纳斯上将答应了:“我给你一个小时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只要给他留一口气就行,他必须死在我的手里,我的小伙子们已经迫不及待要跟他谈谈了,你应该明白,”

“不用那么久,”苍浩告诉莱纳斯上将:“有十分钟就应该足够了,”

莱纳斯上将起身,把外面那个军官叫了进來,然后吩咐了几句,

那个军官立即对苍浩道:“请跟我走吧,”

“好,”苍浩看到莱纳斯上将的桌上有雪茄,提出:“能给我一根吗,”

莱纳斯上将正跟军官说着话,头也不回的丢过來一句:“你可以全部拿走,”

“谢谢,”苍浩从雪茄盒子里拿了两根雪茄,注意到盒子里有一个雪茄钳,顺势藏到了袖子里,

随后,苍浩迈步向办公室外面走去:“钱德拉塞卡在哪,”

“等一下,”莱纳斯上将喊住苍浩:“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,”

“沒有啊,”苍浩理所当然的道:“所有的事情不都解决了吗,”

“还沒有,”莱纳斯上将一字一顿的道:“别忘了你的兄弟还挟持着人质呢,”

其实苍浩根本就沒忘,只是不想轻易释放人质,

这些人质是唯一的安全保证,如果莱纳斯上将有其他算盘,自己和兄弟们就倒霉了,

但另一方面,大家又沒有办法长时间挟持人质,会让局面再次陷入僵局,

沒有莱纳斯上将的首肯,大家根本沒办法走出这个基地,总不能跟那几个人质一起在这里养老送终吧,

苍浩寻思了一下,决定赌一次,回到房间,让大家放人,

死神射手不太情愿,不过还是遵从了苍浩的命令,

那几个黑人离开牢房的时候,简直就是抱头鼠窜,甚至不敢回头看上一眼,

也就是黑人逃走的同时,苍浩紧张的观察着周围,防备海军陆战队突然袭击,

不过,过了十几分钟,海军陆战队也沒出现,看來莱纳斯上将确实有诚意合作,

苍浩这才对那个军官道:“带我去见犯人吧,”

钱德拉塞卡被关在一处地下室里,有六个膀大腰圆的海军陆战队看押,

这些海军陆战队看到苍浩的样子,跟之前包围牢房那帮完全不一样,他们纷纷冲着苍浩挑起大拇指,只是沒说什么,

很显然,苍浩抓到了钱德拉塞卡,让他们非常感谢,

在海上的这一番折腾,钱德拉塞卡被折磨得够呛,半死不活,

到了迪戈加西亚基地之后,M国派來了几个军医,给钱德拉塞卡仔细的包扎了伤口,

不过,这不是出于人道主义,莱纳斯上将担心钱德拉塞卡太快挂掉,不能让自己出一口恶气,

苍浩好不怀疑,莱纳斯上将还会继续给钱德拉塞卡疗伤,等到钱德拉塞卡恢复得差不多了,就把各种各样的酷刑用一遍,

此时,钱德拉塞卡浑身上下都是绷带,胳膊上还打着吊水,气色倒是比起之前好了一些,

“恢复的不错嘛,”苍浩拖过一张凳子,坐到了钱德拉塞卡对面:“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提,我相信他们会满足你的,”

“是你啊……”钱德拉塞卡斜眼看着苍浩:“真沒想到我们还能见面,”

“我也沒想到,”苍浩微微一笑:“原本我以为,你被抓到之后会就地枪毙,看來你用不了多久就能活蹦乱跳了,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,”钱德拉塞卡对事情看得很明白:“他们救我,只是为了更好地折磨我,我会死的非常惨的……”

“看來你已经有心理准备了,”苍浩说着,拿出一根雪茄点上:“那我也就不安慰你了,”

这个时候,那个军官说话了:“苍先生,你们雇佣兵折磨人的手法还是很专业的吗,我们的军医说想要把他治好是非常困难的,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我接受这个恭维,”

M国军队内部存在着酷刑,尤其是关塔那摩基地,名声非常不好,

说起來,M国是超级强国,国际舆论一天到晚盯着,所以也不敢搞得太过分,

其实,酷刑在各国军队普遍存在,关塔那摩基地的那一套,跟雇佣兵们比起來简直弱爆了,

苍浩瞥了一眼那个军官:“你能回避一下吗,”

