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光辉岁月(三)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到了二号地点之后,黑面鬼走进去,发现镜鬼、铁鬼和红面鬼已经到了,

周大宇始终跟红面鬼在一起,看到黑面鬼之后就是一愣:“这人是谁,”

黑面鬼冷冷一笑:“不认识我了,”

周大宇从声音听了出來:“你是……黑面鬼,你不带头套,我都认不出來你了,”

如今,周大宇也有钱了,偶尔寂寞之余,会派人从东瀛请來两个爱情动作片女明星來陪自己玩玩,

毫无疑问,周大宇选择的都是自己做屌丝的时候,经常对着撸的电脑屏幕上的名角,

说起來,周大宇发现这些女人穿上衣服之后,自己还真认不出來了,

此时对黑面鬼说这样的话,让周大宇感到有点好笑,

不过,此时虽然看到了黑面鬼的真实面目,对周大宇來说也沒什么意义,因为周大宇不了解血狮雇佣兵的历史,只是觉得黑面鬼本人长的还算挺帅,

“我现在已经沒必要戴头套了……”黑面鬼笑了笑,声音有些苦涩:“因为苍浩已经看到我是谁了,”

周大宇急忙问:“你跟苍浩交手了,”

“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转移到第二地点,”黑面鬼白了一眼周大宇,冷冷的道:“刚才,苍浩突袭了我藏身的地方,正好你们都不在,这还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我趁苍浩不备掏了他的老窝,他马上同样对付我,”

周大宇假装关切的问了一句:“你沒事吧,”

看到黑面鬼这幅样子,鬼王党的其他人自然猜到出了什么事,多少有些惊讶,苍浩竟然能杀上门來,

明摆着的,黑面鬼吃了大亏,连头套都丢了,

对鬼王党來说,头套这东西不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面容,同时也是一种象征,

在鬼王党内部,大家的身份都是公开的,彼此都知道过去的真实身份,沒必要去徒劳的隐藏面容,

但对外的时候,鬼王党从來都是戴着头套,因为这个组织的存在一直都很神秘,如果有谁的头套丢掉了,说明彻底被对手击垮了,

换句话说,黑面鬼算是丢人到家了,跟本人扒掉底|裤沒什么区别,

当然,沒人敢嘲弄黑面鬼,大家只能装作什么都沒看到,

黑面鬼沒回答周大宇,转而问镜鬼:“你沒事吧,”

镜鬼缓缓摇了摇头,从身体动作能看出來,他此时感觉很痛苦,

铁鬼长呼了一口气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尽力了……”

“确实尽力了,”黑面鬼的笑容变得有些阴冷:“你们重创了血狮雇佣兵,也算是勉强扳回了一局,否则……”

黑面鬼沒把话说下去,铁鬼不敢接茬,把头垂了下去,

黑面鬼嘿嘿笑了几声,把沒说出的话说了出來:“如果你们输了,那也就别回來了,”

“突然杀出援军,我们也沒料到……”铁鬼咽了口唾沫,有些紧张的道:“本來我们已经赢定了……”

“别说了,”黑面鬼不耐烦的打断了铁鬼的话:“镜鬼受伤了,你带他下去治疗一下,他比你们所有人都强,”

“哦……”铁鬼搀扶起镜鬼,正准备下去,红面鬼走了过來,帮助铁鬼一起搀扶着,

黑面鬼马上说了一声:“红面鬼你留下,”

红面鬼只得松开镜鬼,问了一句:“什么事,”

黑面鬼沒回答,而是看着铁鬼带着镜鬼走了出去,也就在他们两个关上门的同时,黑面鬼突然飞起一脚踢向红面鬼,

红面鬼根本沒料到黑面鬼会对自己出手,结结实实挨下了这一脚,身子倒飞出去,撞倒了后面的桌子,又撞在了墙上,

红面鬼从地上爬起來,还沒來得及喘口气,黑面鬼又冲了过來,抬手一拳打在红面鬼的面颊上,

红面鬼再次摔倒在地,黑面鬼抬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,然后从他身上抽出随身携带的手枪,抵在了他的额头上,

红面鬼挣扎了几下,胆战心惊的问:“老大你要干什么,”

“应该是我问你,,你要干什么,”黑面鬼冷冷一笑:“我有一个问題,你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下,为什么苍浩会找到我藏身的地方,”

红面鬼惊恐的回答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啊……”

“知道我在哪的,只有咱们自己人……”黑面鬼缓缓说道:“镜鬼和铁鬼被战斗拖住,就算是想出卖我也沒机会,只有红面鬼你才有机会,你让我怎么想,”

“老大,我跟随你这么多年,从钻石联盟开始到现在,你说一的时候我从來不敢说二……”红面鬼怆然苦笑了起來:“你认为我会出卖你吗,”

事实上,还有一个人有嫌疑,那就是周大宇,

可不知道为什么,黑面鬼偏偏忽略了周大宇,只是对红面鬼怒道:“那么你告诉我,到底是谁干的,”

红面鬼看了一眼周大宇,犹豫了一下,用力摇了摇头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周大宇走了过來,很小心的道:“我一直跟红面鬼在一起,我可以保证他不是叛徒,”

“你,”黑面鬼斜眼看着周大宇:“我本來打算等一下再找你算账,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來了,你就跟他一起來回答这个问題吧,”

“我想说的是,未必一定会有人是叛徒……”周大宇后退两步,有些心惊的看着黑面鬼:“我们不是躲在一个地方跟外界不联系,你要知道我一直在洗钱,跟我合作的人非常多,只要他们当中有一个不留神漏了口风,我们所在的位置也会暴露,再说了,现在通讯技术这么发达,我们有这么多手机和电话,分别用來跟不同的人联系,只要有一次号码用错了,同样可能暴露自己……”

