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阿芙罗拉VS镜鬼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黄彬焕挣扎了几下,想要站起來,浑身却如同碎裂开來一样,根本用不上力气,

一张嘴,黄彬焕吐出了一口鲜血,

也是直到这个时候,黄彬焕才看清袭击自己的人,

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作战服,外面套着狼棕色作战背心,头上戴着黑色的头套,

头套是软质的,就像阿拉伯妇女的头巾,把头部整个包住,非常奇特的的是,头套的正面竟然是一面镜子,

黄彬焕知道鬼王党都是什么德行,但眼前这一位感觉太诡异了,而这位就是镜鬼,

镜鬼的双手拎着一把锤子,这种武器倒是很罕见,

一般來说,即便在冷兵器时代,在战场上需要破门的时候,就像法兰克斯雇佣兵一样,通常使用斧子,而镜鬼的锤子个头有点太大了,

不知道什么时候,镜鬼冲了过來,一锤子正砸在黄彬焕的胸口上,

如果不是黄彬焕穿了防弹衣,这一锤足够要了黄彬焕的命,

墨师看到镜鬼,先是一怔,随后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,用出平生最大的力气向镜鬼砸了过去,

墨师的头脑聪慧无比,却毫无战斗力,只能用这种笨拙的办法,

如果不是局势紧急,墨师也不可能亲自上阵,

镜鬼稳稳站在原地,双手一挥锤子,正好在半空中击中那块转头,“啪”的一声,砖头粉碎,

墨师四下张望着,想要再找一样武器,却不防镜鬼身形一晃,已经來到近前,

镜鬼对付墨师,甚至不屑用锤子,抬起一脚射向墨师的胸口,

墨师倒飞起來,撞在一棵树上,

镜鬼又要冲上去,就在这个时候,黄彬焕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,挥起枪托砸在镜鬼的头上,

镜鬼只是身体摇晃了一下,缓缓转过头來,看着黄彬焕,

两个人对视着,而黄彬焕只是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的样子,连镜鬼脸上一根汗毛都看不到,

镜鬼双手把锤子往前一顶,锤头撞在黄彬焕的小腹上,黄彬焕张嘴吐出一口血,再次倒在地上,

阿芙罗拉看到黄彬焕情况不妙,要敢过來支援,却不防那两个鬼王党立即开火,

阿芙罗拉就地一滚,也就在翻滚的同时,手中MP5始终向前方举着,不停的射击,

一个弹夹打空了,子弹全部射在一个鬼王党的身上,这个鬼王党仰面倒在地上,然而,马上就又重新站了起來,

阿芙罗拉这才注意到,所有鬼王党的身上都穿着龙鳞甲,除非使用大威力武器或者直接爆头,普通武器难以直接毙命,

阿芙罗拉迅速向这个鬼王党冲过去,同时飞速换了一个弹夹,

这个鬼王党正要射击,却不料阿芙罗拉竟然直接冲到自己身前,结果一愣,

也就趁着这个功夫,阿芙罗拉拉开一颗手雷,直接塞进了鬼王党的龙鳞甲里面,紧接着,躲在了这个鬼王党的身后,

另外一个鬼王党正要对阿芙罗拉开火,却被自己的同伙挡住了射界,值得急忙卧倒在地,

马上的,手雷爆炸了,从里面撕裂了龙鳞甲,当然还有鬼王党的身体,尸体碎块飞射的到处都是,

另外一个鬼王党从地上站起來,却发现阿芙罗拉不见了踪影,

正在他迟疑的功夫,阿芙罗拉从侧面冲了过來,直接把枪头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,随即扣动了扳机,

