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墨兰蝶兰VS镜鬼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快,快点啊,”墨师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拼命点击手机,然而奇迹沒有发生,在助推火箭的带动下,雷霆无人机直射高空,根本沒转向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两个鬼王党却已经重新装填了火箭发射具,而且找到了新目标,

他们瞄准了矩阵系统,两发火箭弹“刷”的一下射了出去,拖着长长的尾焰正中矩阵系统,

随着两声“轰”的巨响,一发火箭弹轰开了一层的一个墙角,另一方面火箭弹洞穿了一堵墙,留下了很大的一个窟窿,射到里面之后爆炸了,

墨师向窟窿里面看过去,隐隐可以看到里面的设备一片狼藉,到处迸溅着火花,

“这都是我的心血,”墨师差一点哭了出來,也就在与此同时,雷霆无人机终于达到了最低作战高度,调头向两个鬼王党扎了下來,

雷霆无人机攻击的时候,速度比升空的时候更快,正好在两个鬼王党的头顶正上方,他们两个完全沒发现,

沒等再次给火箭发射器重新装填,雷霆无人机正砸在两个人的头顶上,就像苍浩之前说过的一样,真的就像是雷劈了他们两个,

一团火焰暴起,两个可怜的鬼王党还沒搞清楚怎么回事,当场死于非命,肢体残片四散迸溅开來,周围所有人身上都挂上了几条肉丝,

这个时候,谢尔琴科还在跟镜鬼缠斗,铁鬼已经失去战斗力,镜鬼却是越战越勇,

谢尔琴科勉强躲开了镜鬼的巨锤,镜鬼一脚射过去,正中谢尔琴科的胸口,

谢尔琴科的身体摇晃了几下,突然想起身上还带着一把手枪,急忙掏出來,对准镜鬼的大腿外侧开火了,

镜鬼的战术背心前方垂着一块挡板,这种设计是当下发达国家常用的,看起來似乎是为了保护好小JJ,其实真正作用是防护大腿动脉血管,

如果谢尔琴科可以射中镜鬼的大腿动脉,基本上可以赢了这一战,可惜谢尔琴科沒有这个机会,

子弹洞穿了镜鬼的大腿外侧,镜鬼的裤子瞬间被鲜血浸红了,但镜鬼的速度却丝毫沒受到影响,一翻手,把巨锤横扫回來,

谢尔琴科还沒來得及开第二枪,就被巨锤扫中了侧肋,整个人横着飞了起來,

镜鬼迈步向谢尔琴科走过去,准备一锤解决战斗,但他有些轻敌了,

谢尔琴科是特工出身,跟其他血狮雇佣兵不一样,身上有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,

也就是镜鬼走到近前的同时,谢尔琴科抬起手來,他的手腕上只有一块手表,而也就是这块手表突然射出一把毒镖,正射在镜鬼腿上的伤口,

毒素迅速发作,镜鬼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,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呜呜声,沒有力气再次举起锤子,

谢尔琴科双脚碰了一下,鞋跟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脱落下來,紧接着,谢尔琴科把脚踩向镜鬼,

这一脚并沒用力,镜鬼几乎沒什么感觉,可谢尔琴科把脚收回去之后,镜鬼的胸口上粘了两块东西,

这是两枚可塑性炸药,表面有粘性,平常藏在谢尔琴科的鞋跟里,

这种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趁人不备的时候进行爆破,谁能想到,一个人会在桌子下面,或者只是躲了一下脚,就会安装一枚炸弹,

鞋跟就是引信,在脱离鞋跟的同时,炸弹就开始倒计时引爆了,

谢尔琴科一直觉得这东西沒什么用处,沒想到这一次竟然派上用场,

镜鬼根本沒注意到这两个东西,挥舞着巨锤又要向谢尔琴科砸过來,

谢尔琴科不敢恋战,连滚带爬向远处逃去,只想躲得远远的,

炸弹临爆时间是十秒,镜鬼正向谢尔琴科追过來,突然间爆炸了,

随着“砰砰”两声巨响,镜鬼的身体倒着飞了出去,手中的巨锤脱手而出,

等到从地上站起來,镜鬼身体摇摇晃晃,差一点再次摔倒在地,

这两枚炸弹沒炸死他,却彻底毁掉了他身上的龙鳞甲,他低头看了一下,又看向谢尔琴科,

无从看到他的表情,但可以感受到,此时的他愤怒值爆表了,

镜鬼摇晃着,慢吞吞向谢尔琴科走过去,想要捡回自己的巨锤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他的后脖颈挨了一下子,险些扑倒在地,

镜鬼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來到自己身后,沒等镜鬼有所反应,这个女孩高高抬起腿,把脚后跟用力砸了下來,正中镜鬼的肩膀,

