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血腥的钻石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也就是说钻石联盟主要经营血腥钻石,”

“你又知道,”孟阳龙颇有兴趣的看向苍浩:“什么是血腥钻石,”

“很容易解释,非洲是钻石最大产地,那里贫穷、充满暴力、看不到希望,钻石的出现并沒有改变当地人的生活,反而给军阀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,让他们可以采购武器充实人员,不断发动战争,结果当地变得更加贫困和动荡,我在非洲打过仗,很多军阀直接用钻石支付费用,不过我当时还真不知道有钻石联盟这事,”顿了顿,苍浩继续说道:“而且,钻石的开采过程本身也是血腥的,军阀强迫当地人像奴隶一样工作,只能得到勉强糊口的报酬,从这一层意义上來说,他们开采出來的钻石,反而害了他们,”

“是这样的,所以才有血腥钻石这样的说法,”吕思言点点头,补充说道:“当然,这种來自非洲的血腥钻石不是钻石的全部,还有一些钻石是合法开采出來的,《金伯利协定》的根本目的,就是加强钻石的原产地认定,把这类血腥钻石排除在市场之外,”

孟阳龙急忙问:“结果如何,”

“应该说有一定效果,但是嘛……”吕思言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任何文件都是可以伪造和篡改的,钻石本身也沒有明确标识是不是血腥钻石,所以这类钻石仍然源源不断流入市场,而钻石联盟就是靠着血腥钻石起家的,准确说起來,最早发现钻石的稀缺性并包装成为商品投入市场的,就是钻石联盟,这个组织控制着全世界多数钻石矿,加工钻石的企业基本也都和其有关系,不过血腥钻石因为价格低廉,当然是他们的首选了,一方面,他们开采着合法的钻石,另一方面,最近这些年來最主要的利润來源还是血腥钻石,”

孟阳龙张嘴骂了一句:“这个组织简直就是王八蛋,”

吕思言点头表示认同:“说起來,《金伯利协定》是姗姗來迟的,血腥钻石出现了这么多年,舆论早就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,为什么一直沒有落实,就是因为钻石联盟暗中阻挠,我说过,这个协定在签署之前,相关国家调查过钻石联盟……”

吕思言似乎想卖个关子,说到这里就打住了,

张兴昱急不可耐的问:“然后呢,”

“然后就是沒有然后了,”吕思言无奈的摇摇头:“钻石联盟太有钱了,而且也舍得花钱,可以把任何反对的声音消弭于无形,”

“有一件事情我不太理解……”孟阳龙困惑的说道:“照你的说法,最早是钻石联盟最先发现钻石的价值,并且炒作起來,但这个世界这么大,出产钻石的又不是只有非洲,钻石联盟能控制全世界的矿产吗,”

“在过去,钻石联盟确实能做到,但因为钻石价格炒得太高了,其他一些企业和国家也纷纷加入这个行业,所以钻石联盟如今遇到很大的挑战,”吕思言详细的解释道:“比如说俄国,这几年也开采了不少钻石,2012年甚至发现了储量达到万亿克拉的超级钻石矿,这个让钻石联盟很头疼,他们最辉煌的时代已经过去,如今通常使用商业手段巩固自己的地位,”

张兴昱问了一句:“什么样的商业手段,”

“比如说,把钻石的市价价格打到最低,然后大批量收购,再然后,他们会把钻石储存起來,每个季度只在市场上投放一少部分,这样一來,钻石因为变少了,价格再次被炒了起來……”顿了顿,吕思言冷笑着道:“当然,这种操作手法需要非常有钱,不过钻石联盟本來就不差钱,据说,他们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有个秘密仓库,储存着足够全世界涌上一百年的钻石,”

“我还是不太明白……”孟阳龙确实不懂经济学,困惑的摇摇头:“他们只把少部分钻石拿出來卖,更多的藏起來睡大觉,这不是浪费钱吗,存到银行还有利息呢,在仓库里面能下崽吗,”

张汉奇和张兴昱相视一笑,随后张兴昱解答了这个问題:“商品的价格是由稀缺性决定的,说白了就是,越少见的东西越贵,如果太多了也就不值钱了,大量钻石冲击市场,当然其他国家和企业赚到钱,但钻石价格也会被拉低,利润率降低,咱们打个比方,如果一克拉钻石价值一万美元,钻石联盟手里有一百克拉,全卖出去也不过一百万美元,如果他藏起九十克拉,市面上的价格可能就会变成十万美元一克拉,那么钻石联盟只需要卖出十克拉就能赚到一百万美元,甚至更高,”