“啪啪”几声怪异的响,一个弹夹的子弹炸烂了这个鬼王党的头颅,鲜血和**迸溅了阿芙罗拉一身,

阿芙罗拉顾不上其他,摸了一下身上,发现已经沒有子弹了,直接把MP5扔到一旁,从鬼王党的尸体上捡起枪,对准镜鬼开火了,

镜鬼正要对黄彬焕下杀手,一道火流射过來,正中他的后背,

镜鬼的身体摇晃了几下,转过头來看向阿芙罗拉,同时双手把巨锤掷了过去,

巨锤高速旋转着飞过來,阿芙罗拉急忙一低头,巨锤近乎紧擦着后脑飞过,

最后,巨锤砸在一棵树上,竟然直接把碗口粗细的树干砸断,这要是打中了阿芙罗拉的头部,就像那些鬼王党一样直接碎花了,

阿芙罗拉正准备再次开火,却不防镜鬼已经冲到身前,

镜鬼一只手扼住阿芙罗拉的咽喉,一只胳膊硬生生就把阿芙罗拉从地上举了起來,

阿芙罗拉感到一阵阵窒息,拼命的挣扎,双腿踢打着镜鬼,

但镜鬼不为所动,一拳捣在阿芙罗拉的腹部,紧接着又是一拳,

三拳下來,阿芙罗拉就吐血了,这个俄国女人足够坚强,直接把血喷在镜鬼的脸上,

无论镜鬼的样子怎样诡异,毕竟跟普通人一样,也是通过眼睛视物,

结果,阿芙罗拉的血模糊了他的视野,急忙伸手擦了一下,这样一來,那面镜子反而花了,

墨师回过气來,捡起一块石头冲上來,用力砸在镜鬼的头上,

镜鬼的头套有一定防护作用,但墨师用出了全力,镜鬼很不好受,身体摇晃了几下,手上的力气松了,

阿芙罗拉借机挣脱开,沒敢继续跟镜鬼对抗,而是连连后退了几步,

镜鬼回头看了墨师一眼,墨师呆在原地,竟然忘记了逃走,

镜鬼沒有对墨师出手,而是摇了摇头,信步走过去,把自己的巨锤捡了起來,

在镜鬼看來,所有这些人都是笼中鸟,他根本不需要着急,只要从容的挨个收拾掉就好,

阿芙罗拉拿出一颗手雷,准备冲上去,就像对付其他鬼王党一样炸死镜鬼,

然而,猛然之间,她的手腕被人抓住了,一动不能动,

阿芙罗拉回头看过去,倏地打了一个激灵,

在她身后站着一个人,打扮跟镜鬼差不多,只是头套是金属的,正是铁鬼,

铁鬼一只手抓住阿芙罗拉的手腕,另一只手抢过了手雷,随后扔到一旁,

接着,铁鬼一拳捣在阿芙罗拉的腹部,他的手上戴着钢制手套,这一拳彻底摧毁了阿芙罗拉的抵抗,

阿芙罗拉连吐了几口血,身子一歪,瘫倒在地上,

铁鬼和镜鬼的出现,迅速改变了战局,血狮雇佣兵完全落到了下风,

也就在同一时间,苍浩的飞机着陆了,不过不是在广厦,

这个航班并不直飞广厦,中间需要转场,

也就在转场休息的时候,苍浩打开手机,结果发现矩阵系统传來的警报,

万鹏也收到了警报,急忙问苍浩:“怎么办,”

苍浩沒有回答,而是马上跟翠峰村那边联系,但沒有一个人回复,

无奈之余,苍浩通过矩阵系统给翠峰村的留守人员发去信息:“立即撤退,不要害怕损失,”

一边发着信息,苍浩一边阴冷的道:“看來这一次的麻烦有点大,”

万鹏完全沒了主意,只有不住的重复:“怎么办,怎么办,”

“我最担心的就是这种事……”苍浩的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:“沒想到竟然还是发生了,黑面鬼,我特么要是不把你大卸八块,都对不起你爹妈,”

博尼提出:“李崇和慕北在医院,要不要马上通知他们回去,”

“我要是不说我还忘了,”苍浩马上跟李崇和慕北取得联系,

李崇和慕北当然也接到警报,两个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李崇回翠峰村支援,而慕北留下來继续保护沙阿,

苍浩吩咐李崇马上赶回医院,跟慕北在一起,不要去翠峰村,

李崇不解:“为什么,”

“我们的力量本來就太分散了,如果鬼王党这个时候袭击医院,慕北一个人根本顶不住,而且医院离翠峰村太远了,等你赶回去,恐怕战斗也要结束了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所以你必须马上赶回医院,现在不知道翠峰村是什么情况,你现在回去有可能是送死,”

“可是……”慕北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我们的兄弟在流血,”

“我知道,”苍浩斩钉截铁的道:“我恨不得马上飞回去,但这不可能,在这种时候,我们要学会取舍,懂吗,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如果有人牺牲,我一定千百倍让鬼王党付出代价,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不能牺牲更多人,还有,我已经给大家下令了,马上撤退,他们收到之后一定会执行,”苍浩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: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沙阿、你和慕北的安全,”

“那么矩阵系统呢,”

“大不了毁了,”苍浩满不在乎的道:“几个亿的事,钱还能再赚,你们要是挂了了就沒法复活了,”

李崇终于同意了,赶回医院跟慕北会合,

苍浩想了一下,给庞劲东打了一个电话:“师父,你在广厦还有沒有人马,”

“所有人我都撤回來了,连廖承豪都跟來了,当然沒人了,”庞劲东觉察到苍浩语气不对,急忙问:“是不是出事了,”

“妈的,”苍浩把牙齿咬得直响,片刻后说了一句:“我老窝被人抄了,”

庞劲东叹了一口气:“或许你这一次根本不应该來马六甲,”

“现在埋怨这个有什么用,我决定來的时候,你也沒拦着,”苍浩有点不耐烦:“关键是应该怎么办,”

庞劲东还真就出了一个很有用的主意:“你不是加入荷园会了吗,让他们想办法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