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营销骗局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笑了笑,沒说话,心里已经有答案了,

“对了……”庞劲东想起一件事:“我最近打听了一下钻石联盟,有了新消息……”

“这个组织垄断了全球的钻石开采和生产,对吧,”

“原來你已经知道了,”庞劲东点点头:“我也是调查这个组织,收获了不少知识,原來钻石是二十世纪最成功的营销骗局,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,沒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传统文化会把钻石跟爱情联系在一起,但钻石联盟用了漫长的时间,成功的把钻石打造成爱情的象征,不管是华夏还是M国,都被培养出了一个习惯,那就是结婚要送钻戒,这也就意味着培育出了庞大的市场需求,同时,他们通过各种潜移默化的宣传,让人们误以为钻石有投资价值,多花点钱买到手里至少能保值,其实吧,你买到手里是一个价格,如果想要卖出去那可就是另外一个价格了,打个五折都算便宜,而且很少会有地方收购,卖这玩意儿都不如卖黄金容易,”

“等卖的时候,贬值非常厉害,”苍浩不屑的笑了笑:“都不如买A股保值,”

“对,”庞劲东又是点了点头:“事实上,在十九世纪之前,钻石确实非常稀有,是贵族表现身份的象征,但工业革命之后,钻石矿被大量发现,而且人造钻石技术也不断成熟,这玩意的价格已经远远脱离其实际价值,但钻石联盟制造这个营销骗局之后,同时人为制造钻石的稀缺性,继续通过垄断操控价格,”

“钻石联盟能够垄断这种商品,手伸的一定非常长,”

“是的,”庞劲东点点头:“钻石联盟的前身是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,这家企业在一百三十多年前,拿下了南非钻石矿的开采,然后就控制了钻石的定价权,时至今日,控制了全球八成以上的钻石产量,比如咱们华夏,钻石矿探明储量位居世界第十,当年刚刚改革开放,戴比尔斯及其子公司和孙子公司就涌入华夏,利用各种方式,大量收购矿产和开采权,但买下來之后,却不开采而是封存,当然,很多矿藏是合资的,在这种情况下,戴比尔斯公司就尽可能的压低产量,他们的主要开发目标,还是在非洲那边,也就是瞄准了血腥钻石,”

“我说嘛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学过初中化学就知道,钻石这玩意的人工合成不是很难,怎么还这么贵呢,”

“其实,克拉以上的钻石价格确实有投资价值,但克拉以下钻石根本不值钱,就算是克拉以上的钻石,成本价格也不过三万元左右,到了终端消费者手里往往要十万,”庞劲东掏出一根雪茄点上,呵呵一笑:“这帮骗子,”

“我不太明白,戴比尔斯又是怎么进化成为钻石联盟的,”

“戴比尔斯的策略就是看到钻石就买,然后封存起來,制造稀缺性抬高价格,但因为新的矿产不断被发现,这个世界毕竟还是很大的,随着新兴矿业巨头的出现,戴比尔斯想要继续吃独食就很困难了,”顿了一下,庞劲东缓缓说道:“于是,戴比尔斯主动伸出橄榄枝,索性就跟新型矿业公司联合在一起,形成了钻石联盟,他们只操纵钻石这一种商品,也不知道攫取了多少利润,”

“我现在越來越觉得,凡是结婚必须要买钻戒的,脑子都有点问題,”苍浩不屑的呵呵一笑:“自己省吃俭用去给犹太资本家制造利润,这是多么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,”

同一时间,在鬼王党的老窝,

黑面鬼自从撤到这里之后,就再沒离开过,他需要等镜鬼和铁鬼休养生息,才能筹谋下一步计划,

早晨刚起床,黑面鬼让人把早餐送到自己房间里,自己吃过了早饭之后,带上头套走了出來,

马上的,黑面鬼就是一愣,不知道什么时候徐建军來了,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,

这段时间以來,徐建军一直非常神秘,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,时而出现,时而消失,

“早啊,”徐建军看到黑面鬼,把报纸叠起來扔到一旁:“我觉得你沒必要带这个头套了,”

黑面鬼的声音很不自然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……”徐建军拖着长音说道:“你都已经被苍浩看到你的样子了,真实身份已经暴露了,还有必要继续卖弄神秘,”

“这个是我们鬼王党的象征,”黑面鬼指了指自己的面具头套,若有所思的道:“你的消息很灵通吗,”

“必须灵通,”徐建军呵呵一笑:“你们给我工作,我当然要掌握你们的情况,否则……”