孟阳龙终于明白了:“而且他们手里还剩下了九十克拉,”

“是这样的,”张兴昱点点头:“我估摸着,钻石联盟手里的钻石,其实就是一样金融武器,如果他们愿意,就可以在市场上投放大量钻石,或者大量收购,通过钻石价格一定程度上影响世界经济,这么说可能是有点夸张,但大家好好想一想,如今钻石是不是已经成为家庭必备消费,很多年轻人结婚,可以不买车不买房,却一定要买一枚钻戒,当然,他们能买的钻戒也不是很贵,跟车子或房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但钻石这玩意的利润率可比车子房子高多了,一个新组建的家庭,如果在钻石上面多投入一些钱,就意味着必须压缩其他方面的开支,反之亦然,这对经济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,”

张汉奇和张兴昱都是企业巨头,虽然过去不了解钻石联盟是什么,但吕思言提供了一些信息之后,他们就立即猜测到这个组织是什么样子,

两个人纷纷发表见解,说起來,苍浩也是生意人,却一言不发,

孟阳龙看了一眼苍浩:“你就沒点什么想法,”

“我唯一的想法就是……”苍浩拖着长音慢悠悠的道:“结婚非买钻戒不可的都是傻B,”

吕思言叹了一口气“话糙理不糙,还真是这么回事,钻石联盟是犹太金融寡头控制的,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人,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给他们创造利润,还不如孝敬爹妈,”

孟阳龙思忖片刻,突然说了一句:“我觉得,除了正常商业手段,钻石联盟要巩固自己的地位,只怕还要用上其他一些手段,”

“沒错,”吕思言点点头:“有谣传说,钻石联盟组建雇佣兵,用武力消灭竞争对手,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,这一次他们找上高女士,就很说明问題……”

“看來我拒绝钻石联盟是对的,”高雪轩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不愿意跟这帮人打交道,”

“今天这个会,收获很大啊,沒想到钻石这东西背后有这么大学问,”孟阳龙用力点点头:“高女士你的选择是正确的,”

高雪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我希望别人像我一样正确,”

孟阳龙急忙问:“难道钻石联盟还找其他人了,”

“格罗斯说,钻石联盟还选定血狮雇佣兵作为合作对象……”高雪轩说着,把目光投向苍浩:“你应该已经见过格罗斯了吧,”

显然已经沒有办法否认了,苍浩只好点点头:“见到了,”

“你是不是答应了,”沒等苍浩回答,高雪轩又道:“你那么爱财,钻石联盟开价又那么高,你沒有拒绝的理由,”

“我确实答应了……”苍浩咳嗽两声,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是这么想的,就算是我拒绝了,肯定钻石联盟也要找其他合作对象,那还不如我跟他们合作,能够暗中观察监视他们的动向,”

孟阳龙颇有点鄙夷:“只怕你还是为了钱吧,”

“反正有人要赚走这笔钱,还不如我赚呢,”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你嫉妒我,”

“我嫉妒你,”孟阳龙往下压了压火,缓缓说道:“其实,我不是要怪你,倒觉得你答应了是一件好事,”

“哦,”苍浩眼睛一亮:“真滴,”

“当然,”孟阳龙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:“钻石联盟到国内來找人,肯定是要把势力扩展到国内,最近这些年,国内成为各种奢侈品的新型消费市场,钻石联盟不可能放弃,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如果有人要在经济方面惹是生非,就必须提高警惕,”

“那就得了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你就等好吧,”

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也必须把这件事情做好,”

“要是万一失手了,也沒办法……”

“你要是失手了……”孟阳龙狡黠的一笑:“我就让税务局查你的账,这么长时间以來,你明里暗里弄了不少钱,从來沒交过税,”

“你太狠了,”苍浩一脸的黑线:“要是让我补交税款,我立马就得破产,不过呢,让我交税也可以,但请你把我的税款用途详细说明一下,每一分钱用來干什么了,我作为纳税人有知情权,如果不给我知情权,就别怪我爱财如命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