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谢尔琴科VS镜鬼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想过这个主意,但这样一來,孟阳龙肯定会知道……”

庞劲东若有所思的问:“你不想让孟阳龙知道太多,”

“我越是让他帮我,越会显得我离不开他……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我不能让他掌握我,”

“可这是唯一的办法,”庞劲东思忖片刻,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:“或者,你也可以直接跟高雪轩联系,让她瞒住孟阳龙那边,派兰组出手,”

“我试一试,”苍浩挂断庞劲东的电话之后,马上给高雪轩打了过去,

高雪轩这几天还在养伤,她的康复速度可沒有苍浩快,声音听起來有点虚弱:“有什么事吗,”

“沒什么,就是问问你,最近怎么样……”苍浩干笑几声:“不管怎么说,咱们也算是好朋友,我真不希望因为一点小事把关系搞僵,”

高雪轩笑了笑:“谢谢你,”

“我呢,当然是不能出卖兄弟的,但我也不能允许兄弟伤害我的朋友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就直接送死神射手去见死神……”苍浩长呼了一口气:“知道你沒事我就安心了,”

“你违心说话不感觉难受吗,”

苍浩义正词严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违心,”

“咱们已经算是很熟了,我知道你是什么人,”高雪轩轻轻的笑了笑:“你就直说需要我做什么吧,”

“高姐你真是英明神武,马上就猜到我是有事相求,像你这样的女人真是越來越少了,”苍浩非常感慨的道:“你长得这么漂亮,身材又好,伸手更好,上得了厅堂,打得了小三,简直就是新一代的女神……”

“好了,别说了……”高雪轩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你就直接说吧,看我能不能帮上忙,”

苍浩直接就道:“有人攻击翠峰村,”

“你在哪,”

“我……在东南亚,”苍浩非常无奈的道:“我出來跟人谈点事,沒想到鬼王党借机掏了我老窝,现在我实在无人可用了,”

“明白,”高雪轩点点头:“我派两个人过去,”

“还有,这件事……最好别惊动孟老,”苍浩干笑两声:“沒多大点事,他贵人事忙,”

高雪轩简直太机敏了,马上就猜到了苍浩为什么这么说:“其实你是不想让孟老知道你太多事情,”

“这个高姐你就自己领会吧,”苍浩的语气变得郑重起來:“无论如何,我欠你一个人情,我会还给你的,”

“如果我让你把死神射手交给我呢,”

“除了这件事,其他都可以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哪怕把我自己交给你都行,”

“死神射手真是跟对了老大,”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:“好了,先不说了,我要安排一下,”

挂断了电话,高雪轩把墨兰和舞兰、蝶兰全叫了过來,直接吩咐:“舞兰你留下,墨兰蝶兰你们两个去一趟翠峰村,苍浩那边有点麻烦,”

“为什么,”舞兰火大:“高姐,苍浩窝藏跟咱们不共戴天的仇人,你为什么还要帮她,”

“就是啊,”蝶兰也有些不太理解:“你自己都被开枪射伤了,这笔账还沒跟苍浩算呢,”

“苍浩不是还了我三枪吗,”高雪轩叹了一口气,又摇了摇头:“如果他不是还了我三枪,这一次我也不会帮他,”

蝶兰急忙道:“可死神射手毕竟是他的人,”

“我也想过了,一码归一码,”高雪轩又是叹了一口气:“死神射手是一回事,我们跟苍浩的关系是另一回事,不管怎么说,我过去跟苍浩关系还是不错的,”

“也对,”墨兰柏朗最能理解高雪轩的心思,点点头道:“还有,苍浩毕竟是荷园会的成员,即便我们从荷园会这个角度出发,也应该做点什么,否则荷园会的存在就沒什么意义了,”

“墨兰说得非常对,”高雪轩苦笑几声:“早知道今天这样,当初也就不让苍浩加入荷园会了,可既然他已经加入,我们就得负责,”

“好吧……”蝶兰被迫同意了:“我跟墨兰马上去,”

“墨兰很听话,可你我是知道的,”高雪轩看着蝶兰,一字一顿的道:“既然我们决定帮忙,就要把事情做到位,你在路上不能拖延时间,一定要尽快赶到,”

“我知道了,”蝶兰还真打算拖延时间,听到高雪轩这句话,也只能放弃这个念头:“高姐放心好了,”