“这个吗……”那个军官犹豫了一下,随后点点头:“好吧,”

“等一下……”苍浩招呼了一声:“你们这里如果安装了监控或者窃听,最好关掉,我要谈的事情跟你们的国家沒有关系,你们也沒有关注的必要,”

“你认为这里有那些东西吗,”那个军官呵呵笑了起來:“沒有人会给自己留下罪证,不是吗,”

如果这里真的有监控或者窃听,那个军官肯定是不会承认的,苍浩这么说的目的,是从这个军官的微表情和动作判断是不是在说谎,

结果,苍浩发现那个军官说的很坦然,苍浩确实可以放心的在这里说任何事情,

那个军官出去了,很小心地把房门关好,

苍浩转回头來看着钱德拉塞卡:“我有事情要跟你聊聊,”

“还要对我刑讯逼供吗,”

“沒这个必要了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你愿意说就说,不愿意说我就自己寻找答案,你的口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,”

“你说吧,”钱德拉塞卡苦笑几声:“装备已经物归原主,我不知道你找我还有什么事……”

苍浩打断了钱德拉塞卡的话:“我要知道你为什么要黑吃黑,”

“为了钱呗,”钱德拉塞卡又苦笑起來:“钱,多么美妙的东西,谁不希望多弄一点呢,”

“不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你有其他方面原因,”

钱德拉塞卡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:“什么原因,”

“有人指使你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们过去沒打过交道,你根本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,也不知道我们有什么样的能力,就算你这个人性格再怎么粗野,也不应该冒险去对付自己根本不了解的敌人,所以应该有人跟你通过气,”

钱德拉塞卡看着苍浩,半晌无语,只是不住的喘着粗气,

过了良久,钱德拉塞卡突然长呼了一口气,非常无奈的承认了:“你说对了……”

苍浩若有所思的一笑:“应该是鬼王党吧,”

钱德拉萨卡有点惊讶:“你怎么知道的,”

“我跟鬼王党交过手,发现他们最近配备了不少龙鳞甲,考虑到M国最近丢失了不少,我只能很自然的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,”苍浩的语气变得越发阴冷:“你说对了吧,”

“沒错,”钱德拉塞卡点了点头:“我跟鬼王党打过很多次叫道,也算是熟悉,不过,过去都是我跟他们买装备,这一次截然相反,是他们从我这里买了一批龙鳞甲,”

“那么你对鬼王党了解多少,”

“沒什么了解,”

“我要知道,这个组织到底是怎么出现的,被什么人操控着,”苍浩躬了一下腰,拉进了跟钱德拉塞卡的距离:“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,”

“我只知道这个组织跟钻石联盟有关系,”

苍浩从沒听说过这个组织:“钻石联盟,”

“我也不太清楚钻石联盟是怎么回事……”钱德拉塞卡无力的摇了摇头:“我只知道,几年前,钻石联盟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,收买了一些退役的特种兵,组建了一支雇佣兵队伍,由于他们从事的贸易很血腥,所以给这些雇佣兵做手术去掉了指纹,还用各种方法抹除了他们的身份,这样一來,他们就成了根本不存在的人,就算被抓到或者杀了,也沒人能追查到钻石联盟……”

“还有呢,”

“沒了,”钱德拉塞卡长呼了一口气:“鬼王党这个名字就是这么來的,我最早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,他们还听命于钻石联盟,后來,黑面鬼干掉了原來的首领,成了鬼王党的新任首领,这样一來,鬼王党跟钻石联盟的关系就有些微妙了,似乎,鬼王党还给钻石联盟执行一些任务,但钻石联盟越來越无法控制鬼王党……就这样,别的不知道了,”

“谢谢你,”苍浩拍了拍钱德拉塞卡的肩膀,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再见,钱德拉塞卡,”

“真的要再见了,”钱德拉塞卡怆然笑了笑,突然发觉,苍浩刚才拍肩膀的时候,似乎把什么东西塞到了自己的身下,

钱德拉塞卡装作不经意的样子,把那个东西拿到了手里,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,发现是一个雪茄钳,

苍浩附在钱德拉塞卡的耳边,轻声说了一句:“如果撑不住了,用这个自尽,”

钱德拉塞卡深深的笑了:“谢谢你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