黑面鬼微微皱起眉头:“好像有点道理啊……”

“我们是一条船上的……”周大宇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实话实说,就算我们互相讨厌,但这条船要是翻了,大家全得倒霉,”

黑面鬼看着周大宇,像是判断这番话是不是真的,

而周大宇非常善于说谎,黑面鬼找不到一点可疑的迹象,于是最后相信了:“以后都给我小心点,”

随后,黑面鬼把枪扔到一旁,抬起脚,再不说什么,大步离开了,

周大宇把红面鬼从地上拉起來,低声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为什么要说对不起,”红面鬼的目光闪烁着狡黠:“是你出卖了黑面鬼,对不对,”

周大宇的回答同样狡黠:“你刚才为什么不说,”

“我现在也可以去告诉黑面鬼……”红面鬼说着,就要向黑面鬼追过去,可随即就是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在地,

黑面鬼下手太狠了,只是这么几下,红面鬼浑身都疼,

“你想说的话,刚才就应该说……”周大宇不再搀扶红面鬼,找了个地方,自顾自坐了下來:“他生性多疑,你要是现在去告诉他,他一定会质问你为什么刚才不说,进一步甚至可能怀疑咱俩是分赃不均结果互相出卖,这样一來,咱们两个都完蛋了……”

红面鬼听到这话,果然沒再走出去,马上停住了脚步,

“我不关心黑面鬼跟苍浩到底有什么恩怨,我也不关心你们鬼王党内部是什么状态……”顿了一下,周大宇突然转换了一个话題:“话说,你知道吗,我本來只是个小人物,在这个城市辛苦打工,赚着吃不饱饿不死的可怜薪水,但我纵横在诸多强大势力之间,却一直安然无恙,而且越來越强大,这些势力很多都灰飞了,但我依然还是我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,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”

周大宇笑了笑: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題,”

“你很牛B呗,”红面鬼多少有点鄙夷的道:“你才是真正的屌丝逆袭,可以成为所有屌丝的典范,这么说你满意了,”

“我不满意,”周大宇笑的非常夸张:“因为你红面鬼的见识实在太浅薄了,我很失望,过去高看你了……”

红面鬼有些火了:“你……再说一次,”

“我告诉你,我之所以能这么牛B,其实原因很简单……”周大宇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我给自己买了好几张船票,如果这艘船要沉了,我就立即上其他的船,如果这艘船顺风顺水,我当然非常开心,可就算特么沉了,我也不在乎,”

红面鬼愣住了:“这……”

“我一直都觉得,想要跟一艘船同归于尽的,全特么都是傻B,”周大宇打了个哈欠,有点疲倦的道:“不跟你说了,我有点累了,去休息了……”

周大宇对红面鬼的心态,把握得非常准确,

其实从一开始,红面鬼就怀疑是周大宇给苍浩通风报信,但刚才沒对黑面鬼说出來,说明他对黑面鬼是有不满的,

刚才周大宇的这一番话,说的好像有点含糊,同时意思却也很明白,

那就是提醒红面鬼,既然黑面鬼的身份已经暴露了,鬼王党这艘船随时都有沉沒的可能,红面鬼沒必要去给这艘船殉葬,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黑面鬼逃走之后,苍浩不但沒有去追,也沒有搜索附近地区,

黑面鬼竟然能想到在楼体外面悬挂钢索,关键的时候炸墙逃走,说明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,苍浩不太可能找到他,

于是,苍浩迅速撤离现场,让兰组送自己回了翠峰村,

兰组倒是尽忠职守,完成了高雪轩的嘱托,只是心里怨气很大,这一路上沒跟血狮雇佣兵说一句话,甚至都沒问一下战斗的情况,

当有意或无意看到死神射手的时候,墨兰柏朗和舞兰的双眸都会充斥着愤怒,好像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死战一番,

兰组与死神射手之间的这个结,暂时看來是很难打开了,苍浩暂时也不去管,

回到翠峰村后,兰组直接离开,苍浩则清理了一下战场,

所有人都受了伤,就连躲在制高点上的今野晴,跟鬼王党的狙击手对射的时候,也受了两处子弹的擦伤,

黄彬焕的伤势最重,一度处于昏迷状态,

苍浩立即把死神射手派去医院,接替保护沙阿,然后把慕北抽调回來,到了这个时候,这位医务兵应该上场了,

知道所有人都得到了妥善安置,苍浩这才注意到矩阵系统,

两发火箭弹让矩阵系统受了重创,其中一发火箭弹射进了一所机房,摧毁了里面全部的设备和硬盘阵列,而硬盘阵列上数据库自然也都消失了,

这些数据是矩阵系统从正式运行以來,从网络上下载的各种数据积累起來的,包括世界各地的测绘数据,所有城市的地图和卫星照片,

其中有些是公开资料,其中有一些则是矩阵系统攻入相关电脑系统,秘密窃据的,

如果数据库真的毁灭,这个数据库当然还可以重新生成,但就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了,

幸运的是,南非的二号分体已经开工建设,虽然远远沒有完成,不过墨师已经提前把这个数据库做了备份,

这次攻击,让矩阵系统的运算能力也受到了影响,同样的,今后要采用分布式计算,把一部分计算工作转移到二号分体去进行,

“幸亏建了一个分体……”苍浩看着仍然冒烟的余烬,长叹了一口气:“否则算是就太大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