徐建军话说了一半,沒继续说下去,不过语气中明显透着对黑面鬼的不满,

“谢谢关心,”黑面鬼冷哼一声:“只要佣金到位,随便你做什么,”

“你还好意思要佣金,”徐建军讥讽的笑了起來:“我雇佣你们,是为了搬开苍浩这块绊脚石,结果你们被苍浩杀得如同丧家犬一样,鬼王党,完全名不副实吗,太让人失望了,”

“你……”黑面鬼的声音变得非常怪异:“要赖账,”

“赖账当然不会,反正我也不差这点钱啊,不过吗……”徐建军的声音更加讥讽了:“如果你的表现继续让人失望,我不得不考虑换个合作对象了,”

“你想换就随便,”黑面鬼满不在乎的道:“你再也找不到比鬼王党更好的合作伙伴,如果不是我们鬼王党,你也根本坐不稳红魔的位子,别忘了,你篡权之后,各处据点基地是什么人在帮你把守,又是什么人帮你压制住了反对力量,”

“当然是你们了,”徐建军的语气缓和了起來:“其实,我也不是对你不满,只是对苍浩感到头疼,这个人怎么就这么难对付,”

“当然难对付了,”黑面鬼冷笑着道:“那么多人想干掉他,如果那么容易的话,前任红魔已经得手了,”

“好吧,”徐建军叹了一口气:“无论如何,我的新产品已经推上市场了,很受欢迎,早点解决了苍浩,对你对我都好,别让苍浩挡了咱们发财的路,”

“我知道,”

“你好好休息吧,”徐建军说着,站起身來:“我要出去一趟,”

“有事,”

徐建军对自己的行踪一直保密,不过这一次却说了出來:“我要去泰国一趟,那边有些事要处理,”

“就是刀鬼那边,”

“对,就是刀鬼掌控的基地,这个基地新组建的,还沒有其他人知道……”徐建军扫量了黑面鬼几眼,呵呵笑了起來:“说起來,你的这帮手下做起事情來,可比你更给力,”

徐建军走到门前,突然回过头來,又说了一句:“我听说一个消息……”

黑面鬼不耐烦的问:“什么,”

“钻石联盟來了华夏,”

“他们在华夏一直有活动,很多华夏钻石矿都有他们的股份……”

“够了,”徐建军打断了黑面鬼的话:“你说的这些是商业活动,你应该明白这一次钻石联盟的到來,跟商业活动沒有关系,”

“那他们还能來干什么,”

“我怎么知道,你过去给钻石联盟干活,我又不是,”徐建军越來越不耐烦:“这事儿跟我沒关系,我只是提醒你一下,如果钻石联盟要针对你做什么事,你最好提早做好防范,”

黑面鬼的声音有些颤抖:“知道了,”

“我知道你跟钻石联盟是怎么回事,既然你背叛了钻石联盟,钻石联盟不可能坐视不理,你好自为之,别连累了我,”丢下这句话,徐建军走了,

黑面鬼抬起脚來踹翻了茶几,狠狠不已的骂了一句:“你去死吧,”

红面鬼听到响声,匆匆跑出來:“怎么了,”

“沒怎么,”黑面鬼喘着粗气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:“以后都特么给我长点的心,别让苍浩追的跟丧家犬似的,”

红面鬼有些尴尬的道:“知道了,”

黑面鬼刚从徐建军那里受了窝囊气,转眼在红面鬼这里发了出來:“你知道个屁,如果你们能有一个办事得力的,事情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地步,”

说罢,黑面鬼再不理红面鬼,转身就走,

红面鬼更加尴尬,站在那里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,

这个时候,周大宇走了过來,看了看周围沒人,低声道:“打个赌……”

“我沒心思跟你打赌,”红面鬼摆摆手:“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,”

“这个赌你应该打,”周大宇嘿嘿一笑:“黑面鬼绝对不会对镜鬼这样发火,”

红面鬼一瞪眼睛:“你什么意思,”

“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周大宇拖着长音说道:“镜鬼是他的亲信,但你不是,所以他也不拿你当回事,”

“你这是挑拨离间吗,”

“你说呢,”周大宇沒有承认,但也沒否认:“我就是感觉吧,黑面鬼完全拿你当出气筒,而黑面鬼在徐建军那边又不受待见,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”

周大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:“如果沒有黑面鬼,你直接跟徐建军合作,应该会很愉快,”

红面鬼怔住了:“这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