镜鬼沒撑着,一下子跪了下來,这个女孩一脚横扫向他的脖颈,结果他顺着这一腿的力道躺倒下來,

这个女孩正是墨兰柏朗,她及时的赶到了,直接对阵镜鬼,

至于蝶兰,操纵巴特雷,逐个清扫战场上的鬼王党,

“碰碰”的射击声非常有规律,每一次射击,都有一个鬼王党被直接爆头,

镜鬼就地滚了几圈,拉开了跟墨兰柏朗的距离,随后从地上站起來,嘶吼了一声,紧接着,低头俯身向墨兰柏朗冲过來,

墨兰柏朗高高抬起腿,向镜鬼砸下來,但镜鬼身体重心太低,又是向前,这一脚根本沒挡住镜鬼的冲击,

镜鬼把墨兰柏朗的一条腿抗在肩膀上,双手抱住另一条腿,竟然把墨兰柏朗给举了起來,

还沒等墨兰柏朗反击,镜鬼把墨兰柏朗摔到地上,紧接着一脚踢了过去,就像踢足球一样,

墨兰柏朗的身子横着飞了起來,撞在一棵树上,又滑落在地上,

镜鬼摇了摇头,转回身走过去,把自己的巨锤捡了回來,

刚好谢尔琴科冲过來,他的手枪还在,举起來对准了镜鬼的胸口,这里的龙鳞甲已经脱落了,可以直接爆胸,

然而,镜鬼侧了一下神,谢尔琴科开了两枪,两发子弹全落空了,

镜鬼一拳捣过去,正中谢尔琴科的太阳穴,谢尔琴科眼前一阵发暗,顿时感到天旋地转,

镜鬼把锤子轮圆了,横扫向谢尔琴科的后背,就像在打高尔夫,

而谢尔琴科真的就像球一样,身子飞出很远,等落到地上,再也站不起來了,

镜鬼再不理会谢尔琴科,拎着巨锤向墨兰柏朗走了过去,

墨兰柏朗已经站了起來,高高跳起來,手肘砸向镜鬼的肩膀,

镜鬼横举着巨锤往上一迎,挡住了墨兰柏朗的手肘,

墨兰柏朗感到手肘像断裂开一样疼痛,镜鬼举着锤子用力往外一推,墨兰再次飞落了出去,

镜鬼并沒有停手,同时把一脚踢向墨兰柏朗的腹部,墨兰柏朗在半空中挨了这么一脚,张嘴吐出了一口血,

蝶兰发现墨兰柏朗这边情况不妙,马上调转巴特雷,要对镜鬼开火,

铁鬼已经缓过起來,发现了蝶兰要开火,冲过去一把推开镜鬼,

“碰”的一声,蝶兰的这一枪落空了,镜鬼身后一棵手腕粗细的小树直接被轰断,

“他们來增援了,”铁鬼看了看周围,告诉镜鬼:“我们撤,”,,

铁鬼和镜鬼全都负伤了,尤其是镜鬼的伤势比较严重,毒素正在寻思扩散,镜鬼已经感到身体活动受到影响,

镜鬼从腰间取出几颗烟雾弹,往身体周围一扔,随着“噗噗”几声闷响,一股股烟雾平地升起,很快包围住了镜鬼和铁鬼,

跟着,镜鬼和铁鬼向反方向踉跄着跑去,在路上,铁鬼拿出对讲机呼叫:“马上过來接我们,”

一辆停在不远处的吉普车马上开过來,铁鬼打开车门,先让镜鬼上去,随后自己也坐了进去,

这辆吉普车是事先安排好,不参与战斗,就是准备用來撤退的,

铁鬼拍了拍司机的肩膀:“撤,马上撤,”

车速不断提高,铁鬼长呼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镜鬼:“你沒事吧,”

镜鬼无力的摇摇头,突然之间,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整个人好像半点力气都沒有了,

是谢尔琴科的毒素起作用了,镜鬼已经完全丧失活动能力,

如果毒素能早一点起作用,镜鬼今天就得死在翠峰村,只可惜,毒素的扩散需要时间,

也就是镜鬼一放烟雾弹,蝶兰意识到他们要逃走,索性也不理会,专心对付战场上的其他鬼王党,

墨兰柏朗捂着鼻子,躬身穿过烟雾,想要再战镜鬼,

但墨兰柏朗始终沒找到,等到烟雾总算三区一些,墨兰柏朗才发现那辆吉普车,

干掉最后一个鬼王党,蝶兰扛着巴特雷跑了过來,问墨兰柏朗:“你怎么样,”

“沒事,”墨兰柏朗摇摇头:“可惜沒抓到那个镜子脸,”

“那个镜子脸是什么人,”蝶兰回想起刚才镜鬼的身手,有些不寒而栗:“强悍的简直可怕,”

“不知道,”墨兰柏朗活动了一下肩膀,感到一阵阵剧痛:“不管怎么说,任务完成了,”

“任务倒是完成了,不过吗……”蝶兰冷冷一笑:“这一次也别白來,”

黄彬焕和墨师跄踉着走过來,墨师非常感动的道:“谢谢,太谢谢你们了,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,我们已经死定了……”

蝶兰冷冷的问:“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