再说翠峰村这一边,

鬼王党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,阿芙罗拉和黄彬焕全都受了重伤,

阿芙罗拉躺倒在地,铁鬼踢了一脚,冷笑着摇了摇头,向镜鬼那边看过去,

镜鬼双手拎着锤子,走到墨师身前,來回摇了摇头,

自始至终,镜鬼沒有说一句话,也许他根本不会说话,此时他似乎正在寻思着应该怎么样杀死墨师,

至于今野晴那边,竟然根本知道这边出了什么事,因为鬼王党又赶过來几个人,其中还有两个狙击手,跟今野晴对射起來,

今野晴完全被牵制住,根本无暇他顾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阵枪声响起,镜鬼的战术背心不断炸裂开來,露出了里面的防弹板,

镜鬼的身体摇晃了几下,转回头看过去,发现一个金发男人正向自己冲过來,

是谢尔琴科,这位可怜的男神在血狮雇佣兵当中一直处于边缘地位,很多时候大家都把他给忘了,

也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谢尔琴科出现了,不仅救了墨师,也救了阿芙罗拉和黄彬焕,

谢尔琴科手里拿着两支枪,一支是MP5,不断射击着,左手拿着一把散弹枪,

MP5的子弹很快打光了,镜鬼一屁股坐到地上,看起來身体很不好受,

即便是龙鳞甲,经受了这么多次射击,这一次谢尔琴科又打掉了整整一个弹夹,镜鬼还是受伤了,

铁鬼马上冲过來挡住谢尔琴科,似乎谢尔琴科要直取镜鬼,也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转向铁鬼,结果把铁鬼搞得一愣,

谢尔琴科扔掉MP5,双手举起散弹枪,抵在铁鬼的腹部,

还沒等铁鬼回过神來,谢尔琴科已经扣动扳机,“碰”地一声,在散弹枪巨大的冲击力之下,铁鬼的身体倒着飞了起來,随后重重摔在地上,

还沒等铁鬼站起來,谢尔琴科已经跟上來,铁鬼立即用胳膊挡住了眼睛,

这个动作非常及时,因为谢尔琴科马上开火了,而且就是对着他的头部,

散弹枪特有的“砰砰”声不断响起,铁鬼的胸口和胳膊的衣服被弹丸轰得粉碎,那个金属头套也被打得坑坑洼洼,

可也就是直到这个时候,谢尔琴科才发现,原來鬼王党不止穿着龙鳞甲,而且衣服上插满了防弹板 ,就像穿着一套盔甲,

铁鬼的胳膊上也有防弹板,否则被这么一顿狂轰,胳膊早就稀烂了,

换句话说,铁鬼浑身上下,只有头套的眼睛位置是弱点,所以他第一时间挡住了自己的眼睛,

谢尔琴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,因为镜鬼已经冲了过來,

谢尔琴科把散弹枪扔到一旁,拉开一颗手雷,塞进了铁鬼的战术背心里,

镜鬼已经冲了过來,挥起锤子向谢尔琴科横扫过來,谢尔琴科急忙弓腰,锤子紧贴着谢尔琴科的背部掠过,

紧接着,镜鬼一脚踢过來,谢尔琴科被踢中腹部,半跪了下來,

铁鬼这时站了起來,急忙从战术背心拿出手雷,向远处扔去,

不过,他还是晚了一步,手雷刚出手就爆炸了,而他距离爆炸最近,结果承受了大部分冲击波,

铁鬼的身体摇晃了几下,从金属头套的缝隙处渗出鲜血,沒有马上攻击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黄彬焕挣扎着拿起一把枪,对准铁鬼扣动了扳机,

龙鳞甲有几个地方的防御力已经降低,被黄彬焕的射击进一步摧毁了,几发子弹直接射进了铁鬼的身体,不过都不是致命的地方,

与此同时,墨师赶忙拿过手机,调用了雷霆无人机,

随着“刷刷”的一阵响,不远处的发射架上的雷霆无人机,全部发射升空,

墨师的这个举动非常及时,因为两个鬼王党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发射架,他们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,直接举起火箭筒发射了一枚火箭弹,

最后一架雷霆无人机刚刚升空,随着两声巨响,整个发射架被瞬间粉碎,

墨师直接调动一架雷霆无人机,向这两个鬼王党攻过去,

不过,雷霆无人机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接近于垂直发射,升空以后根据矩阵系统传送的信号,向目标方向飞过去,

这样一來,雷霆无人机攻击远处目标和近在咫尺的目标,所需要的时间其实差不太多,

因为这两个鬼王党距离太近,雷霆无人机需要先达到一定高度之后,耗尽助推火箭的燃料,然后一百八十度掉头,向这两个鬼王党垂直射下來,

雷霆无人机造价低廉,原因之一是助推火箭构造简单,根本沒有转向能力,

也就是说,雷霆无人机有一个最低作战高度,在助推火箭燃料耗尽之前,根本沒办法转头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